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一百一十三节 青年旅社还是经济型酒店?

他也无法言清道明自己和隋立媛之间这种特殊而复杂的关系,说是爱情,陆为民觉得恐怕自己和隋立媛都觉得有些虚伪,说是纯粹的肉欲,也肯定不是,陆为民觉得自己对隋立媛的感觉更像是一种怜惜和想要保护对方甚至拥有对方的欲望,一种混合式的欲望,而隋立媛对自己也是一种想要依靠依赖一个更强大的男性保护者的渴望,当然这中间可能也还混杂着一些心理上的慰藉需求。
“既然这是你们几个人的想法,干脆你去把范莲和朱杏儿一起叫来,我和你们具体说说吧。”陆为民笑着道。
“为民哥,你是说这种旅店叫经济型酒店或者经济型宾馆?”朱杏儿兴致盎然。
“为民哥,你甭给我们说那么复杂,我只问你如果隋姐和我们在骑龙岭风景区里边搞这样一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旅馆,你觉得能不能搞起来?”朱杏儿咬着嘴唇盯着陆为民道。
“嗯,风景区发展前景从我个人的分析判断来看,应该是很好的,第一,我们丰州地区风景名胜不少,但是都基本上处于待开发状态,骑龙岭是第一个吃螃蟹的,肯定会有轰动效应,第二,邻近的洛门地区也有不少景点,但是它们那边是以人文历史景观取胜,比如洛门的铜钟寺、通天观,还有跃马谷这些地方,都是历史遗迹,真正山水形胜之地远不及我们丰州,所以如果这条景区线路开辟出来,其实可以把洛门那边的历史古www.hetushu.com迹和我们这边的山水风光连成一线,至少可以让游客多看两三天,省旅游公司不也就是看到这一点才愿意花大钱来开发么?加上现在老百姓的生活不断提高,尤其是城市里边有不少人物质生活条件满足了,那么就要寻求精神上的满足,旅游、摄影都是他们的最佳爱好,所以我相信骑龙岭风景区会很快红火起来。”陆为民浅笑着解释道。
“立媛,你可能把这青年旅社和你所要搞的这个旅店的性质弄混淆了。”陆为民乐呵呵的打趣道:“不过也不怪你,我估计这年头也没有几个人弄得明白这青年旅社的含义,就像朱杏儿那个同学带来的外国大学生所说,青年旅社的本意是鼓励青年远足,并不完全是为了盈利,而且青年旅社好像在英国有总部吧,对在其他地方开设青年旅社,也就是要用它们的名义有要求,你所说的这种旅社不符合青年旅社的性质,而且就我个人看法,在骑龙岭风景区真的大红大热起来之前,青年旅社也不太可能在这里扎根。”
看到陆为民坐在客厅里,范莲更是不知道把眼睛往哪里放,而朱杏儿则是大喜过望,连声问陆为民是啥时候来的,热闹了好一阵之后,才安静下来。
隋立媛脸又是一红,有些忸怩地站起身来,似乎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又担心陆为民和自己解释了,自己没有听明白,所以点点头同意了。
这个http://m.hetushu.com思路似乎对朱杏儿和范莲都有触动,而隋立媛在和范莲和朱杏儿的闲聊中也谈到了骑龙岭风景区一旦开发起来,除了那几家比较大的诸如骑龙宾馆、长风宾馆等几家接待饭店外,恐怕就只有当地一些私人老板利用自家祖屋或者修建的房屋来搞的私人旅馆了。
“在骑龙岭风景区开青年旅社,唔,倒是一个很有新意的想法,不过你说说你们想搞青年旅社的想法。”陆为民饶有兴致的示意隋立媛说一说他们的想法。
“为民哥,你是县长,这个骑龙岭风景区又是你一手招商引资搞起来的,它有没有前景难道你都还说不准?莲儿,你说是不是?”朱杏儿气呼呼的道,杏核眼瞪得老大,脸色红扑扑的,看得陆为民都有一种狠狠扭一把对方那红得如番茄一样脸蛋的冲动。
恩爱之后,两人才起身穿好衣物,隋立媛又小心的用冷水洗了脸,让自己那红润的面颊不至于太过暴露隐秘,这才和陆为民商谈起她和范莲、朱杏儿想要在骑龙岭风景区开青年旅社的想法。
范莲看到隋立媛下来时,下意识的垂下头,脸也有些发烫,朱杏儿也刚回来,听到隋立媛叫她和范莲,便拉着范莲上楼,也没有在意范莲有什么不对。
隋立媛蹙起眉头,“你能够说得再清楚一些么?”
搞青年旅社的想法是源于朱杏儿的一个同学,这个同学后来靠上了大学,大概是听到了这边骑和-图-书龙岭风景区在开发,于是去年暑期和一帮同学过来旅游,恰巧在饭庄遇到了朱杏儿,无意间也聊到了骑龙岭风景区开发前景和旅游配套这方面的事情。
“嗯。”隋立媛把垂落下来的长发拂到肩后,点点头,大概也是预料到自己的想法让对方很意外。
前者各方面设施完备,条件好,价格贵,后者则可能条件参差不齐,卫生、安全、食宿这些条件都堪忧,但是价格便宜,而在两者之间则还缺一种价格比前一类低,但条件又要比第二类略好的中间型旅店。
“青年旅社?”陆为民讶然地看着眼前这个已经恢复了平日恬静的女人,柔顺乌黑的长发因为方才的一番欢好暂时还没有挽起来,就这么垂下来披在肩头,多了几分安静柔美的恬美气息,淡蓝色的羊绒衫和纯黑色的羊绒裤袜外边罩着一件格子呢套裙,黑色的中跟皮鞋精致秀巧,颇为时髦。
陆为民思考了一下,才缓缓道:“这取决于骑龙岭风景区的发展以及你们要搞的这家旅店的定位,而这个定位又要取决于那几家大型宾馆和私人旅店之间的空间有多大,但归根结底取决于骑龙岭风景区的发展情况。”
一句柔情万种的话让陆为民内心又是一热,紧紧的搂抱住女人的肩头,两人依偎在一起,此时无声胜有声。
陆为民询问了朱杏儿她们的想法,然后把自己所知道的青年旅社情况给她们介绍了一遍,然后又把她们目前想要搞的这hetushu•com种旅店性质和针对顾客对象做了一个分析,也是让范莲和朱杏儿刮目相看。
和朱杏儿同学一起来旅游的还有一位是外国留学生,说到了在国外这些旅游地都有价廉物美的青年旅社,就是鼓励青年人多远足,为背包旅行者提供服务,但是考虑到费用问题,青年旅社则是为这些经济水平受限的年轻旅行者提供一处歇脚地。
范莲见朱杏儿问到她,赶紧抬起头来应和道:“是啊,为民哥肯定清楚风景区的发展前景。”
但无论如何,这种感情也好,欲望也好,都是相互需要的。
陆为民很花了一些口舌才把这里边的门道向她们解释清楚。
见陆为民笑得那样开心,隋立媛脸也禁不住红起来,“你笑什么,这有什么好笑?”
抚弄着隋立媛胸前饱满的双丸,那份柔滑丰腻让陆为民爱不释手,一直到女人红着面庞在自己怀中扭动着身体,陆为民才意识到自己又勾起了对方的情欲,意动神摇之下,免不了又是一番雨骤风狂,被翻红浪。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搞这个像经济型酒店的旅店是有前途的?”朱杏儿喜滋滋地问道:“那我们就信你了,隋姐要出钱,我和莲儿出力,准备在骑龙岭风景区去建一个这种旅店,隋姐还可以把饭庄也开到那里,一举两得。”
好一阵后,陆为民才从女人身上那种特有的清香味道中慢慢清醒过来,他也不知道自己以后该怎样来面对这一切,这样一个女人要想正式出现在www.hetushu.com自己生活中无疑是不可能的,但是这个女人对自己的情意却又让他难以割舍。
加上骑龙岭旅游区和洼崮区委都在积极鼓励本地百姓和外来投资者到旅游景区投资开店,包括饮食、工艺品、住宿各种服务性的行业,原本有意在旅游景区去开一家饭庄的隋立媛觉得如果开一家介乎于两者之间的这种旅馆,可能会更有前景,而饭庄也可以附带着这家旅馆来开,相辅相成,更划算。
隋立媛也有些奇怪,平时牙尖嘴利不逊于朱杏儿的范莲今天怎么却一声不吭,只是低垂着头在那里,甚至连抬起目光都有些躲躲闪闪。
在下楼之前,隋立媛又把自己房间里床上床下仔细检查了一番,用过的卫生纸巾也小心的收集起来丢在厕所里用水冲干净,自己又对着镜子查看了,这才让陆为民在客厅里坐下,泡上一杯茶,自己下楼去叫隋立媛和朱杏儿去了。
“对,它比起正规的带星级的酒店设施和档次都要低一些,但是比起一般的私人旅店更规范设施也更完备,这只是指普通业态下的经济型酒店,这在欧美国家已经相当盛行,但是在我们国内还没有,我觉得你们想做的大概就是类似于经济型酒店的这种旅店,只不过经济型酒店一般说来主要以大中城市为发展区域,而且以连锁性和标准化为核心,以品牌求生存,所以你们要做的,目前只能说是性质类似,实际上连相仿都算不上。”
陆为民听完隋立媛这一说,忍不住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