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五十节 生存不易

陆为民心中暗叹一声,每个人背后都有苦衷,生存不易,今晚自己就看到了两个人的拼搏和挣扎,梁炎如此,季婉茹亦是如此。
“太晚了一点。”陆为民抬手看了看表,还没有来得及说出第二句,季婉茹已经打断了陆为民,“你还没有到我办公室去坐过呢,去坐一坐吧。”
“姚放去年就担任了团省委副书记,这个你知道吧?”梁炎自顾自地道:“听说他很入汪正熹的眼,而他也在谋求外放呢。”
陆为民霸气四溢的话语让梁炎也不禁一震,目光望向陆为民立时变得有些古怪起来了。
陆为民这才松了一口气,梁炎也是火眼金睛的角色,季婉茹眼中偶尔绽露出来情火,让陆为民看着都心惊胆战,虽然梁炎现在和自己关系不错,但是这种隐秘若是被梁炎觉察,很难说以后会有什么后患,好在季婉茹还算乖觉。
皓腕纤指托起两杯红酒搁在了自己面前,孟庭苇的《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的开》悠扬歌声从音箱中倾泻而出,让整个房间沉浸在音乐声中。
梁炎和陆为民离开御庭园时已经是夜里九点过了,九月的天气很宜人,看见梁炎的奔驰300消失,陆为民也上了自己的蒙特罗,准备离开。
想到这里陆为民把车启动,准备离开,却发现门口处季婉茹站在一旁,陆为民皱皱眉,踩下刹车,“婉茹,还不休息?站在这里干什么?”
“炎哥,姚家两兄弟都有造化,怎么这姚平却是烂泥巴扶不上墙呢?”陆为民现在对姚平的hetushu.com厌恶心思都已经淡了许多,这种人现在已经对自己够不上多少威胁了,但是姚放、姚安却很难说,姚家和陆家似乎现在已经成了195厂里一个难以化解的死结。
这个情况陆为民还真是不太清楚,他还真没想到姚放居然还能如此不屈不挠的翻起身来,看来历史并未因为自己的出现而彻底改变,只不过多了一些小小的曲折,团省委副书记是副厅级干部,但是这个副厅级干部潜力大,却要等待机会,如果外放,有汪正熹的支持,也许就能迎来一个机遇。
看见梁炎惊讶的目光,季婉茹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打破了自己为自己定的规矩,若是被人知晓,日后恐怕还真会平添许多麻烦事儿,但是此时她却不在意。
陆为民接过酒,环顾四周,深紫色的金丝绒落地幕帘将四周遮得严严实实,双扇橡木门外边还有一层钢制保险门,季婉茹的卧室和办公室是连为一体的,陆为民也是走到宽敞的橡木老板桌背后抚摸着老板椅时,季婉茹轻轻把背后墙壁幕帘拉开,看到背后还有一道门,这才意识到这也是季婉茹的卧室。
季婉茹几次和陆为民联系都是在电话里,上一次她和陆为民提到苟治良可能要走的事情,陆为民在电话里询问了许久,显然很重视自己告诉他这个消息,这也让季婉茹内心兴奋喜悦了许久,自己终于可以为她做一点事情了,哪怕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但是只要能对对方有用,她就http://www.hetushu.com有一种说不出满足感。
他不想夹在陆为民和姚氏兄弟之间左右为难,虽然现在还看不出两方在官场上有交织的时候,但是昌江官场就这么大,山不转水转,陆为民和姚氏兄弟都是出类拔萃的人物,没准儿就会在那个山头上“会师”呢,到时候如果自己还想要借助这些人脉关系做事,那也许就要选边站了。
当陆为民坐到季婉茹办公室的丝绒沙发上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又做了一件蠢事。
“炎哥,我无意和谁过意不去,但我想作为男人,谁都有底线,他想泡我的马子,或者伤害我亲近的人,我如果不让他付出代价,留下深刻印象,他会记不住的,在我看来,这种人其实就是贱人,欠收拾,我不想评价他的两个兄长,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我想他两个兄长就算是失败,肯定也比他强百倍。”陆为民淡淡的道。
梁炎心中暗叹,他和姚氏兄弟有从父辈就延续下来的关系,和陆为民却是在一连串带有偶然性的机会中逐渐熟悉发展起来的情谊,姚氏兄弟中姚平虽然不成器,但是姚放和姚安却都是颇有发展潜力,尤其是姚放,三十六七岁之龄已经副厅级干部,下一步没准儿就能外放到哪个地市担任个实职官员。
那一句“就算是失败”,简直就有点儿藐视姚氏兄弟的气势,要知道姚放可是实打实的副厅级干部了,姚安也不是现在陆为民能收拾的角色,但陆为民流露出来的信心气势却让梁炎有和*图*书一股子不得不相信的直觉。
梁炎今晚约见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想要探知阜头方面这几个标段的招投标情况,这个家伙还是有些不死心,本来都说好一切按照程序规矩来,但是大概是在临溪那边的接触获得的消息给了他一些刺激,让他又萌生了一些想法,谁都愿意用更简单更高效的办法拿到合同,尤其是在面临更多的竞争和不确定性的因素下,就算是梁炎有各方面的资源,在招投标过程中还是一样可能有许多意外因素出现,所以才会有今晚这一出。
一个女性不介意一个男人看到她的香闺很明显意味着什么,陆为民有些尴尬,想要谢绝却又觉得会伤害这个女人的自尊,只能硬着头皮随意地看了两眼就想退了出来,却看见搁在门口的一把小口径运动手枪,和一根高压电警棍。
“龙生九子,还能指望个个都能飞黄腾达?”梁炎笑了笑,“过去年少轻狂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都是195厂出来的,就算是做不成朋友,也没有必要非得要做敌人不是?甄妮不是好好的好在你身边?我倒是觉得你好像对甄妮有点儿三心二意的样子呢。”
目光不由自主的从陆为民脸上掠过,梁炎觉得这女人不是真的和陆为民又搅上什么瓜葛了吧?这女人可是丰州地区风月场上漩涡里的中心人物,要和在丰州官场上一飞冲天的陆为民搅上是非,那可真的是火星撞地球,越发精彩了,但是这对陆为民可不是一桩好事儿。
在梁炎心目中,陆为民的表现一直是属m•hetushu•com于那种不显山露水的,偶露峥嵘,一击必中,但是绝少为一些个人利益而意气用事,但是在这个问题上陆为民却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强硬和悍野,几乎就是是赤裸裸的警告了,甚至连姚平的两个哥哥都一并带了进去。
梁炎和陆为民都笑着举杯喝了酒,季婉茹意识到自己在继续呆下去,可能就真的会被梁炎看出什么,也不多言,和两个人说了两句闲话,便很自然的道别离去。
“对了,姚放现在也不简单了,弄不好还有些造化呢。”梁炎玩弄着手中的酒杯,随口道。
陆为民也有些诧异,季婉茹怎么跑来了?虽说知道自己和梁炎关系很不错,但是这种情况下,她来掺和干什么?
但是他在无意间发现自己竟然存有某种说不出的另类心思,尤其是在昌州经开区和阜头在鸿基电子这个项目群上存在激烈竞争的情形下,他内心深处隐隐有一种想要俘获征服这个女人来获得对恽廷国的那种欲望。
“哦?姚放?”陆为民略一愣怔,问道:“我很久没有回厂里,也没怎么关心这些事儿了。”
酥酪般的手指拿起酒瓶,替陆为民和梁炎斟上酒,季婉茹也拿起一个酒杯替自己倒上小半杯红酒,举起酒杯,“梁总,陆书记,多谢对御庭园的照拂,婉茹谢谢了。”
看到陆为民讶异的目光,季婉茹眼中闪过一抹落寞和凄冷,脸上却是笑容绽放,“没办法,一个女人要生存,嗯,必须要有一些吓得到人的东西,幸好我在大学里是射击队的,短距离内要打你和_图_书的鼻子绝不会打到你的眼睛。”
陆为民头皮一阵发麻,他知道这个女人对自己有足够的杀伤力和吸引力,所以再打春节那一晚之后,他尽量不和这个女人有单独相处的时候,到阜头之后更是鲜有踏足这里,就是避免擦枪走火。
陆为民到阜头之后来御庭园时间更少,记忆中只有一次,而且都是和一大堆人来,吃了饭就走人,像今天这种单独和谁出现更是在双峰都没有的事情。
季婉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的进来了,当得知梁炎和陆为民两个人独自要了一个小包间喝寡酒时,她就有些压抑不住自己的情思,想要来见见陆为民。
“等你。”季婉茹眉目如画,俏眸流波,丰润的嘴唇微微抿起,加上那深红色无袖镂空旗袍把胸前露出的一抹白腻乳沟,站在窗前,足以勾住任何男人的魂魄。
梁炎不经意的一句话让陆为民心里也是有点儿不自在,这还真是一个难以回避的现实。
毕竟这季婉茹大家都在说背后有个男人罩着,徐世昌不过是个幌子,连徐剑戈也说他老子和这个女人纯属生意上的朋友,但是之前徐世昌怎么和这个女人扯上关系的,却是无人知晓,徐剑戈问个他老爹,他老爹只说少问些不该问的事情,但徐剑戈诅咒发誓他老爹虽然外边女人不少,但的确和这个女人扯不上关系。
梁炎来御庭园次数挺多,这话倒也合理,陆为民好歹也是一方诸侯,这话听起来也在情理之中,但梁炎总觉得这里边有点儿啥不一样,但也说不出什么其他味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