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六十节 主心骨

“不要觉得必须要把这笔投资拿下就丧失我们自己的底线,我们阜头有我们独到的优势,如果一味在税收政策和地价优势上来不惜血本,就算是我们拿下了这个项目,对我们自身也很不利,在这一点上要善于扬长避短,尽可能的把我们阜头县委县府正在打造的‘政务公开、效率提升、作风改变’三项活动带来的软环境改善展示给这些台商们,对了,我让你们制作的行政服务手册你们制作好了没有?”
陆为民说到这里时,语气也有些阴郁起来,“这就是穷县弱县的悲哀,人家不相信你能招揽得来投资商,招揽来了,人家也不相信你能留得住,就要让你去当雷锋,哼哼,而且还得要有各种大帽子来压你,左一句要有大局意识,右一句要有整体观念,要不就是局部利益服从整体利益,噎得你气都喘不过来,哼,对不起,我陆为民不吃这一套,地委书记也好,行署专员也好,要么就别让我当这个县委书记,既然我在这个位置上,我就得阜头全县工作负责,对全县老百姓负责!”
现在陆为民又毫不犹豫的在阜头启动了这项工作,只不过乔晓阳能不能在这项工作上取得让陆为民满意的成绩,还有待于观察,但是在私营经济发展问题上,陆为民就和蒲燕探讨过几次,认定像阜头这样的县域经济薄弱的县份要想发展,除了要坚定不移的加大力度招商引资外,鼓励和促进本和-图-书地私营经济的发展,创造一个私营经济发展的良好环境相当有必要,而且蒲燕也知道陆为民也在积极与县里和地区的金融部门衔接,要推动金融部门对阜头的私营经济发展在信贷业务上的倾斜,这也是陆为民相当明确的一个态度。
宋大成和蒲燕脸色都有些难看,可以想象得到这次质询会是一个什么情形,你一个县委书记面对那么地区领导,个个喉咙比你粗,声音比你大,你想要抗争还得讲求方式方法,既要把县里边的想法意图表述清楚,求得领导的理解,又不能太过软弱,否则就会损害到自身利益,也不能太过强硬,引来领导的不悦不满,这番活儿相当考纲。
陆为民相当明确的提出要推进全县国营企业和集体企业改制,实现产权明晰,而蒲燕自然也知道产权明晰要么就是股份制,要么就是私有化,如果说国营企业走股份制还有些可能,而像一般的乡镇企业和街办企业,那么就只有走产权量化改制的道路,而这也是陆为民在双峰搞得风生水起的一个大动作。
知道名义上陆为民是去汇报情况,但实际上这是一个带有浓烈责问色彩的质询,如此大的事情,阜头县委县府为什么隐瞒不报,山头主义,本位主义,独立王国倾向,这些言语即便是在县里边也有不少人心里在想,只不过没有人敢说出口而已,宋大成和蒲燕所承受的压力也相当大和图书,如果明天的谈判真的失利的话,那么县委县府恐怕就真的面对地委行署的责难了。
一说起这个蒲燕就眼睛放光,在如何鼓励刺激外来招商投资和本地私营经济发展问题上,陆为民和她长谈过几次,几乎每一次深谈,都让蒲燕对陆为民的认识更深刻的一层,尤其是陆为民谈到的对于本地内生企业的扶持力度应当高于外来投资企业的观点,更是让蒲燕颇为震惊。
听得陆为民气势如虹的话语,再加上陆为民那有力的一挥手,原本都还有些惴惴不安的宋大成和蒲燕似乎心里都顿时有了主心骨踏实了许多,宋大成和蒲燕似乎都感觉到对方心境的变化,一个年轻人却能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情绪影响,难道这位县委书记这份宠辱不惊的将帅风范与生俱来?
和陆为民接触了这么长时间,蒲燕越来越觉得陆为民能够以如此年轻就连跨几步担任县委书记绝非偶然。
“怎么说?当然不答应了,郭洪宝人家是新晋地委委员,陈鹏举是副专员,都算是地区领导,我们自然就矮人一等,都琢磨着要从我们嘴里把食儿刨到他们嘴里去,我就说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这也太欺负了人,也许是他们觉得吃相太难看,所以有些不好意思吧,逼着我自己给几下下了最后通牒,三天,我们要和台商那边谈出一个意向性的东西出来,我答应了,如果效果不理想,地委就要接手。”
http://www.hetushu•com行了,你们别管这些,我立下了军令状,但我也估计三天的接触基本上能够相互揣摩出一个大概来,他们想要什么,希望获得哪些条件,我们有哪些优势,能做到哪一步,先前接触了那么几次,大家虽然没有挑明,但是基本上心里也都能有数了,行也好,不行也好,现在也该揭开盖子了,你们不必有太大压力,如果真的对我们不利因素太多,我们也要坦率的表明我们态度。”
蒲燕在地委办工作时就知道这项工作事实上地委里边也是有些看法,但是在双峰陆为民依然是坚定不移的推进,而且也起到了相当明显的效果,据说昌江大学一个区域经济和产业结构调研组为此还专门做了一个课题调研报告,后俩这个调研报告还得到了省里某位领导的认可,认为在县域经济发展过程中如何解决乡镇企业的产权难题趟出了一条好路子,值得有选择的借鉴。
陆为民回到阜头时,宋大成和坐卧不安的蒲燕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了一个小时了。
这个人的思路相当清晰,目标也非常明确,到阜头之后只用了短短一两个星期就把阜头情况摸清楚,而且迅速把阜头的发展路径勾勒了出来,短期、中期和远期目标一一列出,要实现这些目标,需要怎么干,谁来干,都是胸有成竹,而且更难得是很游刃有余的把县里的局面掌控驾驭,宋大成几乎是没有什么选择的就自觉自愿的充和_图_书当起配角角色,而且还毫无怨言。
“陆书记,情况怎么样?”看见陆为民很轻松的把皮包搁在办公桌上,端起何明坤早已泡好的竹叶青,温度正好,不冷不热,一饮而尽,宋大成忍不住问道。
听得陆为民淡然语气里边却是强硬无比的话语,宋大成更加担心,“陆书记,那李书记和孙专员怎么说?”
麓溪是新建区,虽然也属于主城区,但是基础设施根本还没有完善,没有一两年时间建设,还谈不上和其他两个区融为一体,宜城情况也不乐观,老城区地价昂贵,而且并不是和工业,但是城郊的基础设施又没有覆盖到,缺陷明显,都不是短时间内能解决的,更为关键的是陆为民觉察到这些台商对于那些迎来送往大操大办的欢迎宴会活动并不感兴趣,他们反而对一个地区的行政官员素质作风,行政机关办事效率,以及社会治安等诸多因素更为关注,在这一点上,陆为民自认为自己刚好踩在了鼓点上。
“已经做好了,这是我们专门请人涉及制作的,各个部门行政办事审批程序都在这上边,而且都有详细注解,还有联系人和联系电话,可以说一册在手,通览无遗,想办什么事,怎么办,尤其是办理工商企业所需要的审批程序,以及我们县里为了鼓励经济发展出台的各种对应优惠政策,甚至包括金融对接政策,上边都一一标注,这不仅仅是针对台商,也包括其他外来投资商,甚至也和图书包括我们本地有志于创业兴办企业的公民,县里各种鼓励政策都在陆续完善,都在这上边能够清楚了解到。”
陆为民抹了抹嘴巴,很淡然地道:“还能怎么样?不就是百般刁难质疑么?我没客气,常书记也好,孙专员也好,他们质疑,我就反击,摘桃子,捡便宜就来了,我们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关系,凭什么要给他们,有本事自个儿去联络,我没那么高觉悟,甘当垫脚石。”
陆为民显得相当自信,通过这么久的接触,季家叔侄对阜头的印象他感觉得到,宋州和宜山实际上与阜头相比并无特别优势。
陆为民并没有注意到蒲燕有些神思不属,自顾自地道:“明天抓紧时间,开门见山,没有必要多绕什么圈子,他们想什么,我们清楚,我们的目的,他们也一样明白,没有了昌州经开区,宋州和宜山那边的情况我们也提前摸了底,他们肯定会把宋州和宜山那边的条件提出来敲打我们,我们就有针对性的一一给他们分析,我想之前大成你和蒲燕已经演练过几回了,一切按照计划来,我不出面,条件你们都清楚,一条一款谈,如果真的有什么拿不准的,我在办公室,可以暂时休会,我们碰头研究,再继续谈,一句话,争取两天拿下来,宋州和宜山那边据我所知他们只是第一次接触谈过,后边两次都是泛泛接触,没有实质性的东西,所以我认定那不过是一个过场,不会给我们造成实质性的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