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一百二十七节 总有意外在关键时刻发生

“雪芝不就是回去了两年,嫁了她原来在老家最中意的男人,还带了孩子,这才多久,现在还不又丢下男人孩子跑回来了?拿她自己的话来说,她已经无法适应那山里的生活了,受不了那种面朝黄土背朝天一到天黑便只能守着电视的日子,成天都想着城里边原来的繁华热闹,哼……”
虞莱深深吸了一口气,不动声色的把身子靠近幕帘,遮住陆为民的身体,菲薄的幕帘其实有些透光,也幸好是这边有些背光,加上没有人注意,才让陆为民之前未被发现。
“赶紧收拾吧,待会儿小美你们这组就要上了,阿萝,你们那组和小美她们衔接紧一点,别冷场,那边主持人一发话,你们就跟上。”虞莱丢开那些纷繁迷乱的心思,眸子也重新变得清明起来,“这一家我也是很花了一些心思才搭上线的,人家能让我们进来表演,也是带着挑剔眼色的,别丢了我们的份儿。”
愤怒和不齿充斥着虞莱的胸膛,她怎么也没想到陆为民竟然是这种人,事实上在此之前她对陆为民的印象一直相当好,尤其是岳霜婷母亲的事情上她也听岳霜婷谈起过,她甚至觉察到岳霜婷对陆为民毫不掩饰的倾慕,所以还专门提醒过岳霜婷不要误入歧途。
“嗯,莱姐放心,我们知道,绝不会给你脸上抹黑。”那个叫阿萝的娇小女孩子接上话。
他应该是因为某些特殊原因才到这里,只是虞莱想破头也想不到这家伙怎www.hetushu.com么会钻到这里边来。
虞莱将身子靠在墙壁上,双臂环抱在胸前,让胸前那对人间胸器更加雄伟壮观,目光却有些迷离。
“是啊,莱姐,我们既然出来了,就不会再回去,那种生活虽然来钱快,但是我们也不会羡慕……”其他几个女孩子都纷纷道。
虞莱舒了一口气,这些女孩子都是不愿意在夜场里再继续吃青春饭的,但是要让她们回到自己家乡去过原来的生活,她们恐怕都无法适应,随着昌州各种夜场的演艺日益火爆,虞莱才萌发了选一些条件合适又不愿意再吃青春皮肉饭的女孩子来走这条路。
心里松了一口气的陆为民话还来不及回答,“滴滴——滴滴!”摩托罗拉9900清脆悦耳的铃音这一刻在房间里显得如此刺耳,整个房间似乎一下子都安静下来,所有人目光都往这边看过来。
让虞莱感到惊讶的是她的好友季婉茹似乎也有点儿走火入魔的迹象,似乎也和这个男人有些瓜葛。
感觉到身体精神的疲乏,虞莱下意识的舒展一下身体,猛然间碰到了背后一个东西,微一楞怔之后,虞莱毛骨悚然,幕帘背后居然有一个人?!
“呃,莱姐,我错了行不?真不是有意,绝对唔会。”陆为民苦着脸,虽然隔着一层丝质幕帘,但是陆为民还是能看到虞莱脸上调侃的表情。
她不是没有经历过场面的小女生,在夜场里风风雨雨这么些年,和*图*书什么稀奇古怪的事儿,什么棘手危险的场面她没见过?
陆为民看见虞莱的目光从惊讶变成愤怒不齿,就知道这事儿的确不太好解释,而虞莱身后还有那么几个女孩子,真要被那些女孩子发现,只怕那种情形下就更难得解释清楚了。
这怎么可能?
想到房间里这么多女孩子赤身露体,虞莱内心的暴怒陡然间点燃了,居然钻进来一个偷窥色狼!
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这碗饭,不少原来一些搞专业舞蹈的人员也加入到这里边来,竞争也开始出现了,虽然还不至于对这边有影响,但是虞莱知道竞争会越来越激烈,这碗饭也会越来越不好吃。
她简直想不通季婉茹怎么好不容易摆脱了恽廷国的魔掌,却又坠入这个比她们都还小两岁的男人的情网,但是具体情形怎么样,她也不太清楚。
好在岳霜婷也很理智的表示她和陆为民不可能,因为母亲的问题决定了她不可能和陆为民有什么结果,这让虞莱既放下心来又有些感伤,觉得如果不是晏永淑出事儿,也许岳霜婷和陆为民还真是很般配的一对。
她努力的让自己的情绪冷静下来,觉察到周围的女孩子的注意力都放在换衣和化妆上去了,而这个角落光线也不是很好,所以才给了这个偷窥色狼可乘之机。
“现在你们的生活的确苦了一些,但是却再没有那些男人的毛手毛脚,再没有谁能逼你们出台,再没有那些意hetushu.com想不到的事情,工作结束,可以自由自在的享受生活而不用担心其他。看看阿霞她们,也许她们挣钱的确挺快,也许她们三五年就能挣够自己想要的钱回家,但是她们在这种环境下生活几年,心早就花了,还能回得去么?还能适应原来的生活么?”
“小美,我知道你们几个都很辛苦,以前的生活倒是轻松,但是你们还愿意回到原来么?”
是他?!虞莱再怎么想都想不到居然会在这个场面看到这个男人,他居然是这种人?!
看见陆为民有些悲催的举着手机向自己示意,然后又是双手合十向自己拜礼,脸上露出的那种尴尬和局促,让虞莱稍许冷静了一些,像陆为民这种男人怎么可能做偷窥这种事情,连季婉茹和岳霜婷都被有些被他魅力所吸引的男人,虞莱甚至怀疑季婉茹是不是已经和陆为民有过那种关系了,这种男人怎么可能荒唐得跑到这里来做这种事情,而且看对方表情也很清醒,不像是喝了酒之后的乱性之举。
陆为民竭力用最简短的话把事情说清楚。
没想到这剑走偏锋还真的闯出来来一条路,虞莱自己给她们编排舞蹈,然后结合夜场的特点,或走劲爆性感的路子,或走清新可人的形象,总而言之编排的表演颇受欢迎,有几个女孩子更成为夜场舞后。
不过虞莱知道在经历了恽廷国之后,季婉茹在感情上应该是相当成熟了,就像自己一样,或许迫不得已下可以付出身体http://www•hetushu.com,但绝不会随意的为哪个男人付出真感情,而她发现季婉茹却有点像后者。
虞莱脸上也浮起一抹复杂的神色,这些女孩子们虽然不再去吃那种饭,跟着自己有意向正道走,但是她们在这座城市里同样也经历了各种浮华的洗礼,有几个女孩子还能沉下心来保持原来的朴实,她们大概也不知道日后她们自己的命运会是如此,就像自己不也一样?
“所以你就躲在这里一览春光?你想不想被人当成偷窥色狼打成猪头?”虞莱板着脸侧着身子压低声音道。
谁?
“真是倒霉,我在楼上,接一个重要电话,保安给我指了这边,我就过来随手扭开门,没人,我就在这边角落里接了几分钟电话,刚接完,你们一大群人就进来了,那些女孩子一进来就脱衣服,弄得我就不敢出来了,就这么一回事儿。”
之前他从季婉茹那里也知道虞莱在昌州城里边夜生活世界中也是小有名气的人物,手下有一大票姐妹跟着她吃饭,而她也相当看顾这些跟着她的女孩子们,隐隐有点儿娱乐行业里边那些各色各样的女孩子们中大姐大的味道,而虞莱对人性能有如此深刻的见解,让他刮目相看。
“一句错了就能行,谁知道你是不是有意钻进来偷窥?或者说开始是无意,但到后来就变成了不由自主了?”虞莱斜睨了藏身在自己背后这个男人。
虞莱并非没有遇到过这种偷窥色狼,但是这种公然跑到换衣室里来藏身偷窥的和*图*书,她还是第一次遇上,这让她怒火中烧。
想到这里虞莱禁不住咬了咬嘴唇,在这些女孩子面前她当然不会暴露出软弱的一面,她是这些女孩子的主心骨,她们都认为跟着自己会获得一个更美好的结果,自己不能辜负她们的这份期望。
她下意识的想要捂住自己的嘴巴,但迅即又意识到这个动作有些软弱,立即又放下手来,胸中的怒意立即就把一切好感和怀疑都烧得无影无踪。
轻轻拨开幕帘,虞莱看到了那张尴尬而又狼狈的面容。
“莱姐,我们知道你是为我们好,你放心,我们不会在回到原来那种生活去了。”被叫做小美的女孩子认真地道。
他只能无比痛苦而又狼狈的举了举手中的电话,然后用口型示意,想要表示自己是无意间来这里打电话,正巧碰上遇到了这种尴尬场面。
“怎么回事?”虞莱只感觉自己身体都和对方快要亲密接触了,只隔着一层幕帘,而两个人更是几乎脸挨着脸。
听得虞莱说出这样一番及浅显易懂又具有相当深度的话语来,陆为民也有些惊讶。
虞莱基本上相信了陆为民的说法,那边从楼上下来往右拐是迪厅的一个通走廊,从通走廊过去可以到外围,再出门,但是下来有几个拐弯,对这里不熟的人,很容易走错方向变成往左拐,而这边是演艺人员的休息室和换衣间,一般来说换衣间都有人在里边,而且进出们都是锁着的,谁知道陆为民怎么会钻进来接电话时没人不说,也没有锁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