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一百三十节 动,不动

之前陆为民对虞莱的看法也是比较平淡的,一个为了生活而坠入另一个世界的女孩子,演变成下层社会的一朵奇葩,但是在更衣间里虞莱的那番话让陆为民对虞莱有了一个更新的认识。
苏燕青扑哧一声笑出声,“你是树?你会不想动?只是不知道动到什么位置吧?”
“我听到的可能和你想要了解的不太一样。”苏燕青摇摇头,“你们丰州和曲阳应该是省里边最不满意的两个地区,归根结底还是因为经济。但我现在还没有听到好像关于你们丰州地委行署要有动人的迹象啊,倒是曲阳那边因为地委书记年龄已到,加上经济滑坡,走人是肯定的,关键是曲阳地区行署专员正值壮年,而且也干了一届,省里边对他的看法褒贬不一,所以曲阳的人事变动会有,但怎么走,还不清楚,估计那些大佬们也还没有议定。”
苏燕青的断言让陆为民陷入了沉思,安德健打来的电话其实已经映证了这一点,李志远恐怕是真的急了,要不怎么会有让自己去经开区的意思?
而之前,虞莱一直为找不到真正可行的道路而彷徨迷惘,现在,陆为民给了她一盏明灯。
“嗯,女的。”陆为民温和地笑笑,“一个很有个性,却又很有理想的女士。”
看见陆为民若有所思的表情,苏燕青似乎也有些感觉,但她又觉得有些不可能,毕竟陆为民正式当选县长也不过半年时间,就算是加上代县长经历,也不过http://www.hetushu.com一年半,又要动,那也就真的太草率了,尤其是他这个年龄,真正成了惊世骇俗了。
“嗯,我听说是这样,是要求丰州这边要有大动作,要在短时间内看到起色和亮点,我觉得这方面固然丰州地委有些问题,但是省里边也有些急于求成了。”陆为民在苏燕青面前也没啥顾忌。
有这种心态在里边,尤其是主要领导心态如此,你要指望他们能有大动作突破,无疑是不现实的,要动就得要从这些班子主要领导开刀。
“女的?”苏燕青不想问这个问题,但是却又忍不住。
“我不关心曲阳,那不是我关心的事儿,我只是担心丰州会不会有变化。”陆为民摇摇头:“丰州发展很不平衡,北边几个县经济增速一直偏低,而丰州市和南潭却起伏不定,所以我听说省里不太满意,大概是对地委在对各县经济发展上的指导上不力有看法,认为如果地委在各县市区班子任用配备上有问题,偏软,对省里主要领导提出的不换思想就换人这个观念执行不力。”
想要让自己去经开区替他创出一个局面来,但是经开区的工作其实就主要放在一个招商引资上,在基础设施建设上已经有相当底子的情况下,这项工作并不难,对于陆为民来说,挑战性也不大,只要理顺了关系,有陈鹏举坐镇,陆为民甚至觉得无论是高初还是郭怀章,应该都可以做得到。和图书
“朋友?”轻轻的切下一块牛排,苏燕青举叉塞进嘴里,细嚼慢咽。
“女士?”苏燕青扬起眉毛。
苏燕青也在咀嚼着陆为民话语中的含义,她想了一想,抬起目光,落在陆为民沉静的脸上,“你的意思是省里给地区施加了压力,如果你们丰州地区没有动作,可能就要对丰州地区班子动手?”
苏燕青在办公厅里边呆了几年,对省里的时政变化不敢说了如指掌,但是多少有些了解,田海华年龄正合适,后年十五大上能不能有所突破,这两年也就是一个关键表现期,而昌江经济发展将会是一个最重要的砝码,邵泾川同样如此,田海华肯定要走,他能不能顺利接班,经济工作中的表现也是一个重要因素,所以也难怪他们对表现不佳的班子动手。
虽然陆为民也觉得各人的路各人选,但是给那些为了生计的女孩子们一个更多的选择,这是值得的。
陆为民知道苏燕青在省政府办公厅里也很有些人气,二十七八岁的女孩子却连对象都没有找,自然有无数男性仰慕,但是苏燕青都是一脸素淡以对,很快这些人便都败退,由此也得了一个淡美人的称呼,甚至有不少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说苏燕青某方面有些冷淡,只有陆为民才知道苏燕青内心的情焰一旦燃烧起来,足以熔金化铁。
古庆是丰州经济基础最好的县,在地区初成的时候,甚至力压丰州一头,但是才短短几年,古庆和_图_书就被丰州甩开,现在双峰超越古庆也是举手之间的事情,就连淮山也已经逼近古庆,可以说古庆这两年纯粹就是停滞不前,地委要动,肯定就要从古庆开刀。
吃西餐不是陆为民的选择,但是却要客随主便。
“我觉得比我大一两岁,而且因为看破世情而又有点儿愤世嫉俗,用女孩子称呼她,好像有点儿讥刺的味道,所以还是用女士比较好。”陆为民笑了起来。
火爆桀骜的虞莱居然也能有这样柔美温润的语气和自己说话,而且他能听得出来虞莱语气里由衷的感谢。
曲阳的情况和丰州略有不同,丰州是从黎阳地区一分出来时经济基础就很落后,夏力行时代只能说经济发展处于打基础时期,增速也还能过得去,不过那时候全省经济增速都不快,但是在李志远接任丰州地委书记之后,就出现了一些变化,虽然丰州经济增速看上去也还是过得去,但是和丰州情况相若的西梁却迅速发展起来了,形成了对比,丰州就显得落后了。
陆为民也笑了起来,自己有点儿着相了。
一个人只要有追求和希望,那么这个人就是值得尊敬的,更难得是虞莱肩负起了给那些沉浮于夜场皮肉生涯中的女孩子们一个更美好明天的期望的重担而不懈努力,这让陆为民内心颇为感触,他觉得自己有义务有责任要助对方一臂之力。
“燕青,你若是书记省长,咱们丰州就麻烦了。”陆为民笑着打趣。
三个县的班子和_图_书这几年都没有经历过大动,尤其是县委书记,都是多年宿老,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这大概也是李志远觉得不太好调整的原因,而随着时间推移,这些年龄结构和思想意识日趋老化僵化的班子对地方经济发展的制约越来越明显,可以说这些人已经没有真正考虑过怎么来让自身经济发展起来,而只是想方设法让自己不当最后一名就满足了。
“嗯,朋友。”陆为民仰起头似乎想了想什么。
“风声肯定有,不过燕青,你应该听到的更多才对。”
接到这个陌生电话号码时,陆为民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听到电话里传来虞莱很罕见的温柔声音时,陆为民甚至有一些小小的感动。
阜头和大垣差不多,人口差不多,阜头72万人,大垣66万人,条件也差不多,唯独就是在县城位置上,大垣距离丰州距离较近,阜头略远,经济上两个县都没有啥特色,典型农业县,大垣地势更为平坦,而阜头南边北边都是山区,只有中部是谷地坝子。
“不是我是书记省长你们丰州就麻烦了,而是谁当这个书记省长,你们丰州都得麻烦。”苏燕青摇头纠正,“谁都要对自己头上的乌纱帽负责,他不动你,也许人家就要动他,逐级负责,不信你看,如果你们丰州今年还改观不大,你们丰州班子铁定要动,甚至过不了年。”
“丰州地委肯定有问题,但是省里边我觉得这样做很正常。我觉得省里给你们丰州地委也足够m.hetushu.com的时间了,李志远担任地委书记都两年多时间了,人家西梁发展一日千里,你们丰州安步当车,这局面摆在领导们面前,领导们都看得很清楚,说客观原因谁都能摆出一大堆来,现在都是看实实在在的东西。你拿不出手,对不起,恐怕给你一次机会可以,两次,只怕就要考虑你了。想要当地委书记专员的人多了去,打破头都想钻营,能给你两次机会那都是极为难得了,领导们都要靠自己的政绩。”
“你刚才说也许丰州那边有变化,你是不是听到一些什么风声?”略感酸意的苏燕青很快收拾了波动的情怀,回归正题,凤目含威,语气清冷。
“为民,莫不是你又要动?”
不是因为这部手机,而是因为昨晚给了她一个美好的梦想,哪怕实现这个梦想还会付出很大的努力,甚至会遇到很多困难和挫折,但是这毕竟是一个触摸得到的切实可行的梦想。
“谁知道呢?”陆为民摊摊手,“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既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也要做那些觉得有意义的事情,尽自己所能,这是陆为民的观点。
至于曲阳,原本是属于第三梯队的,结果这两年经济增速一直在全省垫底,被黎阳超越,被西梁渐渐赶上,省里边也对曲阳的变化很重视,几位领导都去考察过,但是效果不彰,估计这一次调整,恐怕首先就要从曲阳动手。
对于丰州地委来说,除了经开区,恐怕更让他们棘手头疼的是古庆、阜头、大垣三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