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五十八节 三堂会审

“陆为民这是早搞什么名堂?!”孙震愤怒欲狂,如铁笼子里的狮子一般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这么大的事情,他竟敢瞒着地委行署,他打的是什么主意?以为阜头是封建社会独立王国了,可以听封不听调了?”
既然你阜头条件不佳,竞争中不占优势,你为什么不向地委行署汇报?难道说地委行署会不支持你,还需要你藏着掖着?
“嘿嘿,常书记,没那事儿,我做啥亏心事?我做的对得起我自己的身份职责,那就是理直气壮。”陆为民嘿嘿笑道。
“算了,潘秘,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一顿骂我陆为民受得起,但这事儿没有圆转余地,我可以明确放话在这里,若是阜头拿不下,那么经开区和丰州市就更没戏。”陆为民朗声笑道:“我这就过来,得找几根荆条背在背上,负荆请罪么。”
孙震火气渐渐平息下来,但是言语里的怒意依然很盛,潘晓方稍稍舒了一口气,“要不这样,专员,我给陆为民打个电话,让他过来,我们听一听他的解释。”
※※※※
“公心?公心要看怎么说,本位主义山头主义咋一看也是出于公心,但是对我们工作大局却是贻害无穷,这个道理不需要我们在座的来教育你吧?”孙震黑着脸,“你也不用给我们在这里绕圈子,今天叫你来,就是要听听你们阜头县委关于http://www•hetushu•com台商投资考察的工作情况,我不知道你这个县委书记现在这么贵足难抬,还得要我们在座这么多人来请,你才姗姗来迟,我还真想知道如果地委不叫你来,你打算对地委把这个消息封锁到什么时候?是不是地委做出决定,阜头县委还打算抗命不遵?”
“为民,我不和你多胡扯了,你自己来丰州向李书记和孙专员解释吧,现在两位领导都很震怒,而且到现在你都还没有向他们吐露一个字儿,你可真是把保密工作做得好,而且是专门对地区做保密工作啊,你说你这算是什么行为?”潘晓方笑骂道。
“专员,为民可能有多方面的考虑,也许他觉得阜头既然能够牵上这条线,大概也就能够和台商谈妥条件吧。”这个时候潘晓方也不好多说其他,只能帮着缓颊。
陆为民一走进李志远的办公室,看见孙震、甘哲、常春礼、焦正喜以及陈鹏举都坐在里边,就赶紧喊了一声报告,原本有些凝滞的气氛一下子就被打破了无论是李志远还是孙震脸上都有些古怪表情,常春礼和焦正喜、陈鹏举更是有点儿忍俊不禁。
“你是县委书记,但是更是共产党员,最起码的党纪政纪还是懂的吧?大事小事分不清,还是觉得阜头是独立王国地委管不到了?”李志远脸色一沉,“不和_图_书要以为自己觉得理直气壮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一项工作如果心态摆不端正,那就决定了你的路径有问题,就算是一次干成了,那也是偶然,长期以往,失败是必然。”
“孙专员,您这话太重了,我小胳膊小腿儿可承受不起。”陆为民本来已经在陈鹏举的示意下坐在了留给他的位置上,赶紧又站起来,“县委是受地委领导,共产党的组织纪律就是下级服从上级,但是我想我作为县委书记对一项工作什么时候汇报这个尺度还是能够把握住的。”
地委几个领导听得陆为民这么一说,都知道这家伙嘴还挺硬的,半点没有意识到他自己的错误,这家伙从来都是这样。
陆为民在电话里也不客气,这个时候也不是谦虚的时候,该争就得争,何况已经走到这一步,就算是交给经开区或者丰州市也有些太仓促来不及了,只能当仁不让。
潘晓方话语里的含义很清楚,你陆为民前程远大,不急在一时,这个一批投资落在丰州地区那个县市区,地委行署都得要给你陆为民记上一大功,但是如果在你收搞砸了,不但没有能落户阜头,而且跑到其他地市去了,你陆为民就是滔天罪人,是要承担政治责任的,一个山头主义刚愎自用足以把你打进冷宫,就算是你才去阜头,只怕一样脱不了好。
潘晓方也是觉得头皮发麻,和-图-书心里也是嗔怪陆为民。
“再说一句难听一点的话,我是阜头县委书记,又不是地区领导我凭啥要去帮他们赔本赚吆喝?有本事自个儿找去,缩在地区羽翼底下靠地区领导来压我们算什么本事?”
“潘秘,你说我能不知道这里边轻重么?我承认阜头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是哪一个谈判就是十拿九稳?在投资没有正式到位之前,就算是签了协议都一样可以撕毁,这还别说谈判了,你觉得经开区那帮人和丰州市就能比我们阜头准备得充分,就比宋州和宜山那边强?我看未必吧,要我说从表面上看它们的条件的确要比阜头强一筹,但是投资商细细了解分析,我估计人家真要可能要选宋州或者宜山,还不如我们阜头具有独到的竞争力呢。”
潘晓方一惊,陆为民知道地区消息从哪里来的?这小子不是一直封锁着消息么?他怎么知道消息是从经开区那边传递过来的?
这个家伙怎么就没有一点省心的时候,到阜头才多久,就弄出这么大一个事儿出来,他能理解陆为民一力想要做出一番事情来的心情,而招商引资就是第一要务,尤其是在阜头因为台商被围堵事件臭名远扬,要想挽回这个声誉更是需要花大力气,但是他应该清楚这一批台商的投资对于丰州来说意义有多么重大。
“哟呵,那我想问一问,听你的口气,就是hetushu.com现在也还不是向地委汇报的最好时机了?”孙震真有些怒了,语气有些冷下来。
潘晓方也琢磨得到陆为民的一些心思,大概也是担心地委行署一旦觉得阜头竞争力不足,立马就把这个机会转给经开区或者丰州市了,但这无可厚非,当你不具备这个实力时,为什么不做个顺水人情交给地委行署,让地委行署这边来统筹安排呢?
孙震余怒未消,“嗯,晓方,你让他马上过来,恐怕李书记也知道这件事情了,本来是一件大好事,弄不好就的被这家伙搞糟了,哼,简直不让人省心。”
孙震显然也清楚陆为民的打算,他是痛恨陆为民这种罔顾大局的行径,这样的好的一个机会如果失去了,那将是丰州的罪人。
陆为民接到潘晓方的电话就在电话里询问了一下情况,一句“有没有龙颜大怒”把本来有些埋怨意思的潘晓方也逗得笑了起来,“为民,你是真想把地区里边领导得罪完么?也不看看这是什么事情什么时候?今年马上就是收官之时了,这么大一笔投资,花落别家,那是要付出政治代价的,难道你不明白?就算是阜头拿不下,只要是丰州其他区县市得到这一批投资,那都少不了你的功绩,李书记和孙专员难道看不见?他们不知道你阜头的情形?你这是何苦来哉要搏这一把?”
陆为民连忙点点头,“李书记批评得对和图书,我人年轻,可能有些工作考虑不够周到,但是我要解释一句,我干工作绝对处于公心……”
“阜头县委县府争取到了这个机会,地委行署当然会首先支持阜头去赢得这个机会,但是现实条件摆在那里,如果能赢得这个机会,地区会尽全力支持,如果不能,那么地区当然要统筹全面来考虑整合,无容置辩经开区和丰州市要比阜头条件好,我还不知道他那点小心思,不久是怕地委行署直接把这个机会给经开区或者丰州市了么?芝麻点大的心胸心境,怎么当县委书记?!”
※※※※
“哼,阜头条件摆在那里,你知我知他更知,你以为人家台商就是傻子,会看不到这些具体条件?宋州的麓溪虽然不是开发区,但是也和开发区相差无几,刚刚建区,也属于主城区,宋州市委市府正在全力打造和扶持麓溪,各种政策资金资源都在向麓溪倾斜,宜山的宜城就更不用说了,主城区,一直是宜山的经济政治文化中心,交通区位优势明显,你阜头有什么?我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阜头和人家的条件差距摆在那里,只有正确认识自己的不足,才能更好的制定应对策略。”
“哟呵,为民,还这么懂规矩了?我听说你可是在阜头一言九鼎说一不二啊,到这里就这么老实了?”常春礼笑着道:“是不是做了亏心事儿,自己就觉得底气不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