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三十节 缘分,相逢

“他真的姓陆,陆为民先生是吧?”少妇惊喜的从座位上站起来,“真的是您,您不认识我们了?”
“为民,这可不像你啊,记忆中的你可是挥斥方遒笑傲人生的,怎么今儿个变得这样低调,甚至有点儿郁郁寡欢的呢?”魏行侠饶有兴致地问道。
※※※※
“解铃还须系铃人,我也知道这里边不好办,但是我还是打算要努力一把。”陆为民点了点头。
“县委书记和县委书记不同,谭学强当那个县委书记肯定就很惬意轻松,我这个县委书记恐怕就有些狼狈局促了。”陆为民摊摊手,“谁都知道穷人的家不好当,眼睛一睁就是说要钱的事儿,照说这是县长的工作,但实际上像我们阜头这样的穷县书记县长是绑在一块儿的,啥事儿你能脱得了身?每一项工作都关系到方方面面,你不谨慎不行,你太谨慎了就失去了机会,不好把握啊。”
梳理起来的发髻悬在脑后,多了几分清爽高雅的气息,淡紫色的短袖连衣裙和白皙滑腻的皮肤很自然的融为一体,一下子让女性高挑优美的身段展露无遗,一条细铂金丝项链下坠着一块红宝石,匀净健美的小腿和俏丽的足尖被带黑色圆点的水晶凉鞋勾勒成一幅魅惑人心的图案。
“所以你打算找谭学强出面去协调计委那边的关系?”魏行侠微微点头,陆为民算得很精明,省计委主任罗鼎是原m•hetushu.com来青溪市长,被田海华直接提拔到了省计委主任位置上,谭学强和罗鼎关系一直很密切,一把钥匙开一把锁,虽然罗鼎此人对其他人很有些牛气,但是对谭学强还是相当亲善的,谭学强出面,又有省交通厅推动,这个项目把握就大多了。
男子也看出了自己妻子的古怪表现,不悦地看了妻子一眼,但是因为是在有外人面前,所以也没有好表现出来。
红馆是以精于家常菜著称的菜馆,虽然是以家常菜著称,但并不意味着这里价格就便宜,反而是因为能在家常菜做出一番别具一格的风味来,这里虽然是价格不菲,但生意一样很火爆。
“有这么一个想法,但是成不成还不知道。”陆为民点点头。
晚间陆为民接到苏燕青时,忍不住又惊艳了一回。
“现实逼人啊,安能让我摧眉事权贵的事儿没有几个人做得到,权贵不说了,就是投资商,你见了面也得点头哈腰,一直保持微笑,面部神经都得要笑成面瘫了。”陆为民哼唧了两声,“谁让阜头又摊上这么个事儿,臭名远扬了,谁还敢来投资?”
“啊?”苏燕青吃了一惊,看了莫名其妙的陆为民一眼,随即点点头,“谢姐,你认识他?”
听陆为民提及这事儿,魏行侠认真了一些,“为民,你别说这事儿影响的确很坏,省里边几个领www.hetushu.com导都对这件事情很关注,在外商和港台商人那边的影响更大,所以要想挽回这个名声,恐怕需要费不少心神。”
“去年腊月三十晚上……”少妇脸色兴奋得潮红起来,拉住自己丈夫,“振祥,就是他,就是陆先生那天晚上救了我们俩,不是他,你可能都已经……”
“陶省长那里恐怕也要先通通气,最好能够一鼓作气,一次过关。”魏行侠像是提醒一般的点拨道。他也知道夏力行和陶汉关系很密切,虽然夏力行走了,但是这层人脉相比陆为民也不会丢,陶汉是从组织部长过来的,在省政府这边担任常务副省长,威信也相当高,有陶汉的支持,这个项目立项就要容易得多。
“嗯,省计委那边,大一点的项目都得要罗鼎点头,找其他人没用,所以我懒得折腾,谭学强要想在任上做出点政绩来,费这点心思,不过是举手之劳,不算什么吧?”陆为民微笑着道。
在雅间里坐了几分钟,苏燕青就看到了客人到来,示意陆为民一起到门口接客。
他也从未想过自己救过的这对小夫妻,居然就是宝鸿电子的老板,这么说那位季老先生就是鸿基集团的大老板了。
陆为民明白魏行侠言语中那句“收获”的意思,领导关注的事情,如果你做好了,自然就能在领导心目中留下深刻的印象,而这些印象逐渐积累,从量变到质变http://m.hetushu.com,就会在你日后晋升的台阶中成为一个关键的石子儿。
“燕青,你这位朋友是不是姓陆?”那个少妇大概是实在忍不住了,没等苏燕青开始介绍,就迫不及待的抢先发问。
“哦?你打算还是在那些台商身上着手?”魏行侠大感兴趣。
季振祥也早已经激动地站起身来,走了过来,紧紧握住陆为民的手,“那是我父亲,我们在伤势愈合得差不多之后,回台湾去休息了一段时间,我爸说和您联系过两次,但是您都因为太忙,所以没有能见到面,未能当面感谢您一直是他最大的遗憾,后来您的那个电话号码也好像也变更了,我们到大陆之后再打您的电话,说您那个电话号码不复存在了,这让我们很失望也很遗憾,没想到能够在今天见到您。”
陆为民心领神会,“魏哥,放心,省里分管交通的领导是方省长,原来也有些联系,曲双公路又打过几次交道,我会想办法去做方省长工作。”
让陆为民和苏燕青有些诧异的是,那个少妇一进门来脸色就有些古怪,频繁上下打量着陆为民,看得陆为民有些莫名其妙,苏燕青也有些惊诧,似乎像这种失态的表现对于这个少妇来说很罕见。
陆为民还是那一身,带暗色细条纹的短袖白衬衣,西裤,黑皮鞋,全身上下似乎看不出有多么值钱的东西,一个看似很普通的金利来包,也是伴随了m.hetushu•com陆为民有两年了,胜在平和随意。
“得了,你就别在那里卖贫嘴了。阜临公路这个项目我印象中原来省交通厅也曾经列入过规划中,但是没有多少分量,交通厅那边你找过马厅长没有?”魏行侠知道陆为民素来不打无准备之仗,既然来找自己,肯定前期也是做过一些工作的。
“为民,这事儿如果做成了,那肯定是一个相当好的范例。”魏行侠非常郑重的和陆为民道:“老板对改善外商投资环境非常重视,几次在会议上提到如何从各方面下功夫来优化投资环境,创造最吸引外来资本的环境,这一点我觉得你原来在双峰就干得不错,如果在阜头你能从最不利的局面里重新逆转,我想这会让你有很大收获。”
看见陆为民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魏行侠也有些好笑,之前陆为民在双峰当县长时可是意气风发锐意十足的,可是到这阜头当书记,怎么一下子变化这么大?
陆为民也没有在意,跟随着苏燕青一道把一对年轻夫妇接了进来。
陆为民恍然大悟,“哦,你们就是那对小夫妻,对了,你们姓季,那位给我打过两次电话的季老先生是……”
“那倒是,计委那边过了,提交到省政府这边会上,我会抽机会和老板说一说,不过老板肯定不会专门来提这个项目,肯定要有人来……”魏行侠看了一眼陆为民。
“我明白,谢谢魏哥提醒。”陆为民点点头和图书
“交通厅这边不瞒魏哥您,我找过马厅长,也通过一些渠道做过马厅长和其他几位厅领导的工作,算是有了一点基础,但是最关键的不是交通厅这边,是计委那边,计委那边我不太熟悉,没啥过硬的关系,我估计就算是交通厅这边再怎么使劲儿,到了计委给卡住了,报不上来,都是白搭,所以我才打算……”
“好了,说完了正事儿,说说其他吧,怎么,这县委书记的滋味怎么样?”魏行侠看了看表,还有十五分钟时间,放松一下神经。
陆为民他们也是先行定了一个雅间,虽然只有四个人,但是苏燕青还是定了一个雅间,这样可以让吃饭谈话不受打扰,她知道这件事情对陆为民很重要,所以格外精心。
陆为民挠了挠脑袋,他可真是有点没多少印象了,“对不起,我还真有点儿回忆不起来了……”
陆为民最早的电话号码是萧劲风买大哥大时的号码,后来陆为民换了9900,就顺带连号码一道换了,当然他经常联系的朋友同事都知道,而像曹朗、黄绍成、骆康这些同学他也专门打去电话告诉了自己现在的号码,但这位季老先生却不在其列,所以后边自然就联系不上了。
暗红色的小坤包很随意的挽在胳膊上,巴宝莉的包?陆为民对苏燕青的格调有高看了几分,这女孩子似乎天生就有择物的本事,总能很自然得体的把自己身上的东西糅合成一幅完美画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