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五十九节 舌战群雄

“在没有正式谈之前,我想谁也不敢说有多大把握,但是我可以说一句阜头不成,那么经开区和丰州市肯定更不成,而我们阜头也肯定要比麓溪和宜城把握性更大,这一点我陆为民可以保证,而且也绝不是什么热血上涌意气用事。”陆为民语音也提高了几度,眉毛一掀,“我知道地委现在是听不进我所说的,其实也很简单,台商和宋州也好,和宜山也好,谈判也肯定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有结果,就能签协议,阜头这边也差不多,所以如果阜头真的不行,经开区和丰州市我想也有机会,我想这样,如果从明天起,三天时间,应该能够有一个大致的东西出来,如果那个时候阜头没有把握,地委可以接手,我这个意见如何?”
当陆为民谈到台商和昌州经开区接触时,丰州地委的几个领导都有些震惊,如果昌州方面真的有这个意图,那就还真没丰州的戏了,没想到昌州和台商谈崩了,这才出现一缕曙光,这倒真不能说阜头方面是一直有意隐瞒,至少前期在没有太大希望之前,如果阜头方面冒然向地委汇报,反而可能会让地委那边觉得阜头方面是在故意哗众取宠。
“孙专员,您别生气,从我个人角度来看,我觉得现在还不是汇报的最佳时机,因为明天县里才会和鸿基方面进行正式接触,虽然我们之前也经过了几番接触,但那都是非正式的,意向性的,要从明天开始,才会进入实质性的谈判。”
“对不起,http://www.hetushu.com常书记,我不这样认为。”陆为民冷冷的回击,“谈判机会不是谁给的,而是我们阜头自己争取来的,经开区或者丰州市若是有那个本事自己去争取,我陆为民无话可说,要靠谁来施舍,我想无论是郭书记或者陈专员只怕脸皮上都有些难受吧?我想经开区或者丰州市大概也不愿意落个这样的名声,至少我是做不出这种事情来的。”
“为民,我想鸿基集团方面这一组台商的情况我们都清楚了,之前来我们丰州考察时我们也是做过很认真精心的准备的,谁知道会在你们阜头弄砸锅,所以也让地委非常生气,连省里对地委的工作也有很大意见。现在既然有这种可能,你就应该向地委主动汇报,而不是等到地委来问起你们阜头,你才来汇报,你们阜头的条件我们都清楚,加上原来又出过这么一出事儿,在这里我要说,地委行署会全力支持阜头来和台商谈判,与宋州宜山竞争,但是,假如阜头方面真的觉得要赢得这场竞争有难度,我的意思是实事求是的进行评估之后,阜头条件不足的情况下,那么地委可能要综合评判,统筹考虑,这一点你要理解。”
“之前县里和台商那边接触很愉快,但我觉得那不过是私谊,真正有价值有意义的谈判要从明天开始,我原本希望是在和台商进行了第一轮正式谈判之后,获得一个较为准确的情况之后在向地委行署汇报,但既然http://www•hetushu•com地委要求现在汇报,我也可以汇报,但很多东西尚未和台商那边沟通,还无法了解对方的想法意图。”
陆为民也接着陈鹏举的问话开始汇报。
虽说常春礼和陆为民私底下关系甚密,但是听得常春礼公事公办的腔调,陆为民的火性子也就一点一点的窜了起来。
在常春礼看来虽然陆为民到阜头肯定会对阜头的招商引资工作起到推动作用,但是阜头的情形却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的,尤其是基础设施建设这个短板上,阜头的差距更为明显,台商若是不能选择阜头,那么丰州地委让经开区和丰州市顶上来当然就是顺理成章之举,而且在他们看来,阜头就是无法和经开区和丰州市相比,就是有一定差距,最明智的做法就该是现在主动撤出让给经开区和丰州市来接手。
常春礼和陆为民的私人关系也很不错,这个恶人得由他来当,他分管全地区的经济工作,招商引资也属于一方面,所以挑明这个情况也是义不容辞。
“陈专员,我得先申明一下,之前我们去和台商那边接触,并没有指望台商能够回心转意来我们阜头投资建厂,我们只是不愿意阜头一直背负这样一个投资环境恶劣的恶名,想要通过与台商那边的接触沟通来消除负面印象,所以我们通过一些渠道接触,邀请他们来阜头做私人旅游,通过这种方式来向台商展现我们阜头的风土人情,推介我们阜头的投资环境。”
陆为民并没有http://m.hetushu.com因为孙震态度不悦而退缩,而是很平静自然的解释。
“事实上这种方式效果很好,通过两轮的推介,台商们消除了之前对阜头的误解,也认可了我们的投资环境,尤其是不少台商对于我们阜头浓郁的历史人文环境非常满意,加之我们也有意识的让台商们我们当地百姓接触,让台商感受我们当地淳朴热情的民风,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感觉到台商对我们印象改变,才使得我们燃起了重新吸引台商来投资的希望。”
“为民,我们要看现实,不要意气用事,既然阜头明天就要和台商谈判,那你说说你们阜头有多大把握?”孙震眉头皱成一团,牙疼般的咧着嘴问道。
常春礼也听出陆为民话语里有情绪,但是这个时候可不是论私谊和斗气的时候,作为地委当然要从更高更长远的角度来看待问题。
什么实事求是的进行评估?阜头自己招商引资的事情需要谁来帮着评估?!什么狗屁综合评判,统筹考虑,说得冠冕堂皇,不就是觉得阜头底子薄基础差吸引不到台商投资,那就该让给经开区丰州市?!
“为民,我们实事求是的说,阜头和经开区与丰州市是有一些差距的,如果经开区和丰州市早一步介入,地委觉得把握性更大一些,当然地委不是要剥夺阜头的谈判机会,我们只是就事论事而已。”常春礼皱起眉头道。
听得陆为民这样解释,李志远和孙震的脸色都要稍稍好看了一些,如陆为民所说,阜头方和-图-书面虽然有意,但是之前也不过是一直在前期培育谈判气氛的准备工作,与这样大一组台商投资谈判,前期肯定要做相当周密充分的准备工作,静候时机,那个时候去咋咋呼呼闹腾,的确没有多大意义,反而殊为不智,被宋州和宜山方面知晓,徒增阻力。
“先前我们了解到台商其实一直在和昌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接触,我们知道阜头和昌州经开区的条件差距还是相当大的,所以我们也就只是做一做前期的准备工作,培育谈判氛围,并未进入实质性的谈判,一直到我们掌握到昌州方面和台商谈判破裂,我们才正式提出邀请他们来进一步考察投资环境并洽谈投资意向,明天将会是我们的第一轮谈判。”
自个儿不去寻摸,就等着来拣现成,天下哪有这等好事?
有些刻薄的话语让常春礼有些怒意,更让陈鹏举脸有些发烫,但是也没有人能说陆为民的话不对,毕竟当初是丰州地区行署两度登门都被台商拒绝,行署这边也就死了心,现在人家阜头不知道通过什么门路渠道又打通了这个环节,要剥夺阜头的谈判机会,委实有些说不过去。
好容易压下这心里的火气,陆为民语气却也有些淡了,“常书记,话可不能这么说。按照我的判断,之前就是没有阜头围堵事件发生,我估计我们丰州这边也很难入台商的眼,为什么?因为他们当时的心思还盯在昌州经开区身上,要不为什么连黎阳那边也看不上?现在一个首要因素是因为昌州经开区和他们谈www•hetushu.com崩了,这才有了其他地区的机会,加之我们阜头前期做了不少工作,我可以说围堵事件反而成为了我们阜头进一步加深台商印象的契机,正是有了这个由头,我们才可以邀请到台商来更深入真实的了解我们阜头的情况,也才有了我们阜头今日之机遇。眼下和台商的谈判尚未开始,说实话我们和对方也是一个相对试探的过程,怎么谈,条件如何,谈到什么程度,都需要时间和过程,现在谁能说谁就行谁就不行?”
被陆为民一番话堵回来,孙震噎得一时间找不出合适的话语来反击,倒是陈鹏举皱起眉头问道:“为民,你们和台商那边都进行了好几轮的接触,难道说一点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有掌握到?”
听得陆为民语气虽然和缓,但是话语里却是句句都有针对性,显然是对地区里边在阜头尚未开谈时就开始敲破锣有些不满,常春礼也知道这事儿这么做有些不地道,但是这批投资对于丰州这边来说的确太重要了,今年招商引资除了双峰之外,其他县的招商引资都是小打小闹,好在经开区总算走入正轨,小有斩获,但就目前情形来说,整个丰州地区的招商引资工作做得还远远不够,这也难怪地区里边有压力。
包括李志远和孙震在内都很清楚昌州经开区和阜头之间差距,就算是丰州经开区也一样根本无法和昌州经开区相提并论,那根本就不在一个层面,如果说丰州和宋州、宜山方面可以竞争一番的话,那么和昌州经开区就真的很难谈得上是对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