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一百节 路遇

“啊?你怎么知道?你刚过去?嗯,租了一辆车,谁知道坏在路上了,已经给附近的修车店打了电话,请他们过来一趟,不过恐怕要两三个小时了。”季婉茹电话里语气充满了惊喜。
“呵呵,为民,春节愉快。过年有啥安排没有,我知道你当县长的,这年尾上肯定应酬多,就没有打搅你了,怎么样,春节里边咱们聚一聚,就在昌州。”
陆为民也和史德生很隐晦的谈及过,史德生很明确的告诉陆为民,他没有其他想法,就想好好开车,过单纯一点儿的生活,正如他自己所说,他已经三十好几的人了,有没有多少文化,要想在仕途上去拼一把,太累,也不符合他的意愿。
“炎哥,春节愉快。”
陆为民也没太在意,汽车一晃而过,陆为民很随意地瞥了一眼,应该是司机模样的人正趴在引擎盖下鼓捣这什么,也不知道究竟是电路还是油路出了问题,而坐在副驾上熟悉的身影却一晃而过。
“咦?”陆为民犹豫了一下,下意识的点了一下刹车,就这么一下,三菱已经开出了好几十米去了,陆为民想了一下,拿起电话拨打出去,“婉茹,怎么,车坏了?”
在车内强劲的暖风下,季婉茹渐渐缓过气来,她的确穿得有些少,一件呢子外套,里边只有一件略显单薄的羊绒衫,下边套裙外加羊绒裤袜,这在室内当然没问题,这要在野外里边,就够和-图-书味道了。
想到这里陆为民突然想起了那个去年大年三十晚那个不幸遭遇车祸的家伙,应该早就出院了吧?好像对方还给自己打来过几次电话表示感谢,几度表示要来拜访自己,看得出来对方并不清楚自己是干什么的,而在自己婉拒之后,依然不依不饶,不过几次陆为民都真是没时间,都只能反复解释才算推掉。
好在史德生的品性让陆为民很放心,这个人不但很有悟性,而且极有原则,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把握得极好,这让陆为民很信任他。
上了车,季婉茹煞白的脸色和单薄的衣衫让陆为民忍不住笑起来,“婉茹,真是要风度不要温度啊,这都零下了,你还穿这么少?”
“那怎么行?”梁炎见陆为民答应下来,很高兴,“那就这么定了,初六我们联系,我来安排,就在昌州。”
对红包,更多的给陆为民的秘书和司机。
三十陆为民就给何明坤和史德生放了假,这年前一段时间也是秘书和司机们最忙碌的,上午下午一直到晚上,都得要跟着,尤其是晚饭,经常到丰州甚至昌州,领导多晚,你秘书司机也得多晚,有时候领导参加的场合不适合你秘书司机跟着,你两人就得要自寻去处,等着老板打来的传呼一响,你就得马上开车到指定地点等待着。
阴冷潮湿的霏霏细雨让整个天际都变得格外晦暗和图书,湿滑的地面迫使来往的汽车都不得不降下速度,一路过来,陆为民至少看到三起因为路面打滑的追尾或者滑出路面的事故,好在事故都不严重,这让陆为民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梁炎心情不很错,拿下了曲双公路好几个标段,而在陆为民的建议下,他也的确想要扎扎实实做一做这个工程,正如陆为民所说,靠关系吃饭吃不了一辈子,既有关系又能拿得出实实在在的东西来,那才是王道,他很认可这一点,所以就想从曲双公路这个工程上开始他自己的转型之举。
搁下电话,陆为民正感慨间,却见前面一辆悬挂着昌M牌照的桑塔纳停在了路边上,闪着应急灯,引擎盖似乎支了起来,看样子是车坏了在修理,陆为民也没太在意。
陆为民也知道年终这一请有很多层意思,你哪怕只是去坐一下,讲两句鼓励的话,甚至闲聊几句,那对邀请人也是一个很大的安慰,这是礼节问题,他尽可能的做到冷落谁,想想自己想要邀请上级哪个领导也是一样,东推西拖,那份感觉,将心比己,所以他不愿意随便拒绝什么人。
但梁炎显然志不止于此,他如此热络的和自己联络结交,自然也是有其更长远的打算和想法,不过陆为民对此人并不反感,在他看来一个愿意求上进的人,不管他通过什么手段方式,只要是法律允许范围之内,都无可厚非,人活www.hetushu.com在世界上就要求生存,就想要生活的更好,那么追求一些他们想要的东西就再正常不过了。
“谁知道这车会坏?本来车上有空调,想到回家去也有空调,所以也就没带多少衣物,谁知道这坏在半路上,冻得我都差一点下来跑步了,又下雨,你说我怎么这么倒霉,也幸好遇上你了。”
陆为民当然也知道梁炎的意思,这人很会来事,比起汪晓涛这些纨绔子弟来,他明显成熟得多,曲双公路项目资金来源于交通部和省交通厅以及少量地区财政补贴,资金拨付不愁,有焦武阳在其中使劲儿,问题都不大,可以说现在自己对他们来说作用都不大了。
往往是一个晚饭就得要安排走四五个饭局,就算是串台都相当忙碌,所以何明坤也就发挥了作用,很耐心而有礼貌的和其他人协调好每个饭局要么集中在电力宾馆,要么集中在双峰饭店,这样可以节省很多时间,而又不至于让其他人失望。
年底这几天事情多也就过得特别快,好在何明坤很细致的帮陆为民规划了一番,尤其是繁多的饭局让陆为民不得不临时加进自己的各种应酬规划里。
梁炎话说得相当漂亮,在情在理,如果再推,似乎就有点儿不合适了,陆为民犹豫了一下,“要不这样吧,我初六回来给你打电话,争取大家聚一聚,我来安排。”
像出席这些宴请,免不了有这样那样的礼物或者m.hetushu.com红包,对这个陆为民也很是头疼,像这种场合的礼物和红包价值都不会很重,也就是三五百块钱,有这么一个意思,尤其是大家知道陆为民这个人的脾性,所以更多的都选择礼物而非红包。
陆为民知道自己的坚持并不适合每个自己身边的人,所以他为此专门与何明坤和史德生谈过,逢年过节人情世故这种礼品也好,红包也好,不宜太过,讲求一个尺度,对那种刻意的有针对性的,那么他们就要自己把握好。
大哥大的蜂鸣声把陆为民从漫无目的的思考中拉回来,是梁炎来的电话。
他可真不愿意遇上去年那种事情,虽然有缘结识了像段子君这样的忘年交,但是并不是每一次坏事都能变好事的。
“那就走吧,我捎你回昌州。”陆为民停住车,原地掉头,返回,季婉茹已经下了车来,大概是和司机说了什么,这才疾步过来。
按照惯例县委书记、县长两人有一人需要值正月初一,陆为民选择的是值正月初七,不过也许是今年县里境况给曹刚带来的好心情,曹刚很大方的表示陆为民可以安安心心回昌州过年,正月初一和初七都由他来值班了,反正他的家都已经搬到了双峰,值个班也就是上午到办公室里坐一坐,应个景而已。
毕竟跟着自己身边的人,如果说秘书还能在政治仕途上有所追求,像司机这种角色,除非是他本人有意追求上进,那么就很难在这和_图_书方面作太严格的要求,而史德生似乎很享受现在这种给自己开车的生活,对于汽车似乎有点儿爱到骨子里的味道。
“炎哥,看吧,我春节要出去一趟,可能初六才能回来,所以时间还真不好确定,心意我领了,咱们都是195厂出来的人,有啥事儿相互照应也是应该的。”陆为民话说得很客气。
陆为民一只手扶住方向盘,一只手看了看表,已经是下午五点过了,过了前面这一段属于洛门地区的山道之后,就可以进入昆湖境内了,昆湖境内的路况要好得多,这让陆为民一直比较的心情也可以稍微放松一下了。
“呵呵,为民,咱们哪儿跟哪儿啊,我的意思是咱们年轻人在一起聚一聚,我知道你是要走政道的,小董、武阳他们都觉得你这个人很够意思,很愿意和你多熟悉一下,我想小董他爸现在也是省委组织部长了,你和小董把关系处好,日后对你也有帮助,就算是武阳那边,老焦好歹也是你们行署常务副专员,有些事情他说话也还能算数,关系处好只有好处没坏处不是?”梁炎在电话里的声音很豪爽,“你别想太多,炎哥知道分寸,不会给你找麻烦,超出原则的事儿炎哥知道你不会干,炎哥也不会来为难你。”
对方最后一次打来电话也是年前了,询问陆为民春节有没有空,会不会回昌州,他一家人想要拜访自己,当面感谢,陆为民只能含糊其辞的说到时候再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