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十一节 古镇夜访

“一对二!刘部长,你爱人在镇里教书,也没拿到工资?”另外一个正在出牌的男子顺口问道。
“二丫是个丫头,读那么多书干啥?一个女孩子,能读初中毕业就行了,还要去读高中?哪个家里供得起?”女人毫不客气地道:“你必须要去读县一中,实在不行,我去你舅舅家借钱,只要你能读出来考上大学,我就对得起你死去的爸了。”
“妈,我考上大学又能怎么样?大学花费更大!家里怎么办?你一个人种五亩地,还要出去帮别人干活儿,再累你就要累出病来了。”还处于青春期变音期的男孩声音骤然高亢起来,“又不是非要读大学才有出息,我就不信非要读大学才能混出名堂来,我不去读书了,我的事儿我自己决定!”
“二丫成绩比我还好,全班第一名,后年二丫又要考高中了,怎么办?我想了,我不读了,就出去打工挣钱,让二丫后年去读一中,咱们家里也算是出去一个……”
“恐怕也不是新书记来的事儿,我听县里来人说,县里也真是扛不住了,听说学校里教师的工资又给搁下两个月了,县教育局那边说是等到新书记一来就发,若是再等几天不发,恐怕就真的要出大事了。”说话的男子穿了一件土黄色没肩章的短袖军服,看样子是镇里干部。
“陆书记,直接走县城么?”何明坤小声问道。
“王连长,的确是家里困难,http://m.hetushu•com你是知道的她爸才走了两年,为了治她爸的病,家里落下了一屁股债,就打算着把这两头猪喂肥了卖了还账,你们这一牵走,我们一家老小怎么活?我们家晓勇九月份开学就得要去县里读书了,那也得交一笔学费钱,最不济得给我们留一头吧,都还是架子猪,现在卖也卖不起价啊。”女人的声音都有些呜咽了。
门洞里黑魆魆的,陆为民和何明坤紧走几步,打量着这幢有些像是民国时期某家大宅院似的院落。
“陆书记,您看……”何明坤感觉得到自己老板情绪的波动,他自己眼睛也有些潮湿,这样的母亲,这样的儿子,如何不让人感触良深。
陆为民目光在窗外逡巡,史德生把车开得很慢,无声无息的在街道里游走,乘凉的人们更多的是把惊异的目光投过来,但是也没有人太多关注。
“妈的,你说这叫什么事儿?怎么新县委书记一来就弄得这么紧,我看这么搞迟早要出事!”另外一个年轻一点的光膀子汉子气哼哼地道:“农村里挣两个钱容易么?现在粮食卖不起价,化肥、农药、柴油一个劲儿的涨价,这一亩田粮食收下来,除了够口粮,啥都落不下,可娃娃要读书,难免有个生疮害病的,那钱就给流水一样往外淌,得个大病,那就只有等死,都是乡里乡亲的,怎么好下得了手?”
“不,在绕着走和*图*书一圈吧,这泊头古镇很有名,只是藏在深闺无人识罢了,你们看看这青石板路,还有这一家一户的建筑物,最起码也是民国时期的,能够保存的这样完好,不多见,听说阜头四大古镇,其他几个镇的街区也一样保存得比较完好,也算是留给阜头人民的一笔财富吧。”
两边是条石台阶,中间有一个能进出机动车的斜坡,两座石狮子狮头都被摸得没有了棱角,多了几分慈祥活泼气息,大门大概是重新修缮过的,堪堪能进一辆车。
何明坤从后视镜中注意到陆为民表情有些复杂,像是很感触什么,对于陆为民这突如其来的要到泊头镇老街上来溜达这么一圈,而且还和当地居民聊了这么久,他也有些猜不透自己老板的心思。
刚才那个有些沉闷的声音似乎也有些触动,“张婶,这事儿我做不了主,镇里定了指标计划,每个村儿每个星期都得要上缴那么多历欠,书记主任和驻村干部绑在一起,谁完不成了,那就得斩工资,我们也都一样,不是我不想帮你,但我真的没办法。”
陆为民和何明坤沿着门口一侧溜了进去,大门门卫正巧没人,两个人悄悄沿着那一顺厢房往里走,看见有一处亮灯的房间,估计就应该是刚才那个被叫做王连长的人所在,蹑手蹑脚的走过去。
泊头区委的牌子显得很老旧,白底红字,白漆因为日久风吹雨淋日晒,不少地方脱http://www•hetushu•com色了,看上去有些沧桑味儿。
“走了。”那个王连长也有些闷闷不乐,“妈的,我和他男人还是一起长大的,谁想做这种事情,可是又有什么办法?镇里逼得这么紧,书记主任都快要跳脚了,昨天李主任去收他舅子家的粮食,和他舅子干了一架,被舅母子把脸都挠破了,今儿个一大早主任的女人就和他弟媳妇干了一架,说不该抓他男人脸,两家人都翻脸了,前两天郑书记也一样,和他隔房堂伯翻了脸,他堂婶在他家打滚撒泼,最后还是书记自己出钱把他堂伯家的历欠给垫上了,你说说这这架势,谁敢放手?”
“哦,德生,你在前边把车停下,我和明坤进去看看。”既然走到了门边,陆为民当然想要去看看。
“你敢!你想把妈气死不成?”已经走到镇政府门口的母子俩声音越吵越大,女人扬起了手,几乎要动手打自己儿子了,但是儿子一动不动,毫不畏惧。
陆为民无声的摆摆手,示意进去看看。
“不,不行,你爸走的时候就说了,一定要让你读书,周老师也说了,按照你的成绩肯定能考上县一中,我就是去把家里东西卖完了也得让你去读书!”女人声音突然变得坚决起来。
陆为民在党校学习这几天时间里,他就拉着史德生跑了几趟县里边,主要是下乡,就是熟悉县城街道情况和各个乡镇政府所在的位置,他知道陆为民不喜www.hetushu.com欢前呼后拥,下乡的时候更多的都是只带司机和秘书,直接下去,如果不熟悉情况还要临时去问,那就是自己这个秘书和司机的失职了。
“前面就是泊头区委和泊头镇政府了。”何明坤提醒道。
“我告诉你,这件事情必须听妈的,妈只要还能动,就一定要把你供到读大学,只要你能考得上,哪怕就是北京上海,妈也要供你读!”
一阵稀里哗啦的响声,大概是男人在关门,一个有些稚嫩的男声大概是拉自己的母亲,声音也往外出来,“妈,算了,我不去县里读书了,好歹我也是初中毕业了,县中我也不一定考得上,考上了又怎么样?万一考不上大学,那高中三年不是白读了?考上了,家里又怎么办?人家虎子小学也没有毕业就不读书了,不也一样过日子?”
门虚掩着,里边几个人正在打扑克,一包一块五一包昌江牌香烟丢在桌上。
“拿个屁!隔三岔五的拖欠,新书记来了又怎么样?他又不是财神菩萨,能带几百万来上任?”刘部长显然也有些冒火,但是似乎又想起什么,“不过也说不一定,我听说新书记人虽然很年轻,但是却有些本事,双峰那边原来和咱们这边差不多,现在就不一样了,我老婆六月份到双峰她姐那边去,她姐也是在一个乡镇上教书,听说这两年不但工资都是准时兑现,连一些原来光有政策但从来就没有想过的津贴也兑现了,都说就hetushu.com是现在要来咱们这边当书记这个人在那边当县长时搞起来的。”
站在门外阴影里的陆为民和何明坤都没有吱声,看见一边斗嘴争吵的母子俩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街道的黑暗中,陆为民轻轻叹了一口气。
“王连长,求你和谢镇长说一说吧,能不能给我们留一头猪,等到八月底这头猪卖了,交了晓勇的学费,剩下的我都来补交行不行?我给你跪下了!”女人几乎是在哀求了。
“你们村的张寡妇走了?”
“我和你们说了,找书记主任去!你们家差那么多农业税和水利费,一直拖着,都像你们这样,那还不乱套了,我告诉你们,镇里这一次是下了决心,一家一户都得要清理,别想拖着过关,我们也是没办法。”
倒是对面的泊头镇的牌子还算比较新,中国共产党阜头县泊头镇委员会和泊头镇人民政府的牌子看上去好药顺眼许多。
区委的大门紧闭,对面泊头镇政府的门倒是开着,还能听到里边有人说话声。
这是一条横街,依然是青石板路,比起刚才进来那条街略窄,勉强可以供两辆车错车而过,但是如果遇上赶圩的日子,那么就很困难了。
“张婶,你别这样,你也知道我是干啥的,这事儿我能做主我就替你办了,你跪在这里一晚上也没有用!”男子的声音有些烦躁了,声音也大了起来,“书记主任让我把这些东西送到镇里来,我敢退给你?那书记主任还不得把我活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