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六十七节 爱情它是个难题

陆为民觉得自己和岳霜婷似乎都没有想好今后的生活,他和她的生活轨迹似乎现在处于某种交织状态,实际上自己和几个女人的生活都处于一种复杂的交织状态,甄妮,苏燕青,岳霜婷,还有隋立媛,他不知道这种状态还能持续多久,会演变成什么样。
记忆中在去年他和岳霜婷也不过就那么三五次约会中偶尔会有那么一次欢爱,算下来几乎是一两个月也就那么一次,去年一年他和岳霜婷这种男欢女爱也不过寥寥五六次,而今年尤其是自己到党校学习之后,岳霜婷对自己的感情逐渐在升温,而每一次约会之后,他都能感受到了对方内心对自己的渴望,那种情人之间的灵犀几乎不需要暗示就能领会得到,她渴望和自己做爱。
从肢体纠缠中醒过来的陆为民觉得胳膊有些发麻,一片乌黑的长发将女孩大半脸颊都遮去,枕在自己胳膊弯里的女孩睡得很香甜,九月的天气相当宜人,正是情人们寻欢作乐的好时光。
自己知道自己的事儿,前世种种感情上的纷扰,再加上今世感情的斑驳,陆为民觉得自己已经很难做到像其他仕途上奔行的男人那样坚执了,自己也比一般人更容易迷失在感情漩涡中,这一点也许会是自己的致命弱点,但是自己似乎却并不在意,甚至乐此不疲。
“爱情它是个难题,让人目眩神迷,忘了痛或许可以,忘了你却太不容易,你不曾真的离去,你始www.hetushu.com终在我心里,我对你仍有爱意,我对自己无能为力,因为我仍有梦依然将你放在我心中,总是容易被往事打动,总是为了你心痛……”
甄妮和自己的感情似乎也提前步入了七年之痒,算一算从和自己相好开始,似乎还真的就是七年了,人家七年之痒是指婚姻,而自己和她则是指感情,这听起来有些荒谬,但却是事实。
与其日后来让两个人都受到伤害,陆为民宁肯现在就疼痛一下,只不过苏燕青的坚执同样也让他难以自拔。
苏燕青也许是自己前世中最合适的婚姻对象,但是对于今世的自己来说,也许就是一个苛求的对象了,如果自己真的选择了他,陆为民可以想象得到,婚后的生活将会让她伤痕累累,而自己也会疲惫不堪,最终的结果也许还是分手。
上了车之后,陆为民似乎觉察到了岳霜婷的担心,满不在乎地摇摇头:“霜婷,没有必要为这种人感到担心,我习惯了,没有敌人的生活反而会让人感到无趣。”
至于眼前这个躺在自己身畔的女人,陆为民更是纠结,一次偶然的激情碰撞,居然也就造就了自己和冥冥前世中的一段姻缘演变成如此这般,实在让人无语。
“嗯,至少他把我视为了情敌,可惜他的分量实在太低,不足以让我患得患失,如果换了一个智商情商高一些的人物来,也许我就要认真对待了。”陆为和图书民熟练的打着方向盘,蒙特罗平顺的滑出,“回家?”
陆为民甚至觉得自己和甄妮现在能维持目前这种状态,恰恰是因为自己和她不在一起,这种一个月一两次的见面带来的淡淡疏离感或者说是新鲜感才让两个人能够相互容纳对方,如果是天天在一起的话,也许这种感觉会消失得更快。
如果不是苏燕青在感情生活上的洁癖,也许这个女孩是自己最合适的婚姻对象,虽然不清楚苏燕青的家世,但是陆为民不用想也猜得到苏燕青的父母既然调到了京里,多半也就是有一定级别的领导干部了,家世、智慧、能力,加上容貌和学历以及工作单位,怎么看都和自己是最登对的,但是陆为民却知道恰恰是这一条最让自己纠结的。
他不知道自己和甄妮这种关系还会继续多久,也许两个人可以一样的吃饭睡觉,一样接吻做爱,但是那种感觉,那种激情,还能回来么?
“事关男人的尊严,岂有值与不值一说?”陆为民脸上的笑容显得格外阳光,“从陶泽锋的角度来说,他的做法也没错,利用各种手段来打击情敌,达到目的,在这一点上我认同他,只不过我觉得他没有汲取教训,上一次已经吃了大亏,可他还不长记性,永远不要低估对手,战略上可以藐视,但是战术上一定要重视。”
※※※※
看着眼前这张细滑娇嫩的粉靥,眉宇间那青春娇俏的气息是如此陌生而和_图_书熟悉,想起前世中这张面庞就这么在自己枕边渐渐变老,想起这紧挨着的自己这具身体变得臃肿然后为自己生下爱情结晶,然后感情却由浓转淡,最终的结果友好分手。陆为民一时间想得痴了。
岳霜婷尤其觉得懊恼,既对陶泽锋居然会跟踪自己感到心惊,又对陆为民和陶泽锋矛盾甚深感到担心,她不想因为自己而使得陆为民变成陶泽锋针对的目标,陶泽锋的家世和背景岳霜婷也知道,但是她没有想到陶泽锋心胸如此狭窄,而且会和陆为民有宿怨。
不过陆为民感觉到似乎随着晏永淑正式入狱而岳霜婷父亲的病情稳定之后,岳霜婷越来越依赖自己,或者说渴望和自己在一起,而像这种情形之下的性事频率似乎也骤然频繁了许多。
“不,为民,我不想回家,我想回我们自己的家,你是不是该好好谢谢我?”似乎被这有些大胆的话语勾起了内心深处的情欲,岳霜婷脸颊泛起红潮,媚眼如丝,层层叠叠的缠绕着陆为民,让他禁不住想要深陷进去。
想到这里岳霜婷内心突然有些触动,眼前这个男人对自己一样有着很强的占有欲,虽然之前自己是心甘情愿的为他献出一切,当时他却有些犹豫,也许是在自己热情似火下才被燃烧起来,而现在这个男人却已经对自己已经有了独占欲,这种感觉让岳霜婷觉得很奇妙,有些得意,似乎还混杂着某种愉悦,似乎她很乐意看到这个男人和_图_书如此作态。
甄妮和苏燕青则让陆为民很头疼。
历史从来不会重演,所以永远只有相对,而没有绝对。
两个人目光碰撞在一起,溅射出火花,似乎两个人都看到了对方眼底深处的那一抹渴望。
“情敌”一词让岳霜婷心中一跳,嘴角翘起,“他是你的情敌?”
感觉到少女一条温润柔软的大腿紧紧压在自己身上,这种相当暧昧的斜跨姿势很容易就诱发男人的欲望,陆为民也不例外,嗅着女孩头上清香的洗发水味道,看着女孩躺在自己臂弯里安然入眠的恬静,嘴角微翘似乎还带着一丝满足的笑容,轻轻挪动身体,甚至可以沿着女孩青春匀称的身体向下,看到那紧致柔软的小腹和腹下那一丛淡黑色的茸毛紧紧靠在自己大腿上。
被陶泽锋搅了兴致,陆为民和岳霜婷都意识到了再在这里呆下去没有多少意思,很快就离开了。
紧贴在自己胸前的身体让那对茁壮挺拔的翘乳挤压出一条诱人的沟壑,裸露的乳肌如玉瓷一般晶莹亮白,两点淡粉色乳晕正好处于被沿,若隐若现,油黑的发丝垂落在胸前,黑、白、粉,更增添了几分魅惑,让人下意识的想要沿着那道乳沟深深向下窥探和发掘。
陆为民有些霸气的言语让岳霜婷忍不住睖了陆为民一眼,这个男人任何时候都能表现出他的强势霸道,如果他什么时候变得软弱了,那也就意味着他正在准备反击,就像刚才面对陶泽锋的咄咄逼人和-图-书,陆为民喜欢出那副受虐的表情,然后再来一记凶狠打脸,让陶泽锋狼狈不堪,而自己却心甘情愿的充当了一个相当配合的配角,来抽打这个自己的追求者。
陆为民与岳霜婷这样的时候并不多,更多的时候两个人都更喜欢吃顿饭,喝杯咖啡,或者去看一场电影,偶尔也去听一场音乐会,只不过陆为民一般都选择了避开那些更显眼的地方,尤其是避开那些可能和苏燕青或者甄妮迎头相撞的地方。
陆为民甚至无法肯定就算是甄妮现在真的愿意和自己一道到丰州来工作生活,自己和她就能恢复到以前一样,他默默的思索,最后得出的答案竟然是否定的,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感情上的裂痕一旦生成,想要在弥合无痕,便不可能了。
隋立媛也许可以忽略不计,对于她来说,自己就像是一棵参天大树,而她就像一株藤萝,她很满足于现在这种攀缠状态,两个人既相容又独立,保持这种状态让陆为民和隋立媛两个人都非常惬意,甚至他们还可以有余力来考虑更多的东西。
张国荣缠绵悱恻的沧桑嗓音回荡在窗外,触景伤情的陆为民一时间竟然听得痴了。
“四面树敌也不是好事,尤其是为这种人。”岳霜婷微微摇头,明眸看着陆为民,“真的,不值。”
他甚至不无自嘲的想过,如果自己真的要栽筋斗,也许就要栽在女人身上,可明知道这一点的危险性,但是自己似乎却无法改变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