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一百一十七节 化缘,设套

“薛局长,您别在我们面前装可怜,您是地区财政管的,可和咱们县里边沾不了边儿,您想要买车很简单啊,地区财政局罗局长那里随便指甲缝里漏点出来,买上几辆也不是问题啊。”陆为民笑着不接招,“邢县长,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而邢国寿也不到四十岁,也属于丰州政坛上典型的少壮派。
薛定高是从地区行署副秘书长位置上到文化局担任局长的,这个调整只能算是一个安慰性的提拔,毕竟薛定高已经五十出头了,对于现在日益提倡干部年轻化的时代,五十出头显然有些缺乏竞争力了,能够到文化局担任局长,也算是上了正处级。
“嘿嘿,为民县长,是不是淮山给多少,双峰就给多少?”邢国寿眼珠子一转。
“谁知道这家伙怎么还没有来?也许他们单位那辆老吉普烂在路上了。”薛定高不无自我解嘲地道:“咱们这些清水衙门可不敢和你们这些一方诸侯们比,为民,你们县里去年添了好几台车吧?就没说给咱们这些清水衙门赞助一点儿?国寿县长,你们怀山也不差这两个,怎么样?”
大门两侧都是用水磨石铺筑起来的花坛,经过修剪的罗汉松显得郁郁苍苍,盘曲虬劲,一下子就让人能明白这里不是一般的所在。
再说一句难听一点的话,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能进党校轮训进修的人,基本上都是三四十岁以上的中年人,世界观人生观都已经基本定型,和_图_书也许日后蜕变堕落有可能,这个时候已经堕落了的,通过党校学习几个月就能幡然悔悟?陆为民估计没有。
陆为民和曹刚都在年前就适应潮流,换了一部摩托罗拉9900,这是在后世流行一时的摩托罗拉168尚未正式上市之前最为时髦的机型,尤其是在用薄电池的时候的确相当轻巧,虽然无法和后世那些手机相比,但是在90年代前期的确算是相当可人的玩意儿了。
“是啊,薛局长,为民县长这话在理,不过呢,对于双峰来说,他们才从地区里捞了一辆桑塔纳回去,那也是地区财政出的钱,双峰去年财政收入翻番,也不在乎那么十万八万的小钱儿,薛局长你只要把为民给点拨通了,我想为民县长还是很愿意为丰富活跃我们地区文化生活做贡献的。”
但是章明泉也只用了几个月时间,随着翻了年后双峰县的科级干部们就开始陆续配备移动电话,章明泉也就不动声色的把这部还算不错的大哥大交给了彭元国,自己也换了一部摩托罗拉9900,这让彭元国也是欣喜若狂。
陆为民老远就看见了地区两个熟人,一个是地区文化局局长薛定高,另一个是淮山县县长邢国寿。陆为民看过这一批丰州地区的名单,第二期培训班里只有两个,还有一个是地区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米家顺。
文化局现在也只有一台地区行署拨过来的标致505,半新旧,和*图*书还有就是一台老掉牙的伏尔加,几个局长都只能挤着坐那辆标致,所以薛定高在上任之后第一次办公会上就明确提出要改善一下交通装备,但是要让地区财政局给文化局拨款买车,短时间内不现实,所以薛定高也就把主意打到了到各县市去化缘上。
薛定高有些酸味儿的言语听在陆为民和邢国寿耳中,让两人也都是相顾一笑。
党校的正门显得朴素而大气,老旧的苏式建筑物在正面的大门上甚至还有一个镰刀和锤子的雕塑标志,只不过被几十年的风吹雨打之后,铜铸的标志也变成了黯黑色,但反而多了几分古朴厚重的气息。
除了公安局几个副局长因为工作特殊配备得较早外,彭元国算是副科级干部中最先“享用”移动电话的一批,这也引来无数人的艳羡嫉妒。
省委党校就在这个S形的中部,与昌州城里的丹枫公园毗邻而居,甚至省委党校就有一道侧门可以直接通往丹枫公园。
不过门卫告知他,省委党校里边停车场除了本校用车外,夜间一律不得停放外来车辆,提醒他晚上八点半之前务必把车开出,否则将会通知交警部门将车拖走。
前两年颇为时髦的大哥大已经有些落伍了,尤其是在干部官员里边迅速被淘汰,倒是在一些愿意显摆的商人中还颇有市场。
党校学习名义上是轮训充电,其实在陆为民看来更多是一种心态上的调适和视野上的拓宽,进而能在观和_图_书念上有一些转变,那就算是达到了目的,他不认为党校这么两三个月时间就能让人从世界观人生观都得到多大的改变。
薛定高在地区行署也是老资格的副秘书长了,但是始终未能再进一步,地区行署办主任两度和他擦肩而过,最终被搁在文化局长这个位置上。
陆为民岂能不知道邢国寿的门道,这家伙多半是通过地区文化局争取到了省里边什么政策或者资金,这才和薛定高约好来给自己设套,想用这种方法来引自己上钩,但这种情况下,他还真不好拉下脸不理。
陆为民估摸着横亘在中间的足球场大概就从来没有用过,想想也是,能在这里边来染一水的,起码也得是三十岁以上吧,谁还能有那个体力踢一场足球?
王自荣担任淮山县委书记期间,他成为王自荣的得力臂助,也协助王自荣在招商引资发展经济上立下了汗马功劳,在王自荣升任行署副专员后,王自荣也没有忘记他,在地委书记李志远面前力挺邢国寿担任县长,挤掉了另外两位一门心思斗得头破血流的县委副书记,接替升任县委书记的崔思泰担任县长,成为当时的一匹大黑马。
陆为民没想到邢国寿反戈一击,弄得他竟然有些不好接腔,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这才注意到对方嘴角带笑,再一看薛定高那满脸得意的表情,就知道上了对方的套,这种情况下还真不好光打哈哈,薛定高好歹也是多年的行署副秘书长了和图书,多少也有些脸面。
像自己这种三十岁不到就到这里来培训的另类,估计也是少之又少了。
陆为民给自己留了两天时间休息和调整,以便于自己可以重新调整心态。
陆为民还真不知道党校里边有这个规矩,他顺便问了问,如果带了车来的,那怎么办?门卫也不吭声,随手指了指斜对面,陆为民这才注意到对面的挂着昌州体育学院的大牌子里边有一个挺大的停车场,陆为民估摸着大概也就是一个收费停车场了。
省委党校坐落在枫林路。
向门卫道了谢,陆为民把车驶入了党校停车场里边,找了个旮旯停好,这才把自己的工作证和报到通知书以及何明坤替自己准备好的钢笔、铅笔以及一个硬壳笔记本连同移动电话随手放进准备好的提包里。
而邢国寿则不一样,他是淮山本土干部,王自荣去淮山时,他还是常务副县长,很快就和王自荣关系密切起来。
“哟,为民来报到了?”薛定高戴着一副高度近视眼镜,在担任行署副秘书长期间就和陆为民有些交道,陆为民到双峰之后,和对方也有一些往来,在陆为民印象中薛定高也是一个老实人,但在行署那个塘子里边也是难以混出头,到文化局担任局长估计也是孙震看在他老成踏实的份上才给了这么一个机会。
教学楼是一幢三层楼的建筑物,大概建于八十年代,深灰色底色,土黄色的钢窗,不过大楼门前一排七八米高的雪松和塔柏和-图-书倒是挺有些风格,与教学楼相隔大概是五十米左右是一幢二层楼的行政楼,而图书馆和体育馆则在操场的另一端,这之间就是一个主球场和两个灯光篮球场。
陆为民的这部大哥大也就淘汰给了章明泉。
报到处设在教学楼的大门口,陆为民过去时,已经有不少人在那里了。
陆为民驾车进去的时候,被门口的哨兵挡了下来,陆为民出示了自己的工作证和报到通知书,哨兵示意可以进去。
“呵呵,邢县长,你可不够意思啊,早就和薛局长装好了套来等我钻啊,怎么,淮山打算给文化局支持多少呢?”
枫林路是昌州城里著名的景观大道,长达四公里,有点儿北京长安街的味道,也算得上是昌州城的南北中轴线,但这条以风景优美著称的大道并不像其他城市的中轴线那样平滑顺直,而是略略呈一个弯曲幅度较小的S形。
米家顺年龄比薛定高还要大,原来是地区史志办副主任,好不容易这一回逮着了最后一次机会,提拔为文联党组书记,算是他自己仕途上的最后一个进步,据说还大摆了几桌,庆祝自己晋升正处级干部成功。
“薛局长,邢县长,你们先来了,我能不来么?老米来没有?”陆为民环顾四周,没有看到米家顺的身影。
省委党校的占地大概在一百亩左右,面积并不算大,但是周围环境很好,北边是丹枫公园,右边是一条林荫岔道,背后则是省经济干部管理学院,可谓宜居宜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