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九十六节 关系经营

准确的说昌江省在全国算是中等偏下的省份,田海华在昌江已经担任了四年省委书记,论成绩也算是可圈可点,如果田海华在两年后的十五大上能够跨进一步,比如走进政治局委员或者政治局候补委员,那么田海华依然可以在他目前的这个小体系中居于领导地位,而夏力行、陶汉等原来围绕着以他为中心的这个群体也就可能稳定下来。
像陶汉、董昭阳和魏行侠。
除了京城这三家外,省城里边也有不少要拜访。
每一年的春节前后都是朋友同事之间联络感情最佳时候,春节前多半是同事同僚,而春节期间和春节后则是朋友同学这些居多。
今年陆为民春节期间的安排很紧张,相较于去年还是代县长的身份,今年已经正式当选,似乎要在底气上也要足许多,当然,陆为民本人并没有多少感觉。
除开这三者外,陆为民也还有许多需要走动的关系,像安德健,王舟山,沈子烈,这些与公与私都需要维系的关系也一样需要小心维护。
这条线的建立对于陆为民来说是对陶汉那条线的一个有益补充,准确的说陶汉那条线应该是对董昭阳这条线的有益补充,两条线分别的起的作用不一样,但是对与陆为民来说都是具有决定性作用的那,不可或缺。
陆为民算了算,即便是不考虑其他,只是把这些一一走到,自己整个春节都别想有一天真正的清静日子,这还没有包和-图-书括县里边这里里外外的走动拜访,想到这里陆为民还真有些明白为什么干部官员在过春节时又爱又恨的感觉了。
陆为民把这一层一层的关系慢慢的梳理出来,然后由远及近的排列出来,然后对照着今年春节放假的时间来开始计算。
安德健这边都还好一些,像王舟山和沈子烈,不在一起,平时练习也并不多,也就更需要像春节这样的时候来巩固,哪怕没有时间在一起吃饭聚会,那么去走一趟,见个面,表达一个心意,都是很有用的。
他把去京城的时间安排在了正月初三下午,然后初五下午或者初六上午回来。
这也意味着春节期间最重要的精华时间都需要放在京城那边,初六中午和晚上都需要好生布置安排一下,初七就要上班,所以中午和晚上都要精准的利用起来。
春节前世很难安排出时间,的像陶汉、董昭阳这些人都不太可能有机会和他们在一起吃饭,所以陆为民考虑的是到利用上班时间到他们办公室坐一坐,准备一些双峰独具特色的土特产山货,对于目前的关系来说,这种尺度是最合适的。
他已经打电话询问过夏力行,今年春节夏力行将不回昌州,而是在京城里过,听白圃说好像是要整修房子,另外孩子也要回京里的原因。
用经营这个词语似乎有点儿庸俗,但是陆为民觉得这个词语应该是最准确的诠释了这种关系的http://www.hetushu.com本质。
当选县长,还是有不少人打来电话祝贺,或者邀约着吃顿饭聚一聚,以示道贺。
如果说陶汉和董昭阳是陆为民通过自己上司或者朋友这些间接渠道建立起来的人脉,那么魏行侠就全凭他自己的努力经营了。
陆为民也需要把整个春节前后的安排好生规划一下。
经营其实也就是把一层普通的关系不断加深、维护,使之不断的深化直至升华,实现从量变到质变,从普通工作关系质变为真正的私人关系。
陆为民已经尝到过这种私人关系带来的巨大力量,二姐跑了几天见不到的省教委一个处长,通过这层私人关系,迅速变成他主动在办公室里等候你的光临,这就是人脉关系带来的巨大力量。
更为重要的是段子君潜在的影响力是任何人都无法忽略的,夏力行在电话里也隐隐提到了段子君,陆为民不确定夏力行话语里隐藏的意义,但是他知道去好生维系好这段缘分很有必要,意义巨大。
段子君老爷子那里肯定需要去一趟,曲双公路这个项目全赖他老人家出面打招呼,才使得这个项目资金得以落实,可以说曲双公路开建对于双峰经济发展至少带动了几个百分点。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虽然曹朗和自己是过命的关系,但是这种关系如果不小心维护经营,一样有可能淡化,对于现在的陆为民来说,这种奥援越是联系紧密,http://m.hetushu.com日后可能发挥的作用就会越大,尤其是在日后可能上升到厅级干部之后,就越是会显示出这种人脉关系的重要。
至于董昭阳,陆为民虽然和他没有多少私交,但是通过何铿的关系建立起来的这条渠道也是极其重要的,原因无他,董昭阳现在所处的位置。
礼尚往来,何况朋友之间也好,同事之间也好,要保持一个良好的关系和状态,必要的走动联络既是礼节也是一种润滑剂,可以让感情更深厚,让关系更融洽,对这一点前世中陆为民深有感触。
你不经营,那么好感也就会很快淡化,然后变成没有感觉,你不经营,双方的关系也就只能停留纯粹的工作关系,而工作关系实在太简单平淡了,距离想要达到的那种程度太远。
抓住了当时还是省委副书记邵泾川秘书的魏行侠与包括田海华、邵泾川一道来丰州考察时那个机会,抓住了魏行侠和自己谈话时留下的好感,陆为民小心翼翼的经营起了这条线。
陶汉是从夏力行那边的关系延伸过来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陶汉和夏力行在昌江省都属于省委书记田海华一系,当然现在夏力行已经走出了昌江,那么田海华和夏力行之间的关系就要看两个人各自的发展了。
至于魏行侠,恐怕上班时候更没有时间,陆为民打算把饭局安排在正月初六的中午或者晚上。
省委组织部长对于县处级干部去来说似乎高了一些,和*图*书但是这个位置也就意味着他对决定处级干部们去向的厅级干部们来说举足轻重,可以说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他的一句话一个暗示甚至比省委副书记或者或者常务副省长甚至省长都更管用。
这里边也包括远在北京的曹朗、浙江的骆康和岭南的黄绍成,也还有省城里的魏行侠和苏燕青,当然,像远在香港的何铿和武汉的雷达也都免不了打来电话道贺了一声。
但是如果田海华在十五大上未能取得令人满意的进步,那么这个体系的存在也许就会因为凝聚力的削弱而出现许多变数。
从年龄上来说,田海华已经五十五了,这个年龄说年轻不年轻,说老也不老,关键要看两年后的十五大上田海华能有一个什么样的发展。
而陶汉目前从组织部长转任常务副省长,其从省委秘书长到组织部长再到常务副省长,这么多年在省委里边积累起来的威信,也足以让他在很多方面具有极大的影响力,这对自己来说是相当有用的。
曹朗那里有必要走一走了,先不说甄敬才的事情,曹朗据说已经有了一个较为稳定的门当户对的对象,大概也要谈婚论嫁了,作为做要好的同学之一,去看一看,送上一个祝福也是礼节。
另外还有一个变数就在于夏力行的发展。
夏力行势头正盛,担任副部级干部才两年,现在就直入中央部委,这很显然是中央的一个意图,也是对夏力行表现的认可,而经此锻炼之后,夏力行和*图*书将会走上一个什么样的岗位,也是很令人期待的,是继续在副部级岗位工作?有没有可能在两三年后走上正部级岗位,这都是变数因子,而这中间因子碰撞,都会导致各种不可预测的变数产生,现在都很难推测。
即便是像郑泽宁、罗耀祖以及省投资公司谭德明也都有电话过来,这从另外一个角度来也说明自己坐稳这个位置上也还是引起了不少人关注。
让陆为民感到意外的还有王舟山,贵为洛门地区行署专员的他也专门打来一个电话,让陆为民颇为感动。
真的很累,当然,对有些人来说,这样的累法他们觉得也值得,甚至乐此不疲。
丰州和县里边这边可以安排到初七上班之后,但是省城里他需要好生计划一下。
魏行侠也是一条关键的暗线,没有谁知道自己和魏行侠之间有如此密切的私人关系,即便是夏力行也只知道自己和魏行侠有往来,但是他大概也只认为是工作上的往来罢了。
陆为民准备在京城呆两到三天,这三家都要走到,好不容易有了这些关系,必须要小心维系好。
对于陆为民来说,这些东西都还不重要,陶汉对于他来说都已经是一个难以望其项背的巨头,夏力行帮自己牵起了这条线,也就说明夏力行也早就看到了这一点,知道自己需要在他离开之后在省里边寻找到一个能为自己日后发展提供一定助力的支点,而陶汉无论从感情还是所处位置来说,无疑都是最为合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