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一百三十九节 谈话

陆为民想了一想,考虑怎么来提出自己的要求,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应当说出来,虽然这个要求可能有点儿过分,但是他不得不这样做,李志远的要求是要在短时间内把工作拿起来,这酒必须要有几个能马上用得上的人,现在不说,到后边反而难以开口。
古庆情况较为特殊,这里工矿企业较多,一直是丰州的工业重镇,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这里的经济增速反而成了最慢的,现在已经被丰州甩开,如果要让自己选择,陆为民当然愿意选择古庆,这里有较好的基础,只要找准问题,以这里的基础,要想重振雄风不是难事。
并不出所料,李志远对陆为民提出的一些观点还是比较感兴趣,尤其是陆为民提到古庆国有和集体企业可以采取多种方式改制,比如推进股份制改造,吸引外来资本进入,激活企业主观能动性,听得很认真,但是最终却没有说什么。
“嗯,有收获就好,还有几天就结束了吧?”李志远点头,“多总结,从中找到适合自身工作的东西,对日后工作会大有裨益。”
李志远出来,看见陆为民站在沙发边上,点点头,挥手示意陆为民入座:“为民来了?”
“二位稍等,李书记和魏市长在谈话,你们两位就暂时委屈在这里坐一会儿吧。”潘晓方把二人带到了休息室,请两人稍坐,因为要觐见地委书记,可能也要谈一些工作上的构想,所以潘晓m.hetushu•com方也就没有打扰二人,把二人带到休息室就离开了。
李志远办公室宽敞明亮,沙发就摆放在办公桌对面,三人、双人和单人沙发各一个,陆为民进门,李志远大概是去上了卫生间,还没有出来,潘晓方只是给陆为民打了一个手势示意,就悄然离去。
休息室门打开了,邢国寿和陆为民都站起来,潘晓方进来,“老邢,你先来。”
“我有信心。”陆为民不废话。
目前只是确定了三人人选定下来,但是具体去哪里,这还是一个未知数。
魏宜康满面笑容,和邢国寿握手,又过来和陆为民把臂,潘晓方把邢国寿带走,休息室里只剩下魏宜康和陆为民二人。
两人抵达丰州地委大院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四十了。
“嘿嘿,李书记,说实话,压力大,诚惶诚恐,本来以为可以在双峰好好搞两年,没想到地委和李书记对我这么看重,我真有点儿如履薄冰的感觉。”陆为民说的是实话,在不知道去哪里的时候,还真有点七上八下。
“李书记,阜头情况我不熟,但是我也听说情况不太好,双峰这边工作我自认为已经走上正轨,这也有赖于双峰的干部对我的支持和帮助,我到阜头会仅仅依靠阜头县委班子,但考虑到阜头县委班子也需要一些调整,所以我也想选一两名干部过去协助我工作。”
三个县,古庆,阜头,大垣,阜头和http://www.hetushu.com大垣差别不大,阜头人口略多,但现在情况最糟糕,台商考察在阜头被围堵,造成相当恶劣的影响,连省里边都知道了,现在地区公安处和阜头县公安局正在调查,据说已经抓了人,但估计要想挽回影响很难。
阜头和大垣两个县和之前的双峰情况相似,而且这两个县的地区生产总值都很低,大垣堪堪过了三亿,阜头连三亿都不到,在李志远看来,也许又该是自己再来一次白手起家了。
“这一个星期可以坚持下去,参观考察就免了,我已经让安部长和省委组织部那边衔接了,你和国寿都不参加那边的参观考察了,以后有机会。”李志远没有多余言语,“说一说,有什么感觉?”
“嗨,这不是紧张么?真怕一进去,就被喊来人,把陆为民拖出去斩了。”陆为民自我调侃道。
“看来是实话。”李志远仰起头,顿了一顿,“我们丰州情况不太好,发展不平衡,古庆、阜头和大垣尤甚,地委对此很不满意,所以才会这一次调整,可能三个县的情况你也大略知晓一些,你谈一谈对这三个县的看法,没关系,知道多少谈多少。”
“为民老弟,恭喜啊。”魏宜康满面堆笑,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忠厚的老好人,但是陆为民却知道这个魏宜康能够在郭洪宝独大的丰州市里边也能稳坐市长位置,隐隐有独立山头的架势,也不是吃素的人,虽然http://www•hetushu•com这里边有苟治良刻意平衡的因素在里边,但是郭洪宝素来霸道强横,却奈何不了魏宜康,也足见这位魏市长的手段了。
被陆为民的调侃逗得忍不住一笑,潘晓方伸出手指点了点陆为民,“你啊你,领导心情好坏也不会表现脸上,至少你们几个去,李书记不会不高兴,如果你们能给李书记来点儿惊喜,那就最好不过了。”
陆为民哑然失笑,“魏市长太抬举我了,我肚里这几两墨水,我自己清楚,赶鸭子上架,我现在也是诚惶诚恐,真怕辜负了领导的期望,那就是百死莫赎了。”
“嗯,很好,我需要的就是这句话。”李志远满意地点点头,这个时候他不需要谁来谦虚,没有这点自信,就别干这个位置,“你还有什么要求?”
“嗯,李书记。”陆为民很规矩的入座三人沙发。
看样子魏宜康和李志远谈得不错,陆为民能感受到魏宜康谦和背后的强烈自信,他有感觉,魏宜康多半是要到古庆,而自己和邢国寿也就只能在阜头和大垣里边蹦跶了。
“党校培训感觉不错吧?听说这一期请的老师水准都不差?”李志远用纸巾擦拭了手,一边问道。
潘晓方笑吟吟的和二人握了手,表示祝贺,丝毫看不出他有什么异样。
“魏市长,同喜同喜,嗨,不能这么说,这是不是喜,还真不好说,烂摊子,硬骨头,我看哪个县都不好侍弄,嘿嘿,弄不好就得把自己给陷和-图-书进去呢,魏市长您说是不是?”陆为民含笑应和道。
实际上他也有过失落,但是很快就从负面情绪里挣脱出来了,很简单,连龚挺都败下阵来,何况他?除了羡慕外,也就只能祝贺了。
“听所比前几期要强不少,我感觉有些课还是有些价值,能开拓视野眼界,有些课也能切中时弊,对我们日常工作也有指导意义。”陆为民回答得很谨慎,这个时候多言无益,领导既然定了,也就不是你嘴巴皮子煽乎几句就能改变的。
魏宜康笑着摇摇头,“为民老弟,机遇和风险并存嘛,你老弟的本事,天下何处去不得,遑论这些沟沟坎坎?”
“还有一个星期,快了,结束之后还有三天的参观考察。”陆为民应道。
陆为民和邢国寿两人都很安静的在休息室里休息,除了一杯茶外,两人也没有交谈,都在考虑和李志远见面时对方会问些什么问题,自己又该怎么回答。
大垣地处丰州和黎阳之间,各方面都一般,县里情况也相对简单一些,但是正因为太过简单,上手容易,但是要想找到突破点实现飞跃,也是一件难事儿。
陆为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只觉得一股热流用上面皮,虽然早已经有思想准备,但是听到这个话从地委书记嘴里说出来,还是有一些控制不住的激动。
寒暄了一阵,魏宜康告辞,留下联系方式,希望多联系,陆为民也很大方的点头应是。
陆为民看到一个方面大耳的红脸汉子http://m•hetushu.com走出来,这是丰州市长魏宜康。
“潘主任,李书记心情如何?”陆为民和潘晓方也是老熟人,说话相对随便得多,“别进去就来一个当头闷棍吧?”
陆为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李志远会让自己去哪里?
地委尚未确定三人具体去哪个县任职,大概要在李志远和三人谈了话之后再来决定。
“嗯,为民,你的思路很开阔,点子也多,双峰取得今天的成绩,你功不可没,地委在用你的时候也有争议,但是我觉得你可以扛得起这副重担,我希望你先有一些思想准备,也可以考虑一下自己的打算和安排。”李志远停顿了一下,才道:“地委有意让你出任阜头县委书记,你有没有信心?”
但是陆为民估计李志远恐怕不会把古庆交给自己,毕竟自己在双峰都是白手起家干起来,这几乎成了一个招牌,自己这一次能突围而出,估计也是得益于这一点,怎么可能让自己丢开这一点。
魏宜康没有谈李志远和他谈的话题,陆为民也不问,这是起码的规矩,也隐含各人的自尊自信,连这一关都过不了,你也就别去独当一面了。
陆为民也知道现在不是谦虚的时候,也就捡着自己的思路谈了对三个县目前情况的有些看法,略有侧重,但他估计改变不了李志远决定。
“你小子,当县委书记的人了,正经一点儿行不?”潘晓方笑骂。
半个小时后,邢国寿出来,只是和陆为民点点头,轮到潘晓方带陆为民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