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五十五节 矛盾,浮出水面

岳霜婷可以在昌州那边的情报帮自己,但是对宋州和宜山这边的情况她就无能为力了,要想和宋州与宜山竞争,就得要凭真材实料,怎么来打动台商的心,这也是一门学问。
本身蒲燕对这方面的工作就不是太熟悉,加之宋州麓溪区和宜山宜城区本身在经济实力上就要远强于阜头,这一轮竞争陆为民虽然底气十足,但是对于蒲燕来说心里确实没底,加上乔晓阳和柯建设这两个阜头县委里边的老资格这么一说,蒲燕的目光就往陆为民和宋大成那边看去了。
紧跟在乔晓阳背后表态支持的是柯建设,他面无表情,但是语气去很重,“前期县里边也做了大量工作,蒲县长和明泉主任也都一直在协助大成县长做谈判方案,现在机会终于来了,如果我们在这个项目群的竞争中失败,是无法向县里干部群众交待的。”
蒲燕还真有些紧张,这样一个项目群组,涉及到多个中小企业,一旦落户就是都落户,而一失手便是颗粒无收,而这个项目前期准备陆为民也没有怎么多操心具体条件的准备,而是放手给宋大成和自己,尤其是自己,也幸亏是章明泉对这方面工作相当熟悉,帮了自己不少,否则她还真觉得吃不消。
“陆书记,这个项目群我们势在必得,哪怕我们暂时吃一些亏,在土地地价上让一些,税收政策上更优惠一些,都应该拿下,这涉及到几千万的投资,和图书而且还有很大可能性吸引更多的投资进来,几乎就是一个风向标,所以我们不能有失。”乔晓阳这一次的态度异乎寻常的鲜明,情绪也很饱满,这和以往常委会时他的低调有些不一样。
季耀国甚至在电话里很坦诚的告诉陆为民,鸿基之前一直没有认真考虑阜头,虽然阜头也有不少优势,但是鸿基一直希望能够落户昌州,但是现在和昌州的谈判已经破裂,由于在和昌州方面的谈判耽搁了太长时间,鸿基准备在阜头、宋州的麓溪区、宜山的宜城区三选一,尽快结束谈判,确定投资事宜。
柯建设脸色越发冷淡,眼睛似乎有些眯缝起来,动了动嘴角,皮笑肉不笑地道:“陆书记,那也许是我多虑了。我只是在想,假如我们真的胸有成竹,自信满满,那当然是我多嘴饶舌了,但是如果真的胜负还在未定之数,为什么不可以请地区那边出面协调一下呢?我想不管是哪位领导出面接洽,至少对我们没有坏处不是?若是我们在这样大的事项上不汇报不请示,一旦真的错失机遇,谁来承担这个责任?难道向地区汇报一下,请求一下支持就那么难么?我们的这点虚面子真的就那么重要?”
陆为民面无表情,心里却是在琢磨,乔晓阳这是有点儿和柯建设一唱一和的味道在里边,乔晓阳也就罢了,这柯建设现在跳出来唱这么一出却是为了什么?
http://www.hetushu.com柯书记,宋州和宜山的竞争力并不弱于我们,许多条件也比我们阜头强,我们阜头也不过就是占了一些先机,很大程度还是陆书记和季家的一些缘分,但是台商都是生意人,他们肯定要四下对比我们和宋州、宜山之间的条件,所以我觉得我们应当全力以赴,但是也不能就笃定台商必须要投资我们阜头,柯书记,您这么一说,我们压力就太大了。”
陆为民把季耀国的电话内容和自己判断一说,立即就引爆了县委常委会的气氛。
虽然乔晓阳的态度让陆为民有些意外,但是陆为民还是认同乔晓阳的观点,这一战不容有失。
“大成县长,话不能这么说,宋州和宜山的强项在哪里?无外乎就是它们有市里边的支持,我们也可以争取地区的支持嘛。”柯建设瞥了一眼陆为民,淡淡的道。
乔晓阳一来就把性质无限拔高,而柯建设更是言辞铿锵的推波助澜,一副谁若是把这事儿办砸了就是阜头全县罪人的气势,这让蒲燕顿时感到压力山大,心里也就有些发慌了。
会议室里一时间鸦雀无声,谁也未曾想到原本心平气和的常委会陡然间一下子变得如此剑拔弩张,浓浓的火药味清晰可闻,连宋大成都觉得柯建设这话说得并非毫无道理,这么大的事情不向地委汇报,无论如何有些说不过去。
“老柯,像这样大一个项目群落,就像和-图-书你说的,好几千万投资,我们阜头的条件的确不算最好,但是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优势,如大成所说,成不成在两可之间,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敢轻言胜利。地区能够在哪些方面给我们支持,资金还是政策?资金,不可能,地区自己都还捉襟见肘,我也从来没有听说过地区财政给谁以无偿支持;政策?我们有一级政府,能给的政策,我们都能给,地区也不比我们多什么,我们去向地区求援,除了显示我们县委县府在扛重担负责任的能力上有所欠缺外,还能收获什么?我不认为那个书记专员给和投资商说两句,原本不打算在我们阜头投资的台商就能回心转意了,那只能是一种幻想!”
事实上在季振祥他们第一次造访阜头时,陆为民已经在安排阜头方面开始做谈判的准备了,在第二波台商来旅游考察之后,阜头方面的准备工作做得更细更有针对性,在这一点上,章明泉协助蒲燕做了相当多的工作,作为双峰方面的第一任招商引资局局长,章明泉显然更清楚如何来在谈判中展现己方的优势。
陆为民不认为季耀国这是在说大话,鸿基和宋州宜山的确也在接触,而且宋州尤其是对这个项目群抱有极大兴趣,但是宋州方面显然没有做好对这个项目群的接受准备。
宋大成见气氛有些凝重,接上话道:“这一次招商引资的确非常重要,但是大家都知道招商引资从来hetushu•com就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合同签订之后都还有反悔的可能,只有当投资真正落地,才能说得上成了。这一段时间蒲县长和明泉都相当辛苦,但宋州和宜山与我们相比,我们有我们的优势,它们也有它们的强项,谁胜谁负也都正常。”
一个很明显的表现就是宋州是新成立的麓溪区在积极联络鸿基方面,而不是宋州经济技术开发区,而据陆为民所了解的情况,新成立的麓溪区无论是在基础设施建设上还是扶持力度上都肯定无法宋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相比。
麻无忌有些吃惊,先前会中休息的时候,柯建设和自己谈起台商投资问题时,还说宋州和宜山的条件都应该要比阜头好得多,阜头要和宋州、宜山竞争难度很高,尤其是宋州和宜山都是市辖区参与竞争,都获得了市这一级党委政府的支持,而阜头至今未向地委行署汇报这个情况,完全想要依靠县里的条件来竞争,显然有些力有未逮,言语间似乎颇不看好,怎么这个时候这家伙突然语气一变,又变得如此言辞铿锵了呢?
县委常委会还在进行中,陆为民便接到季耀国的电话,提出后天鸿基会派代表团来阜头接洽项目群投资事宜,希望阜头方面能够拿出足够诚意,击败宋州和宜山方面的竞争对手。
柯建设的话相当厉害,把事情挑破了,这样重要的事项,县委县府不向地区汇报是不是不合规矩?而一旦导致招商引资失m.hetushu.com败,县委县府如何向地委行署交待?谁又该来承担这个责任?
陆为民终于有些压抑不住自己的怒意了,这个柯建设还真有点儿故意来找茬儿的意思呢,这才多久?有些人的尾巴就要露出来了。
宜山方面陆为民还不太清楚,但是宜城区是宜山主城区之一,应该也具备相当吸引力才对,陆为民不清楚季耀国在和自己打电话的时候是不是也给麓溪和宜城方面打了同样的电话。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陆为民,从一开始陆为民就封锁了这个消息,至始至终未向地委行署汇报过,开始大家还觉得可能是到有些眉目的时候才向地区汇报,但是到现在陆为民似乎都没有向地区汇报的意思,不能不让他们感到困惑,现在柯建设这么一发难,这个疑问就浮上了众人心头。
“招商引资,最终还是得依靠自己,依靠我们的软硬件设施,依靠我们有针对性的工作,依靠我们干部的素质作风,这才是根本,我坚信我们前期的工作做得很有成效,一定能够在这次竞争中获得满意的结果。”
“嗯,我赞同乔书记的观点,我们阜头太需要这批投资了,现在已经马上就是十月了,我们今年除了在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上取得了一些突破外,真正在培育产业上没有多少建树,如果台商能够落户我们阜头,就可以打破我们目前的投资荒项目荒,也能够缓解我们目前的巨大压力,无论如何,这一次我们阜头都要拿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