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一百零八节 透底

魏行侠的话让陆为民无言以对,他也意识到恐怕省里边对李志远的不满已经积累到相当程度了,如果李志远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只怕他自己的位置就真的有些悬了。
时间过得很快,五点钟,魏行侠和陆为民便起身离开,临走之前魏行侠无意间也提到了曹刚似乎和新任省委常委、副省长方国纲关系很熟悉,年前他曾经碰到曹刚到方国纲办公室,这让陆为民心里也是暗自一凛。
一直到侍应生离开好一阵后,似乎想清楚了一些什么的魏行侠才慢吞吞的搅动着咖啡,若有所思地道:“能满意么?今年丰州算是发展不错了,但是和其他地市还是有比较大差距啊,尤其是西梁、昌西,这两个经济状况和丰州相若的地区增速都把丰州甩下了一大截,你们李书记难道就没有一点压力?还是他只顾看着全省经济增速后边几名?可要知道,那后几名的经济总量可比你们丰州强多了。”
“魏哥,不是省里边要动丰州的人事吧?”陆为民笑着打趣道。
魏行侠瞥了陆为民一眼,正好侍应生把咖啡送了上来,魏行侠也没有吱声,陆为民也没有继续问,他知道对方可能有些什么顾虑,所以他也不好多问。
“魏哥,你这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啊,留在邵省长身边那该是多好的机会,跟着邵省长能学到好多一辈子都难以学到的东西,两三年后,你找到合适的接替人选和_图_书下来,再怎么也得是哪个地市的副书记常委了。”陆为民含笑宽慰道。
曹刚的这天暗线也让陆为民颇为惊讶,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曹刚居然会和方国纲牵上线,陆为民虽然对方国纲没有多少太深的印象,但是记忆中方国纲应该不是丰州这边的人才对,但这中国人的东西不好说,亲戚一表三千里,加上复杂的师生、战友、同学、老乡关系,你怎么可能了解得到这其中的内情?
邵泾川恐怕不会很满意,作为省长,经济工作是重头,丰州是全省人口第三大地市,仅次于昌州和宋州,但是地区生产总值现在却是全省倒数第二,人均GDP更是全省倒数第一,更重要的是原来和丰州情况相若的西梁已经把丰州远远甩在后边了,他怎么可能满意?
除了邵泾川,恐怕省委书记田海华也不会满意。
剩下的两个地区,昌西州是少数民族地区,加之各方面条件都远逊于其他地区,所以发展相对较慢,但在省里边大家都还能接受,而丰州的发展速度却连昌西州都不及,虽然去年增速有所加快,但是仍然不尽人意,这就让省里边对丰州的发展颇有微词。
“但是李志远担任地委书记之后,缺乏一些大动作,而且各方面似乎都有点儿按部就班安步当车的味道。其实你我都知道,像丰州这样各方面发展本来就落后于其他地区的地方,如果你没有m.hetushu.com点儿破釜沉舟的气魄,没有点儿敢于创新求变锐意进取的大动作,你怎么可能赶得上其他地区?举个简单例子,就像你在双峰一样,如果你还是像原来一样,你们双峰能冲到全省经济增速第一?”
李志远连自己的位置都坐不稳的情况下,恐怕就不会在顾及那么多藤蔓枝叶了,陆为民甚至在猜测,开年之后,谁会在李志远的第一轮刀锋下落马。
但宋州的经济总量在全省不算低,虽然这一两年发展速度略略慢下来,但是总量还是摆在那里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加上宋州又是全省人口第二大市,也是建国以后就成立的老地级市,比丰州地区都还要多十多万人口,尚权智调任宋州市委书记这么久,也没有听说对宋州那边有太大的动作。
曲阳的情况陆为民知道一些,前年去年曲阳经济增速都位列全省倒数第一,已经有传言说曲阳地委书记和行署专员到省委专门作了检讨,在跑曲双公路项目时,也听到曲阳那边的干部谈论起这个问题。
“宋州?宋州不算吧?梅书记不是升任省人大副主任了么?”陆为民略感诧异的道。
田海华已经担任昌江省委书记四年了,后年就是十五大,可以说昌江省的社会经济事业发展情况将会是决定正值年富力强的田海华能否在十五大上更进一步的一个关键因素。
但是昌江省发展很不平衡,http://www.hetushu.com原来传统的三个落后地区,西梁、丰州和昌西,西梁已经崛起,紧追曲阳,大有进入第三梯队的架势。
陆为民不好接上这话,但是魏行侠的话语里流露出来的意思却很明确,省里边对丰州近况不满意的人恐怕不是一个两个了。
如果不是李志远的老上司刘运书升任了省委副书记,只怕李志远承受的压力还要大许多,但即便是这样,李志远仍然相当被动,邵泾川和董昭阳的陆续来丰州考察,其实也就是一个变相的鞭策。
像省里边对丰州这边印象不佳,主要还是源于经济发展没有拿起来,其中最重要的还是发展不平衡,这也就意味着今年的工作重心说到底除了经济工作还是经济工作,一切都要让位于经济工作,估摸着像古庆、大垣和阜头这几个县的一二把手们会有难了。
方国纲原来就是副省长,分管城市建设、国土、金融、商业这一块工作,董昭阳担任组织部长之后,方国纲仍然担任副省长,但是却加了一重身份,担任了省委常委。
“魏哥,我们有一句话说一句话,丰州虽然在各方面条件看似要比昌西州那边好一些,但是昌西州显然受到省里关注更多,给予的政策扶持力度也要大得多,不少项目都是省里直接指定到昌西。而我们丰州的地位就有些尴尬了,许多政策要靠自己去争取,项目资金也没有多少向我们这边倾斜和_图_书的,嘿嘿,说句难听一点的话,我们双峰争取到交通部关于曲双公路专项资金,省里边还不高兴,觉得要配套一部分,你说这能让人心里舒服么?难道省里就不该向我们丰州投入资金,我们丰州啥都该自力更生?”
陆为民的话引来魏行侠的反驳:“为民,这话不对。丰州成立地区的时候,省里还是给了相当大的支持的,像省道315改造,全地区第二个程控电话交换系统改造,都是省里出钱,这力度还不够大?而且有一句说一句,夏秘书长在丰州担任地委书记那两年,还是很有一些新气象的,像长风机器厂和北方机械厂引进,丰州地区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创建,都是相当具有远见之举。”
和领导身边人保持良好关系就有这样的好处,你可以获得许多不为人知的内情,有时候就是简单的几句话,就能让你对自己的定位日后的工作重心是什么有一个相当清晰的了解。
“为民,你在双峰的表现很好,老板也曾经在我面前两度提起你,说夏秘书长慧眼识人,把你搁在双峰这块磨刀石上,一番磨砺之后,终于让你这把刀能闪耀光芒。”魏行侠目光中也有些艳羡,“有时候我都在想,我留在老板身边究竟是不是有些失策了。”
无论是田海华还是邵泾川都不会容忍一个平庸的角色长期占据地委书记这样重要的位置而延误一地的发展,他们既要对一个地方的发展负责,同http://www.hetushu.com样也要对自己的政治前途负责,哪怕是有刘运书的帮衬,只怕也无法改变结果。
两人又闲聊了一阵,在商言商,在仕言仕,魏行侠言行相当谨慎,并不怎么多谈省里领导的事情,但是对地市这一级的事情却没有态度忌讳,也说了不少逸闻轶事,陆为民听得也颇为上兴。
也难怪曹刚能够只在南潭县长位置上只呆了两年不到的时间,就能一步跨过来担任县委书记,固然有南潭经济发展不错的原因,估摸着这里边多多少少也有方国纲帮忙牵线搭桥的因素在其中。
“嗯,宋州算不算,现在还很难说。”魏行侠没有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陆为民也就知趣的没有再问。
“我也知道跟着老板身边是一种缘分,一份机遇,但是看到你们在下边能够甩开膀子按照自己的意图大干一番,心里边又痒痒的,嘿嘿,这滋味也难受啊。”魏行侠洒脱的一笑,“算了,这大概就是这山望着那山高吧,我还是老老实实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吧。”
这种情形下,丰州如果在今年还未能有较大的改观,只怕连刘运书也难以保住李志远了。
“这我可不知道,也不是我该知道的事情。但是我知道,省里边对曲阳和丰州的发展最不满意,这一点不是什么秘密,之前是宋州,但是宋州已经调整了,相信你们丰州地委行署主要领导和曲阳那边的领导都很清楚,关键是怎么来扭转这种局面。”魏行侠淡淡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