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五十一节 斯文败类

这是一个很具有个性风格的办公室,说实话并不像一个办公室,更像是一个供主人私享的空间,或者说用书房来形容勉强合适。
“怎么,又为你们御庭园拉生意?存心想让我这个县委书记当不长?”陆为民反问。
“嗯,好,我道歉。”陆为民举手投降,坐回沙发上,端起酒杯,竭力压抑着内心那种黑色欲望的膨胀。
陆为民心里一荡,却觉得自己和对方真的有点调情的味道在里边了,心里一方面盘算该怎么破解这个难局,但是内心深处却总有一股子想要从某道裂缝里迸发出来的黑色欲望。
“嗯,才上任不到一个月,可他就来了御庭园四次了。”季婉茹眼中多了几分怔忡和哀愁。
如果这话不是出自季婉茹嘴里,陆为民简直不敢相信,这会是从甘哲嘴里冒出来的话?那个斯斯文文如白面书生的家伙,居然敢这么口气狂妄无边?
陆为民默默寻思了一阵,这甘哲口气如此之大,肯定也是有所仗恃。
“婉茹,别把世界想那么灰暗,很多女人就是想让男人垂涎,她们也没有那个资本,我不认为女人天生丽质就是一种罪过,把握好自己,向前看,阳光总在风雨后,这句话很适合你现在的心态。”陆为民已经找不到什么语言来宽慰对方了,只能胡言乱语说一通。
在陆为民印象中,甘哲看起来是挺文质彬彬的,而且头脑思路很清晰,说工作也是一针见和_图_书血,能说到点子上,其他倒是没有见出什么来,没想到居然会有这些品性。
看见陆为民打望自己的目光有些飘忽,季婉茹没来由的心一阵发慌,放下运动手枪,却又拿起了那一具应该是进口货的棍式高压电击器,这玩意儿近乎于防狼器,真要被击中,短时间绝对丧失知觉,在陆为民看来,比那个运动手枪更具实质性的威力。
“他来找过你?”陆为民语气变得有些冷起来。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季婉茹气愤地瞪大杏核眼,“道歉!否则没完!”
甘哲在陆为民汇报工作三天之后,就到了阜头,重点调研阜头的“三项工作”,对阜头推进投资环境改善的这个举措大加赞赏,应该说陆为民和甘哲很有点儿默契的味道,没想到现在却出了这么一着事儿来。
有话要和自己说?陆为民头皮又是一阵发麻,但是此时他却无法拒绝。
“有什么不行?这里没有召唤,没有人会主动上来,谁要上来,都得先打电话。”季婉茹目光里又多了几分落寞,“你害怕被人看见?”
“好了,你不是在我面前来演示如何对付色狼的吧?我很像色狼么?”陆为民摆摆手,重新走回宽大的办公室。
看见陆为民那副尴尬的模样,季婉茹忍俊不禁,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你在女人面前都是这样狼狈不堪么?我觉得不应该啊。”
“哦?”陆为http://m.hetushu.com民立即反应过来,“他对你有什么……”
尤其是搭在季婉茹背后的手指更是感受到女人丰软的身段带来的那种弹性,胸前那对人间胸器更是伴随着音乐在只有一层衬衣和旗袍相隔的肌肤间碰撞摩擦,让陆为民简直无法控制住内心的绮念。
陆为民越发觉得自己糊里糊涂跟着这个女人上楼来时一个错误,真要被人在这里发现,那自己就百口难辩了,但是看到这个女人柔美凄然的神情,想到这个女人坎坷的身世,他又有些不忍。
办公桌上只有一部电话和一台电脑,房间里只有一套组合沙发,房间显得很空旷,陆为民走到窗户边,拉开窗帘缝隙,可以看到坚固的防盗栏和紧闭的窗户。
见季婉茹转泣为笑,陆为民这才松了一口气,“我怕见女人流泪,也许我这人就这点太矬了。”
很顶级的音响,不过陆为民分不清楚是丹麦的还是日本的,但是效果极佳,没有一般行政官员或者附庸风雅的国企私人老板的一大排书柜,也没有啥类似于雄鹰雕塑或者地球仪一样的东西,更没有类似乎“难得糊涂”“每临大事有静气”这一类格言警句条幅,就这么单纯简单。
想想也难怪,他从常委办副主任下来时才不过三十五六岁,就到青溪担任市委常委、宣传部长,两年就能向前迈进一大步,担任地委副书记,这背后肯定有大树,三十七m.hetushu•com八岁的地委副书记,和孙震比起来也不遑多让,是有狂妄的资本,只是没想到这家伙酒后就这般失德。
徐世昌可不是一般的商人,他可是丰州酒厂的厂长,当然丰州酒厂是地区国营企业,地委的确掌握着徐世昌的帽子,但是丰州酒厂这么多年效益很好,也算是给地区财政贡献颇大,徐世昌财大气粗,加上和李志远、孙震、常春礼、焦正喜以及王自荣这些地区干部关系都不错,尤其是焦正喜,更是和徐世昌是铁杆兄弟,你甘哲敢如此放话,假如这季婉茹真的是徐世昌的人,他就不怕这话传到徐世昌耳朵里,就不怕引发他和焦正喜之间的矛盾?
“甘哲?!怎么了?”陆为民语气变得平和起来,“才上任不到一个月的地委副书记,我能不认识么?”
在国内对枪爆内物品管制得相当严格的情形下,一把可以连续击发的运动手枪足以让人在有坏心思之前掂量再三。
“嗯,打过一次电话,我没理他,晚上一帮人就陪着他来,说是他青溪那边的朋友,男男女女的一大堆,吃了饭,就要唱歌,非要我作陪,我考虑到他才来,又是领导,所以就陪着喝了一杯,他又拉我去跳舞,就有些手脚不干净了……”季婉茹自我解嘲地道:“他大概也是喝了不少酒,见我态度有些冷淡,就问我不要以为谁能罩得住我,就敢在他面前拿捏,说徐世昌算什么东西?还说在权力m.hetushu.com面前,商人再有钱也得给他跪着舔脚趾头。”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尤其是孤身一人的漂亮女人要撑起这样一个摊子,的确需要考虑各种不测,做人难,做一个独立女人更难。
“光是口头道歉不行,要行动弥补!”季婉茹眼波溶溶,眉目生姿,“陪我跳一曲舞。”
“色狼能走进这里,那就意味着我拿着这个东西都没有太大用处了。”季婉茹笑吟吟的放下高压电击器,“你到阜头这么久,也没有说请客祝贺一下?”
孟庭苇的歌声很有穿透力,总让人心灵有一种酥麻的迷醉,这是陆为民的感觉,当歌曲响起,季婉茹和陆为民在客厅里伴随着悠扬的音乐起舞,馥郁的香气像潮水一般涌入陆为民的鼻腔中,让他绮思纷扬。
“不,现在还没有,但是我感觉得到他的目光,像刀子,像锥子,让人很不舒服。”季婉茹声音变得有些飘忽不定,“而且手也有些不规矩。”
“在这里?我不太会……”陆为民吃了一惊,连忙拒绝,“不行……”
陆为民有些尴尬,顾左右而言他,“婉茹,你一个人住这里不怕么?”
漂亮女人谁都喜欢,关键是你得要你情我愿,如果说用强或者靠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就未免太下作了一些,而且陆为民也觉得这甘哲还真有些胆大,这才来丰州多久,一个月不到,就敢有这些动作出来,还真有点肆无忌惮的味道呢。
“怕,那又能怎样?有的时和图书候真想……”季婉茹没有再说下去,仰起头,陆为民看到了对方眼眸中的泪影,“像你们这些男人都是这样,垂涎三尺,却又深怕沾染腥气,为什么男人都这么虚伪?”
“你认识甘哲么?”女人的一句话就让陆为民从无限遐思中惊醒过来,胯下本已昂扬勃发的巨物也陡然一缩,原本不得不弓起身体躲避着那种尴尬的陆为民顿时一震,目光顿时变得清冽起来。
“哼,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人有七情六欲,被外物所迷,被外情所感,那也很正常。”季婉茹轻哼一声,“来,陪我跳一曲,你就走吧,省得你坐卧不安。我也有话要和你说。”
甘哲?怎么会是这个家伙?一个多月前,甘哲上任之前在一个饭局上,何铿为陆为民引见了对方,应该说接触之后两个人相互的感觉都还是不错的,尤其是甘哲上任之后,陆为民又专门到甘哲办公室汇报了一次工作,重点介绍了阜头即将全面启动的“政务公开、效率提升、作风转变,改善投资环境,让人民满意”主旨活动,引起了甘哲的极大兴趣。
看见女人熟练的玩弄着那把木手柄的运动手枪,甚至摆出了一个专业射击姿势,旗袍美女扬臂瞄准,丰胸如峦,镂空如眼,粉嫩细腻如羊脂玉般的胳膊配合着带着青灰色金属气息的枪管,很有点英姿飒爽的风骚气息,陆为民也被震撼了一下,不能不说这玩意儿还是能吓到一些心怀不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