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六十二节 大获全胜

“砰!”木塞子起开,汹涌而出的泡沫伴随着香槟特有的馥郁香气,荡漾在整个房间里。
他获知鸿基项目的情况时间稍微晚了一点,宜山市委常委会研究决定全力支持宜城争取鸿基项目落户宜城,为此也给宜城方面提出了许多具体支持意见,谭学强掂量再三觉得临溪要争取这个项目难度比较大,尤其是宜城已经获得了宜山市委的支持,自己再要来插一脚,的确不太合适,而且在他看来宜城这样和宋州的麓溪竞争应该占有一定上风,当时他根本就没有把阜头打上眼。
这边宋大成和蒲燕也举起了酒杯,那边的季振祥、吴福泰等几人也举起了酒杯。
时而强硬,时而灵活圆通,时而霸道,时而通情达理,他的表现给台湾方面谈判人员以相当深刻的印象,就连台方从京城请来的两个法律顾问都觉得这个年轻县委书记表现出来的气度风范可圈可点,内陆地区鲜有一见。
沈子烈的回答不能让尚权智满意,“子烈,这究竟是真实原因还是表面现象,难道说阜头的基础设施就能鸿基方面满意了?这很难说服我,阜头的情况你我很清楚,比起我们宋州这边差远了,麓溪固然是新建区基础设施不健全,难道阜头就很健全了?另外还有宜山的宜城区,那里的基础设施应该比阜头更健全,为什么要宜城一样未能入鸿基的法眼?要把这其中的原因m.hetushu.com搞清楚,这样大一个项目群未能落户我们宋州,麓溪的书记区长在干什么?他们要给市委拿出一个说法来!”
陆为民目光悠然,语气里平和蕴藏激情,每一句话都充满了让人信服的自信。
几杯酒下肚,双方的谈话内容也就变得丰富起来,陆为民和季耀国走到了一起,而宋大成则与季耀国说得很投缘,蒲燕则和另外两家不属于鸿基集团而只是鸿基的协作商代表就阜头电子工业园规划构想作进一步探讨。
陆为民微笑着端起酒杯和季耀国走到一边,“还好,我觉得我们这一次谈判基本上能够本着敞开心扉的态度,而且这一轮谈判也基本上把我们各自的想法都固定下来了,剩下来的就是确认和付诸实施了,我希望在时间上能够抓紧一些。”
同样感到痛楚的还有宜山方面。
※※※※
想到这里,沈子烈内心不由得苦笑,没想到宋州方面遭遇的第一个挫折居然是来自阜头,陆为民这小子还真是和自己有缘,刀锋居然首先就指向了宋州,这一刀不可谓不深,连尚书记都感到了疼痛。
“陆书记,我想我们双方各自的基本意图都已经实现了,剩下的不过是一些程序上的问题,回去之后我会立即向我们董事长汇报,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我对我们下一步的正式合作充满期待。”季耀国含笑点http://m.hetushu.com头。
季耀国话语里隐含的自傲让陆为民笑了起来,举起酒杯,“好,我们就拭目以待,我相信鸿基选择阜头绝对不会后悔,同样,阜头也会以更好的服务来回馈到我们阜头落户的企业。”
香槟是季耀国专门让人从昌州送过来的,丰州这边似乎还没有这原产地法国的正宗货,为了庆祝艰苦的谈判终于告一段落,季耀国想要用这种方式来增进双方的情谊。
“季总,虽然我们双方在谈判中锱铢必较,争得脸红脖子粗,但是我觉得这很正常,而且这种氛围也很好,唯有这样开诚布公的把一切摊开来,这样才能最有效的解决问题,藏着掖着阳奉阴违,或者反悔拖延,只会给日后我们的合作带来后患和阴影,我不喜欢看到那样的情形,也相信贵方也不愿意出现这种情况。”
“来,陆书记,宋县长,蒲县长,为我们日后的合作愉快,干一杯!”季耀国满面红光,端起酒杯,兴致勃勃地注视着对面的三位。
他万万没有想到无论是宜城还是麓溪都居然在这场竞争中败北,这让他感到无比意外。
※※※※
谭学强在获知阜头与鸿基正式签约之后,也是愣怔了好半晌。
谈判终于在进行了两天半之后,落下了帷幕,虽然这只是一个意向性的协议,但是双方都对这个协议相当看重,无论是鸿基方面还是阜头县政府方http://www.hetushu.com面,都对这个协议进行了严格的审查,双方的法律顾问也认真的对协议逐条进行了论证,以确定这个协议能够成为日后正式协议的蓝本。
“这是怎么一回事?麓溪那边在搞什么?他们不是说很有希望,说鸿基方面也很有诚意么?怎么会最终落户阜头了?”尚权智的眉头因为深深皱起形成了一个Ω的印痕,熟悉尚权智的人都知道这是尚权智发怒的前兆,“子烈,你去了解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没有?”
季耀国很欣赏陆为民这种大气中不乏亲和的态度,在他看来,这个年轻的县委书记才是这一次谈判真正地主宰。
当然,给这些台商们印象更深的还是这位年轻的县委书记,虽然陆为民在这几天露面的时候并不多,但是每一次露面几乎都是在谈判陷入僵局甚至濒临破裂的时候,起到了至关重要甚至是一锤定音的作用。
不能不说阜头和鸿基达成的协议让很多人都感到意外,这其中既包括丰州方面和阜头方面的许多人,也同样包括宋州和宜山方面的许多人。
经历了这三天舌剑唇枪的博弈,双方都十分熟悉了,宋大成的老练成熟,蒲燕的机敏坦率,都给台湾方面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
鸿基这边提出了很多条件,但是都被阜头方面一一用各种限制条件作为附加来应对,这让鸿基方面既感到对方的诚意,同时也意识到不少约束,但www.hetushu.com综合平衡之后,最终都还是通过讨价还价来实现了妥协,这样的谈判是鸿基之前没有料到的,但也更坚定了鸿基方面的信念,那就是阜头是一个值得谈判的对象,对方既满足了鸿基方面的意愿,同样也拿出了他们的要求,这样才是真正的谈判,而不是那种一味的满足或者明确的反对。
“陆书记的意思我明白,鸿基在台湾也算是小有名气,我相信只要鸿基在阜头落户,不说其他,很多为鸿基配套的企业也都会认真考虑,毕竟电子产业是一个配套分工很密切的产业链,只有越集中才越能实现产业整合,这一点其实在我们考虑进军大陆内陆地区时我们就已经考虑过,也和我们的供货商协作商探讨过,大陆内部的市场因素是一方面,劳动力资源、电力等方面又是一方面,我相信他们都看得到,这一点上鸿基不说大话,还是请陆书记拭目以待最好。”
双方在多达二十七条协议条款的权利义务上进行了磋商,其中很多协议条款都附加了先决条件,这也是这一次谈判之所以进行得相当缓慢的原因,但是这也确保了双方的意图都能够得到最完整的体现。
“季总,我也很期待我们日后更进一步的深度合作,阜头会是一个全面开放发展的阜头,会以更开放的姿态欢迎来自各方的投资,我也希望鸿基能够带动更多的包括其他台资在内的外来投资到阜头落足,我相信在阜头www.hetushu.com可以使实现你们的兴业梦想,达到我们发展你们赚钱的双赢目的。”
虽然还不知道具体原因,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一场争夺战中阜头能够胜出,绝对和陆为民有莫大关联,这让他内心对那个年轻得一度让自己都有些嫉妒的家伙更多了几分忌惮和敌意,也许这个家伙日后真的会在昌江这个政治舞台上成为自己的一个对手?
“尚书记,情况我大致了解了一下,这个项目实际上是多个项目打包的项目群,以鸿基集团旗下的宝鸿电子为主,还包括其他几家配套企业,麓溪方面也和鸿基方面一直在接触谈判,谈判进行了两轮,据说第一轮谈判还算有些进展,但是第二轮谈判时对方就有些冷淡了,具体原因是因为什么,麓溪方面也语焉不详,大概是觉得麓溪的基础设施不太健全,这应该是主要原因。”
沈子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已经觉察到尚权智语气里蕴藏的怒火,在这个项目的谈判上尚权智很关注,让自己一直跟踪着麓溪和鸿基的谈判,但是鸿基在第二轮谈判结束后就再没有了声音,麓溪方面也主动和鸿基联系过,但是对方只是说等待合适时机再来下一轮谈判,没想到等来等去,却等到这么一个结果,如何能让人接受?
“我也预祝意向性协议尽快变成正式协议,好让我们双方的事业能够尽快的付诸实施,干!”陆为民显得很轻松,嘴角浮起淡然的笑容,率先举起酒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