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五十三节 恣意,勒马

就在几欲爆发的那一瞬间,陆为民却只是轻轻的吻了吻那对让无数男人癫狂的美胸,然后默默的替女人掩上衣襟,在季婉茹惊讶而又难以置信的目光中站起身来。
陆为民一句话让隋立媛身心俱醉,身体更是滚烫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又像是邀宠般的在锦被下扭动起来,让陆为民绮念顿起,又有些蠢蠢欲动的意思,忍不住感叹一声,年轻真好。
三菱蒙特罗疯狂的冲出御庭园停车场时,外边已经下去了雨,秋雨连绵,这一场雨估计没有一夜难得停下来。
“去山上了,那边已经装修完毕,马上就要正式开门营业了。”说起这件事情,隋立媛就有些兴奋起来,“你没看过,那景致,真的让人迷醉,我想等几年我倦了隋棠也读大学出去之后,就去住在那里,一辈子都不再下山了。”
隋立媛已经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这一夜也不知道这个男人怎么大的兴致,翻来覆去花式繁多,想到那种种羞人之举,隋立媛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心甘情愿的就任他摆布,恁地羞煞人。
深深的一吻之后,陆为民很泰然的让自己的身体离开季婉茹,微笑着眯缝起眼睛问道:“这足够证明了吧?”
欢好之后陆为民神清气爽,仰靠在床头上,手指却在女人胸前流连。
“没怎么,就是被一个女人给勾引魅惑,险些逾线。”陆为民笑了笑。
陆为民爱怜的抚摸了一下隋立媛光和*图*书洁晕红的面颊,“我知道,不过不完全是,哎,一言难尽,不过我知道在你这里我是放心的就行了。”
而现在,陆为民认为这不过是对恽廷国的美好印象幻灭之后一段感情空白期,亟需一个让她觉得更安全更伟岸的男人作为依靠对象,而自己恰恰符合了她心目中每一条要求罢了。
“为民,你不用解释什么?我神志清醒,思路明晰,我做什么比谁都更清楚,无需任何人来提醒我。”季婉茹嫣然一笑,“你无须有任何负担,我和你是两个个体,你有享受你生活的自由和权力,同样我也有享受我生活的自由和权力,是否交织或者割裂,取决于你我二人,我觉得你刚才很享受,所以我很乐意奉献我自己,当你觉得这不是享受而是负担时,我感受得到,我会离开,怎么样,这样的情人是不是很让人放心?”
“不要误会,我只是不愿意亵渎一些东西,我想你或者我都不愿意在这种情形下发生一些什么,我也相信你和我都应该感觉得到,其实我们之间的这种,嗯,感情也好,情谊,也好,还没有发展到可以做那种事情的那一步,和其他无关。”
自打离开了双峰,他就在也没有去过那边,甚至连电话也没有打一个,这让陆为民内心突然浮起的内疚感顿时压倒了几欲喷发的情欲。
“婉茹,我说过我们可以保持一种好朋友关系,未必非和-图-书要……”
“不——够!”季婉茹一字一句地说道,然后奋不顾身地抱住陆为民的头,狠狠的重新把自己的樱唇献上,又是一记火热爆辣的蜜吻,咿咿唔唔的鼻音中,季婉茹甚至将自己的身体挤进了陆为民的怀中。
此情此景,陆为民只觉得绷紧了弦陡然断裂,手指沿着女人丰软的腰肢上滑,探入那镂空之处,季婉茹脸上现出得意的笑容,听凭着陆为民把一颗一颗旗袍扣袢解开来,露出内里火红的文胸和文胸下几乎要胀裂欲出的胸房。
“我想我该走了。”陆为民站起身来,并没有掩饰一个男人处于这种情形下暴露出来的特征,季婉茹咬着嘴唇站起身来,“你……”
从丰州到洼崮,下着雨,一个半小时,让隋立媛这一个多小时几乎是在一种煎熬下度过,既希望这个男人早一点到,又怕男人心急火燎的过来,路上出点什么事儿,一往这方面想,隋立媛就禁不住呸呸的想要破除这种不详念头,一直到轻微的引擎声停在了后门,早已经在后门处等候的她一颗石头才落地。
伸手探过,手指扶住对方圆润的下颌,将女孩的脸庞勾了过来,端详良久,似乎是在品味着这张绝对称得上天姿国色的娇靥,这才一口吻住对方微微嘟起的粉唇,深深的吮吸起来。
“啊?”隋立媛紧张起来,她知道陆为民有女朋友,甚至可能也不止自己这一个女人,但是能www.hetushu.com让陆为民这样说,应该不是她所知晓的才对,“你小心一点,你现在身份不同,想打你主意的人肯定不少。”
举手吸气让陆为民解开胸前的胸罩,这种前扣式的胸罩显然更方便男人的动作,一对完全颠覆了地心引力的完美乳房呈现在陆为民面前,鲜嫩欲滴的乳尖如两枚硕大玉碗巅峰的缀饰,颤颤巍巍,似乎连整个空气中都流淌着一种惊心动魄的华艳。
“我说了,我不是被感情一时冲昏了头的小女人,我有自己的思想和判断力,好不好?”季婉茹把自己的脸颊凑在了陆为民面前,嘴角浮起动人的笑容,脸颊上两个若有若无的酒窝此时是如此的迷人,一双忽闪的明眸跳跃着灼热的火苗,“难道你觉得我会害你?你还是一个男人么?”
隋立媛已经记不清自己几度迷失在了对方凶悍的爆发中,她只知道自己月经就这一两天就要来了,今晚是最好安全期,恣意缠绵,拼却一身休,尽君今日欢。
他突然为自己感到羞愧,既然他有精力在这里和另外一个女人厮混,为什么却不能去慰藉另外一个苦苦等待他的痴心女人?
陆为民无话可说,对于一个理性的女人一旦疯狂起来,她会比感情冲动的女人更狂热,这个女人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眼中燃烧着灼热的情焰,这个时候要说服她显然不太可能,也许她要遇到一个更值得让她全身心投入去爱的男人,和*图*书这种感情才会转移。
得知只有隋立媛一个人在市场外的饭庄住之后,陆为民欣喜若狂,驱车直奔洼崮。
“为民,你今晚怎么了?”身子又有些滚热起来,男人的魔掌就像一剂春药,撩拨着她心田中的芽苗。
“范莲和朱杏儿呢?”陆为民压抑住又有泛滥迹象的情欲,问道。
陆为民好不容易从季婉茹让人晕眩的热吻中挣扎出来,连连摇头,“婉茹,我想你可能误会了……”
隋立媛几乎是瘫软在了男人狂野火爆的亲吻之中,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盏燃烧的蜡烛,融化在了火焰中,在上楼的楼梯上她的衣衫就已经被男人剥了个精光,文胸小裤就这么随意的丢在客厅里,让她羞不可抑的蜷缩在男人的怀抱中。
这一吻,让季婉茹几乎晕眩,她没想到陆为民竟然用这样的方式来证明,突如其来的幸福混杂着汹涌而至的狂喜兴奋,让季婉茹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此时此刻恽廷国那张棱角分明的印象早已经淡化得几乎想不起来,季婉茹她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获得这个男人的可能,她不奢望完全占有这个优秀而又多情的男人,但是这不妨碍她可以在他心中某个部分获得一隅之地。
陆为民啼笑皆非,摇摇头,“婉茹,不要作践自己,虽然你有一段短暂的伤心的故事,但是我想这不是问题,你能够寻找到你的真爱,真的,你的心境已经平复,你完全可以开始一段属于自己www•hetushu.com的生活,感情生活。”
长戈直入,犁庭扫穴,肢体交缠,欢爱无边。
“为民,我早就说了,我很理智清醒,我的选择不用别人来教,OK?你有你选择的权力,但是你不能干涉我的选择,你可以拒绝我,但是你不可以干涉我的选择,OK?”季婉茹脸上挂着明媚的笑容,目光清冽如雪。
“我怎么证明我说的话?”陆为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季婉茹话语的意思,但是看到对方嫣红如火的脸颊和情意绵绵的眼神,陆为民就知道对方这话的意思了。
陆为民有些艰难地吐出字句,季婉茹的脸颊已经紧紧靠在了他肩头上,而自己的手搁在了她腰肢上,两条腻白的大腿无时无刻不在勾引着陆为民的目光,更让陆为民感觉到呼吸困难的是,季婉茹的胳膊已经揽住了他的颈项,就这么姿势暧昧的紧紧拥挤在沙发里,馥郁的香气更像是若隐若现的火星,在一间密闭的火药仓库里飘动。
陆为民并不像他自己所说的那么高尚,事实上在最后关头刹住车的原因是因为季婉茹的美胸让他陡然间想起了隋立媛。
陆为民努力想要表达清楚自己这种意图,他觉得自己似乎说得有些含糊不清,但是季婉茹却听懂了,脸上绽放出绚丽的笑容,比起刚才那种幸福喜悦感更甚,似乎完全理会到了陆为民内心所想,“我明白,为民,谢谢你对我的尊重,真的,谢谢你,我想今晚我可以睡一个安稳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