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十三节 我的信心由何而来

陆为民不像宋大成想象中的那么冷静,但是说实话,也没有多少兴奋激情,他自己感觉似乎自己的情绪还在酝酿中,还没有找到一个最佳状态。
并不是一定要在仕途上对自己有多大帮助的女孩子才是最适合自己的,这一点照理说在前世中已经有过一些感悟的陆为民应该很清楚,但是有得就有失,一个能在仕途上给予你帮助的女人,那么必定也就意味着会让你在仕途上的选择受到许多限制,甚至同样可能会有一些潜在的不利因素在前方等着你。
看了看表,陆为民很自然地道:“大成,老关,差不多了,安部长还有事情,待会儿还要回丰州,可以开会了。”
主席台设了三排,每排八座,在第一排中,安德健和陆为民居中,本来龚德治是没有资格坐前排的,但是此次任命由他来代表地委宣布陆为民的任命,所以也就只能让他坐在安德健第一排,坐在了政协主席鲜国美和副书记乔晓阳之间。
“我刚才说了,我对大家掌声受之有愧,但是我希望两三年后我能够坐在这里心安理得的享受大家的掌声,我希望我那时候能够挺起胸膛理直气壮的告诉大家,我和大家一道为阜头的发展尽了最大努力,而阜头县也在我们的共同努力摆脱了困境,成为让周围县市县羡慕的所在,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个愿望?”
谁也未曾想到陆为http://www.hetushu.com民一上来就稀里哗啦的把阜头的现状掀了个底朝天,随意举出的几个例子更是赤裸裸的暴露了阜头目前各方面的困境,谁还敢说这位新来的书记不了解情况,谁还敢说他没有心理准备?
阜头县大礼堂和其他修建于八十年代早期的礼堂大同小异,舞台也就是主席台是木质的,走上去就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轰隆轰隆作响。
“很感谢大家的掌声,受之有愧。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觉得我才来阜头,并没有为阜头人民做一件事情,也没有为阜头老百姓带来一点利益,甚至我甚至可能会让在座的干部们失望。因为我没有带上几百万支票来,我知道我们的很多干部职工几个月甚至一年没有拿到津贴补助,也有不少干部工资只拿一半,各种出差报账发票揣在怀里,还有教师们的工资遥遥无期,诸如此类的问题,我还在省委党校学习时就已经听说了。”
安德健也是言简意赅,只强调这次地委对阜头县委班子的调整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他分别点评了陆为民、关恒、蒲燕等同志的在原来岗位上的表现,肯定了原有班子成员取得成绩,同时也对人大政协对县委工作的支持表示感谢,然后代表地委对新一届阜头县委班子提出了工作要求。
掌声中,他站起来,挥了一下手,算是回应和图书大家的礼貌或者热情,开始酝酿组织自己的语言。
安德健不容置辩的决定让陆为民心情一下子就差了不少。
半年之后要求带一个可以正式露脸的对象,这话语里的意思很明白,甄妮不是那个可以真正带出来作为官方身份出现的角色,这甚至是变相的逼着自己和甄妮之间的感情来一个了结,这让陆为民顿时觉得头皮发麻。
事实上这个任命早早一个星期之前就已经随着宋大成、关恒、乔晓阳等人的任命宣布过了,而这一次的宣布也不过就是再强调一次,相当于向全县干部正式推出了陆为民。
“那我来和大家谈一谈信心,谈一谈我的信心由何而来,谈一谈我凭什么有改变阜头现状的信心。”
“下面进行会议最后一个议程,请县委书记陆为民作重要讲话,大家欢迎!”关恒语声音浑厚,语气激昂,很有点感召力。
“可能我说的这些话会让在座的大家有些不自在,但是今天在座的都是我们阜头县的一级领导干部,我觉得我初来乍到,有些话需要挑明说透,这样有助于我们认识到我们目前的处境,意识到我们面临的困难,同时也要看到我们的将来。”
对于这种讲话,陆为民从来不用讲稿,尤其是像这种第一次的见面,不需要谈具体工作,而是要考虑如何把大家的情绪带动起来,让他们的情绪跟着自己的思路跳动。和*图*书
第一排座位的安排也是煞费苦心,除了安德健和陆为民外,还有人大主任和政协主席这两个正处级干部,另外还有两位县委副书记关恒和乔晓阳坐在最边上。
“安部长,陆书记!”宋大成先上一步,和满面微笑的安德健握手,然后才是人大主任王炳才和政协主席鲜国美上前握手,安德健对这两位老同志也不陌生,握着手替陆为民介绍,也是寒暄了一阵才算作罢,班子其他成员也逐一上前握手。
安德健是知道陆为民的私人感情问题的,他之前一直对甄妮不置可否,而今天的态度无疑也就表明了一点,他不看好自己和甄妮这一对。
按照惯例一般说来是要由职务最高的领导来作最后的重要讲话,但是此次会议除了选不陆为民的任命之外,实际上更重要的任务是一次近乎于新班子组建之后的誓师大会,也是陆为民走上阜头这个政治舞台的第一次亮相大会,所以龚德治的宣布一结束之后,关恒就请地委委员、组织部长安德健作重要讲话。
在提要求的过程中安德健的语气明显严肃了许多,谈到了上一届班子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和不足,也谈到了对新一届班子上任之后阜头局面的展望和期待,安德健很好的掌控了整个会议局面气氛的起伏,既让与会人感受到了地委对阜头的期待,又让大家也感受到了来自周边的竞争压力。
关恒和-图-书清了清嗓子,宣布会议开始,在介绍了到会的地委领导之后,第一个程序就是由地委组织部干部处处长龚德治代表地委宣布任命。
台下鸦雀无声,一片肃静,所有人都凝神屏气,倾听着这位新任县委书记的另类演讲。
“我再问一句,希望大家明确回答我,有没有这个愿望?”
虽然和甄妮之间的关系有着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陆为民还真没有认真考虑过和甄妮分手的事情,几年的感情不是说舍弃就能舍弃的,除了甄妮不愿意来丰州,对自己的事业不太感兴趣外,其他还真找不出甄妮有什么不合适的。
陆为民紧跟着安德健身后,安德健在替他介绍了王炳才和鲜国美后,他就很自然的转换了角色,变成了主人。
宋大成和关恒都同时点头,示意大家可以入席了。
陆为民目光中威棱四射,声音高亢起来,他自己也在有意识的调整着自己的语气和情绪,身体微微向前倾,双肘撑在桌案上,一股昂扬斗志带来的浓烈气势冉冉而起,如水银泻地一般笼罩着全场。
台下稀稀拉拉的响起了一些声音,似乎大家都还不太适应陆为民的这种风格。
宋大成一行人早已经在大礼堂后边等候着了,龚德治先到一步,安德健的奥迪稍后才到,也让阜头方面有了准备。
班子成员都鱼贯而出,从后台走上前台入座。
台下有些人已经在琢磨这位陆书hetushu.com记是不是假借这几天在省委党校学习,实际上早已经来到阜头开始了微服私访的调查了。
安德健的讲话一结束,陆为民和宋大成两人送安德健和龚德治离开,然后迅速返回了会场继续开会。
场下立即响起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宋大成不动声色的瞟了一眼已经重新调整位置之后和自己并肩而坐的陆为民,他觉察到对方脸上的表情依然是那种冷峻中略带随意的神色,既没有因为场下的掌声感到兴奋激动,也没有那种志得意满,就是那种略带思考探究般的表情,你很难想象一个二十七岁的年轻人在面临这样的场面下会有如此冷静理智的神情。
看见关恒的目光过来,陆为民点点头,示意会议可以开始了。
“嗯,勉强有了一点气势,但是我知道很多人内心这会儿都在说,你姓陆的说得轻巧,刚才你都说了那么多我们阜头县存在的问题困难,现在连饭都吃不起,下边干部职工人心都散了,没心思开展工作,我们自己倒是有这个愿望啊,可是没信心啊,怎么办?”
龚德治相当干脆利落,只用了十几秒钟时间就完成了历史使命。
两点五十,陆为民陪着安德健踏入县大礼堂后边的休息室,这里本来是演员们演出时的化妆间和换衣间,临时布置了一下,就成了休息室。
“有!”声音终于整齐宏大起来,似乎人们的情绪也被陆为民调动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