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一百四十二节 宋大成的心事

从洼崮的医药产业链到县工业试验园区的蓬勃发展,无一不是陆为民提出并主导的,而这几乎就构成了双峰这两年快速发展崛起的整个历史。
听完朋友的介绍,宋大成也对日后自己和陆为民之间的搭档配合有些担心,朋友也在电话里介绍了陆为民的强势,他用了一句话来形容陆为民在担任县长期间的风格表现,寻常看不见,偶尔露峥嵘,这是形容他在和曹刚观念和权力碰撞时的表现。
陆为民在担任县委书记期间对人事权的干预表现得并不明显,这既和他是县长而不是县委书记有关,同样也因为曹刚作为县委书记,天然的也有形成了他自己的领导核心圈子,所以两人在这个问题上相处得还算融洽,但是亲戚也提醒过,在个别触及到陆为民认为是底线的问题上,陆为民也会利用各种手段来予以反击,亲戚举了县财政局长王宝山的范例,让宋大成也有些了解日后自己搭档的城府恐怕远和他的年龄不相称。
在获知陆为民入主阜头过后,他就和自己亲戚打电话联系过,了解这一对搭档的情况,当然,重点是了解陆为民的情况。
即便是和阜头息息相关的阜双公路也一样脱不开这个因素。
陆海集团一位高层很明确的告诉阜头县方面,他们看不出阜头县财政能按期兑现垫资建设资金兑付的能力。
县委书记和县长之间不可能铁板一块,观念和看法http://www.hetushu.com因为各人的阅历经历甚至心态形成世界观人生观而不一样,没有磕磕绊绊的搭档基本上是不存在的,关键在于能不能再一个大前提下形成合力,把分歧黏合在共同目标中,实现双赢。
无他,信誉和实力问题。
自己就任县长,县委分管党群的副书记位置就空缺出来了,宋大成估计从县里班子成员调整升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多半会是从地区或者外县调来,分管经济的副书记和常务副县长会不会动也还不确定,但是组织部长是去年年底才从淮山调整过来交流任职的,估计不会动,其他班子成员里边宋大成估计县委办主任恐怕要动一动。
只不过兴奋之后,一抹忧思却又慢慢浮起。
一连串的人事变动从七月下旬陆续在丰州各个县市区全面展开,其力度之大,动作之猛烈,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这个压舱石作用看似不重要,但是你如果沉下心来仔细琢磨,就会发现不可或缺,否则以陆为民的年龄资历,纵然他是天纵奇才,有绝才惊艳的本事,也一样很难让县委县府班子里成员个个对你心服口服马首是瞻,想要达到如臂指使配合默契的程度,几乎就是一种不可实现的奢望。
他仔细分析过曹刚和陆为民这对搭档,双峰那边他也有亲戚熟人朋友,尤其是他还有一个亲戚原来就在县委里边。
现在阜头情和*图*书况这么糟糕,陆为民一个人单枪匹马从双峰过来江湖救急,地委不可能不考虑这一点,多多少少也会征求一下陆为民的意见,就像安德健说的,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能行么?地委让陆为民这个才二十七岁的年轻人来阜头担任书记,不给他一点支持,他就是三头六臂也玩不转。
自己将要和丰州历史上,不应该是改革开放以来昌江全省历史上最年轻的县委书记搭档,而这个县委书记又是以一种雷霆万钧的气势在丰州政坛上的崛起。
就像是骑龙岭风景区也一样,如果没有天然的风景资源,省旅游公司也不会眼巴巴的跑到哪里去投资开发。
想到这里,宋大成也有些失落,阜头这两年的表现恐怕让地委已经对阜头班子从主要领导到班子成员都很失望,他甚至觉得恐怕自己这一次能担任代县长恐怕也是地委考虑到书记县长都从外边来,要阜头实现在半年内有起色这个要求难度太大,加上自己的口碑官声也还不错,才会让自己上,而其他班子成员,还真的难说会有一个什么样的调整结果,也许等待着的就是一轮凄惨的清洗。
宋大成不得不承认即便是天时,也得有人和方面因素的支持,省里也好,交通部也好,手里都有资金项目,但是凭什么轮到你头上,没有一点人脉背景,全国几千个县,撒花椒面都不可能撒到你头上,你就是把颈子http://www.hetushu.com伸成长颈鹿,一样没你的戏。
地利也是一方面,双峰经济崛起的一大产业就是医药产业,而医药产业也有赖于双峰作为传统的中药种植基地,而且双峰洼崮是远近闻名的药商聚居区,从清末就有经营药材买卖的传统,中药材专业市场和后续的制药产业,无不因此而落足。
对于阜头的县委书记县长人选尘埃落定,宋大成更关心除了自己和陆为民之外,县里边其他班子成员会不会有什么变化,如果有的话,会有多大,有哪些人会调整。
一下子把三县书记县长全数调整,三个县的县委书记直接调离本县,到地区人大工委或者政协工委任职,县长全部到地区一些冷门局行担任副职,保留原有级别,这样的动作恐怕在整个昌江省都是前所未有的。
但是宋大成认为这个提醒并不意味着他宋大成就没有自己的想法和原则,更不意味着他宋大成就要对陆为民一切马首是瞻,那不是正常的搭档关系。
但是曹刚的压舱石作用对于宋大成来不重要,宋大成更关心的是陆为民的风格。
正如那个亲戚所说,陆为民这个发动机的作用在双峰崛起过程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曹刚只是稳住了这个群体,但是没有陆为民的启动,那么双峰的崛起根本就无从谈起。
亲戚介绍得很详细也很客观,表面上看,曹刚是舵,陆为民是发动机,这就是双峰这艘快和-图-书船能告诉前进的基本构件。
但是宋大成分析来分析去,觉得天时地利人和中,最关键的还是人和。
天时就是上边的支持,宋大成仔细查看过双峰地区生产总值的构成,其中建筑业占相当大的比例,如果说阜双公路还算是占了地利因素的话,那么骑龙岭风景区开发和曲双公路的资金基本上都是来自省里和交通部,如果没有上边的海量资金投入,双峰县根本无力推动这两个大项目。
宋大成自认为自己能够摆好当县长的心态,也愿意和陆为民携手来应对目前阜头的危局,毕竟现在的阜头只能吃补药不能吃泻药,而且安部长在话语中野很肯定的告诉他,地委用陆为民和他两人来接任书记县长,就是要让他们携手合力在年前拿出成绩来,可以说是两个人政治前途绑在一起,一荣具荣,一损具损,而且真的是损的话,那么他这个县长可能损得更厉害,一方面他是县长,从党的角度来说,是县委书记助手,一方面他是本地干部,对本地情况更熟悉,这是味道相当浓烈的一个提醒。
宋大成估计县里边的班子恐怕还会有调整,但是怎么调整他还不清楚,安德健在和他谈话时也只说了班子会有一些调整,但是怎么调整没有说,他也知道这也不轮不到自己去过问,但他内心却不能不想。
在陆为民与关恒、章明泉会晤的时候,宋大成也是不无兴奋的从地委组织部长安德健的办www•hetushu•com公室走出,待一会儿,他还要去觐见行署专员孙震和地委书记李志远。
但是亲戚也隐约提到,曹刚这个舵,发挥出的方向作用并不明显,准确的说曹刚更多的像是一块压舱石,而压舱石的作用也就是在这艘船高速飞驰的时候,能够让船的整体和船上的各个部位都保持平稳,不至于东倒西歪干扰到船的飞驰。
陆海集团负责垫资建设阜双公路双峰段,但是阜头段阜头县方面也曾经去接触过陆海集团,希望陆海集团能够以同样方式来帮阜头方面垫资建设,但是遭到陆海集团婉拒。
实事求是的说,宋大成对于双峰的经济发展奇迹是充满艳羡和嫉妒的心态的,他自认为用一种比较客观的心态分析双峰的经济发展情况,双峰的发展是建立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发展起来的。
这对于阜头方面是一个莫大的羞辱,但是即便是阜头县委县府内部也都很清楚,他们希望陆海集团能够垫资建设,也就没有考虑过能按期支付陆海集团的工程款,因为他们的确没有这个实力,他们所想干的就是要借陆海集团的资金来帮阜头方面缓气罢了,只不过陆海集团没有上这个当而已。
这一轮地委对三县的班子调整可谓是暴风骤雨般的袭击,几乎没有听取三县原有班子主要领导的意见,没有给你任何解释的机会,宋大成也知道这大概是地委这一两年来对三县县委县府班子工作不满到了极点的一种总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