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一百四十三节 共勉

地位日益稳固的曹刚和邓少海都意识到了陆为民在县里的影响力随着经济的发展也在扩大,在他们看来,适当的压缩和争夺相当有必要,陆为民想到自己现在这么突兀的一走,只怕曹刚和邓少海之间的脆弱连横只怕立马就要分崩离析,这让他对双峰的发展也有一些担心。
“除了宋大成要担任代县长外,其他人的变动都还没有多少消息,反正传言满天飞,谁也不知道真假,一切都得要等到正式文件下来才知道。”龙飞也觉察到了老领导额际微皱的表情,原来还有些激动的心,也渐渐冷静下来,仔细一琢磨,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冲动草率了。
这个消息也让陆为民大为震动,这几乎是安德健的一大胜利,也让他对安德健的运作能力又有了不一样的认识。
在陆为民所接触的人中,安德健给陆为民的印象最为深刻,尤其是其运作能力,用后世一句话来的评价这个人,就是典型的低调见证王道,润物无声的就能把一件事情运作下来,就算是以苟治良的老奸巨猾,对上安德健,依然无法占到半点上风。
龙飞放下心来,张天豪的这个安排显然要切合实际许多,而且张天豪语气里很肯定,龙飞也知道这位老领导没有把握的话不会轻言。
淮山那边谁会出任代县长,陆为民没有多问,他也没有多少兴趣去关心。
坐在沙发里的张天豪听到龙飞的介绍,略略沉http://www•hetushu.com吟了一下,“文件已经下了么?”
“庞武杰。”邢国寿略一愣怔,看陆为民的表情是真不知道,一转念估计是对方没去打听和他自己无关的事情,所以也就随口应道。
“为民书记!”
这一次丰州地委效率异常高效,关于魏宜康、邢国寿和陆为民三人任免职的文件下午就出来并迅速下发到地直各机关部门和各县市区,三人的辞职报告也同时递交到了三个县市的人大常委会,当然这不过是走程序了,也不用三人自己来写。
“已经下了,我虽然没有看到,但是我问了地委办那边的熟人,陆为民在省委党校学习,要一个星期之后才会结束,所以他和邢国寿两个人都要稍稍迟一些才会走马上任。”龙飞压抑住内心的情绪,“我也问了老冯那边,他说现在各县班子都在调整,当然这一轮调整主要是指县委班子,但是后续可能也还有一些小调整。”
安德健倒是有些交情,但是从龙飞的介绍来看,安德健在这一次丰州人事大动里边的确受益匪浅,陆为民出任阜头县委书记,徐晓春出任丰州市长,但是安德健也是一个很谨慎的人,也很知分寸,所以自己再想要托他来为龙飞谋一谋,恐怕很难。
“国寿书记!”
邓少海和曹刚之间的关系日益改善,这一点从年后的工作就能逐渐看得出一些端倪,关和*图*书于县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一些规划构想邓少海更主动的向曹刚汇报,而在县经济技术开发区人事上的一些安排,曹刚也都更多的征求邓少海的意见,两人表现出来的默契也许有点儿做作的姿态,但是不能不说这里边也有针对陆为民的意图。
“哦?老庞过去了?嗯,也算是一个合适人选。”
两辆车都离开了,陆为民感觉到邢国寿和自己也一样,可能喝了两杯,但是两人都很理智的保持着清醒。
“淮山是个好地方,风气正,干部素质也比较强,在淮山工作习惯了,真有些担心到大垣那边去能不能适应。”邢国寿目光有些飘忽,似乎还沉浸在某种情绪里边。
当然眼前这位肯定会关心,陆为民估摸着邢国寿这个时候大概也和自己差不多,已经对地委下午研究几个县长的人选问题一样知晓了。
“都一样,我更头疼,好不容易才算是把双峰这边把情况摸熟,工作理顺,这一纸文件下来就让你走人,一切就得全部从头再来,说实话,不是矫情,真有些舍不得。”陆为民也有些感触,“一个干得挺顺手的环境一下子变得陌生甚至可能是荆棘遍布,这样的反差让人很难受啊。”
有些别扭的称呼从两人嘴里钻出来,的确都觉得有点儿刺耳,但是却又有一种说不出舒坦,这代表着一种承认和尊重。
“嘿嘿,要不上边能让我们去享福?”邢国和_图_书寿也唏嘘了一声,“干吧,为民,走上这条路,那就没有办法回头了。”
双峰这边,不出陆为民所料,邓少海胜出,将会出任代县长,虽然孟余江也在获知了陆为民要离开之后走动了一下,但是他在双峰四平八稳的姿态并没有能获得地区里边主要领导认可,在现在的地委主要领导心目中,敢于创新求变的干部,才是符合目前丰州发展局面的干部。
“龙飞,我可以给安德健打这个电话,但是我估计作用不大,你看看,他一个地委组织部长,把陆为民和徐晓春两人一个送上县委书记,一个送到市长位置,要我说,这都是在创造奇迹了,李志远是真把他当成了贴心人?这家伙很懂分寸也很会利用局面,如果不是苟治良在丰州表现得太过吃独食,轮得到徐晓春?现在我估计以安德健的性子,他需要谨小慎微夹着尾巴,除了李志远点头的人,他不会再去安插别人。”
在回来的路上陆为民也得到了一个消息,徐晓春出任丰州市委副书记,如无意外的话,他将担任丰州市代市长。
※※※※
陆为民也点点头,“有进无退,不成功便成仁,国寿书记,我们俩共勉吧。”
“刚回来?回了一趟双峰?”邢国寿笑了笑,将心比己,恐怕这个时候大家都得要回一趟老家去,各方面的一些事务也要安排,只不过两个人又都还在党校学习期间,还真不好光明正大的出现,和图书所以都得遮遮掩掩的回去。
纵然有李志远想要打破苟治良对丰州市铁桶般的影响力这个意图在其中,但是能够准确揣摩到李志远的意图再把其意图巧妙的与自身的想法结合起来,并说服李志远认可,这里边的奥妙水平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到的。
“嗯,回去了一趟,你们那边谁过去接你的班?”有了这层共同的经历,两个人的距离似乎也一下子拉进了许多,陆为民也问得很随便。
按照目前的架构和基础,双峰的经济增速肯定会保持着一个较快的发展,但是这个速度和持续的发展能力能够维系多久,就要看曹刚和邓少海两个人怎么去融合了。
虽然地委的文件已经出来了,但是真正要走马上任要等到一个星期党校这边培训彻底结束之后去了。
史德生把陆为民送到省委党校大门上时,正好是九点半钟,下车时,正好看到另一个熟悉的身影从一辆挂着丰州牌照的桑塔纳上下来,两个人目光一碰,都禁不住微微笑了起来,笑容中也多了几分说不出的味道。
总而言之自己和关恒这一走,只怕双峰政局也会迎来一个震荡期,一个副书记,一个常委位置空缺出来,当然会引来无数人的垂涎,且看他们怎么去分配吧。
苟治良不说了,那是水火不容的对手,常春礼,那是炮仗二愣子,萧明瞻,从这一次的情形来看,这家伙也还没有多少发言权,这两人张天豪也没有考虑。和_图_书
张天豪分析着,“陆为民非池中物,我早就说过,他到阜头担任县委书记对你来说是好事,他初来乍到,肯定要用人,你和他原来多少还有些香火情,这是难得的缘分机遇,也意味着你有机会,虽然不是现在,但是我估计他就是本事再大,也不会一年半载就离开阜头吧?所以你肯定有机会。这样,反正他也还在昌州,我给他打电话,明晚请他在一起坐一坐,把可行也叫过来,算是替他庆贺一下吧。”
“你们阜头变化大么?”张天豪知道龙飞的想法,但是他知道现在的丰州不是他还在当地委委员的丰州,影响力已经削弱到在这种事情上可以忽略不计的时候了,这个时候去找谁说项?
庞武杰是地区计委党组副书记、副主任,也算是一个踏踏实实干实在活儿的老黄牛,这大概是何学锋做的工作,庞武杰在计委里边挺卖力,而且也不争功不挑刺儿,当初何学锋从大垣县长一步跨过来,夺了他的计委主任位置,他也没有多少情绪,所以这一次何学锋大概也是要投桃报李,让庞武杰到淮山去占个位置。
但他有些不好拒绝龙飞这个自己的老下属,尤其是他们现在的处境很大程度也是受到了自己离开丰州的影响。
两人一起进门,都有意识的放慢脚步,还有一个小时寝室里边才会熄灯,两个人经历了这样一场事儿,心里边难免都有些心潮澎湃,加上喝了几杯酒,都有些想要说话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