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四十八节 比肩

“苟治良调任省林业厅担任副厅长、纪检书记。”
陆为民搁下电话,车上除了何明坤外,就只有他和龙飞。
“老苟到林业厅,我到宋州。”安德健的话简短利索。
安排好这一切之后,陆为民才给徐晓春打了电话。
看样子夏力行离开昌江似乎并未对陆为民造成多大影响,这位年轻的县委书记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摆脱了夏力行秘书身份这个阴影,而开始走上属于他自己的道路。
对于陆为民的安排,沈子烈很爽快的表示非常高兴参加这个饭局,作为市委副秘书长兼市委办主任,分管党群的副书记也就是和他打交道最多的几个人之一,何况他还和安德健有一段愉快的共事经历,能够再度共事合作,更说明两人的缘分。
“哦”了一声,龙飞也在消化这个消息传递过来的信息,不是安德健接任,也不是丰州地委其他班子成员接任,这意味着什么?算不算是给丰州地委行署的一个警示?从下半年三县班子大调整开始,丰州就有这个传言,省委对丰州地委工作很不满意,可能会调整地委班子,尤其是主要领导,虽然李志远和孙震一直屹立不动,也从未辩驳,但是这种流言还是甚嚣尘上。
对陆为民的追问安德健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么关心干什么?分管党群和分管其他有多大区别?”
陆为民也是笑了笑,却不解释,这分管什么差别可大了去,不过从和图书安德健电话里的心情来看,应该差不离,“那我就提前恭喜安部了,什么时候安部有空,替安部庆贺一下,把徐市长叫上。”
陆为民只短短地说了一句话就让龙飞心中掀起滔天巨浪,苟治良走了?这个消息属实?虽然早就有传言说苟治良会走,但是一直都说可能会在年前走,这连国庆节都还没有过,苟治良就走了?
沈子烈那边的反应并没有出乎陆为民的意料,尚权智肯定也有他的人脉,对于自己的副手选择他也许没有决定权,但是肯定有知情权和建议权,陆为民认为他应该没有在安德健到宋州出任副书记表示反对,也许应该是欢迎,当然他肯定也清楚,他的态度影响不大。
“有联系,他去宋州之后我们见过几次面。”陆为民也是眼眨眉毛动,马上接上话,“到时候替安部恭喜的时候,我把沈秘书长请到一起,就安排在昌州,算是我们几个老南潭的替安部贺喜一下。”
“那谁来接替苟书记呢?”龙飞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陆为民接到何铿电话时已经是在从青涧返回县城的路上。
“晓春市长,其实没有必要,我倒是觉得这是好事,苟治良走了,这其实就是抽掉了他们所谓丰州帮的主心骨,而丰州帮之所以能成为丰州帮,就是因为有苟治良在其中维系,虽然我们都不喜欢苟治良,但是也得承认他的手腕本事,除和-图-书了他丰州帮便再无一个人能撑起局面,郭洪宝更不行,看看他在丰州市的表现,何况现在地委已经把何重九和郭坤松挪走,就算是他能担任地委委员,那又怎么样?魏宜康就很聪明,主动离开,所以我觉得郭洪宝那不过是回光返照罢了,我觉得你只要坚持你自己的主张,按照你自己的方向工作,很快就会迎来转机。”
甘哲是在夏力行担任省委秘书长之前两个月到青溪市担任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的,仅仅两年时间,就从青溪市委宣传部长身份擢拔为丰州地委副书记,而且排位还在常春礼之前,足见此人的不凡。
“嗯,你安排好通知我就行,晓春那里你提前和他说一下,他现在也忙,早点把时间安排出来。”安德健在电话里很欣慰,“为民,地委这一轮调整并不代表什么,我和老苟离开时迟早的事情,毕竟我和他都是一直在丰州这边工作,交流势在必行,不奇怪,你还是要咬定青山不放松,现在唯有经济工作抓起来,才能让地委满意,抓好中心工作,就是讲政治。”
陆为民沉默了一下,就在龙飞觉得自己是不是问得有点儿唐突的时候,陆为民却道:“可能是青溪过来的干部,甘哲,青溪市委宣传部长。”
“谢谢为民你的宽心了,我知道怎么做,安部长虽然走了,但是我相信我们可以在自己的位置上干得更好。”徐晓春用相当沉稳自http://www.hetushu.com信的语气回答道:“我坚信,我们都可以。”
更为关键的是上午龙飞还和老领导张天豪通过电话,张天豪也只提及苟治良在丰州时间呆不长了,估计会在十二月之前调整,但是没想到下午陆为民的消息就来的这么精准,这让龙飞对这位县委书记的底蕴又高看了几分。
陆为民发自内心的尊重让他很满足,无论日后陆为民走到那个境地,自己都算是他踏入仕途的“启蒙者”,虽然徐晓春从不会提起这一点,但隐藏在内心的自豪也足够自己回味了。
何铿之所以给陆为民打电话并不仅仅只是和陆为民说说丰州地委人事变动这么简单,他说他有一个饭局,新任丰州地委副书记甘哲会参加,陆为民可以和甘哲见见面。
“担任市委副书记?”陆为民追问一句,“分管党群?”
陆为民也没有问何铿从哪里获得了这些消息,他知道何铿和董昭阳关系密切,但是何铿的关系也不仅止于董昭阳,这一点陆为民更是心明如镜。
陆为民也不无在龙飞面前有意亮明的意思,在有些时候适当表露一下,有助于加强下属对自己的信心和敬畏,这没有坏处。
陆为民对甘哲毫无印象,何铿在电话里简单介绍了一下甘哲的情况,青溪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而在之前是省委办公厅常委办副主任(正处级),也是一个手眼通天的角色。
事实上流言说对了一半,省委对地http://m.hetushu.com委工作不满意这是真的,但是要调整主要领导却是谣言了,李孙二人搭档不过两年时间,省委再是不满,也要给一些缓冲余地,当然如果这种情形一直持续下去,这个流言就有可能变成现实。
挂了电话之后,陆为民估计安德健要走的风声很快就会传开,所以还得要提前安排,否则挤在一起,肯定安德健也腾不出时间来,而且也要先和沈子烈那边沟通一下。
“树欲静而风不止啊,不过那都是上边的事情,和咱们没多大关系,我们当前的主要任务,就是全身心的抓好各自手上工作。”陆为民淡淡的补充了一句,就不再言语,一直到回到县城。
不知不觉间,徐晓春已经真正把自己和陆为民放到了平等的位置上。
陆为民的这一番话让徐晓春唏嘘感慨不已,曾几何时在自己面前规规矩矩听教诲的家伙现在也能宽慰起自己起来了,时代在变化,原来不起眼的小不点儿也在成长,现在已经成了足以和自己分庭抗礼甚至胜出一筹的角色了,但是徐晓春内心却无半点不悦。
“嗯,看吧,就时间合适。”安德健很罕见的没有推辞,说明他心情的确不错。
摩托罗拉9900在山区的效果不太好,这倒不是机器原因,而是山区信号不好,一直到出了山区,陆为民再度给何铿打过去之后,何铿才告诉了陆为民丰州地委马上面临的调整。
宋州市委副书记,这算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和*图*书升迁了,而且宋州市委书记现在是尚权智,也算是安德健以前的老领导,安德健和尚权智关系以前也不错,加上还有一个当时和安德健配合得很好的沈子烈现在担任市委副秘书长、市委办主任沈子烈,也难怪安德健心情很好。
回到办公室,陆为民随即给安德健打了电话,把自己知道的情况告知了安德健,安德健也不惊诧,他对陆为民建立起属于陆为民自己的人脉网络早就知道,甚至也很赞许。
徐晓春接到电话之后并不意外,看样子安德健已经提前和徐晓春通知了,不过徐晓春在电话里为安德健高兴的同时也有些郁闷,他在丰州市长位置上干得不算顺利,郭洪宝在丰州的势力盘根错节根深蒂固,要想打开局面非一日之功,而这一次省委作为平衡,苟治良和安德健次第离开的同时,郭洪宝也如愿以偿担任地委委员,这使得郭洪宝虽然没有了苟治良的支持,但是他自身的影响力却进一步加强了。
“对了,沈子烈在那边担任市委秘书长、市委办主任你知道吧?有联系没有?”安德健顺口问道。
龙飞觉察到陆为民接打电话时神情的变化,不过他很知趣的保持着沉默,就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似的。
苟治良调省林业厅任副厅长、纪检书记,安德健可能也会随之而动,但是关于安德健具体去向何铿说他也还不太清楚,只知道有两个去向,一是省人事厅副厅长,一个是宋州市委副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