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六十六节 揭底

陶泽锋不言语,只是盯着岳霜婷看,在他看来陆为民这般说如果岳霜婷还没有起疑,那么就说明岳霜婷真的被陆为民灌了迷魂汤,彻底没治了。
这个人要说条件还是相当不错的,只是经历了这一年多的风波,岳霜婷已经不复是那个在温室里从未经历过风雨的花朵了,这一年来种种经历比起她之前二十多年的感受更残酷更深刻,像陶泽锋这样的男孩子她甚至不用多想就知道是冲着自己什么而来。
“陆为民,你敢告诉霜婷,你是有女朋友的人么?”陶泽锋没有理睬陆为民的挑衅言语,眼睛直勾勾地瞪着陆为民,他就要看陆为民怎么撒谎,只要陆为民话语一出口,他就要立马揭穿陆为民和甄妮之间的关系,让岳霜婷知道眼前这个家伙其实一个相当丑陋的感情骗子。
陶泽锋心里边没来由打了一个突,看见陆为民那若有若无的笑容,陶泽锋就觉得对方笑容背后隐藏着某种阴谋一般。
这更让陶泽锋无法理解,难道说这个婊子宁肯以第三者的身份去插足陆为民和甄妮之间的感情,也不愿意尝试和自己交往?自己和陆为民的差距就这么大?
陶泽锋几乎要咬碎满口牙,这个家伙太可恶了,这个时候还敢在那里玩弄字眼,他不言语,只是狠狠的盯视着对方,他相信这种情形下岳霜婷也应该很想知道真实情形。
“陶助理,我想你可能有些误会了,为民有女朋hetushu.com友,正如你所说的,甄妮,我知道,为民早就告诉过我,他没有隐瞒什么,更没有欺骗我什么,至于说其他,我想你也不必多说了,我们之间的关系似乎还没有达到那种可以谈论私人事情的程度。”
“我自己?”陆为民见岳霜婷很认真,思索了一下才道:“能力那些不多说,但是至少我对我自己的品性有信心,最起码大是大非问题上我不会错。”
陶泽锋彻底无语了,他简直无法相信这些话是从岳霜婷嘴里冒出来的,岳霜婷和陆为民之间不可能是普通朋友关系,这一点他确信无疑,他相信自己的眼睛,而且岳霜婷那一句“谈论私人事情”也隐隐暴露出她和陆为民之间的关系不简单,但是岳霜婷是甘于以第三者插足的身份出现?
“陆为民,你少在那里绕圈子,我只希望你老老实实的告诉霜婷,你是有女朋友的人,你这种行径很让人不齿……”陶泽锋气息都有些急促起来,陆为民那种漫不经心的表情极大的刺激了他,对方有恃无恐的态度让他更是无法忍受,今天哪怕是冒着和对方再干一架的风险,他也要撕破对方伪君子的面具。
“霜婷,你说错了,能力不代表什么,这个世界有能力的人多了去,关键还是人的品性,做官一时,做人一世,做人是做官的基本要求,如果一个人在做人上都有缺陷,那么他做官http://www.hetushu•com也不可能取得多么大的成就,这一点我深信不疑。”陆为民这番话发自肺腑,“或许你会觉得陶泽锋还是有些本事,但是有些本事也不过就是表面文章,如果一个领导干部丢失了自己遵循的原则底线,那么他最终的结果就是黯然落马,那不过是一个时间问题而已。”
如果说以前对方也许是冲着自己的家庭和相貌而来,也许还有那么一星半点婚姻的可能性,那么现在这个从现实生活中各方面条件都堪称优秀的男人仍然不依不饶的纠缠自己,除了想要得到自己身体这种征服心态外,岳霜婷想不出对方还想要什么。
看见陶泽锋一言不发的消失,陆为民这才低垂下眼睑,颇有些感慨地道:“为什么太多金玉其外的人,往往却是败絮其中呢?”
岳霜婷微微蹙起眉头,有些不悦地回应道。
看见陶泽锋那一副择人而噬的气势,陆为民就觉得好笑,这一招在苏燕青面前没能得逞,现在又想在岳霜婷面前来故伎重演,这让陆为民感到无比好笑,这家伙还真是记吃不记打,不过也能说明这家伙对自己的怨念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了。
陆为民手掌托在腮下,饶有兴致地问道。
陆为民的冷语让陶泽锋更是悚然一惊,望向陆为民的目光变得更加怨毒,联想到这一段时间父亲对自己的敲打,陶泽锋觉得这个家伙简直就是自己命运中的梦www.hetushu.com魇,让自己不得安生。
“喂,陶泽锋,你说话客气一点好不好?你觉得霜婷是还没长大的小孩子,没有判断力?”陆为民忍不住讥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的语气在故意诱导霜婷向相反的方向想?我告诉你,我没有,霜婷知道我有女朋友,我不还至于像你想象的那么不堪,至少我在大是大非问题上不会玩弄你所谓的花言巧语。”
他努力的让自己浮躁的心境镇定下来,任凭陆为民他这个时候舌绽莲花,岳霜婷那种清冷的性子他已经有些了解,就凭他脚踩两只船的德行,岳霜婷就不可能看上这种人,而且凭他刚才的观察,岳霜婷和陆为民之间绝对不仅仅是普通朋友的关系。
岳霜婷脸上始终挂着那种淡淡的笑容,之前她对陶泽锋并没有太多的恶感,但也绝对说不上什么好感。
先前岳霜婷一笑一颦的风情分明就是陷入了恋爱中女孩的表现,这一点在这方面颇有眼力的他绝不会看走眼,难道说岳霜婷会容忍陆为民脚踩两只船?现在他需要考虑的是如何说服岳霜婷相信陆为民这个下流胚的丑陋德行。
至于说什么一见钟情此生不渝的爱情,她早就不再相信了。
“好了,陶泽锋,我知道你现在内心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我只能说你的脑子里除了装这些毫无意义的东西外,也就装不了其他东西了,我奉劝你一句,如果我是你,就应该把更多的心思放在如何当好你www.hetushu.com这个中行行长助理,多考虑一下怎么为中行发展出谋划策,也不枉你爹妈一番苦心的替你铺路搭桥,据我所知,你到昌州中行担任行长助理之前也是让很多人抱了很大希望的,但是好像你这一年多的时间里表现并不尽如人意,你自己该好好反思检点一下自己的心思是不是放在工作上,还是落在其他地方上去了吧!”
“嗯,我看你真是太执着了,有时候偏执并不能带来你想要的东西,希望越大,失望更大。”陆为民收敛起那份调侃的笑容,脸上表情变得有些疏淡,“好吧,我就如你所愿,你想我说的,我都按照你想的告诉霜婷好了,霜婷,我有女朋友,嗯,他和我是高中同学,叫甄妮,在195厂财务处工作,陶助理也认识,甚至还追求过呢,只是败在了我手下呢,陶泽锋,我这么说,能不能满足你的要求了?”
“我有没有女朋友似乎不需要你在旁边指手画脚吧?”陆为民环抱双臂,淡淡的道。
“你这么想听我说这句话?嗯,不是你想听,而是你希望岳霜婷听我说这句话,对不对?”陆为民还是一副耍猴的模样,笑嘻嘻的道。
陆为民彻底无语了,他没想到自己在陶泽锋眼里这样不堪,居然是靠花言巧语来欺骗女孩子,这简直是对自己的一个侮辱。
似乎是被陆为民这番话所打动,岳霜婷认真思索了一阵之后才缓缓道:“那为民你自己怎么评判你自己呢?”
再看看http://m.hetushu.com岳霜婷熟视无睹的淡漠表情,陶泽锋就知道今天自己的一番苦心表演根本就没有起到任何效果,甚至还让自己在对方心目中落下一个小丑的形象,这让他更是丧然若失。
岳霜婷忍俊不禁,“陶泽锋就算不是金玉,也算不上是败絮吧,你的要求是不是太苛刻了一些?像他那种家境出来的,这样的表现很正常,觉得所有人都应当围绕着他而旋转,都会把他捧成神,只可惜这个世界无神论者太多了一点。”
陶泽锋很快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恨恨地瞪了陆为民一眼,然后咬牙切齿地道:“霜婷,你不要以为陆为民用这种口气说话是故意在说反话,我告诉你,他说的都是实话,那个甄妮是我妹妹的同学,和陆为民处了多年的对象了,恐怕现在他们都谈婚论嫁了,你千万不不要被这个家伙的花言巧语所欺骗了,这个家伙特别擅长表演,很多人都会被他这一套所迷惑……”
“陶助理,你的意思是我在谎言欺骗什么人?嗯,欺骗霜婷?嗯,真有意思,那我倒是真还有些好奇了,我欺骗了霜婷什么了?你凭什么就觉得我就欺骗霜婷了?我真有些搞不明白了,怎么你就这么喜欢针对我呢?我这么招你厌?还是你自己心理有问题?”
陆为民略带讥讽的语气并没有让陶泽锋气恼,他此时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岳霜婷的表情上了,但是让他大失所望的是岳霜婷似乎是充耳不闻,好像是根本没有听到陆为民的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