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一百四十一节 霸气

“嗯,那就拜托你们两位了,明泉的事情我已经和安部长说了,先过去担任县委办主任,他同意了。进常委的问题可能要稍微搁一搁,也需要组织部门的考察程序。老关你的情况,我也和安部长说了,安部长说还需要根据阜头那边的具体人事变化来安排,但是我的意见是建议由你担任县委分管党群工作的副书记,协助我工作,如果不行的话,那也要担任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
“嗯,好,我就等你这句话。”陆为民很沉稳地点点头,转过头看着章明泉,“明泉,你呢?”
半年?!大起色?!关恒和章明泉都是一震,这可真是背水一战啊,现在已经是七月了,也就是说,春节之前,得交出一副像样的答卷出来!
陆为民没有任何废话,直接步入正题,现在他也没有多少时间来走过场,双峰干部不少,但是他想现在让跟着自己过去的,只有这两位。
关恒和章明泉都明白陆为民的意思,时间如此急迫,几乎是争分夺秒,需要马上对阜头那边的情况进行一个详细的了解,他们俩都是土生土长的双峰人,但是干了这么多年工作,在丰州这边各县多多少少也有一些熟人朋友,比起陆为民来说,这下边的人脉也要广得多,现在要做的就是先把情况熟悉起来。
关恒的神情显得要镇定许多,他眉头微皱,想了一想,“为民,明泉跟你过去也许没啥问题,可是http://m.hetushu.com我怕是有些难度呢。”
但是陆为民却不动声色间就让自己要进县委常委,这份激动和荣耀如何不让他既感到惶恐不安又感激涕零?
“县长,我还用说么?你走到哪儿,我当然跟到哪儿。”章明泉很淡然地回应道。
章明泉何尝不是如此?
“嗯,路上我和安部长通了电话,他现在很忙,没和我多说,估计也是涉及到很多干部调整的事情,这一轮调整幅度很大,地委受到了省里很大的压力,也酝酿了很久,所以才会决定来一次大动。”陆为民在这两个人面前没有任何掩饰,“我是最后入围的,如果不到阜头担任县委书记,极有可能就是到丰州担任市长,本来后者可能性更大,但不知道最后关头怎么又出现了一些变化,最终就是我到阜头。”
关恒当然清楚陆为民既然要把自己要过去,多半也是要有一个比较好的安排,但是他以为陆为民多半是要让自己担任常务副县长或者组织部长,二选一,要么是在干部问题上替他把关,要么就是在经济工作上替他分忧,没想到陆为民根本不考虑这些位置,而是直接要求要给副书记的位置。
陆为民这一席话出来,让关恒和章明泉两个人只觉得自己心脏猛然间都一紧一缩,似乎连耳朵都嗡嗡作响起来。
关恒和章明泉交换了一下眼色,都郑重其事地点点头,“陆书记,我和图书们明白。”
所以他必须要向李志远说明自己的想法和意图,并非自己想要拉帮结派,而是严峻的现实要求自己必须要有几个熟悉的助手来协助自己。
“那就好,走吧,我们上去走一圈,顺便也再谈点事儿,也算是自我放松一下,我晚一点回昌州,史德生和何明坤我都问了,他们都愿意跟我到阜头,这边关系也可能要尽快办,老关那里,我晚上会在和安部长打电话汇报,明天地委还要开会,可能就要涉及一些各县班子成员调整问题,我想如果你能够尽早过去替我打打前站最好。”陆为民伸了一个懒腰。
“放心吧,为民,我和明泉回去之后就会迅速把这项工作抓起来。”关恒也不废话,点头应道。
见两人一时间都没有开腔,陆为民略感诧异,看了一眼两人,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可能给二人带来的震动太大,他笑了笑:“怎么了?觉得有点儿诚惶诚恐还是承受不起?至于么?我再说一遍,我们不是去占位享福,是去攻坚克难啃硬骨头,等到我们的是各种让你憋气难受的破事儿,让你站上某个位置,掌握一定权力,那么你也就要承担起那个位置该承担的责任和压力,这一点你们都要搞明白!”
陆为民明白关恒的意思,摆摆手,“那是我的事,我现在只是问你是否愿意和我一道去阜头那边重新开创一片局面?”
他担任县政府办主任也不过m.hetushu.com一年多时间,现在就要一步跳到县委办主任位置上,那可是要进县委常委的位置,他一直因为陆为民把自己带过去,多半会是在年底的时候替自己安排一个副县长,毕竟自己的资历也还是浅了一点,一个区的副书记,然后干了一年县府办主任,这份资历摆在台面上,怎么看都单薄了一些。
“为民,这件事情恐怕……”见关恒欲言又止的模样,陆为民知道关恒担心什么,“老关,我说了,这是我的事,上午李书记和我谈话,最后问我有什么要求的时候,我就明确提出了,我需要人协助,而且我喊明叫响从双峰调一两名干部过去,我说明了理由,他同意了。”
他也知道自己这种举动并不合适,就算是你有这个想法,也应该通过旁敲侧击的方式来表明,这样公开的向一把手自己的直接顶头上司提出来,很容易引来误会和疑虑,尤其是这位地委书记和自己并无私谊的情况下。
章明泉跟自己时间最久,对自己的很多思路想法最为了解,也是一个眼眨眉毛动的精明角色,尤其是性格圆滑老练,很擅长和不熟悉的人打成一片,融入新环境很快,带着这个家伙,也有助于自己迅速适应阜头这边的环境。
但是他没得选择,要想在短时间,准确的说半年之内拿出像样的成绩来,单枪匹马去吆五喝六,就能让一干人对你心服口服令行禁止,陆为民自认为自己还没和图书有那么大的魅力,尤其是在自己年龄和资历本来就是一大劣势的情况下。
如果真有充裕的时间,陆为民也想要一步一个脚印来打开局面,一步一步掌握局面,可现实不允许,那么他也就只有兵行险招了。
陆为民似乎没有看到两人脸上震惊的表情,自顾自地道:“你们俩恐怕要有一些思想准备,从现在开始就得要进入状态。我了解了一下阜头那边的情况,这一次三个县的书记县长都是同时变更,这也显示了地委的决心,阜头这边如无意外的话应该是县委副书记宋大成出任县长,我对宋大成不熟,只知道他原来担任过常务副县长,其他情况一无所知。阜头那边的其他情况我也不熟,因为我这几天还得要回党校把最后几天课上完,所以我和邢国寿上任都会要晚一点,这边的情况就要请你们俩多操心先行了解一下了。”
他知道陆为民和安德健关系不一般,如果陆为民不是到阜头,那么自己请陆为民出面去说项,也许自己到阜头换个职位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现在陆为民是到阜头担任县委书记,自己本来就是县委常委,这要跟着过去,那意图就太明显了。
就算是有安德健来运作,也很容易授人以柄,尤其是苟治良和安德健关系不睦,肯定会质疑,真要挑明了,地委主要领导会怎么看?
关恒现在是县委常委,干过县委办主任,也干过乡镇党委书记,各方面工作都很熟悉,可http://m•hetushu.com谓老辣成精的角色,更难得的是和自己在工作中的很多观点想法都比较一致,尤其是经济工作上很有共同语言,性格上也属于那种外圆内方刚柔并济的人物,让陆为民尤其欣赏。
关恒眉头再度皱起来。
“理由?李书记同意了?!”关恒和章明泉都是大吃一惊,有谁敢在这种情形下提这种条件,这简直就是要逆天啊。
一抹潮红从关恒脸颊泛起,看到陆为民霸气十足的凌厉目光,关恒不再犹豫,“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这就是陆为民的风格,敢于向地委书记要帽子,而且还敢明目张胆指名道姓的要具体某个位置,这种霸气十足的事情也只有陆为民敢做得出来,而要做这种事情不仅要有脾气和手腕,更要有底气和实力!
“哼,阜头的情况摆在那里,你们以为我们是去享福不成?地委会有那么好的心?是去填坑卖苦力!”陆为民哈哈一笑道:“不过我陆为民从来也不想去享福,要干就得要干点有挑战性的活儿!半年时间,必须要有像样的成绩拿出来,这就是我立下的军令状!这个成绩就是阜头县的经济要有大起色!”
他向李志远提出这个要求时,也还是有些担心,但是李志远显然并没有太在意,李志远更多的心思已经放在如何扭转这三个县的发展局面上了,只要能让阜头在短时间内局面出现改观,李志远并不介意自己从双峰带走几个人,当然自己也有分寸,不会超出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