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一百三十五节 岳父

问题是自己刚刚接手招商引资工作,才做出了一些成绩,正感觉干得顺手,这又要挪位置,从内心深处来说,郭怀章不是很愿意。
“啊?为民要当书记了?”郭怀章吃了一惊,讶异地问道:“这是不是太快了一点?”
“唔,你给宜康打电话,让他过来到我书房来,你也到我书房来。”苟治良点点头,径直进了书房。
“苟书记,有客人来了。”保姆到书房门口,敲了敲门,小声道。
“爸,其实您不用这么操心,我觉得顺其自然就好,而且我也相信凭我自己的努力,我也能够一步一个脚印实现我自己的想法。”郭怀章很自信的道。
“现在还不好说,宜康基本上问题不大,所以我叫他过来谈一谈,这一段时间别出啥岔子。”苟治良沉吟了一下,“怀章,爸在丰州呆了一辈子,走到现在这个位置上,能帮你的尽量帮你,但是我估计爸在丰州可能呆不久了,我估计顶多也就是年前,省里边要对我们丰州进行调整,爸可能会离开丰州,这既是坏事儿,也是好事儿,坏事儿是爸日后也帮不了你多少,好事儿就是爸离开丰州之后,你的成长就再不会受约束。”
“其他县市?”郭怀章犹豫了一下,“是到其他县么?”
但是他也知道李志远对于安德健的提议是有些动心的,否则对陆为民这个明显不太符合标准的人选居然没有半句置评,估计李志远也是处于矛盾中,和_图_书这让苟治良也有些担心。
李志远不太满意这一点苟治良心里有数,列为人选也是一个姿态,至少可以给高初一个交代,而从目前形势开看,魏宜康和邢国寿没有太大问题,至于其他三个人选则是三选一的格局。
不过苟治良有些事情却不是以自己意志为转移的,自己固然想狙击陆为民,但是安德健肯定会竭尽所能推陆为民上位,这场拉锯战最终鹿死谁手,现在还不好说,地委会上要见分晓也还有许多变数。
苟治良也很少在人面前说这些,今天也是触动不小,尤其是想到陆为民和自己女婿是同学,年龄相仿,现在居然已经要蹦上县委书记位置上了,这不能不让他感到有些心里不平衡。
毕竟现在自己在副主任位置上呆的时间也不算长,就算是岳父帮忙,估计也就是当个普通县委常委,像副书记或者组织部长这样的重量级角色肯定和自己无缘。
“爸,魏市长过来了,看您没在,又出去了,说等一会儿过来。”郭怀章替苟治良拿来拖鞋。
而根据他的分析判断,即便是没有这一次省里对丰州工作不太满意的风波,自己恐怕也在丰州呆的时间不会太长了,自己毕竟在丰州呆的时间太长而且几乎没有离开过丰州,这显然不太符合现在高层的观念。
郭怀章慢慢平静下来,思索了一阵之后才道:“爸,也不能完全说安部长是任人唯亲,为民的www.hetushu.com确是有些本事的,双峰的发展有目共睹,而且我们俩也在一起交流过,他也给我了我一些建议,对我也很有启迪。”
苟治良住的是一楼,他喜欢住一楼,带花园的,面积宽敞,环境优美,背后还有一片硕大的绿地。
“怀章,我知道,你现在还年轻,还不知道这里边的奥妙,有时候借力一下,你就能节省几年,而年轻时候不觉得,真正到了四五十岁的时候,两三年那就是一个坎儿,有时候一岁之差就能挤掉好几个竞争对手,爸现在能帮你一把,就尽量帮你一把,日后帮不上了,那就要靠你自己了。”
“唔,你放心吧,还有半年时间,你好好表现一下,就算是爸要走,也要在走之前替你好生安排一下,开发区不是久留之地,副主任没有可能一步走到主任位置上,所以爸想要在离开丰州之前,替你运作一下,看看能不能到哪个县弄个副书记,或者最起码也要弄个常务副县长。”苟治良傲然道:“拼着这张老脸不要,爸也要替你争来一个合适的位置。”
苟治良回家时,郭怀章早已经在家了。
郭怀章把自己内心的想法和盘托出,听得苟治良老怀大慰,连连点头,“怀章,我没看错你,是我有些草率了,你的考虑更成熟。你说的没错,到哪里都得要靠工作实绩来说话,看看你那个同学,在双峰干得风车斗转,才多久,今天安德健居然敢提和_图_书名他成为县委书记人选呢。”
郭怀章给魏宜康打了电话之后,这才来到书房。
相较于目前的位置来说,一个县委常委显然要比经开区管委会副主任分量要重不少,按照常规,开发区不是一级政府,本身在分量上就要轻一些,虽说开发区的地位不一样,但是主要是指主任这个角色,而副主任这样的位置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甚至不如副县长。
“知道了,怀章,你去请宜康进来。”苟治良舒了一口气,“你没事儿也和宜康多结交结交,以后对你有帮助。”
“唔,这样啊。”苟治良没有再吭声,但是他当然不可能因为陆为民和郭怀章之间的私谊就影响到他自己的主张,只是有些触动而已。
“下午,书记碰头会研究人事问题,宜康可能要离开丰州,到县里去当书记,我让他过来,谈一谈。”苟治良语气很平静,“另外这一次人事可能会有比较大的调整,也涉及到各县市区的班子成员,我想听一听你的想法,愿不愿意到其他县市去?”
而且关键还有一点,目前开发区的势头已经开始好转,如果自己在招商引资工作上作出一番耀眼的成绩来,再来离开,也许就能走到一个更好的位置。
郭怀章有些感动,“爸,省里边真的要动你?”
安德健提出的陆为民让苟治良最为愤怒,这个家伙简直太不顾原则了,假借什么特事特办任人唯贤,居然又想把陆为民推上去,这hetushu•com太过了,他不能容忍对方如此放肆。
“嗯,现在还不确定,因为现在还没有谈到那里来,估计要先把几个县委书记人选确定下来,但也就是最近两三天的事情。我的意思是,如果让你到其他县去任职,比如担任县委班子成员,你有没有兴趣?”苟治良言简意赅。
苟治良对三个人选都不中意,但他也没有合适的人选,而且即便是提出来也肯定会遭到否决,反而会引起李志远的反感,所以他很知趣的没有多提。
“招商引资工作中的一些建议,很有现实操作性,对我帮助也不小。”郭怀章点点头,他这也是实话,陆为民的一些建议的确很有现实价值。
郭怀章默默点头,岳父这话是至诚之言,的确年龄优势越往后就越会显现出来。
书记碰头会散了,苟治良心情不错。
郭怀章知道岳父的意思,如果自己愿意去的话,就可以到某个县去担任县委常委一类的角色,比如县委办主任或者宣传部长这样的。
“爸,为民这一次机会大么?”郭怀章很随意地问道。
虽然高初被否决了,但是也在意料之中。
“哦?”苟治良略感惊讶,“他给你建议?什么建议?”
“艳霞单位上有活动,晚上要一起聚餐,让我也去,我没去。”郭怀章笑了笑,“没事儿,艳霞现在也难得出去一趟,等她出去玩玩也好。”
“坐吧。”苟治良对自己这个女婿是非常满意的,也很想在仕途上帮扶自己这http://m.hetushu•com个女婿一把,但是他也知道自己处于目前这个位置上,顶多也就是帮女婿走到某个县市区的副书记位置上也就是顶天了,再要想上进,要么他就得要离开丰州,要么就得要女婿离开丰州。
“爸,有什么事儿么?”郭怀章知道苟治良和人谈事情时是不喜欢人在场的,家里人也不例外,魏宜康来书房肯定是要和岳父商量事情,他有些奇怪今天岳父怎么也把他叫到书房里来了。
“嗯,不是要动爸,而是这种情况都得要动,我都觉得我自己在丰州呆得够久了,动一动也好。”苟治良笑了笑,“你那两个哥都不怎么争气,就看你,只要你和艳霞和和美美,爸也就放心了。”
“哼,岂止是快了一点?那比坐火箭还快,安德健是一门心思要把你那个同学推上位,简直肆无忌惮。”苟治良气哼哼地道:“作为组织部长,没有一点原则性,还在那里大谈特谈任人唯贤,任人唯亲还差不多。”
“爸,你放心吧,我会对艳霞好的。”郭怀章沉声道。
“嗯,艳霞呢?又跑哪儿疯去了?”三个孩子中,苟治良最疼的还是小女儿,虽然性格上有些像她妈,但是这孩子心性好,就是娇气了一些,而这个女婿苟治良也是最满意的,忠厚稳重又不乏灵性。
郭怀章意识到岳父可能有些话要和自己说,默默坐下。
奥迪100把苟治良送回了家,这里是新修的地委家属院,紧邻丰江,一墙之隔是长风机器厂的中干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