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三十六节 开始布局

两年多年,他章明泉何曾想到过会有今天这一步,那时候就是那个区委副书记干得都是憋屈无比,而两年之后,自己竟然已经是实打实的副处级干部了。
“陆书记,你走得也差不多了,恐怕对咱们县里的各方面情况有了一个大概了结了,这眼看着就是八月中旬了,嘿嘿,你别说,我心里都有些发急了。”宋大成坐下之后,毫不掩饰自己内心的担心,“我前天到行署那边去了一趟,碰见孙专员,被喊住问了半天,离开时,背上就是一身汗,我这是心里没底,发虚啊。”
眼底有些潮湿,章明泉借用拿烟来掩饰,好在他也算是颇有自制力的人,很快就收敛起了那一份激动,“立柱部长,感谢了,请客没说的。陆书记,也谢谢您了。”
如果陆为民无意在短期内考虑新的常委人选,就算是拖上一年半载也没有什么,如果陆为民觉得有合适人选,那他也可以立即就启动推荐程序。
糜建良和章明泉二人倒也没有藏私,很坦率介绍了陆为民对目前工作的一些想法和希望获得什么样的回答,这让几个区委书记们都能够有针对性的找到一些门路。
章明泉也是笑笑应是,两个人都离开了。
泊头更是相当有远见的提出,是不是可以利用泊头古镇开发成为保留原汁原味宋元风情的街镇,把一些原来相当有特色的大院好生修缮,打造成为徽派风情的画廊。
“常委和*图*书会要求是单数是一个普遍原则,但是并没有硬性要求任何时候都保持单数,偶尔少一个,甚至一段时间保持双数也没有什么,这种情况也很常见,但是从常委会正常运作规则来说,是要补齐十一个的,当然这需要根据各地实际情况来决定。”赵立柱介绍道。
赵立柱没有多评价,事实上章明泉担任县委常委之后,县委常委就只空缺一个,但是这个县委常委由谁来担任,并无定数。
章明泉和何明坤在这一点上都做得很好,不但主动介绍,而且在方式方法上也很讲求艺术,往往是不动声色间就把一些小细节交待清楚了,这从侧面也体现出陆为民身边人的素质。
陆为民拍打着县委办送上来的这一大叠材料,有些不满的道。
又比如青涧提出利用阜双公路的建设,发展青涧的旅游产业,双峰方面的翠峰山要说旅游资源未必就有青涧这边的青云涧丰富,尤其是青云涧一路在沟壑中穿行,沿线泉眼众多,水质清冽,水量丰沛,是最佳的漂流冒险所在,这很符合国内刚刚兴起的一股漂流冒险热,如果加以开发,完全可以形成一个独特的景区。
“来坐,立柱。”陆为民对这个组织部长也很看重,虽然来的时间很短,但是他迅速就与这位组织部长的关系密切起来,虽然有安德健居中撮合,但赵立柱还是没想到自己怎么就能如此快就和新来http://m.hetushu•com这委书记形成了默契。
按照丰州这边的惯例,似乎有些县份是由统战部长来担任,有的则是由县城所在地的区或者经济最发达的区所在的区委书记来担任,比如陆为民在担任县委常委时就兼任了洼崮区委书记,还有的则是在县政府的一名非常务副县长担任常委,总而言之,不一而终,这也很大程度取决于县委书记的意见。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陆为民几乎是马不停蹄的奔走在几个区的乡镇里边。
“瞧瞧,明泉,这些个区委书记们谈的和他们区委镇党委政府名义报上来的东西大相径庭,如果单看他们汇报材料,就是一篇篇平铺直叙的白开水,就算是有点儿货也早就被清汤寡水给稀释得没有味道了,这帮家伙,一个个都还得要我去他们嘴里抠,才能抠出点像模像样的东西来。”
虽然早就知道会有今天这一步,但是从科级干部到副处级干部那是一个无数体制内干部舍生忘死拼搏都难以跨越的坎儿,而今天,他章明泉终于做到了。
不过他的目标都清晰,只去区所在的镇,唯一例外就是梅坞镇,它是唯一一个不是区治的镇,但是它的区位也决定了它的地位不容小视。
“好事儿啊,真是好消息,现在咱们县里常委会现在是十个了,双数,照理说应该是十一个,对了,立柱,有没有什么说法啊?”陆为民想起什么似地问m.hetushu.com道。
“哦?明泉的批复下来了?好事儿,请客。”宋大成也不在意,章明泉任县委常委是情理之中的事儿,陆为民若是连这点儿事都办不下来,那也真的是白混了。
和区委书记兼各镇的党委书记的个人谈话交流是最重要的一环。
在陆为民看来,甚至超过了以区委书记兼镇党委书记的正式汇报,毕竟这种正式汇报很多时候不得不夹杂许多老话套话,甚至一些不太可能在未来一年中付诸实施的东西,所以陆为民更看重直接和一把手的沟通交流。
并不出陆为民所料,几个区委书记的谈话都还是让他比较满意的,看得出来陆为民在会上的提醒还是让这些书记们觉察到了新来县委书记对工作要求的不一样,尤其是陆为民在去了阜城之后,不少人都找到糜建良了解新任县委书记更关注哪些问题,更重视哪些方面的工作,而章明泉也成为大家的重点攻关对象,毕竟这一位才是从区委副书记开始一直跟随着陆为民的角色,对陆为民考虑问题方式、关注工作都更了解。
陆为民觉得用这种方式可以最清晰最明确的了解到一个地区的发展思路和构想,哪怕是纸上谈兵,但是如果连纸上的东西都没有,又何来执行?
很简短的话语,很朴实的风格,倒也符合章明泉的作风。
两个人正说间,赵立柱走了进来。
“地委组织部已经行文过来了,同意明泉主任任县委常委和*图*书,时间从今天开始计算。”赵立柱抿嘴笑着,“明泉主任今天可要请客啊。”
“陆书记,明泉主任,好消息。”赵立柱知道章明泉和陆为民关系不一般,但是他也感觉到章明泉其实是一个很好处的人,并没有因为对他的器重就恃宠而骄,相反也经常在平常的交谈沟通中把陆为民的一些观点想法和脾性喜好介绍给大家,这一点很难得,也让赵立柱对章明泉颇有好感。
看见宋大成过来,而且手上拿着笔记本和一沓文件,赵立柱和章明泉都明白陆宋两人肯定是有重要工作要研究,章明泉会意的起身,而赵立柱也是那那一纸文件递给陆为民,“陆书记,宋县长,这是明泉同志任县委常委的通知,你们忙,我们先出去了。”
应该说能走到区委书记的位置上,这些人在阜头这七十多万人口中都算得上是人中龙凤了,关键是他们能不能感受到时代变迁带来的观念变化进而自己也随之改变,能不能因势利导的探寻出适合本地发展的路径,有没有那份心思去为此殚精竭虑谋求发展,这是关键。
有的管家秘书角色,最喜欢把领导的脾性喜好藏在心里,非要你去碰几次壁,吃几回瘪,他心里似乎才舒服。
像堡口谈到的利用堡口众多的古代军事建筑群落,发展特色旅游,甚至明确提出借助堡口的上佳环境,进行建设,打造一个专门为电影电视拍摄的基地,借助这个基地来实现特色旅和图书游。
几个人刚聊了几句,宋大成的声音就从走廊上传了过来,县委县府大院是在太狭窄了一些,尤其是走廊,两个人并肩而行,再要有一个人从对面过,就得要侧身,尤其是斑驳的粉壁和脱落的瓷砖,更是有了几分沧桑落魄感。
“所以我让他们把他们和我面谈的这些东西一一给我写出来,而且要求要有构想,有依据,有措施,有目的。”陆为民叹了一口气,“这就是适应的代价,一切都需要时间来,可是我却恰恰没有太多的时间。”
“什么好消息?”陆为民含笑问道,实际上他已经猜到一些,不过由赵立柱说出来肯定更合适,至少也能加深章明泉对对方的好感度,而这两个人日后都是自己需要倚重的人。
“陆书记,不是有句话说得好么,理解万岁,得理解他们的心情。你才来,谁知道你的风格脾性,说句实话,前一段时间我见到这些个区委书记们的邀请都有些腻了,不去不好,人家也是一片好意,想从我这里了解一下你的风格喜好,你不能说人家这样做不对,至少人家是尊重你,是真的在考虑如何来琢磨工作,虽然这种琢磨方式有些偏离了本意,但是我相信随着大家对你的熟悉了解,他们会清楚你的工作思路并主动适应你。”
陆为民没有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他才来不久,对阜头情况并不熟悉,就算是有了一些印象,也不大可能现在就能确定谁可以担任县委常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