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四十四节 激辩

“二叔,吴叔,我觉得阜头这边固然很吸引人,但是昌州经开区还是我们的第一选择,毕竟无论从哪方面条件来说,昌州都要强过阜头不止一筹,我的想法是我们回去之后还是要继续和昌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方面积极接触,力争实现在昌州经济技术开发区落户。”
“我的看法和耀国差不多,从目前接触的情况来看,阜头的确不错,那位年轻县委书记更不错,但是大陆这边政策制度变化更多的是因为一个当权官员的态度风格变化而变化,如果这个官员走了,换了一个和他看法意图不一致的,就会影响很大,所以我还是有些担心。”吴福泰也说到关键位置上,“这位陆书记倒是很值得期待,但是他能在阜头呆多久?这么年轻,别明年又调走了,那又怎么办?如果这位陆书记真能在这里呆上三五年,那还差不多。”
“你不知道,共产党的干部素来官官相护,他们把自己官帽子和颜面捆在一起,这不是一个干部问题,而是一个体制问题,他们认为他们的政府就不会犯错误,更不能对外承认错误,但这个人不一样啊,他敢承认错误,纠正错误,这在共产党官员里都是一个另类,是异端。而且如他所说,我感觉阜头这边民众还是比较淳朴的,而且文风很盛,虽说穷了一点,但是这边气氛和别的地方就不一样。”季耀国就事论事。
吴福泰虽然也在集团里工作时间相当长了,但是和谢秀瑶接触并不多和_图_书,谢秀瑶的这番话立即颠覆了他的认知,对谢秀瑶的评价立马高了几个层面。
“振祥,你想说什么?想从你二叔嘴里掏点什么话出来?”季耀国也是和自己这个侄子开惯了玩笑,“你二叔不会发表什么意见,我只是说这里给我印象很好,至于其他,我不予置评。”
“二叔,他也是帮他上一届承认错误而已。”谢秀瑶微笑着插言。
谢秀瑶的话让季耀国和吴福泰都为之刮目相看,季耀国还要好一些,他知道这个侄儿媳妇不简单,大哥也经常在自己面前夸赞儿媳妇厉害,是振祥事业上的好帮手,也接触过这位儿媳妇,的确是温柔贤惠背后隐藏着精明能干,今日一见果然不虚。
“第一,昌州的人力工资肯定要比阜头高出不止一筹,而且消费水平也比阜头高得多,这意味着工资支出和日常后勤开支都我们都会处于一个较高水准,这会极大削减我们的利润,而且这对于我们的企业来说,是个持久的相当重要因素;第二,昌州地价就算经济技术开发区给我们优惠政策,我估计也会比阜头高很多,因为我看过昌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目前规划,已经实现水电路三通的区块都是核心区,地价绝对不便宜,有优惠也不回答,而且我感觉昌州经开区也没有把我们这些贴牌代工的企业视为他们优先引进的产业;第三,昌州电力保障有缺口,我了解过,昌州由于用电负荷较大,冬春两季m.hetushu.com经常停电,昌州市区都不例外,一切都要保生活用电为主,工业用电势必受到影响。这几个因素都需要认真考虑,恰恰在阜头这边,却是他们的优势。”
“吴叔,你怎么看?”季振祥笑着摇头,把目光投向话不多的吴福泰。
季振祥的话让季耀国和吴福泰都点点头,他们也相信如果只有宝鸿电子一家落足这里,可能会有一些风险,但是如果有多家相关产业都聚集在这里,恐怕无论是换了是谁,他们都会把这个关乎阜头经济发展大局的企业群体视为衣食父母了。
“公司要转型搞研发,可以把研发中心设立在昌州,甚至上海,这个生产基地不矛盾,而且随着大陆交通基础设施日益完善,高速公路建设推进速度很快,昌州到阜头也就是两三个小时车程,这不是问题。”谢秀瑶毫不客气的反驳:“更为重要的一点就是刚才二叔说的,昌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对于我们这个群体的态度很模糊,我感觉他们内部意见有分歧,而且恰恰还是他们的书记对我们不太感兴趣,我觉得这是个大问题,我听说他们正在争取他们国内的一个大投资项目,对我们这些小项目还有些看不上眼,所以我担心日后他们在税收政策和土地用工甚至用电保障上都未必会倾斜,这一点,振祥你要好好考虑一下。”
“这个年轻的县委书记我还真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角色,我在大陆也厮混了有几年了,大陆的官员干http://m.hetushu.com部什么德行我太清楚了,要说有不贪钱的,我见过,但是死爱面子打死不认错是这些大陆官员领导的通病,他宁肯吃再大的亏,宁可再犯同样的错误,也绝不肯向人承认他错了,更不用说当着我们的面承认错误还要纠正错误,这简直颠覆了我对大陆官员干部的认知了。”季耀国对陆为民的看法又上升到一个新高度,“就凭这一点,这人就不简单。”
季耀国回忆着他和昌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方面的接触。
季振祥内心最担心的事情被谢秀瑶说中了,其他都好说,关键是这一点,如果昌州经开区官员态度暧昧,那就意味着各种事情都可能有变化,就像刚才吴福泰担心阜头官员变化一样。
吴福泰的话挑明了意图,但是也直接提到了风险所在。
“没错,我是这么说的,我现在也这么说,我说了其他么?”季耀国摊摊手,大大咧咧地道:“我只是说这一次阜头之行改变了我对阜头的印象,更重要的是也改变了我对大陆这边官员的印象,在我印象中这边的官员要么就是满脸堆笑,一看就是讨好你,想要从你包里掏点儿什么走,要么就是不苟言笑,一副我们是反攻大陆的间谍模样,像陆为民这样的干部,如此年轻,而且眼界很高远,我很惊讶。”
“二叔,我感觉你似乎被陆为民给说服了,或者影响了,在来之前,您好像再三强调,这只是一个普通私人旅游,不涉及其他任何东西。”季和*图*书振祥好笑地看着自己二叔。
“按照惯例,陆为民新上任,最起码也要干两三年,如果有两三年时间,我想我们可以在阜头站住脚跟了,而且只要有一个比较大的产业链落足这里,我觉得阜头就算是换了领导,态度也不可能有太大变化。”季振祥皱眉凝神想了一下才道:“而且我也接触过他们那位宋县长,虽然那为县长思想未必有陆为民开阔清晰,但是我觉得也是一个做实事的人,只要不是陆为民和他两人都被撤换,我想问题不大。”
“哦?什么不对?”季振祥对自己妻子也很尊重,妻子也是大户人家出身,谢家在台南也是望族,而且妻子也是学商科出身,在管理企业上也有相当独到的见解看法。
“仅仅是改变印象和对陆为民的表现很惊讶这么简单么,二叔?”季振祥不依不饶。
“但是昌州那边呢?”吴福泰提出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
“秀瑶你说的的确很在理,但是昌州也有阜头无法替代的优势,交通优势,这是其一,人才优势,这是阜头根本无法比的,如果以后我们企业要发展转型,比如设立研发中心,那么阜头觉不合适,这是关键。”季振祥解释道。
听见季振祥这么说,季耀国和吴福泰都有些意外,他们觉察到季振祥对阜头的感觉也很好,但是没想到在这个问题上还是相当冷静理智。
“振祥,你说的话也不完全对。”谢秀瑶却插话进来。
就在陆为民向蒲燕、田卫东、章明泉等人阐述自m•hetushu•com己的观点时,已经回到了宾馆的季耀国、季振祥和吴福泰等人也在房间里探讨着今天陆为民带给他们的全新感受。
吴福泰当然也清楚这一趟来阜头集团把自己也派来的目的,主要就是防止季氏叔侄感情用事,随意表态,毕竟陆为民是季振祥的救命恩人。
“振祥的话有些道理,说实话,虽然宋州和宜山我早就去过,条件和这边相仿,没有太大区别,但我更喜欢这里的氛围,真的没想到阜头的历史人文气氛这么浓郁,没事儿到这古镇老街转悠转悠,还真有些回到几百年前的感觉,当然,这不是集团投资的导向,纯属我个人喜好。”季耀国乐呵呵地道:“不管集团是否来这边投资,我都打算在阜头找一处小院买下来,没事儿带一家人来度度假,感受一下氛围。”
“嗯,这是关键,无论从哪方面来说,昌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条件都要优于阜头很多,如果昌州方面真的能有阜头这样的官员和态度,我想鸿基选择昌州也是必然的,我只是有些担心昌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官员态度有些微妙,我接触了他们的管委会主任,他相当热心,虽说还没有拿出什么像样的规划来,但是我感觉得到他的态度还是很积极的,问题是好像他们还有一个书记,我到现在都没有见到过那位姓恽的书记,大哥见过一回,但是照理说要谈一些具体的政策,也需要这委书记来拍板,就一直没有声音了,我旁敲侧击的询问过那位主任,感觉他好像有意在回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