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四十三节 以德服人

这位新来的县委书记究竟想干啥?!
你是县委书记,代表着县委县府,那么这个结你就要来负责解开,而带来的各种负面影响乃至对工作的冲击,都得要由你这个“天”来扛着,如果真的因此而受到种种阻力,那么所有指责和批评都会针对你而来,尤其是来自干部队伍内部的反对声音。
陆为民很坦然地道:“这就是我的意见。所以当我把这个意见带到阜城红拂村去和群众座谈时,老百姓都很认同我这个观点。当时还有人担心我去了村上会不会有什么危险,我说不存在,一个县委书记连治下老百姓都不敢见,还怕出什么意外,那这个人还能当当一个县委书记那才叫意外。所以我去了,结果非常之好,甚至超过我自己的想象,所以也才有我邀请你们来阜城一看,看一看我们淳朴的老百姓民风,了解一下他们对外来投资的真实态度,是不是像你们之前想象的那样抵触反对排外。”
虽然阜城台商围堵事件是前任县委县府遗留下来的问题,但是归根到底处理还得要落到现任县委县府来解决,你这样当着台商的面大明其道的把话捅开了,那也就意味着几乎没有回旋余地了。
蒲燕这句话表面上听起来是在捧陆为民,但还隐藏着另外一层意思。
“不要认为我是不是为了讨好台商才来演这么一出,我可以明确无误的告诉大家,即便是台商明天拍屁股走人,我一样会坚持我所说的,错了就错了,我们有承认错误改正错误的勇气和担待,该我们县委县府m.hetushu.com承担的责任我们承担,有错必纠,这个原则,谁也不能违反……”
“我知道你们的顾虑担心,担心这么直接承认县委县府犯了错误,承担责任会让县委县府丢脸颜面,丧失了威信,甚至影响到日后工作,但是我不这样认为,犯了错误,我们就要勇于自我纠错,那种讳疾忌医掩耳盗铃的行径才相当危险,一个连自己犯了错误都不敢承认都不敢坦然面对的一级党委政府,那还是什么党委政府?连这点担待和勇气都没有,还从何谈起加强我们执政党队伍的建设,如何更好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为民书记,你是说,主要责任都是你们县委县府造成的?也就是说这件围堵事件责任不在于老百姓,而在于县委县府?”
“呵呵,蒲燕说得好啊,我是往自个儿身上捅了一刀,而且这一刀不轻,但是我们要搞明白,我这一刀捅的是什么地方,那是脓包!这一刀不但要把脓包捅烂,还得要把烂肉和着脓液一并给挤出去,只有这样我们阜头风气才能正起来。”
“嗯,可以这么说吧,主要责任在县委县府,围堵也好,阻挠施工也好,主要责任在县委县府,是县委县政府工作出现了一些问题,导致了围堵阻挠事件,这是县委县府的责任。但是在事件过程中,那种借机打砸破坏的行为则是两个不同行为,维护自身权益的行为是很正常的,我们也能理解,但是如果借机打砸破坏,那就是违法犯罪了,这两者有明显界和_图_书限,对维护自身权益的行为我们要理解和尊重,如果县委县府做错了,该纠正就纠正,该道歉就道歉,该补偿就补偿,但是违法犯罪行为,也一样要追究处理。”
陆为民知道迟早会接触到这一点,之前包括地委行署那边给台商这边的解释都是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因为征地原因被个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才会酿成这样的事情,但是具体什么原因,他们依然是不得而知,当然台商们后来也无意了解了,因为他们直接放弃了这边,但对他们来说了解一个真相,有助于他们日后在其他任何一个地方投资建厂。
陆为民半开玩笑的一句话让气氛顿时轻松活泼了不少,蒲燕拢了拢自己的发梢,嫣然一笑道:“陆书记,您是县委书记,在阜头,您就是天,您要把自己个儿狠狠捅一刀,您都不怕您自己疼得受不了,我们能有啥话可说?”
众人已经走出了探花街,时间已经差不多十点了,陆为民知道这个问题不好回答,但是却不能不回答,而且要如实回答,哪怕这有损于县委县府的声誉,但是也必须要面对,否则很难获得了对方的理解。
陆为民的话让在场的几个人都是震撼莫名,不仅仅是季振祥那边几人,就连蒲燕、田卫东和章明泉胸中也一样是波涛汹涌,简直无法相信陆为民居然敢如此大胆坦率的表明态度,这个态度意味着县委县政府做错了事情,而且要承认错误,承担责任,这简直是破天荒,闻所未闻!
把季振祥一行人送回到阜头宾馆,http://m•hetushu•com蒲燕、田卫东和章明泉已经下意识的簇拥着陆为民往外走,似乎是觉察到气氛有些凝重,陆为民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几个脸上都还残存着思考表情的家伙,忍不住笑道:“是不是觉得我把天捅了一个窟窿,不知道该如何收拾了?”
还没有等蒲燕、田卫东和章明泉把陆为民的这个表态可能带来的后续冲击影响想清楚,季耀国倒是和季振祥小声商量了几句,然后季耀国才又扭过头来:“陆书记,我想我们的阜头之旅也算是差不多了,感谢阜头县委县政府对我们这一行人的到来的热情招待,我的说一句真心实意的话,对于阜头留给我的印象应该是我在大陆获得的最深刻最完整的一个印象,虽然它并不完美,但是我觉得很真实,而且这里蕴藏着很多令人期待的东西,明天上午我们想借宾馆会议室和贵方进行一个沟通和交换意见,另外中午在宾馆设宴答谢阜头方面对我们的盛情接待。”
季耀国吃了一惊,他也是接触过大陆这边地方上不少官员,这些官员们无论出了什么事情,除了一味斥骂肇事的“刁民”素质低,不懂法,不懂政策外,有很多甚至他都清楚这是地方官员在其中做鬼,但是无论多么显而易见的事实摆在面前,这些官员干部们都绝不会承认他们有问题,全都是刁民、别有用心者或者不明真相群众的责任。
在有外人面前,两个人都还是以正式身份称呼对方,陆为民也不愿意给人留下他和台商方面有什么特殊关系,私人之间的关系不一定非和图书要体现在外在,内心有数就行了,他也知道如果不是自己和季振祥这层关系,台商多半是不会重返阜头来这一趟的。
难道他就不怕引发一连串难以想象的反应?!那将县委县府的威信脸面置于何地,县委县府还怎么来开展工作?!
陆为民声音沉稳而清越,语气严肃慎重,“我从来不认为犯了错误之后承认错误改正错误会有损于自身的形象威信,相反,我认为一个敢于承认错误自我纠正错误的组织或者人,它的威信和形象只会更高,就像我到红拂村去座谈一样,我和他们谈到了县委县府工作中出现的一些问题,表示新一届县委县府会按照上级文件精神,不折不扣的执行落实到位,你知道我听到了什么,老百姓喊共产党万岁,这就是最直白的回答……”
陆为民停住脚步,猛地一挥手,沉声道:“事实上情况我们大家都很清楚,政法委那边的调查已经出来了,阜头上一届县委县府擅自压低了征用土地赔付标准,并且还随意克扣和挪用赔付费用,导致红拂村土地被占用了半年以上依然未能获得赔付和补偿,严重侵害了红拂村老百姓的利益,这是一级政府典型的违法违规行政,进而导致了群体性事件的发生,当然在群体性事件中夹杂有一些社会闲散人员参与了破坏公私财物行为,这是违法犯罪,和红拂村老百姓自发的围堵阻挠是两件事情,两个性质,我们必须要面对这个事实,准确定性,处理好这件事情,否则只会给县委县府带来更大的负面影响。”
“两位季总,和_图_书吴总,这个问题恐怕你们也疑惑了很久,包括我们丰州地委行署领导来找你们道歉时大概也是语焉不详吧?”陆为民笑了笑,“其实问题很简单,根本原因在于我们县委县府当时出了问题,没有及时兑现农民征地补偿,而且在征地补偿标准上也没有严格按照上级的要求来办,这两个主要原因导致了老百姓对党委政府的不满,加上县里当时也想请诸位来考察已经征用并建设好的开发区,所以才会让老百姓误以为县委政府这么瞎搞就是为了让你们来建厂,就发生了哪些事情,真实情况就是这样。”
像陆为民这样坦诚态度承担责任在县委县府的领导,他不但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事情也是第一次听到。
季振祥这一番话出来,让其他几个人,季耀国、吴福泰邓然都把耳朵竖了起来,他们想听听陆为民对这一点的解释,这也是他们最纳闷的,要知道当时他们只是来考察了解,根本还谈不上其他,就被一群情绪激动的老百姓围堵,木棒、铲子、火砖、石块,挥舞着让他们难以想象,而且险些把车子推翻,这让他们受惊不小。
“嗯,应该说我们这两天见到的和我们原来想的大相径庭,那我冒昧问一句,为什么那些村民当时会来围堵我们?我觉得我们很无辜,虽然并没有对我们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是的确很打击我们的投资信心,我们无法想想如果我们的企业在这里落户之后,如果发生同样事情,比如把厂房推倒,设备原料毁坏,无法按期交货,那对我们这些企业来说几乎就是致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