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二十九节 寻找机遇

临溪县新上任不久的县委书记谭学强是省委书记田海华前任秘书,谭学强年方三十五,可谓年富力强,临溪是宜山经济第二强县,仅次于宜山地区改市之前的宜山市,但是宜山地区前两年推进地区改市,宜山市以宜江和支流虎溪为界,一分为三,三个区实力都较为均匀,所以临溪顿时跃居宜山市全市第一经济强县。
陆为民头皮一阵发麻,苏燕青对自己的情意他何尝不知,只怕去刻意交好台商家眷也是让素来清高的苏燕青下了很大决心才拉下这张脸的,这一切无疑都是为了自己,但是苏燕青能在这么短时间内能把台商眷属关系拉近,倒也让陆为民有些佩服苏燕青的本事。
谭学强这一去,不但多了一年多时间的基层锻炼资历,而且顺理成章的完成铺垫晋位常务副市长,这相当于为其节约了不少时间,说不定就能在田海华离开昌江之前完成三级跳,到那个地市担任市长或者专员。
在陆为民看来,阜临公路具有很强的可操作性。
苏燕青脸色微微一变,咬着嘴唇道:“陆为民,你什么意思?”
“为民,你小子脑瓜子还真是够好用,啥资源都能用起来啊。谭学强这会儿肯定也在寻找路子想搞些政绩出来,你这一凑上去,不是一拍即合,他还能不笑逐颜开?”
“燕青,我真心诚意的道谢了。”陆为民满脸诚挚,“有你这样一个朋友,我真是感到荣幸hetushu.com。”
苏燕青点点头,沉吟了一阵,“我和宝鸿电子老板季振祥的妻子谢秀瑶见过几次面,也算是建立起了一些私交,我想如果我通过这层私人关系邀请季振祥夫妇见一次面,吃顿饭,然后一起坐一坐聊一聊,你觉得这种方式如何?”
“那你今天白天打算干些什么?”苏燕青托腮看似很随意地问道。
“魏哥,你就别这山望着那山高了,你日后不也一样,说不定比谭学强会更好,只不过现在邵省长舍不得你而已,但田书记日后一走,邵省长接任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儿,到时候你各方面资历都够了,下去直接担任哪个地市副书记不是更合适?”陆为民笑着道。
当然最起码的是需要省交通厅那边提出来,然后走通省计委那边的关节,纳入省政府的常务会视线,最后才是关键的攻关。
陆为民眼中精芒大盛,“燕青,真的?你和台商那边搭上线了?”
“事儿多了去,待会儿我去魏处长那里串串门儿,看看他在不在,如果不在的话,我打算去省交通厅那边看看。”
“我就不信你在年底拿不出什么东西来,难道你们地委就把你给撤了?”苏燕青意似不信。
魏行侠轻轻喟叹了一声,谭学强出任宜山市委常委、临溪县委书记的事儿对他也有些刺激。
而沟通昌北和昌东南地区这个交通肠梗阻的名头也够大,临溪东南部区域优势和-图-书临溪经济不发达地区,如果阜临公路能够建成,也会为临溪东南区域的经济发展带来契机,陆为民想谭学强应该不会看不到这一点。
按照陆为民的估计,谭学强担任临溪县委书记应该是一个过渡,时间最多不会超过两年,多半在一年到一年半之间,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谭学强就在只想在这个位置上无所作为混日子。
苏燕青有些无奈的嗔道:“你能不能不要用这样难听的字眼?什么叫搭上线,就是和贸促会一起去拜访季振祥的时候和谢秀瑶见过两次,觉得比较投缘,她在这边大概也没有多少朋友,所以就一起出去逛过两次街,吃过两次饭。”
被陆为民有些惫懒的言语逗得本已板起的脸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如冬日解冻百花绽放,看得陆为民也是一阵目眩神迷。
苏燕青脸微微一红,妩媚的一瞥陆为民,“哼,就怕有些人糊里糊涂,啥也不知道。”
“不,为民,如果日后有这个机会,我还是宁肯选择谭学强这种方式,到县一级扎扎实实干一段时间,这才心里有底,要不直接坐在地市这一级,自己心里也不踏实,好多事情也不了解,下边人糊弄你,你都不知道。”魏行侠很认真地道。
谭学强初到临溪,肯定也想要打开局面,做出一些政绩,哪怕时间再短,他也希望能够给临溪留下一笔光辉而足够深刻的印记。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谭学强的安http://www•hetushu•com排并不算很好,但是临溪县是宜山第一经济强县,谭学强以市委常委身份兼任县委书记不过是一个过渡,大家都心知肚明,宜山市常务副市长年龄偏大,现在只有一年时间就到点,只要不出什么意外,谭学强很大可能性是要接任宜山的常务副市长。
陆为民有些想法去寻摸一下阜临公路的路子,阜头到临溪的公路并不是没有人提起过,这条可以拉近宜山到丰州的捷径事实上也有不少人提及过,但都是由于公路交通建设工程中的领导主观性而被搁置在了一旁,也就是说公路建设项目拍板更多的是由主要领导意图来确定,省交通厅可以在一年规划里提出无数条公路建设项目,每一条都可以罗列一大堆急需上马的理由,但是最终还是得看上边主要领导的意图。
陆为民一听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苏燕青显然不想听到这种言语,她也不需要这种性质的感谢,赶紧道:“嘿嘿,说错话了,燕青帮我,那是天经地义的事儿,我和燕青那是谁跟谁啊?没说的,嗯,我是不是该这样说,燕青,这事儿,办得不错,我很满意,下次继续?”
苏燕青深深地看了陆为民一眼,淡然道:“我就知道你是不会轻易放弃的人。”
“油嘴滑舌!”苏燕青笑过之后,这才恢复了正常,“我现在就给谢秀瑶打电话,看看他们夫妻俩晚上有没有空,他们俩很喜欢吃那家红和-图-书馆的家常菜,要不我们就在那里吃饭,吃晚饭,可以就近到云廊喝一杯咖啡,季振祥也是一个很年轻的富家子,但是没有那些富家子的纨绔气息,挺精干的一个人,我想你们俩也许能找到一些共同语言。”
苏燕青很快就打通了谢秀瑶的电话,对方在电话里也没有推脱,说需要和自己老公联系一下,看看晚上有没有什么安排,苏燕青在电话里也没有讳言,说还有一个朋友也会一起来,对方也没深问,只是说会很快给苏燕青回电话。
陆为民和谭学强没有多少交道,只是见过这个人,谭学强也知道自己这个人,但是夏力行担任省委秘书长时,谭学强还在给田海华当秘书,夏力行名义上还是他的顶头上司,谭学强也知道夏力行和田海华的关系,对夏力行也很尊重,所以夏力行出面给谭学强打个招呼,自己去见谭学强也就不显得突兀。
如果有合适机会能够和谭学强见见面谈一谈,促成阜临公路的建设,这无疑是一个很好的机遇。
陆为民到了魏行侠那边,魏行侠恰好在,不过半个小时就要跟随邵省长出去,所以陆为民也是长话短说,谈了自己的一些想法。
十多分钟之后对方给苏燕青回了电话,说晚上有时间,可以在一起吃饭,于是苏燕青边约到了晚间在红馆吃饭。
陆为民向夏力行说了自己这番意图,希望夏力行能够帮自己牵这个线搭搭桥。
“那倒不至于,但是和_图_书恐怕我这个人的形象就会黯然失色,在领导心目中的印象也要大打折扣,我个人的承诺信誉都会受到极大影响,我不能容忍这种情况的发生。”陆为民很坚决地道:“所以我必须要竭尽全力有所突破。”
陆为民由衷的竖起大拇指,“燕青,不说了,你太厉害了。我也明白了,个中原委我清楚,感谢了。”
“不是轻易不轻易放弃的问题,而是我没得选择。”陆为民一脸愁眉苦脸的表情,“还有四个月时间就是年底,我必须要拿出一点像样的东西出来,才能赢得下一步的时间。”
陆为民没想到魏行侠居然还有这样想法,愣了一愣,点点头,“魏哥,我不得不说,你这个想法更有道理,也更合适。”
谭学强出任宜山市委常委、临溪县委书记在陆为民看来其实有点儿打基础的味道,谭学强之前一直跟随着田海华,并没有在基层干过,现在高层对提拔干部要求有基层工作经验这一点越来越看重,谭学强以市委常委身份出任临溪县委书记,一方面能强化他在临溪工作的权威,便于开展工作,另一方面以副厅级干部身份担任县委书记,也就有了一个基层锻炼镀金的资历,这对于他下一步的提拔晋升肯定有莫大帮助。
苏燕青虽然也很想留陆为民,但是她也知道陆为民现在身份不一样,手上事情肯定很多,来一趟昌州,不可能就这么半天半天的腻在自己这里,所以也就不挽留陆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