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一百一十节 禁脔之争

“我仔细了解过了,这家伙是中山大学毕业的,好像是学历史的,家是195厂的,他爸还不简单,是195厂多年的劳模,获得过五一劳动奖章,他们家是个半边户,他妈就应该是丰州那边的人,嗯,就是南潭的。他大学毕业之后本来想进195厂,结果没能进去,所以分回老家南潭,在县委办工作,这小子据说还是有些门道,给县长当秘书,然后又在那个县里的开发区干过,不知道什么原因却被当时的地委书记看上了,给地委书记当秘书……”
汪大东和田和泰要说让他们在工作上创新开拓肯定有所不足,但是如果你让他们扎扎实实执行落实你的意图,却绝对没有问题;而像尹国权、丁克非,在眼界思路上都要强出汪大东和田和泰一筹不止,而且也能主动的提出自己的构想规划,从现实意义角度上来说,这两个人的发展空间也许就要比汪大东和田和泰更大。
恽廷国将身体放松靠在沙发上,头枕在老板椅的靠背上,似乎在瞑目养神,好一阵后才问道:“他家里还有什么人?昌州这边还有啥亲戚朋友?”
陆为民对此也能理解,中国本来就是一个人情关系社会,就是他自己不也一样小心翼翼的维护着自己人际关系?所以他很人性化的和章明泉说,让大家尽量中午别喝酒,重要的酒局安排到晚上,实在有事儿的也要提前请假说一声。
“还有就是他有个女朋友,在195厂财务处,是195m.hetushu.com厂原来一个副厂长的女儿,那个副厂长出了一点事儿,就辞职了,不过一家人还在195厂,大概这个女孩和姓陆的也是青梅竹马吧。”方刚犹豫了一下,“这家伙很少回昌州来,他怎么和季婉茹认识的,不太清楚,应该是在丰州那边认识的,毕竟那家御庭园基本上是丰州那边政府机关部门去吃饭的占大头,徐世昌也就是琢磨着这么搞一方面也和大哥你把关系拉近了,一方面那地方也的确能挣不少钱。”
“说吧,什么情况。”恽廷国有些疲倦的摆摆手,一抹皱纹在眼角处,虽然并不明显,但是也足以显示这位昌州市里赫赫有名的红人并不算年轻了。
不去参加春酒酒局,陆为民也是因为考虑到影响问题,毕竟自己现在的身份已经不比以往,如果只参加那么一两个人的酒局,那么无疑又会让其他人产生不必要的歧义,都要走到又不现实,而且也会带来许多负面影响,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回避这种在昌江这边相当流行的沟通感情的一种方式。
虽然没有去参加这些人的春酒,但是陆为民也并不没有毫无表示。
“他父亲好像还在195厂工作,估计也快要退休了,母亲好像没工作。他上边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下边还有一个弟弟,这家人的确有些不一般,听说是195厂的状元家庭,四个兄弟姊妹都靠上了重点大学,不过他上边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好像都是和图书干了几年就辞职自己出去闯荡了,具体在干什么还不太清楚,那个弟弟好像也是毕业了,没有回昌江,在外地工作,具体在哪里也不清楚。”
虽然方刚收集的情况也算详细了,但是对于恽廷国来说,这些都不重要,他现在关心的是陆为民和季婉茹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季婉茹这个婊子才和自己分开多久?一年多时间,就搭上了这个陆为民?
那现在自己只有暂时忍耐么?想到那个女人可能会在姓陆的那个家伙身下婉转承欢,恽廷国就觉得自己心如烈火焚烧一般灼痛难忍,让他想有想要仰天怒吼的冲动。
陆为民几乎给每一个人都打去电话聊了几句,更多的则是叫到自己办公室里谈了一阵,他觉得这种方式比起那种纯粹的吃春酒更容易体现相互关系,而且也更能有机会交流一些各自都想要表达的意图。
方刚了解的情况很详细,他动员了相当多的资源来收集这个家伙的情况,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自己大哥这么认真的关注一个人。
忙碌的日子让人觉得既充实而又疲顿,正月初七到正月十五,虽然名义上已经开始上班,但是人们的心思都是有些恍惚的,还沉浸在春节期间的放松中,陆为民也不例外。
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他陆为民没有三头六臂,不可能一个人就把所有事情做成,自己的思路想法观点都得要通过他们这些人来贯彻落实,你也不能指望每一个向你靠拢的干hetushu.com部都是文能提笔武能提枪的帅才将才,但是他们也不是全无是处,一样有自己擅长的和短板,所以这就需要你有意识的去安排调配,扬长避短。
太多的人盯着这个位置上,就是这样,依然也有不少人把这件事情往上边捅,也幸好自己耍手段迫使这个女人离开了莫愁区,离开了昌州,才让后边纪委还想要调查也找不到这个人。
“都不清楚?”恽廷国哼了哼,“还有呢?”
陆为民也越来越意识到有一帮和你观念一致想法趋同又具有一定执行力的干部在身边对自己的重要性,你所做出的决定能够最快最高效的最彻底的执行下去,也就意味着你可以在最短时间内看到你所做出的决定获得的结果,也能最真实及时的掌握反馈回来的东西,这比起自己亲历亲为不知道要有效多少倍。
只是这个时候恽廷国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有些放不下了,他不知道自己真的放不下这段感情,还是因为陆为民的出现使得自己内心那种不容别人觊觎自己禁脔的独占欲望突然爆发出来了,他不允许那个曾经属于自己女人去爱上另外的男人,哪怕是自己无法给这个女人任何东西,他也不允许别人来占有她。
恽廷国脸色阴晴不定,双手压在面前的老板桌上,神情却有些恍惚,对于方刚的话语似乎没有多大反应。
换了是一个其他人,恽廷国也许有把握,但是这个陆为民,他还真有些觉得头疼,不仅仅是夏力行的原因,更重要www.hetushu•com的是这个家伙所在的双峰县创造了一个历史,成为全省经济增速冠军县,而且让财政收入一年翻番,连省委几个主要领导都很关注,这个时候谁要动他,都无疑是惹火烧身。
恽廷国很清楚季婉茹的性格,这是一个有些死心眼儿的女人,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如果不是自己把这个女人伤得太深,这个女人也不会离开自己的怀抱,但是他也是没得选择,如果不快刀斩乱麻撇清,自己仕途上这关键一步就要戛然而止。
曹刚、孟余江、蔡云涛、叶绪平、孔令成、杨显德他们都摆了春酒,不过他们都是安排在了初七之前,陆为民都只能提前道谢说一声抱歉了,只有关恒的春酒摆在了正月初八晚上,陆为民参加了,规模很小,除了关恒的一些亲戚之外,他们这一桌只有寥寥几人。
章明泉、齐元俊、尹国权、丁克非、巩昌华、汪大东、田和泰、彭元国,还有已经调到丰州地区公安处担任治安处政委的巴子达,这些人也都摆了春酒,不过陆为民都没有参加。
※※※※
只是自己现在能做到么?
像汪大东、田和泰这些干部论亲疏程度要胜于才和自己密切起来尹国权、丁克非,但是在能力上就要差一截,但是你只要安排得当,充分发挥他们的强项长处,一样能够达到满意的结果。
据陆为民所知,关恒在梁国威时代摆春酒时可是人满为患,世态炎凉可见一斑。
“大哥,我回来了。”方刚看着对方脸色沉下来,www.hetushu.com知道这位大哥很忌讳在单位上听到这种称呼,不过办公室里没有人,他才会这样称呼,“情况我都了解得差不多了。”
“大哥!”方刚吃了一惊,他很少看到自己这位大哥有这种心神不宁的反应,下意识的要有些担心自己这位大哥是不是受了一些刺激,可是大哥以前也有这种事情,但好像从来没有这种表情过,难道说季婉茹这个丫头真的让大哥陷进去了不成?还是因为看到那个姓陆的小子和季婉茹搅在一起让大哥受刺激过甚?
“这家伙下到双峰之后,表现相当出彩,两年时间就爬到县长位置上,可能和夏力行有关系,也有说他和丰州地委组织部长关系很密切,是组织部长的秘书,也有说这家伙在双峰搞经济挺在行,所以就被上边看中了。”
不知不觉中陆为民发现自己身边也隐隐约约形成了一个圈子,这个圈子里以原来洼崮的干部为主,也有一些自己调回县里之后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逐渐密切起来的干部,总体来说这些干部的素质能力也是参差不齐,但是有一点倒是一致的,那就是他们是很主动的在向自己靠拢。
对于一级官员来说,初七之后的这一个星期上班时间,其实也就是一个缓冲期,让自己缓慢的恢复到工作状态,另外同样他们也和普通人一样,这段时间是集中摆春酒的时段,人际关系好一点的,基本上每天中午和晚上都得有那么一两台酒局,亲戚、朋友、同事、战友、同学,只要来往密切的,都得要走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