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三节 运作

当然,苟治良若是看不到这一点,他也不配在丰州混了,但是苟治良还是很大度的支持魏宜康,很显然苟治良也意识到他在丰州呆的时间不会太长了,无论魏宜康怎么搭上了李志远的线,毕竟他和魏宜康原来的香火情还在,留下这份情,只有好处,毕竟他女婿郭怀章还得要在丰州这个地盘上发展。
“协助工作?”李志远琢磨出味道来了,抚摸着手中茶杯,细细摩挲着,似乎在考虑这个问题,“德健,你谈谈这个关恒的情况。”
不管它阜头经济总量再低,但是一个全省经济增速冠军县的名头足以让自己身上的压力减小许多了,去年是双峰,今年如无意外又是双峰,明年又是阜头,那也就是说连续三年全省经济增速冠军县都是丰州地区的,哪怕丰州地区经济增速不尽人意,总量依然落后,但是也能说明丰州地委是有所作为的了,自己这个地委书记不是尸位素餐的撞钟和尚,这个亮点相当诱人。
“嗯,这个安排不错,很好。”李志远眉头舒展开来,打一巴掌给个枣,想必苟治良应该明白这里边的意图了,这个安排他也能够接受。
什么时候两人关系开始改善起来,安德健也说不清楚,但是李志远明显感觉到了苟治良的一些不合时宜,这大概是一个主要原因。
没有李志远的点头,他魏宜康能去古庆?李志远凭什么让你魏宜康去古庆,尤其是http://m.hetushu.com在有邢国寿和陆为民这两个更好的选项时,还是让魏宜康去了,这说明什么?
李志远对这个组织部长的观感一直很复杂,从夏力行时代的铁三角开始,李志远就一直在观察着这个昔日秘书长,现在的组织部长。
“何重九我建议调任市政法委副书记,他原来就是分管政法出身,对这一行也熟悉,丰州市委副书记由上官浅雪担任。”安德健一来就抛出重磅炸弹。
“嗯,那就好,说说上次我们探讨的几个人选吧。”李志远点点头。
“宠辱不惊,大将风范?”李志远哑然失笑,“为民还挺会用词造句啊,夸人的词语可以使一套接一套啊,他想让关恒担任副书记协助他抓经济工作?”
如果安德健和孙震结盟针对他,他就不得不和苟治良结成更紧密的联盟,而他作为地委书记,不想和谁保持那种关系,那会让他有一种受挫感,所以他竭力的扶持章丘育和蔺春生,也积极的拉拢住了焦正喜和周培军。
虽然他也知道阜头的经济总量很小,指望阜头GDP一下子就冲到十亿八亿不太现实,但是陆为民提出要再夺全省经济增速冠军的这个噱头却很吸引人。
如果不是年龄和一些观念上的问题,单论苟治良一手缔造了丰州帮,无论是夏力行还是张天豪亦或是李志远,都未能彻底把丰州地区政坛上这个盘根错节的丰hetushu.com州帮给破碎化,真正让这个丰州帮破碎化的原因还是苟治良的老去。
最为难得的是安德健既非那种毫无野心欲望的人,却又能很好把握住一个度,知道哪些能做,哪些线不能逾越,这才是让李志远慢慢接受安德健的原因,当然这种接受只是指一定程度,还远无法和章丘育、蔺春生甚至焦正喜、周培军之间的关系相比。
在这一点上,苟治良还是表现出了作为一个地委副书记的气量,虽然和苟治良缠斗这么些年,对苟治良没有一点好感,但是安德健还是得承认,苟治良是个人物。
但是总体来说,李志远觉得这些人在能力手腕上都与苟治良和安德健差了一个档次,唯有苟治良能压制安德健,而也只有安德健能对抗苟治良,这两个丰州地区土生土长的干部才是真正的对手。
夏力行离开,安德健如李志远所想象的那样和孙震保持了密切的关系,或者可以说结盟,但是李志远觉察到虽然二人结盟,但是却并没表现出对自己的威胁和敌意,嗯,给李志远的感觉,安德健乃至孙震更多的是针对苟治良,这让他也略松了一口气。
但也足够了,李志远并未指望自己能够和对方结成像夏力行与对方之间的那种关系。
“来坐,德健。”
当然,安德健不会因为苟治良表现出来的风范就不去促使和加速丰州帮的碎片化,他不做,就不是一个合http://www.hetushu.com格的地委组织部长,同样,李志远也不会答应,而且与公与私,破碎丰州帮都只有好处。
“关恒是从基层成长起来的干部,大专文化,担任过乡长、乡党委书记,后来在梁国威担任县委书记期间提拔他当了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后来曹刚去了之后,对班子成员进行了调整,关恒不再担任县委办主任,转任统战部长和总工会主席,这个人性格沉稳,对经济工作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而且文笔也不错,可以说是一个能文能武的角色,陆为民在向我推荐他的时候,也谈到此人能力较为全面,性格上也是坚忍不拔,陆为民夸得很高,说关恒是宠辱不惊,有大将风范,只不过因为有些理念和曹刚不太和一致,所以才会闲置,很可惜一个人才,我觉得大概也是和陆为民比较投缘吧。”
“李书记,情况基本上都差不多了,待一会儿春林会把所有东西都带过来。”安德健笑着道:“当然,我脑瓜子里也有一份。”
两人又谈了其他几个人选安排,安德健提到了陆为民的请求。
“他希望让双峰县委常委、统战部长关恒过去协助他工作。”安德健也知道这个人选恐怕有些难度。
“我当初也以为他是这个意图,但是陆为民和我说,对于抓经济工作,他还是有些把握的,他特别强调,在年底前,阜头工作抓起来,有起色,他有信心,因为阜头起点很www.hetushu.com低,稍稍抓两个项目,就能看的到亮点,这不是难事,但是如何让这个发展势头持续下去,明年很重要,他的心气很高,想要让阜头在明年重新复制双峰经济发展的奇迹,再夺一回全省经济增速冠军……”
“郭坤松我的意见是到市委宣传部担任副部长,接替徐晓春的位置。”安德健言简意赅,“常务副市长茅建海担任分管经济副书记,经开区副主任郭怀章任丰州市副市长。”
善于察言观色的安德健意识到对方已经有些意动了,继续道:“他说关键在于要营造一个良好的发展环境,而发展环境靠什么,除了基础设施外,更重要的是靠干部素质和作风的转变,软环境的改善,这是关键,所以他想要一个既对经济工作有较深了解,又在干部人事工作中有一定经验的人来帮他分忧,让他有更多的精力来考虑谋划阜头的发展。”
“哦?为民这么有信心?”李志远抚摸着自己下颌,目光里有些飘忽不定,似乎在掂量着利害得失。
夏力行在临走之前把安德健推上了组织部长的确是一步好棋,虽然当时李志远有些不太舒服,但是现在他却得承认夏力行考虑得更长远,正是因为安德健占住了这个位置,才使得自己至少在人事权力上可以更宽裕一些,不至于被苟治良捆得更紧。
苟治良太看重丰州了,从市委书记郭洪宝,到市长魏宜康,再到市委副书记何重九、郭坤松,都是和-图-书苟治良麾下的嫡系人马,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这句话都不懂,苟治良真的有点老了,这一次往明里看魏宜康是一个高升,到古庆担任县委书记,但是安德健却知道这是苟治良一手打造的丰州帮体系坍塌的开始。
“那郭坤松怎么安排?上官浅雪分管党群,他这个副书记得有一个合理去处。”李志远皱起眉头,显然觉得这一步走得有点儿狠。
魏宜康是聪明人,早就意识到了这么一直在丰州呆下去,无论是李志远还是其他那个人来当地委书记,只要不是苟治良当地委书记,那么丰州这个体系的干部就迟早要被打散分拆,所以他很明智的选择了先走。
“调个人过去给他担任县委办主任很正常,为民年轻,也需要一个老成持重他也信得过的人去当管家,至于进常委的问题,德健,你安排部里边按照考察程序走就行了。”李志远显然对安排一个县委办主任不太在意,“你说他还有什么想法?”
晚上八点半的地委会议,安德健七点钟准时出现在李志远办公室。
安德健之前来就对关恒的情况做了一个全面了解,所以介绍情况也是信手拈来,同时也巧妙的把陆为民的想法意见加了进去。
明知道史春林是苟治良安排在他身边的一个钉子,可这个家伙还是能游刃有余的把世史春林这个常务副部长驾驭得如臂指使,这一点上就能看得出这个家伙的本事。
安德健话还未说完,李志远眼睛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