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一百零一节 朋友

听见季婉茹说话鼻音都有些浓,陆为民打量了一下对方,“你是不是受凉感冒了?在这里坏了多久了?”
把季婉茹房间空调打开,又把电热毯打开,陆为民拉过被子替季婉茹盖上,犹豫了一下把季婉茹扶起来,“婉茹,把外衣脱了,还有裙子。”
季婉茹似乎清醒了一些,迷迷糊糊的把外套脱掉,然后又把套裙也就当着陆为民面褪下,好在里边还穿了羊毛裤袜,但是那修长挺拔的美腿和饱满豪硕的巨乳仍然让陆为民心扑通一声猛跳了一下。
好在季婉茹只是住在二楼,从季婉茹坤包里掏出钥匙打开房门,把季婉茹扶进去,在医院里吃了一次药的季婉茹就撑不住了,自顾自的蹬掉皮鞋,上了床。
这会儿走似乎有些不合适,但今天可是大年三十夜,自己呆在这里也的确不是个办法,最好能够找到一个她的朋友过来,只是这女人现在吃了药昏昏睡去,似乎要说这事儿也不太好,陆为民愁得只能看表。
女人翻了一下身,呻吟了一声,露出半个臀部,这女人在被子里把羊毛裤袜脱了下来,只穿了一条紫色蕾丝内裤,看看遮住股沟那一绺,两个浑圆丰腴的臀瓣都裸露在外边,在昏黄的台灯光下,显得格外莹白粉润。
“到了?”迷迷糊糊的季婉茹竭力睁开双眼,只觉得眼皮子沉重得吓人,全身都没有力气,她知道自己肯定感冒了,但今儿个是大年三十夜,她不可能耽搁对方,hetushu.com“谢谢了,陆县,我下车了。”
“来,喝一杯水。”陆为民坐在床边上,思考着这好像不是第一次侍候女人了,杜笑眉好像也是这样的情形,他发现自己似乎还真是有女人缘,这么巧都能碰上这种事。
陆为民回到家里时已经是十点过了,好在春节联欢晚会还吸引着大家的注意力,但是陆为民知道甄妮肯定已经是又不高兴了,好在爱国还在有一句没一句的和甄妮说这话,看脸色还不是太难看。
“这样,婉茹,你先睡下,我先回去一趟,待会儿我给你打电话。”陆为民想了一想才决定道。
“你就不知道先搭客车或者顺风车回去?”陆为民没好气地道:“就这么傻等?”
“不用,真的不用……”季婉茹心里也是感动,但是她也知道今天是年三十夜,陆为民肯定也要回家去一家人团圆,有这份心,她已经很满足了,哪怕作为一个普通朋友,而且还不好说这个朋友算是个什么性质,能做到这一步,已经相当难得了。
回到家里,免不了又是一阵责怪,端出来的饺子热了热,陆为民也是饿坏了,一口气吃下去十来个,这才算勉强填饱了肚子。
“我建议最好找一个人来帮忙看顾一下你,你看需不需要通知一下你家里?”陆为民试探性地问道。
陆为民走过去,用手探了一下,应该是电热毯的温度起来了,他小心把电热毯关掉,然后把被子替女人m•hetushu•com盖好,对方开始出汗了,这需要捂一捂。
“不,不需要。”季婉茹脸色一暗,迅即断然道。
季婉茹租住的这套住房面积并不大,一室一厅,应该是昌州比较早的几批商品房小区之一,比起御景南苑还要早两年,位置也更好,处于昌州二环路以内,毗邻商业区,估计租金也不算便宜。
季婉茹喝下水之后,稍微清醒了一些,有些羞涩的缩回被窝中,刚才身上发寒,这会儿却又开始出汗,她知道自己需要把汗好好捂一捂,等汗出来了,这感冒才能好一截。
当陆为民走出门带上门时,季婉茹忍不住将自己的脸贴在枕头上,眼中的热泪如泉涌般汩汩而出,将枕巾浸润湿透,她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么好,是对其他人都这样,还是真的把自己当成了朋友?自己真的有资格成为他的朋友么?
陆为民迟疑了一下,他还真有点儿进退两难,走也不好,不走也不好,季婉茹的情形肯定不好,这一觉睡下去,药能不能准点儿吃也难说,而且一个女人家这么孤苦伶仃的在家里呆着,又生着病,自己一个大男人就这么一拍屁股走了的确有些不合适。
看见季婉茹的模样,陆为民径直把车开到了点翠花园里边季婉茹租住的楼下,然后帮着把季婉茹的拉杆箱提上,一只手扶着显然已经有些撑不住的季婉茹下了车。
“没事儿,家里有有药,我冲一包感冒冲剂就和_图_书行了。”季婉茹硬挺着要下车,却被陆为民拦住,“得了,就你这样,还一包感冒冲剂就能对付?走吧,最近的医院在哪里,我送你过去,抓紧时间。”
陆为民记得季婉茹的住处,当他把季婉茹送到点翠花园时,才发现季婉茹有些昏昏沉沉,的脸上那一抹惊人的艳红显然不是车内温度的原因,探手挨了挨对方额头,烫得吓人,陆为民心中暗自叫晦气,看来今天有摊上事儿了,去年也是这个时候摊上事儿,今儿个有摊上了。
陆为民温润的目光落在季婉茹脸上,“我看你感冒的不轻,待会儿可能还得吃一次药。”
季婉茹也知道今天这情形有些麻烦,也不再矫情,道了一声谢谢,指点陆为民迅速把车开到了附近的昌州市第五人民医院,看了急诊。
见季婉茹那副模样,陆为民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行了,婉茹,这附近哪有医院?我的送你去看看病拿点药,我看你感冒了,而且还不轻。”
“哪那么好搭顺风车?这时候都是归心似箭,这又下着雨,走的时候丰州也没下去,我就没带伞,这要跑到雨地里站着等车,那还没等车来,人就淋成落汤鸡了。你若是没看见我,会主动停下车来问车上有没有人要搭车去昌州么?”季婉茹嘟着嘴道,艳红的脸颊不知道是车内温度起来的原因还是她身体受凉发烧了,陆为民也不好深问。
十多分钟后电热水壶叫了起来,陆为民拔下插头和图书,把水灌进暖水瓶,又倒了一杯水,放在床边的床头柜上,这才坐下来一边打量着这件闺房,一边琢磨着该怎办。
“陆县,真是不好意思,你赶快回去吧,你家里人肯定在等你了,我没事儿,这会儿好多了,睡一觉就行了。”
过昆湖到昌州,陆为民有意识的加快了一些车速,但是昆湖这边雨更细密一些,犹如在空中飘忽密织的雨雾,这种天气是最容易出车祸的,陆为民也不敢开太快,还是花了将近两个小时才算是进了昌州城。
摇了摇头的陆为民又看了看表,快九点钟了,不知道回去之后又该怎么交代,苦笑着把电热水壶找到,在自来水龙头上把水注满烧上。
季婉茹鼻腔一酸,摇了摇头,“别,别给虞莱打电话,她也不容易,忙了一年,这会儿应该和她妈妈在一起,陆县,我没事儿,睡一觉起来就好了,你赶快回去吧,我真的没事儿。”
这年三十夜医院里也不清净,等到季婉茹看完病,已经是八点过了,大哥和二姐都打来电话询问,陆为民只能含含糊糊的应道快了,甄妮也在家,这话还不能乱说,只能说县里边有点事儿耽搁了。
“行了,我先走了,你上床盖好,捂一捂汗,可能就要轻松一些,待会儿再吃一次药,估计明天你就能松活下来了。”陆为民摆摆手,想了一想又道:“你可能还没有吃东西,如果合适的话,我给你带点儿吃的过来,我妈的饺子这会儿肯定替我准备好了,绝和图书对让你吃一次就一辈子难忘。”
“那朋友呢?要不我给虞莱打个传呼?”陆为民皱起眉头。
“没事儿,我知道。”季婉茹竭力表现出自己没有多大问题,其实自己她自己清楚,自己这会儿全身虚软,连靠在床头上这点力气都是硬撑着的,中午是御庭园和厨师们的团年,多喝了几杯酒,却又没有吃多少东西,这会儿更觉得身体发虚,胃里难受,可她却不能表现出来,要不会让这个男人很难做。
母亲做的饺子始终是陆为民的最爱,看见陆为民吃得这么香,连陆拥军、陆爱国两兄弟又忍不住也都又加入进来,一个人又吃了两三个,弄得陆为民直说煮少了,还得再来一份儿。
“快一个小时了,天气太冷了,我穿得有点儿少。”季婉茹也觉得自己身子暖和过来之后,头反而有些重了,清鼻涕也开始出来了,陆为民顺手把纸巾盒递给对方,季婉茹道了一声谢谢。
季婉茹大概并不常回来,从屋里的装饰和日常用品就能看得出来,但是房里的装修和布设都还挺不错,一架一米八的大床,深色的落地窗帘,外加一盏工艺吊灯,一个后现代艺术风格的台灯搁在床头柜上,多了几分情趣气息,床头柜上还摆放着一本汪国真的诗集。
女人迷迷瞪瞪中咕哝了一句,转过身来,烧得有些发烫的脸颊呈现出一种不健康的绯色,嘴唇也有干涸,陆为民把手插入对方腋下把对方扶起来,让对方靠在床头坐好,把水杯递给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