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五节 会不会借人头一用?

※※※※
何铿摆摆手,很淡然的否定了自己起了什么作用。
何铿当然知道陆为民话语中的意思,微笑道:“准备怎么敲他?”
宋大成无言以对,他也是有些担心,如果陆为民来了之后,真的觉得需要斩一个人来立威,正好这台商出的事儿又在糜建良地盘上,就趁势把你糜建良给斩了。
糜建良和宋大成都是一阵唏嘘,陆为民的光芒四射,县里班子突如其来的巨大调整,这些都有太多的故事在里边,让人浮想联翩。
一来就把县城所在的区委书记给斩了,这个威慑力效果肯定相当好,换了是自己站在他那一角,没准儿也就要像糜建良自己所说的那样,对不起,借你人头一用,日后必有回报,先斩了再说其他。
“为民,恭喜了。”得知陆为民的好消息,何铿专门从香港飞回来,替陆为民庆贺。
只有他们两人,陆为民端起酒杯,抿了一大口来自波尔多的佳酿,“铿哥,我要谢谢您呢,若不是您……”
“嘿嘿,当然,宋书记,我知道分寸。”糜建良嘿嘿笑了笑,“刘书记退下去到人大那边,乔县长接刘书记的班,那您说那位蒲主任来咱们县当常务副县长?是个女人?田主任怎么办?”
陆为民一挂电话,何铿就笑了起来,“这个老裴还挺懂事儿啊,你这一高升,他马上就要来替你庆贺,看样子他们陆海还真是把丰州当和_图_书做他们的发展基地了。”
糜建良咧嘴苦笑了一下,“宋书记,我就担心陆书记来了没心思多看多了解,这一次台商出问题就出在咱们阜城,你说陆书记万一觉得就要杀人立威,找个猴子宰了给鸡们看,您说说,这个猴子该是谁?我算来算去,都觉得我糜建良好像就是最合适的猴子啊,换了我是陆书记,那也得斩,哪怕斩错了,也得先借你人头一用。”
糜建良心情稍微好一些,“宋书记,他们这些人什么时候过来?”
也就是说,陆为民在县委常委会里边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他想要干什么都没有人能阻挡得了,宋大成这个县长都得要看陆为民脸色行事,他真要动哪个人,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陆为民此时的笑容如果被裴和杰看见,只怕裴和杰就真的要考虑他这个电话打得合适不合适了。
糜建良搓了搓手,神色有些黯然。
“裴总,谢谢,我在昌州,你知道的,学习还没结束呢,呵呵,学习比什么都重要,嗯,这会儿在外边吃饭,嗯,和朋友,您认识的,和达哥也是老朋友,铿哥,对,你要过来?”陆为民目光和何铿示意,何铿无奈地笑了笑,点点头,“那行,我们快吃完了,嗯,晚上一起坐一坐,行,你定地方吧,我和铿哥过来。”
宋大成脸色也有些阴晴不定,良久才道:“建良,从内心www.hetushu.com来说,我虽然对陆为民没怎么接触过,但是也听说过他的本事,也希望他能在咱们阜头也能像双峰那样来一个旧貌换新颜,让大家扬眉吐气一回。我只是有些担心咱们县里背了这么债务,光是利息就能把咱们压得喘不过气来,还欠了干部教师职工那么多债,现在大家心思都有些散了,我就怕陆书记来了觉得咱们这边干部懒散,不动大手术不行,他也要像地委对咱们阜头、古庆、大垣这三个县一样,也来一次大开杀戒,那就真的问题大了。”
“嗯,女人,挺年轻的,当然,比起咱们县委书记来,就不能说是年轻了。”宋大成自我解嘲地笑道:“估计等到陆书记过来,咱们县里班子就是他这个当班长的年龄最小,这让我们这些老家伙情何以堪啊。老田接替老许任宣传部长,老许调大垣任常委、统战部长。”
“宋书记,谢谢了,现在地委对县里边逼得紧,我就怕陆书记人又年轻,脾气大,没那么多耐性啊,只要是觉得拂逆了他的心思,没准儿就要起调整谁的心思。我还是那句话,阜城欢迎外来投资,征地也好,租地也好,都不是问题,但是县里边应该有一个明确的政策出来,不能捂着盖着藏着掖着,区里镇里好说,可是农民那边,你糊弄他一时可以,难道还能糊弄多久?一旦揭开来就要出大事www.hetushu.com。”
“简单,我也不难为他,阜双公路双峰段不是差不多了么?正好,接着把阜头段也继续修啊,阜头也需要南下的快速通道啊。”
“那正好啊,我也正要打他们的主意呢。”陆为民脸上也有一抹诡异的笑容,“我现在是穷疯了,见着风都想要捞一把,老裴自动送上门来,我不狠狠的敲他一笔,对不起我自己啊。”
“建良,这话也只能是咱们俩说说,传出去不好。”宋大成目光一凝,似乎意识到自己的情绪给下边人也带来了很多负效应,立即警觉起来,口风收紧,“我相信地委既然能把关恒放在这个位置上,肯定有其道理,来了就知道了。”
陆为民没想到关恒和章明泉他们的调整来得如此之快,地委关于关恒、乔晓阳、蒲燕等人的任命相当快,章明泉的任命倒是简单,阜头县委直接任命章明泉为县委办主任,至于说他的常委身份,还需要地委组织部按照考察程序走。
电话是裴和杰来的,陆海集团的消息也算灵通,大概也是想要来祝贺一下。
“统战部长直接过来担任县委副书记?”糜建良脸上神情复杂,轻叹一声,“看来地委真是把咱们阜头的干部视为敝履了啊,双峰一个统战部长也能直接过来当三把手,也不管咱们县里干部如何着想啊。”
宋大成的担心恐怕也是现在县里边很多人所担心的。
宋大成已经接hetushu.com到了地委组织部的正式通知,这个时候那些人已经在路上了,地区人大工委也已经通知了县人大那边。
糜建良犹豫了一下,似乎是在斟酌着言辞,“宋书记,听说新来的陆书记还真是有些能耐的,那个曲阜公路一千多万资金都是来自交通部,据说都是陆书记去京城里边跑来的,省里边儿还被迫跟着配套了好几百万,我有个亲戚在省交通厅,上次见面时他就在说双峰那个县长牛逼,能从交通部里挖一千多万到双峰这个旮旯地方来修路,简直就是逆天了。”
“可能就是明天吧,地委组织部和地区人大工委的人已经在路上了,可能就是和县人大那边商量明天县人大常委会开会的事情。明天上午县人大常委会开会,下午地委组织部就要过来宣布任命,除了陆书记因为还在省委党校学习尚未结束,可能要晚几天,其他几位明天下午都要过来报到上任。”
“打住!这件事情我没帮上多少忙,董昭阳那里我打了电话,但是我清楚这个人是不会随意为人改变他自己的原则的,这人很看重他的政治前途,若是举手之劳当然没啥,但是要想让他冒影响他政治前途的风险去帮谁,不太可能,所以这件事情成了,我认为更多的是因为你自己的努力。”
电话响了起来,陆为民看了看,陆海集团裴和杰来的,陆为民举起电话给何铿示意了一下,何铿笑着摆手示意他和_图_书自便。
听安德健的意思,应该不像事先担心的那样会等上一段时间,而是要直接按照提拔的考察程序走,估计也就是最多一个月内,毕竟章明泉是从科级干部走上副处级干部,和其他人的情况有些不一样。
宋大成半晌没做声,“走一步看一步吧,我想陆书记也不是听不进人言的人,还有关恒和章明泉也要过来,陆书记人年轻火气大,他们两位都是几十岁的人了,难道也一样?也不管不顾?”
见糜建良脸色阴沉,宋大成叹了一口气,“建良,你也不用想那么多,陆为民不是睁眼瞎,他来肯定也要观察,你们阜城的工作摆在那里,可能无法和双峰那边的工作相比,但是你的能力和努力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宋大成的话让糜建良心里也是一震。
陆为民也不愿意在这个话题上多说,朋友的心意,自己心中知道就行了,老是在嘴里提着,没有意义。
陆为民这一次来不是一个人,县委副书记关恒肯定是陆为民专门从地委要来的,加上组织部长赵立柱本身就是地委组织部下来的,外加一个常务副县长是地委办下来的,还有一个要进常委的县委办主任,单单是县委常委里边就有五个是从外边来的。
看见糜建良面色苦涩,宋大成深深地吐出一口气,“建良,你也别太担心,陆书记新来,我想也不会轻动,我会向他建议,请他多调查研究一段时间,再来考虑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