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四十二节 以情感人

“哦,燕青,不要说得这么功利好不好?我说过了,这一次纯粹是私人性质的游览,不带任何工作内容,不是么?”陆为民微笑着道。
陆为民的话噎得苏燕青无言以对,恨恨地瞪了陆为民一眼,这个家伙依然是那样强横霸道,似乎把自己吃定了,想到这里心里却是一阵酸涩,自己现在这幅模样,难道不是心甘情愿的被他吃定么?
“燕青,振祥他们一行感觉怎么样?”陆为民陪着苏燕青从阜城宾馆出来,漫步在傍晚的余晖中。
季耀国和章明泉相谈甚欢,自己妻子和苏燕青、蒲燕两个人喁喁细语,田卫东则有条不紊的介绍着阜城街道的历史,吴福泰也对这座从明代到清代一直到现在基本保持着旧有格局的老镇历史相当感兴趣,听得也相当认真。
“我不知道,也许还行吧,我感觉他们兴致相当高,季家叔侄对历史民俗文化相当感兴趣,不过我不认为这个能够决定他们的投资意愿和方向。”苏燕青瞥了一眼陆为民,淡淡的道。
第二天季振祥一行重点游览了阜城几条具有独特文化民俗特色的街区和东岳庙等地方乡土民俗气息极浓的所在,听了评书和快板儿,然后还专门领略了地方戏剧——昌剧的精髓,一副颇有所得的感觉,也对阜头丰富的人文历史民俗赞不绝口。
看见苏燕青依然有些郁郁寡欢强作笑容的模样,陆为民也有些心疼,但是这http://m.hetushu.com个时候他必须要挺住,稍加放纵,也许就要酿成越来越无法控制的“大患”,相信这一点上苏燕青自己也清楚。
季耀国也非常满意。
“好好好,算我说错了,没错,我是想改变他们的一些印象和看法,这也是一种很好的方式不是么?领略我们阜头的风土人情历史文化,我想这是最容易拉近双方距离的方式,我觉得这一点上,效果很明显。”陆为民不以为忤的举手表示投降,但脸上的表情却仍然表明他非常得意。
季振祥一行人也在晚饭后出来逛街,由常务副县长蒲燕、宣传部长田卫东和县委办主任章明泉作陪,县公安局专门派出了几个便衣跟随,但是陆为民要求焦挺之他们的便衣要隔着远远的保护,也不要弄得草木皆兵的样子,他自己在夜市里已经闲逛多次,也没有觉察到有什么危险,相反这种熙熙攘攘乐在其中的滋味才是最让人回味的,他不想季振祥他们的乐趣也被这些意外因素给破坏了。
“其实这一点我们都知道,我明白。”陆为民也有些感触,“好了,我们不说这个话题了,走吧,我陪你好好看看我们阜头的夜市文风。”
陆为民摸了摸自己的头,脸上浮起一抹奇异的表情,这样的言语已经太久没有听到了,大概也只有苏燕青能够对自己这样毫不客气的打脸。
季耀国对一副清代字画hetushu.com很感兴趣,但是这幅字画并不是什么名家遗作,而是清代阜头本地的一个小有名气的画家所做,此人在清代中期在昌江画坛小有名气,留下的画卷不少,但是精品也不算太多,所以经过一番讲价之后,最后以二千五百元人民币成交。
走到三三两两的人流中,陆为民很享受这种自由自在的惬意,他才来一个多月,阜头人对他还很陌生,虽然已经在阜头电视台上露了几次面,但是就电视台上露面那种效果,别说外人,就连陆为民自己都差一点没把自己认出来。
他既不想占谁的便宜,当然也不想被人当成冤大头砍,所以这一番讨价还价完全是他自己和店主之间进行,陆为民和蒲燕他们都没有参加,他和店主就这幅画的笔力得失很是探讨了一阵,说得店主也心服口服,最终价格从四千降到了二千五百元,这让季耀国相当得意。
“季总,我们没有这个意思,我们只是希望把我们阜头最真实最淳朴的一面展现给外来客人罢了,事实上这两天你们所见所闻相信已经颠覆了你们原来的印象了,我有这个自信。”陆为民很平静地道:“我们不奢求什么,但起码我想把真实的一面还原,不要因为一个偶然事件而破坏我们整个阜头的美好形象。”
“喂,燕青,能不能慢一点?我知道你腿长,但也不能体现在这上边,是不是?我是来陪逛夜http://m.hetushu.com市的,不是来练竞走的啊。”陆为民摇着头叹着气赶上。
看着这一幕,季振祥心里也有些触动,“为民书记,你这个邀请是不是早有策划,这是硬生生要把我们鸿基这边的心都给俘虏了啊。”
“你应该去问问他们最才对。”苏燕青淡漠的道。
距离夜市期还有一会儿时间,但是翰林街上已经有些热闹的气息了,略略有些曲折的街道上各家店铺虽然还没有多少生意,但是老板店员们都在准备着,这是阜城特有的夜市,只有探花街和古玩字画市每天晚上都有两个多小时的晚市,也是阜头县城的市民和外地来的客人最为乐意逛的所在。
“真的么?为民,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虚伪了?你觉得季振祥他们感觉不出来?”苏燕青毫不客气的反驳。
季耀国是鸿基集团副总,负责集团投资方向,而吴福泰是鸿基集团旗下一个相当重要子公司负责人,鸿泰通用电气的负责人,鸿泰通用电气主要负责为宝鸿电子负责配套元器件生产,也是宝鸿电子供应链上一家最为重要的供应商。
对于季振祥一行人的到来阜头方面也相当热情,不过陆为民也专门提醒了宋大成、乔晓阳和蒲燕等人,热情也应当适度,不要过分,那会反而让对方感到腻味,保持一种合理有度的热情和礼貌,给对方也留一些空间更有利于双方关系的培养。
夜市一般冬季九点半,春夏秋三http://m.hetushu.com季十点就结束了,但是两个多小时的夜市不仅仅是一种商贸性集市,更像是阜头百姓的一种娱乐方式,在街上走街串户,每一个店面物事都能寻摸半天,和店主店员唠嗑神侃半晌,一幅字画,一件物品,一个典故,都能让大家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
不过表面上陆为民却没有半点异样,依然是那般谈笑风生挥洒自如。
这一句相当凶猛的话语差一点把陆为民打了一个趔趄,陆为民略一愣怔之后,又笑了起来,“燕青,你要这么做,我口头上肯定会阻止你,但是我内心肯定是窃喜不已,这样一个优秀漂亮的女孩子能够不惜一切的赖上自己,哪怕是一个天大的麻烦,大还是足以让人自豪自得的。”
“为民,请你注意你自己的身份,我想经历了许多,我们都应该检点各自的行为,我们各自都有责任,如果克制一些,也许对我们都好。”苏燕青有些感伤的道。
“怎么了,燕青?”陆为民紧跟上苏燕青的步伐,“你该换一双鞋,旅游鞋固然很舒服,但是我更喜欢看你穿高跟鞋,哪能让你显得鹤立鸡群,卓尔不凡。”
“难道我不能问你了么?你是旁观者,肯定能最清晰地感受到他们的感觉才对。”陆为民毫不客气的道。
章明泉对字画也是有些了解,正好就这幅画也和季耀国两人交换心得,季耀国也是滔滔不绝的介绍这幅画好在那里,差在哪里,凭什么值二千五百元,http://www.hetushu•com章明泉也是一副虚心请教的模样,弄得季耀国心里边更是痒痒,不好生炫耀卖弄一下自己在字画上鉴赏功夫,今晚这个觉都睡不好了。
季振祥一行人在陆为民或者宋大成的陪同下,先后到了泊头的崇圣禅院崇圣塔、泊头古街、河港码头,坐了一回老式拖船,感受了一下阜河风光,然后在阜天荡游览,在梅坞渔村领略了一下渔村风情,再到堡口碉楼群、古隘口和小长城怀古,感受了两晋时期中原居民南迁的艰辛,晚间在阜头最好的阜城宾馆住下。
陆为民也没有想到季振祥一行人来得这样快,而且除了季振祥夫妇外,还有他的二叔季耀国和另外鸿基集团的高管吴福泰,当然,苏燕青的一起到来才是让陆为民最为惊喜的。
“在这里么?”苏燕青对陆为民为了找话题的胡言乱语难以忍受,气愤地道:“你能不能长长脑子?”
面对陆为民的无赖言语,苏燕青气得七窍生烟,恨不能给他一个大嘴巴,但是看到对方清冽诚挚的眼神,她心中禁不住一颤,难道这就是孽缘?
苏燕青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自顾自的快步前行。
苏燕青倏地转过身,停住脚步,盯着陆为民,压低声音道:“陆为民,你在用这样的语言来勾引我,小心我赖上你一辈子,让你不得安宁。”
苏燕青咬住嘴唇看了对方一眼,不再言语。
陆为民和苏燕青在一家字画店里遇到了季振祥一行人,于是乎这个字画店里就成了热闹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