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一百二十四节 结交

“得了,陆哥,你就别谦虚了,马叔的话没错,我爸也说我得多跟着你学一学,啥事儿可以多向你请教,说虽然我比你就小一两岁,但是心理年龄至少差十岁,处理事情你比我强十倍……”董天行也端起杯子。
“不是,是几个新朋友,关系不错,嗯,董部长的公子。”陆为民没有隐瞒。
梁炎在接受了陆为民的建议之后,开始有意识的组建实打实的建设工程公司,拿他自己的话来说,正好可以在丰州这边打基础练练手。
陆为民也不太在意,他知道梁炎的意思。
为此他专门在昌州两家建筑公司挖来了一些管理和技术人才,自己除了担任董事长外,总经理和常务副总经理都是他亲自聘请来的老手,而对方当然也很想借重这帮人背后的人脉资源,在股权结构上陆为民也给了梁炎的一些建议,这使得梁炎挖来的几个人都更为死心塌地。
陆为民发现电话响起时,看了看,是安德健来的,他不敢怠慢,和梁炎他们几个打了一声招呼,走出包厢寻找安静的地方来接电话。
梁炎他们的昌达实业现在做得很顺,除了曲双公路和双峰县直机关家属宿舍楼外,昌达实业还在丰州地区经济技术开发区拿下了一个企业的厂房建设和一个市政工程建设项目。
“外边?党校里边可以随便出去过夜么?”安德健提高了声调:“又是什么狐朋狗友?还是县里的?”
或许他们会觉得在仕途上打拼太辛苦,受到约束太多,hetushu•com让他们不能恣意的享受自己想要的生活,所才会放弃仕途,选择走和父母不一样的路,但跟随各自父母这么多年,父母在仕途上的拼搏奋斗所获取的经验或多或少也会与他们分享,什么人有发展潜力,什么人可能是昙花一现,他们也能瞧出一个大概来。
“是,他们一定要一起吃饭坐一会儿,我不好推。”陆为民解释道。
马俊成这番话言出至诚,自己老爹很少如此夸赞人,但是却对陆为民能从交通部里边弄回来一千多万大加赞誉,也对自己和陆为民结识很是支持,马俊成甚至隐隐有些感觉,似乎素来不太喜欢和下边人打交道的老爹这一次好像也有些愿意结交陆为民的意思,这让马俊成颇感惊讶,所以他才会如此态度热络的和陆为民拉近关系。
包厢下边巨大舞池里群魔乱舞,站在中间领舞台上两个吃穿着超短裙的女孩子身材劲爆,吊带背心里两团饱满的乳肌几乎要从背心蹦出,随着狂野的乐曲和忽闪的灯光,更显得歇斯底里。
陆为民一阵苦笑,他也知道安德健是好意,党校里边看似水波不兴,但是水深着呢,平时看不出,到结束时,给你记一笔,让你落下个不好印象,还真是连冤都喊不出来。
陆为民的建议让梁炎尝到了甜头,他也意识到如果自己手上有一个实体企业,虽然要比原来辛苦得多,但是拿起工程来,自己底气更足不说,而且在利润上也能更丰厚和_图_书,更为难得是有了这些经历,对于承接项目的把握和自信也要大许多,而这也意味着日后自己能够向更大的梦想迈进,而不仅仅只是捞几个快钱那么简单了。
一句话,你不投入巨资装修是等死,投入巨资装修就是寻死,总而言之最终你赚到的钱都都会无休止的投入到那个无底洞里去,最终你收获的就是一大堆装修材料。
董天行的老爹是省委组织部长,马俊成的老爹是省交通厅长,是竞争副省长的有力人选,他们在仕途上沉浮这么多年,对问题事物的看法深度自然不比寻常,能得他们的看好,那么这个人的价值也可见一斑,加上陆为民的确在这一次里帮己方出了不少好主意,帮了不少忙,这也是董天行和马俊成看好此人的主要原因。
“马厅长这番话可让我有些诚惶诚恐了,我也是就踩了狗屎,遇上这么一个机会,谁让我们双峰是全省有名的穷困县呢,就捡了这一次便宜,你要真在让我去要哪怕一百万,都得要把我给逼死,这也是运气。”陆为民笑着摇手,表示自己是运气好。
“嗯,我和几个朋友在外边。”陆为民不敢撒谎,舞池那边传来的打击乐估摸着电话那边都还能隐约听得见,他不想在安德健面前撒谎留下不好印象。
“怎么回事儿?这么久才接电话,你在学校么?”安德健的声音始终是那种沉稳中略带压迫性的口气。
陆为民端起酒杯与董天行和马俊成碰了一杯,对紧挨着hetushu.com马俊成的霍雪琪,只是举了举杯示意,然后抿了一口红酒,“我建议炎哥尽早做实体,不是因为做实体能多赚两个,而是因为目前虽然市场化尚未真正确立起来,但是随着国内经济发展和与国外接轨,人脉资源的作用固然还是很重要,但是像招投标这些程序也会日益普及,而且要求也会越来越严格,也就是说必要的资质也会越来越重要,那么你在资源和资质都具备的情况下,你的获胜机率就会更大。”
摩托罗拉的蜂鸣声在包厢里也根本听不到,下边震耳欲聋重金属打击乐让说话都不得不提高几个声调,虽然有玻璃相隔,但是依然能够感受到楼下声浪传来的冲击。
陆为民以二十七八岁之龄就已经是一县之长,哪怕这个县再不堪,那也是堂堂正正的正处级干部,而即便是在省里,省委书记省长的秘书也算是红极一时的近臣了,一般说来也不过就是正处级干部,往往都要在外放之前才会提拔到副厅级干部上来,而一个地委书记的秘书就能爬到这一步,足见此人的不凡。
保安给他指了指下楼往那边儿拐,陆为民也没有在意,下了楼,浓烈的酒气和各种香水气息混杂在一起,即便是中央空调凉气依然难以把这里边爆满人流带来的热气消掉。
“哦?昭阳部长的公子?”安德健也隐约知晓他们之间的一些事情,但陆为民的老到让他还是比较放心的。
只可惜这乐高迪厅二楼上的包厢都是爆满,他走了www.hetushu•com一圈儿,都未能找到合适的接电话地点,不得不询问保安那里才有更安静的一点的地方。
“天行,董部长这话我都不知道是不是在批评我老气横秋暮气沉沉了,我还真得检点一下自己了,是不是该有一点年轻人的朝气才对。”陆为民自我解嘲般的打趣自己,“没事儿我得好好跟着你们把自己的心态放松一些。”
陆为民沿着走廊往后走,他也不太清楚这里的结构布局是怎么回事儿,一阵乱走,倒是远离了舞池那边的喧嚣,但走到这边究竟是什么地方他也不清楚了,看见这边有一间房,他顺手扭了扭门把,门便开了,里边灯光有些暗淡,只有一盏吊在顶上的节能灯,他也管不了那么多,忙着按下接听键。
被胡梦阳看在眼里顿时就多了几分不凡的陆为民其实并没有像胡梦阳想象的那么神秘,梁炎回了昌州,邀约了几个朋友一起坐一坐,本来陆为民不想去,但是梁炎再三邀请,而且说董天行、马俊成和霍雪琪也会参加,还特意提到董天行和马俊成专门和他自己说,要和陆为民好好聚一聚。
昌州城里的大型迪厅从来就没有谁能独领风骚,如果你是一个迪厅老板,无论你最初花了多少钱,请的是多名有名的设计师,也无论你开业时生意有多好,一年以后你都会悲哀的发现,你的堂子生意正在缓慢而又不可阻挡的下滑,尤其是在你周围几公里范围内又有规模更大装修更上档次的迪厅开业时,这种情况就更明显。
http://m.hetushu.com“炎哥,天行,小马,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这年头不缺专业人才,缺的是资源,尤其是在市场化尚未完全确立,政府部门仍然主导着各种公共工程建设的时候,资源,尤其是人脉资源往往比任何东西都更重要,像普通的市政工程,一般的土建工程,技术含量有多高,你们的昌达实业也算是入了门,你们几位可能也清楚,自己手上有实体,拿下工程,既能把原来转包后别人的那一部分利润拿到,又能够积累更多的资历,为日后竞标积淀基础,何乐而不为呢?”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连一只没怎么说话的霍雪琪也都觉得陆为民这个人的确和其他人有些不一样,说正事儿的时候有深度,开玩笑的时候风趣幽默,而且还是名牌大学毕业,更难得是大学里就入了党,难怪这么年轻就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在座的几个虽然在很多人眼中都是仗着父辈余荫四处捞钱的角色,但是并不代表他们就都蠢笨。
“来,陆哥,我敬你一杯,我原来不懂事儿,昌达实业这件事情上,我和天行开始都还觉得炎哥有点儿多此一举,现在看来,的确是短视了,我爸知道了这件事情,说我这几年就这一件事情做对了,我和我爸说起你,我爸也对你能把交通部那边的工作做通拿到专项补助资金这件事情赞不绝口,说丰州地区那么多县委书记县长,就没有谁能够从交通部里拿到一分钱的专项资金,而你一下子就能从部里边挖一千多万下来,是丰州破天荒的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