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一百三十七节 背后

只是孩子性格有些桀骜,不是在仕途上混的料,加上在国外呆了几年,也有些懒散惯了,现在和朋友搞这么一家公司,不能说是自食其力,但是也算是走正道吧。
“你和你爸说啥事儿?”老伴很惊讶,她记忆中儿子好像很少和丈夫有多少共同语言似的,丈夫教训儿子,儿子也是爱理不理,尤其是从国外回来之后,就更是如此。
董昭阳的话基本上都是符合中央精神,强调培养年轻干部也的确是去年十一月底的中央组织工作会议精神所强调的,但李志远觉得不会那么简单。
这个家伙性格上是在太软了一点,刘运书也不知道看上这家伙什么地方了,一力推荐他,按照董昭阳的看法,丰州地区这种现状,作为地委书记的李志远要承担主要责任。
听到老领导在电话里提及了邢国寿和陆为民,李志远也是一愣,他没想到老领导会去省委党校调研,照理说刘运书是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和省委党校关联不算大,当然省委党校常务副校长徐耀阳和刘运书是老战友,关系一直不错,也许刘运书是去顺便调研,只是会遇到邢国寿和陆为民,也还是让李志远有些异样。
刘运书相当豪气的表态让李志远心中也是一热,毕竟是自己的老领导,对自己还是爱护有加的,也了解自己现在苦衷,能有这番话,他李志远心里也就踏实许多了。
“嗨,你们两爷子是怎么回事儿,老董,孩子难得这么早回来,和你说说话,你把脸拉那么http://www.hetushu.com长干啥?”老伴也有些不乐意了,阴着脸道。
这一次的动作大概也是刘运书给了对方很大的压力,才迫使李志远做这样的大动作,在董昭阳看来,丰州地委早就该有这样的动作了。
这个陆为民还真是不简单呐,一个人牵扯到如此复杂的人脉关系,不能不说此人是个人物,而这么几次接触,董昭阳也觉得这个年轻人的确有其过人之处,只不过他的资历和年龄的确是一个问题,资历实在是太浅了一些,年龄也太年轻了一些。
夏力行给他打了电话,谈到了他的秘书,而何铿也给自己来了电话,很隐晦提到了陆为民,甚至连自己儿子也都很难得给自己打了电话,询问陆为民的事情,说一会儿回来还要和自己好好谈一谈。
他需要好好琢磨一下这位组织部长的意思。
董昭阳搁下电话,陷入了沉思。
李志远隐隐觉察到董昭阳话语里似乎隐藏着一些意思,但是他一时间也没有能体会出来。
董天行这才回过味来,看了自己父亲一眼,“爸,妈说的是真的?那可就谢了啊,改天,我请你和妈吃饭,嗯,去锦绣山庄,说那儿新开的西餐味道不错,妈,我还有事儿,待会儿再回来。”
“什么怎么样?”董昭阳又好气又好笑,这小子真还口气大无边了。
李志远也知道此次人事涉及到诸多处级副处级干部,可以说是丰州建立地区以来最大的一次调整,的确也需要向省委组和图书织部做一个汇报,好在他之前已经向董昭阳汇报过一次,只不过当时还没有确定具体职位和人选,只是谈到了地委调整的意图和目的,这也获得了董昭阳的认同。
“嗯,志远,人事调整上我支持你们地委结合你们自身实际工作需要进行,不过,我建议你也主动向昭阳部长汇报一下,他对你们丰州还是非常关心的。”刘运书建议道。
董昭阳没想到老伴立马就把底儿给泄了,气得把脸扭着一边,不吭声。
“哟呵,看不出爸你还真成了模范工作者了,这么讲原则?”董天行没好气的道,“算了,你若是不愿意帮忙,就当我没说,我走了。”
董昭阳瞪了老伴一眼,“你懂啥?这些事儿是他能过问的?组织有组织原则,不该我插手的,我能插手么?”
“满口胡柴!”董昭阳沉下脸,“这些事儿是你能过问的么?轮得到你插手?陆为民让你来说的?”
李志远搁下电话之后想了想,给徐耀阳打了一个电话,了解了刘运书在党校调研具体情况,心里稍微舒服了一点,看来邢国寿和陆为民也是碰巧遇上了刘运书,老领导与两人也并无其他瓜葛。
“哦?那还真有点儿英雄所见略同嘛。”刘运书在电话里朗声笑道,“志远,丰州局面要想大改观,要有大胆突破锐意进取的精神,要有打烂破坛烂罐的魄力!我送你一句话,置之死地而后生,不要瞻前顾后,前怕狼后怕虎,你怕什么?也不要被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所干扰,你http://www.hetushu.com是地委书记,你只需要对省委负责,做任何决定只要是有利于工作,有利于经济发展,那就没什么可怕!只要能做出成绩,让省里看到你们丰州地委是有所作为的,就没什么大不了!如果是因为这些出了什么问题,我刘运书给你扛着!”
不出所料,李志远还是有些底气不足,所以专门打来这个电话,实际上也有点儿托底的意思。
老领导让自己给董昭阳打电话,未尝不是有点儿让自己探个底的意思,实际上也就是了解省委组织部那边的一个态度,但这位董部长话语中含义却有些隐晦。
“那就好,志远,按照你们地委的意见干吧,时不我待,我希望能够在年底看到丰州的局面有一个较大的改观。”刘运书说这番话的时候语气又变得有些严肃起来。
“嗯,谢谢老领导提醒,我前一段时间到省里意向性的向董部长汇报过地委这方面的打算,我打算待会儿再电话向他汇报一下具体情况。”
之后李志远又给董昭阳打了电话,汇报了一下丰州地委关于人事调整的构想。
对于他来说,也只能做到现在这一步,就看李志远能不能领会到自己的意思,自己专门提到去年中央组织工作会议精神,应该是比较明显有所指了,如果对方还是装疯卖傻,那只能说明对方是真的无法接受像陆为民出任县委书记这种状况。
“妈,没事儿,我今儿个回来有事儿,没啥事儿,就是和爸说点儿事儿。”董天行一边脱鞋,一边喊和-图-书热,“妈,把空调打开,这么热,你和爸两个人在家还省电怎么的?堂堂副省级干部,连几个电费钱都舍不得?”
“老领导,邢国寿和陆为民都是参加本次省委组织部组织的处级干部培训,这两位同志思路开阔,能力出众,尤其是都具备开拓创新敢于求变的精神和魄力,也是地委重点培养的干部,这一次地委进行人事调整,这两位同志都进入了考察候选人。”李志远顺着刘运书的话题道,他还不确定这两个人是真的碰巧遇上了刘运书考察调研留下了深刻印象,还是这两个家伙通过其他渠道和老领导搭上了线。
“那倒没有,炎哥和我说起的。陆为民不是这一段时间在省委党校学习进修么?我们有时候在一起坐一坐,你不也说陆为民有些能耐值得一交么?怎么又这副脸色了?谁借了你谷子还了你糠不成?你不愿意帮忙就算了,用不着在我面前做脸色。”董天行斜睨了自己父亲一眼,有些不高兴的道。
“老领导,您放心,我会按照您的要求坚定不移的推进地区工作,绝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也不知道这个家伙给刘运书汇报过没有,董昭阳估计应该是给刘运书打过电话汇报过了。
董昭阳在电话里问得很详细,认可了丰州地委的想法意图,也特别提出地委不要被其他因素所干扰,要大胆选贤任能,打破资历、年龄这些条条框框,一切以能力和实绩说话,鼓励培养提拔年轻干部。
汽车灯光在窗外一掠而过,董昭阳看了看表,自己这和图书个儿子可是很少有这么早回来的时候,印象中十一点钟之前回来的时候几乎没有,今儿个可是破天荒了,才九点过,就回来了。
董昭阳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在他们这个年龄的带一个孩子的很少,所以老伴儿也有些溺爱,好在孩子虽然有些骄纵,但是本性并不算差,这一点让董昭阳也算是比较放心。
董昭阳还专门提到了去年十一月底中央召开的全国组织工作会议,要求丰州地委认真学习会议精神,抓紧建设耗县以上各级领导班子,强调抓紧培养选拔优秀年轻干部努力,造就大批能够跨世纪担当重任的领导人才。
“咦,我不是在电话里和你说了么?陆为民的事儿,那不是小事儿一桩?这也不是啥超出原则的事情,县长升县委书记,天经地义,多大个事儿啊,不就是处级干部平调么?陆为民不是把双峰折腾成全省经济增速第一县么?这算是有能力有本事吧,现在不是说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么?共产党不是提倡任人唯贤么,爸,你是组织部长,顺理成章的事情,不算什么逾线吧?”董天行满不在乎的道。
※※※※
老伴儿对儿子这么早就回来显得很惊讶,忙不迭的到门口去给儿子拿拖鞋,一边询问着。
“妈,你就别管了,我和爸是说正事儿。”董天行摆摆手,看见父亲在客厅看电视,“爸,怎么样?”
“哎,天行,天行,你别和你爸一般见识,你说那事儿我看你爸刚才和人打电话说了好半天,肯定是替你过问了。”老伴慌了,连忙拉着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