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一百二十一节 不得闲

陆为民感觉到岳霜婷似乎对眼下的工作有些厌倦,但是却又不知道有些茫然无路的感觉,尤其是在晏永淑的事情没有尘埃落定的时候,岳霜婷还真的只能暂时在现在这个办公室呆着,至少在现在环境下,很多消息也要灵通一些。
岳霜婷娇笑起来,“直觉告诉我,其实你还是挺喜欢和我在一起,嗯,不管你是喜欢我的身体,还是我整个人,我都很高兴。”
受到五一节骑龙岭开业之后的客流暴增的影响,原本一直有些拖沓而打算把北方宾馆建在翠峰山风景区的北方机械厂也改变了主意,提出要在骑龙岭建北方宾馆,这个想法也得到了双峰县委县政府的支持,这一次北方机械厂的效率出乎意料的快捷,仅仅是两个星期就拿出了正式意见,在骑龙岭风景区鲛湖湖畔兴建一家三星级酒店,作为疗养院和对外营业使用。
五一节骑龙岭风景区正式开门营业,当天就迎来一个小高潮。
岳霜婷皱着眉头似乎体会了一阵陆为民这一番模棱两可的话语,有些不太明白,“你这些话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
陆为民没有理睬卓尔的聒噪,自顾自的和隋立媛说道:“从近期情况来看,因为这是进入夏季了,是骑龙岭风景区的旅游旺季,我估计肯定你们开业之后也会是处于爆满状态,关键是要看进入九月份以后,骑龙岭上冬雪要在十一月http://www.hetushu•com下旬之后才有,也就是说就九月到十一月之间这两个月就是传统淡季,但是骑龙岭素有春看花,夏游湖,秋观林,冬赏雪的说法,就看能不能实现一年四季都能让这里保持一定量的游客,这就需要必要的宣传。”
天下从无不透风的墙,就连自己和隋立媛之间如此隐晦的关系都能有风言风语出来,何况张静宜那样突兀的就到经开区担任副主任,而且分管的全是肥缺,这世上哪有这样好的事情,这中间自然会引来很多人的关注,稍加琢磨就能悟出其中味道来。
岳霜婷眼眸里闪动着炽热的光芒,“你是说我可以当你的情人?”
在卓尔增加十万元资金入股之后,几个人又商量再在原来规模上扩大一些,在已经规划好的二层木楼院落外围增加了两个一层木楼,在床位上增加了二十个。
省内六家主要旅行社组织的首批旅行团到骑龙岭,共计一百八十余人,把骑龙宾馆、长风宾馆住得满满的,而其余多大三百余人的散客们都只能挤在几家家庭式旅馆里,根本无法容纳下,不得不转移到洼崮镇,但是即便是洼崮镇也难以接待这样大的客流量,有些人甚至只能到县城住宿。
市外宣办那边的工作不算多,母亲出事儿一度有些影响到她,但是随着母亲被取保候审,这件事情也就渐渐淡了下hetushu•com来,单位上的同事都有意回避谈及这个话题,氛围逐渐恢复正常,但是岳霜婷也知道自己和其他同事之间已经划开了一道深深的鸿沟,自己永远无法和他们像以往那样再无隔阂的一起,既不可能,也做不到了。
两个舍友和陆为民关系处得也还不错,尤其是雷志虎和陆为民之间共同话题不少,有时候从熄灯开始一直要讨论到十二点过,弄得胡梦阳经常提醒两人该休息了,第二天还要上课。
“话都被你说尽了,我还能说什么?”陆为民抬起目光,温和地道:“其实我只是有些感触罢了,不像你想象的那样猥琐不堪,也不像你所说的那么复杂,有些东西想太复杂也没有意义,人都要往前走,都要面对任何现实,就这么简单。”
当然这种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怀疑归怀疑,但是却无人能说出一个什么来,除非你能在床上把两人给逮住,否则永远只能腹诽一番罢了。
这也极大的刺激了垛子口乡本地家庭旅馆的改造,仅仅五一节后一个星期,垛子口乡就有十八家家庭式旅馆进行改造,还有五家规模不等的宾馆准备在在风景区内动工兴建,仅规划新建成的宾馆旅店的床位就多达五百余张。
“我还是不明白。”岳霜婷嘟起嘴,娇俏的道。
陆为民摇摇头,目光明亮,“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你,我只能说,我不想伤害你www•hetushu•com,但你已经是成年人,能够辨别是非好坏,应该有能力对自己的行为作出判断和负责,我不认为你现在的想法就是正确的,但也不能反对,因为我不想背一个不是男人或者说猥琐男人的罪名。”
而隋立媛她们三人的三姝客栈也觉察到了这一情形,加快了客栈建设,预计六月就能完成改造和装修,争取七月上旬就要投入营业,没想到来洼崮玩耍的卓尔听说了隋立媛她们的计划之后,非要加进来一股,于是她又出资十万元加入,增资扩股,三姝连锁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增加到伍拾万元,股份也随之做了调整,陆志华和隋立媛股份摊薄到各占百分之四十,卓尔占股百分之十,范莲朱杏儿二女所占比例不变,依然是各占百分之五。
“八十个床位不算小了,你们自己估算一下,需要聘请多少工作人员,还有立媛不是要打算在旁边把饭庄经营起来么?这需要算一算每天至少要实现多少营业额才能持平,嗯,另外也要算贷款和资金利息,这些都要精打细算。”
“你们这么有信心?”陆为民看着眼前这个一笑一颦俏然生姿的女人,旁边还坐着一个极不耐烦的卓尔,“没信心难道本小姐会把钱扔进去打水漂么?十万块啊,这是我破例向我爸低头借来的,哼,他身边那个女人怕是心痛得要死吧,本来我可以找我舅舅他们借,但是我hetushu•com不,我就要找我爸借,心痛死她。”
陆为民吓了一跳,“今晚不行,我们平时都要上晚自习,只有周末……”
“为什么不说话?”岳霜婷见陆为民只是低垂着头不吭声,有些不忿的道。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党校的生活很规律,陆为民倒是很享受现在这种生活。
“听不明白最好,听太明白了,一切都知道了,反而不好,不是说难得糊涂么?”陆为民笑了起来。
岳霜婷谈到张静宜时顿了一顿,似乎是在察看陆为民的脸色,但陆为民毫无表情,岳霜婷立即就明白了,只说张静宜到经开区锻炼,那个人使了很大劲儿,市里边有不少人都知道张静宜和恽廷国有一腿,沈子烈就是因为不甘整天戴绿帽,才主动离开了省委宣传部到宋州去工作。
陆为民瞠目结舌,这个丫头说话简直太放肆了,已经超出他对她的了解。
按照隋立媛她们的规划,三姝客栈建成之后总共将有八十个床位,虽然在硬件档次上无法和骑龙宾馆、长风宾馆相提并论,但是其独有的全木二层楼式院落风格,却别有一番古朴原始风味,加上在选址上也紧邻山麓,正好可以一览山间风光。
“嗯,我的意思是,人生太复杂,太匆匆,不是有句话么?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你永远无法预料以后会发生什么。”陆为民笑笑,“把握好现在,才是最重要的。”
等没登陆为民回应,岳和-图-书霜婷纤手轻抹,把额际乌发捻起一绺放在自己鼻尖上轻轻揉弄了一下,这才慢慢道:“我一个冰清玉洁的女孩子都没有怕,你怕什么,担心什么?怕我缠上你,影响了你的政治前途,还是觉得不堪怜惜?男人难道都这么猥琐么?”
“我的意思就是做你想做的事情,走你想走的路。”陆为民摊摊手,“我这话总够直白了吧?不会说我太猥琐了吧?”
中午他一般在食堂吃,晚饭则是有时候和甄妮出去吃,有时候则是萧劲风、齐镇东一道过来找个地方搓一顿,喝两瓶啤酒,要不就是主要邀约苏燕青或者魏行侠出来坐一坐。
岳霜婷犀利中夹杂着嘲弄的口吻让陆为民无言以对,这个时候说什么似乎都有点儿不对,索性就闭口不言,只是默默地品尝着冰激凌。
“那今晚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岳霜婷眨了眨眼睛,看着他。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岳霜婷也说了自己现在的工作情况。
苏燕青也是让陆为民颇为头疼的事儿,不过苏燕青似乎也觉察到陆为民和甄妮之间的关系有些微妙,反而变得冷静下来,让陆为民反而有些不适应。
“不行,我讨厌这种藏头露尾的话,必须要说清楚,要不今晚我回去都睡不好。”岳霜婷翘起嫣红的樱唇。
※※※※
“那好,那就周末,一言为定。”岳霜婷立即得意洋洋的接上话,陆为民这才发现自己上了对方的当,只能苦笑着应承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