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十二节 你需要认真考虑一下了!

很难得的一个上午悠闲,但是电话依然不少,好在没有人知道陆为民已经回了丰州,否则就不得清闲了。
刘部长叹了一口气,“说来说去,还是没钱的过,老子工资都三个月只拿一半了,书记镇长都没拿,只有一般干部能拿够基本工资,你说这日子怎么过?”
“王二娃,你知道个屁!哪是卖两座山那么简单?我听说人家搞了一个开发区,一个个大厂子都建了起来,都是香港来的老板,大家都去厂里打工挣工资,就在家门口,多好的事儿,每个月都有现票子拿,还不耽误农活儿。”光膀子男子立即反驳:“我舅妈就是那边的人,她们那边有不少人都在厂里打工挣钱,除了厂里纪律管得严,不自由外,那是正经八百每个月都能挣两三百,如果肯加班,还能多挣百十块钱呢。”
※※※※
陆海集团是国有大型企业,其负责人自然不是蠢人,他们敢如此看好陆为民,陆为民自然也给陆海集团透露了一些底细,否则明知道阜头财政就是一口枯井,怎么敢来接这个肉包子打狗的活儿。
一直到中午一点过,陆为民才接到安德健的电话通知,让他两点钟在地委等候,一起前去阜头。
“刘部长,咋了?”
陆为民也收拾起了刚才的随意表情,点点头,“放心吧,安部,这几天我也没闲着,也有些收获,也有了一些想法,总之,不会给您丢脸,也不会让和图书李书记、孙专员和您失望。”
安德健准备把邢国寿和陆为民送上任之后,就好好休息几天,这也获得了李志远的批准。
“陆书记,直接回县里?”何明坤小心翼翼地问道。
“得了吧,刘部长,又不是三头六臂,咱们县里的情况就摆在这里,谁有天大的本事?”出牌男子不屑一顾,把牌一扔,掏出一支烟来递给刘部长,“双峰那边我也听说了,听说是卖了洼崮那边的几座山搞开发,所以才赚了几个钱,缓过气来……”
“哦?有些收获,有些想法?”安德健斜睨了一眼陆为民,“说来听听,有什么收获,什么想法?”
“少给我嬉皮笑脸,正经一点儿,你以为你还是地委办的秘书?”安德健没好气地道:“我抱不抱太大希望不重要,你自己心里有杆秤就行了,好好掂量一下,从某个角度来说,阜头是三个县里边最困难的,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也是最容易上手的,正因为干部们对之前的局面已经不满到了极点,求变的心态也很浓,所以说有句话叫民心可用,你在阜头的工作遇到的阻力也会相对较小,这就要看你如何来把这种情绪用好了。”
“没啥,我就在琢磨,这县里新书记来了,能有啥办法能让咱们县日子好过起来,咱们镇里现在也是清汤寡水,欠一屁股帐,日子过得紧巴巴的,陶书记头发都快掉和_图_书光了,杨镇长也是整天唉声叹气,他们俩要说也算是咱们镇上这两届书记镇长里边不错的了,可你说这没钱,怎么来搞发展?招商引资本来说有几个台商来考察,结果在咱们县还出了事儿,弄得台湾老板都不敢来了,听说就是这事儿,才把地区里边惹毛了,书记县长都给撸了。”
对陆为民敲了一辆车来用安德健倒不在意,但是陆海集团同意垫资为阜头修建阜双公路阜头段可不简单,要知道之前阜头县委县府找过陆海集团几次,都被陆海集团断然拒绝,没想到陆为民一去,陆海集团就答应了,看来陆海集团对陆为民的信心不是一般化的足呢。
虽然时而敲打,时而鼓气,但是安德健内心还是有些担心的,县委书记不是县长,现在你陆为民就是主心骨,就是拍板决策的人,就要对一个县的大局负责,任何板子都会首先打到你的屁股上,你也没有可推卸的地方。
从丰州到阜头只有55公里,道路状况很好,四十五分钟可以很轻松的到阜头。
“明坤,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说实话,那对母子的对话让我很感动也很震动,从表面上看,就是一个贫困家庭的痛苦,和政府清欠手段的不合法,但是从我这个角度来看,却能看到许多体制上的弊端。像这种家庭贫困的孩子读书,有没有政策给予补贴和帮助,甚至贷款助学这些方式可不可行?政府www.hetushu.com为什么会这么大力度来收取历欠?刚才我们也听到了那些个镇村干部的对话,他们一样过得很拮据,甚至拿不到工资,政府部门也是举债度日,举步维艰,造成这些问题根源是什么?怎样来解决镇村两级基层政权的运转基本费用?这些都是我们需要认真思考的。明坤,你觉得呢?”
“什么事儿?”陆为民莫名其妙,他想不出有什么让安德健这么大惊小怪的样子。
“你的个人问题,必须要认真考虑了,好像还没有哪个县委书记尚未成家立业,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是这也是约定俗成的,没有一个稳定的后院,你怎么安心工作?”安德健见陆为民想要辩解,不容置辩的摆摆手,“这件事没有回旋余地,我不要求你马上结婚,但是半年内你要给我带一个正式的可以公开露面的对象,嗯,春节前!”
陆为民提前十分钟到了地委,上了安德健的奥迪。
所以陆为民这么一说,他心里也就是一喜,真想听听这个家伙这么几天就能有啥收获和想法。
这也难怪,这几天虽然班子基本上调整到位,但是后续问题依然很多,像几个县委书记、县长被调整到了人大和政协工委以及其他局部,安德健都需要逐一谈话,即便是不能化解掉这些人心中的愤懑抑郁,至少也要在姿态上摆足,让这些人心里获得一些平衡。
“陆书记,我真没想那么多,这种情况恐怕hetushu.com也不是个例,要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恐怕还是要靠发展经济才能最终解决。”何明坤思考许久才回答道。
“对了,我差一点忘了一件事情,你需要认真考虑一下了。”安德健似乎想起什么大事,郑重其事的道。
“嘿嘿,想法暂时还不能说,只是一个初略的构想,究竟符不符合阜头的现实情况,也还说不清,收获么,陆海集团同意垫资修建阜双公路阜头段,算不算一个小收获?”陆为民涎着脸笑着道:“另外我还从陆海集团敲诈了一辆桑塔纳借给县政府用,阜头的条件的确太差了一点,这也是不得已之举。”
“心里有没有底了?”上了车,安德健和陆为民并排而坐,安德健显得有些疲倦。
陆为民两人上了车,史德生立即启动车离开。
很显然陆为民两人的解释难以让人释疑,但是看陆为民两人的穿着打扮又不像是做贼的,那刘部长掂量再三,倒是觉得这二人所说的是下来采风准备拍片的有些靠谱,所以也就没有把二人往派出所送。
跟随安德健一起去的还有地委组织部干部处处长龚德治,龚德治也是一个相当乖觉的角色,也算是安德健的嫡系,自然清楚陆为民在安德健心目中的分量地位,也知道今儿个老板肯定有话要和陆为民谈,所以很知趣的主动要求要去坐陆为民的三菱。
陆为民这个时候不愿意透露,安德健也就不多问,只要陆为民自己心里有和-图-书底儿就行了。
陆为民的话让何明坤陷入了沉思,刚才他还在考虑怎么来解决这个问题,要么请教育局给予解决免除学费,要么让泊头镇政府民政补贴帮扶这个孩子上学,但是陆为民却已经想了这么远,这让他意识到自己和老板的差距。
何明坤听得陆为民说得有些谐趣,也笑了起来,“陆书记,您看是不是……”
“嗯,说得对,一切都只有靠发展来解决,在发展中来解决这些问题。”陆为民仰靠在座位上,“这是我们一级党委政府的职责和义务。”
几个人七嘴八舌的说起来,倒是那个刘部长一直不怎么吭声,只顾着抽烟。
陆为民和何明坤就站在窗外的阴影下听着这几个镇村干部的闲聊,一直到那个上厕所的门房看到了这边似乎有两个人影吆喝起来,屋里人也都跑了出来,两人这才现身。
“算了,回丰州,找个地方住下,安部长要下午才有时间送我上任,明儿个早上,我们就自己给自己放个假,休息半天,我估摸着也只能有这半天休息时间了。”陆为民自我解嘲地笑了笑:“看看下边干部们对我的期望,我可真是有点儿诚惶诚恐啊,真要达不到他们的期望,我是不是会成为阜头第一罪人?”
“哪有那么快?我现在连情况都没有搞清楚,能有啥底?安部,你可千万别对我抱太大希望,这个我会努力,但是你别期望值太高,那我就真的压力山大了。”陆为民笑着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