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九十八节 一时瑜亮

“是过了会了,不过你也得罪了不少人啊。”关恒似笑非笑。
“嗯,你的目的是达到了,现在这一个头一开,下一步政务公开是不是就要提上议事日程?”关恒对政务公开这个构想相当感兴趣,他很想知道陆为民这个家伙脑瓜子里整天究竟在琢磨什么。
“做事儿能不得罪人?”陆为民并不在意,关恒显然不是来谈这件事情的,“我想这一次的方案制定已经很照顾各方的利益了,他们应该没有太多意见才对,当然如果要把每个人的亲戚舅子老表都照顾到,我想谁都没有那么大能耐。”
陆为民很清楚今天这个意见被通过并不是这些人认同这个观念,而是他们不想在春节临近的时候和自己为这件事情弄得不愉快。
当时提到政务公开时,章明泉就觉得头大。
陆为民的语速很快,语气却很轻松,甚至还带有一些轻佻的味道。
“进来坐。”陆为民推开办公室门,示意两人都进来坐。
“我倒是希望能越快越好,实际上政务公开既是对我们自身工作要求的一个提升,也是对我们手中权责的一个约束,同时也是对改善我们县投资环境的一个重大举措,这可以让我们的各个行政机关部门更清楚我们应该干什么,该怎么干,怎么干才能干得最好,最让服务对象满意,对了服务对象既包括投资者也包括普通老百姓,那国外一句很流行的话来说,就是让纳税人满意,换http://www•hetushu•com了我们国内也一样有一句很朴实但是却中肯的话,那就是为人民服务。”
尤其是在县里明确了谁作假谁承担责任,而谁违反规定帮作假人搞这个,一样要追责,绝不姑息,这点在县委常委会上陆为民开诚布公的喊明叫响,要纪委监察局跟进,只要有反映的,一定要彻查到底。
陆为民相信自己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在座的那些人即便是有些亲戚舅子老表也该懂得分寸了,而且陆为民也提出了二期一百八十套住房也会在半年后启动,这种情形下,谁还要去为了早半年住这个房子而搞鬼,那就是真的自寻死路了。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关恒在某些方面的确要比章明泉要高出一截,对于时政风向的洞察,对自己想法更深层次的领悟,在政治理论上的功底,都要强于章明泉,而章明泉则强在基层实践经验更丰富,为人处世更为圆滑,处理一些具体事情的能力也更强,而两人的协调能力都不弱。
“这就是症结所在。”陆为民淡淡地道:“我和老曹也商量过,原来我们的干部都满腹牢骚说我们县的奖金福利比别的县差,现在我们的待遇提高了,那么我们的工作作风和能力素质是不是也该有不一样的要求了呢?是不是需要进行一次队伍作风教育整顿,提升干部队伍形象呢?老曹基本上认可我的意见。”
章明http://www.hetushu.com泉估摸着关恒这个时候来找陆为民肯定是有啥事,便要主动离开,但是关恒没等章明泉离开,便直接道:“为民,上次听说你打算明年要在县政府这边试点搞政务公开?今儿个会上你搞这个分房方案的公示是不是就是在试水?”
关恒不愧是关恒,自己的意图只是透露一点出来,这家伙就能嗅出味道来,自己也和章明泉提及过政务公开这个构想,但是章明泉显然没有把这一次分房方案公示联系起来。
好在齐元俊也意识到了他自己的弱点,有意识的在纠正自己,但总体来说,他和关恒、章明泉还是有一定差距,而关恒和章明泉两人堪称一时瑜亮。
章明泉也是一震,目光望向陆为民,见陆为民面带微笑,原来如此,心里也有些为自己后知后觉感到惭愧。
齐元俊要说能力并不弱于前两人,但是齐元俊性格较为内向,而且性格较为执拗,虽然在执行能力上很强,但是一旦上升到更高层面,他性格上的缺陷就容易成为瓶颈,陆为民为此也专门提醒过齐元俊,要有有意识的克服和纠正自己性格上的缺陷,因为站的位置不一样,看待问题和处理问题的思维角度也应该不一样。
这已经是下午六点钟了,春节边上,很多人都不到六点钟就各自归家,章明泉提倡人性化管理,对于提前走的人,只要是打了招呼,他一般都不计较。
“又没做亏和-图-书心事儿,怕啥?”关恒也笑着道。
啥也不说了,最后几个小时了,兄弟们,向1500票发起冲锋啊!
这政务公开涉及面太广了,几乎所有部门所有层面都牵扯到,说句难听一点,公安局每年一个每年农转非确定方案如果真要公开,那就不知道会引来多少风波。
章明泉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哟,关部长,不声不响的,吓人一大跳啊。”章明泉笑着道。
自己也在说老板怎么这么煞费苦心的要搞这一出分房方案公示,原来还有更长远的打算。
“翻不了天,多大个事儿啊?”陆为民见章明泉还是有些担心,淡淡一笑,“真要有人去以身试法,我觉得倒是好事儿,正好可以借此机会表明县里的态度,先礼后兵,我们丑话都说到了前面,只要在上墙公示之前把原来改过的重新恢复回去,一律既往不咎,公安局也好,组织部也好,人事局也好,档案局也好,谁耍了那些小把戏,大家心里都明白,以往不公开,也就糊弄着过去了,这一次政策如此好,几乎覆盖了全部,也就是一个时间问题,谁还要来搞这个,那就真是无可救药了。”
不过声音一出来,两个人都听了出来是谁,关恒。
可以说在县里边,陆为民最欣赏的干部中,关恒、章明泉和齐元俊三人位居前三甲。
陆为民沉吟了一下,才缓缓道:“你告诉他,请他和那些这一段时间来改户口变更家庭成员的关系户说一m.hetushu.com说,县里有明确意见,以今年十月一日之前的户籍为准,谁要是在里边有猫腻,谁自己负责,纪委那边正闲着没事儿,想要找些人来试手,谁想去试一试,请便。”
“县长,鲍局长那边……”走到办公室门口,章明泉欲言又止。
“呵呵,还是老关了解我啊。”陆为民大笑起来,“没错,是有这个意思在里边,搞公示是咱们县里破天荒第一遭,如果说前边那个分房政策的公开征求意见还勉强能让大家接受的话,这一次要搞分房具体方案的公开估摸着就有很多人心里不痛快了,还好总算是过了会了。”
“如果县里边真的要搞这个队伍作风形象的整顿活动,那么这个政务公开完全可以作为一个重要举措来贯穿活动始终,可以起到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的效果。”关恒重重点了点头,建议道:“而且这个活动搞起来,如果加以宣传,可以更好的提升我们县的总体形象,各方面都能取得良好的效果。”
政务公开涉及到各个部门的职能责权,一条一条要细化,公开了也就意味着要履职,这带来的巨大责任和压力,只怕没有那一个部门心里会舒坦,自己真要具体承担起搞这个实施方案,不知道要背多少骂名。
“说得好啊,为民县长,就怕有些人听不进去,还是琢磨着要碰一碰这高压线呢。”一个声音从走廊另一端过来,黑魆魆的走廊里灯光有些暗淡,一时间还看不清楚。
实际上这不是和图书什么新鲜事儿,家庭成员有适当加分,自然就有人把老家的父亲母亲岳父岳母都迁上来,参加工作时间和工龄也可以在人事部门去改一改,只要你有政策,这些人就能想得到对策,但是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在涉及到各自利益的情况下,你想要在众人眼皮子底下玩猫腻,还真不容易。
“为民,你觉得现在就能推行么?”关恒沉吟着道:“你说的这个问题我这几天都在考虑,的确,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我们县的投资总体环境肯定会更上一层楼,老百姓肯定也会大为满意,但是,你考虑我们这些机关干部们的接受度,嗯,或者说他们是否愿意,是否能够做到这一点呢?”
在曹刚没有吭声的情况下,无论是孟余江还是张存厚亦或是叶绪平都只是提了一些担心,而没有坚决反对,而且他们也仔细掂量分析过,这个方案已经经过了多番斟酌,对他们自身利益不会有太大影响,所以才勉强同意了。
虽然他现在只是统战部长,一个被边缘化的县委常委,但是现在正好有更多的精力心思来琢磨陆为民的思路观念,因为陆为民来这一两年的确给他带来了太多的新鲜东西,而他也是双峰县原来县委班子里边最能直观感受到陆为民带来变化的人,也最能接受和理解陆为民观念的人,而陆为民每一次无论是新政策还是新构想,都会有意识的找他商议探讨,就像政务公开和这个分房方案公示,之前陆为民都曾经和他商议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