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二十六节 见地

“得,老关,这话别乱说,我还是未婚青年呢,蒲燕好像是离了婚的吧,但是人也挺年轻,怎么就没再找?”陆为民随口道。
“陆书记,我的确还有一些想法,但是我个人觉得还不够成熟,所以就没有敢放在汇报材料上,既然陆书记您问起,我觉得斗胆说一说。”糜建良吸了一口气,缓缓道。
“那是当然,我只是说蒲燕认为这很符合上边提倡的意图,她就一直在嘀咕说陆书记你的脑袋瓜子里装的什么,上边的风声都还没有出来,你就能抢先一步抢占先机了,我看她那模样,对你的崇拜劲儿,可千万别发花痴了。”只有他们两人在,关恒也说话也很随便。
而关恒虽然没有明确评价糜建良,但是也说了一句对方很有自己的看法和见地,这也是味道颇深,或许关恒是不愿意影响自己的看法,或者他对糜建良也还在观察期,但是至少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糜建良给关恒的印象不错。
“那陆书记,我可就献丑了。”糜建良却没有笑,正色道。
“陆书记,我看过您在县委常委会上的讲话,那份讲话没有对外,但是我知道县里不少干部都传阅过,我也看了,我特别赞同你的那个观点,发展经济的目的是为了老百姓生活更幸福美好,就目前我们老百姓物质生活还相当匮乏的情况下,也就是为他们创造增收机会,让他们腰包http://www.hetushu.com更鼓,但是我们发展经济绝不能以牺牲部分百姓的利益作为代价,也不能因为目的高尚就可以忽略程序正确。”
能让安德健这么说的自然也还是有些门道水平,安德健不喜欢随便在人面前评价人,尤其是明知道自己要担任县委书记,还要提到这个人,肯定也是知晓这个人,或者是有人向他推荐了此人,他也认可了这个人。
这也让陆为民有些好奇和不解,阜头县委两位主要领导水准如此,难道说下边干部却还是沙子里的珍珠,未曾展露光华?
对这两个人陆为民都不是很熟悉,但是巫嗣润他却有些印象,因为安德健在和他的谈话中无意中提到了这个人,说这个人不错,颇有见地。
和他在双峰担任县长时的情形不一样,他不打算短期内就把全县二十九个乡镇跑完,如果那样的话,至少需要花费两个月时间,而且效果未必好,按照他自己的想法,抓住重点,带动全局,而不是面面俱到,全面开花。
今天陆为民带着新上任的县委办主任一起来阜城调研工作,可以说也就是要对阜城的工作进行一个总体评判,而印象好坏也就决定着日后阜城镇这帮人的政治前途,不能不让他们感到紧张。
陆为民第一站就到阜城。
而这个重点就是四大镇,尤其是阜城镇,更是陆为民www.hetushu.com布局重点。
应该说糜建良的汇报还是中规中矩,有血有肉的,但是陆为民总感觉糜建良还是有些未尽之言,所以陆为民没有忙着做点评,而是笑着问道:“老糜,我感觉你这个汇报好像还是藏了一些东西啊,怎么还舍不得亮出来?”
阜城班子中作为核心的自然是阜城区委书记兼阜城镇党委书记糜建良,还有一个不可小觑的角色就是阜城区委副书记兼梅坞镇党委书记巫嗣润。
“这我可不清楚,也许人家也有人家的想法,没准儿就想钓个像陆书记你这样的金龟婿呢。”关恒意味深长的道。
“哦?”陆为民扬起眉毛,看着糜建良,他还真没想到糜建良会在自己的讲话上加以发挥,而且讲得如此之好,但是仅仅是这些理论上的发挥,还不足以让他侧目,他还要看一看这位阜城区委书记的水准,“继续。”
“不好说,照理说能坐上阜城区委书记这个位置上也应该不缺能力才对,你下去接触一下就知道了,但我觉得这个人还是很有自己的看法观点的,其他现在还看不出来。”关恒摇摇头,他也不愿意轻下结论,影响到陆为民的看法。
“嗯,这两天明泉和我一直在弄这个东西,我也把蒲燕拉进来了一起搞,我们估摸着双峰现在没心思搞这个,那就便宜我们吧,我们先来,也许一时半刻见不出功效,甚至http://m.hetushu.com可能引来下边干部们的反感,但是从长远来看,这项工程如果真的贯彻落实下去了,对我们各部门单位的工作作风必将起到相当大的推进作用,也会极大的提高各部门单位的办事效率。”关恒笑吟吟地道:“蒲燕也对这个很感兴趣,一直在问我这是谁搞出来的,这女人的嗅觉很灵敏呢,觉得这个动作很有新意,很符合上边现在改进作风提高效率的胃口。”
“好,你讲。”陆为民点点头。
陆为民双眸爆闪,紧紧盯着糜建良,只是给了对方一个手势,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
所以他对阜城区尤其是阜城镇的班子特别重视,他甚至也有这个想法,如果阜城镇党政班子难以贯彻自己的工作意图,那么他就要毫不犹豫进行调整,哪怕会暂时影响到阜城的工作,但是也胜过在明年来拖累更大。
“少胡说,这话我们俩没啥,传出去可就要变味了。”陆为民再度瞪了关恒一眼,“对了,你对糜建良这个人印象如何?”
“陆书记要我去,我就去。”关恒也笑着回应,倒是陆为民想了想,摇头,“算了,明泉跟我去就行了,对了,明泉带过来的那个政务公开的实施方略,修改了一下,我觉得我们可以抢先在阜头推开,我估计我和明泉这一走,老邓和曹刚对这个未必有多少兴趣,加上本来很多单位就有抵触情绪,这要推动还不知www.hetushu.com道会搁在猴年马月呢,那我们就先动起来,你再把这个方案完善一下,尤其是适合我们阜头的,有针对性一些。”
※※※※
“老关,有没有兴趣下去走一走?”陆为民笑着询问着关恒,他打算开始自己的调研之旅,从阜城开始、由南向北再到西,呈逆时针方向走一圈,阜城之后到青涧、牛首、堡口、葵山,最后收于泊头。
陆为民大笑了起来,环顾四周,看见阜城镇的其他几个领导也都松了一口气,陪着笑起来,知道恐怕台商被围堵事件给了阜城镇的干部很大压力,加上县委书记和县长都因为这个导火索而被突然调整,很难说新来的县委书记会不会秉承地区的意思,也要对阜城这边的班子进行调整,所以这一段时间里最难熬的就属阜城镇的这帮干部了。
“哟呵,老糜,斗胆?你这个词儿可用得新鲜啊,区委书记与县委书记探讨发展思路难道说也有错?就算是有分歧甚至有问题,那又怎么样?改革开放本来就是走前人未走过的路,就算是要犯错误,走弯路,那也太正常不过了,谁不犯错误?更何况我们现在也是交流探讨,有那么严重么?”
“阜城地处城关,阜城镇也是县城所在,我们阜头县这两年发展迟缓,阜城情况也差不多,我也反思过我们阜城该如何来找准我们自己的定位来发展,我觉得有两条路径可以来考虑。”糜建良一边整hetushu•com理自己思绪,一边开始发挥:“第一就是结合我们阜城特有历史文化民俗特色,大力发展与历史民俗文化相关联的特色产业,比如文化用品和手工艺品制作产业,特色食品产业,同时寻找旅游产业和历史文化民俗特色产业相结合相辅相成,共同发展的道路,在这一点上,我觉得可以向双峰学习,学习他们有意识的寻找外来资本和本地资源相结合这种方式,促成双方优势资源互补,互利双赢。”
见陆为民问及,糜建良也有些踌躇,说实话刚才那一番汇报只能说是表面文章,连他自己都知道刚才那边文章要应付过关也许勉强可以,但是要想在这位县委书记心目中留下一个深刻印象,还远远不够,尤其是阜城作为县城所在地,这个汇报就更显得苍白单薄了一些。
“我们不是为了迎合上边胃口而来做这项工作,而是为了提升我们全县干部素质作风,提高我们机关部门办事效率,归根到底是要提升我们的投资环境,提高老百姓对我们工作的满意度。”陆为民瞪了一眼关恒,纠正道:“这是根本,老关,你可别给我把经给念歪了。”
陆为民一度以为这个家伙会不会瞅准某个机会让安德健来召唤自己一起见面吃顿饭,以这样一种方式来拉近关系,但是自己来了也有一两个多星期了,好像还没有这个迹象,这让陆为民也颇为好奇,看来自己还是小觑了阜头干部的底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