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七十三节 纵论

这个话题一直延续到了晚上的饭桌上。
章明泉的话让一席人都有些感触,鸿基集团这几个项目几乎就是及时雨,一下子就把阜头工业园区原本空白一片的土地填得满满实实,现在丁贵江和糜建良都是全副身心投到了工业园区二期开发建设上去了,好在阜城区委的工作力度很过硬,征地拆迁以最快速度完成,这边承建单位也进入相当快,迅速拉开了二期建设序幕,才算让下一步阜头招商引资不至于无地可用。
“这几个月双峰招商引资有什么大动作?”陆为民又问道。
不过当看到萧樱那精致柔媚的面庞和清新怡人的气息时,陆为民觉得自己好像又一下子回到了一年前。
“独坐小憩是一种心境,可以让自己的心灵更沉静,几个朋友一起小聚也是一种氛围,有什么心事可以说出来,并不矛盾,今晚既然明泉爱人也来了,我私人请客,把老关两口子叫上,还有明泉两口子,加上明坤和德生,咱们双峰过来的,一起吃顿饭。”陆为民略一沉吟道。
陆为民默默点点头,“迟革林那点儿能耐我清楚,守户之犬,说好听一点,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典型的眼高手低,纸上谈兵的角色,也只有曹刚才会看得上他,当个县府办主任也还行,不过招商引资局长,我得说,这是一个败笔。”
虽然离开了,但是并不代表陆为民对双峰那边就一无所知,但是http://www.hetushu.com说实话,他现在的更多的心思放在阜头这边,没有太多精神来关注双峰那边的事情,如果不是章明泉时不时提起双峰,陆为民甚至要忘记了几个月之前自己还在为双峰的前景而殚精竭虑,而现在,他的一切心思都放在了阜头上,甚至连双峰那边的许多人印象似乎都模糊了许多。
从侧面看过去,女人苗条的身段看上去更像是一个二八少女,如果不是沉静的神容和成熟的打扮,光凭那张娴静素雅的面孔和修长苗条的身材,你真的很难判断她的真实年龄。
“地区要搞,那重点也是放在经开区,我们这些县份都是后妈养的,不去凑那个热闹也罢。”萧樱的话让陆为民又笑了起来,“一针见血啊,现在地区心思都放在如何把经开区打造出来,我们丰州地区经开区和其他地市的开发区相比差距太大,让地区领导脸上无光,若不是我这个人难缠一点,没准儿地区就让我们县里这几个台资项目都得要拱手让给经开区了。”
一件淡粉色的开司米羊毛开开衫外加米黄色的长筒裤把女人颀长苗条的勾勒得犹如一株亭亭玉立的玉竹,内里一件乳白色的小翻领衬衣,白腻的脖颈上一条细金丝项链沿着衬衣领子钻入怀中,秀气纤细的皓腕上一只挺精致的腕表,或许并不是什么名牌,但是戴在这个女人身上去只有一和-图-书番风范,举手投足间,一股淡雅雍容之气扑面而来。
萧樱听得陆为民这样评价自己现在的领导,只是抿嘴笑笑,却不言语,但心里却觉得陆为民评点得可谓一针见血。
“哦,你们也打算去沿海招商?”陆为民也并不意外,“那敢情好,阜头也有这个意思,不知道地区会不会统一搞一次招商引资?”
“陆书记这话可是昧了良心啊,我可是七月份就来过的。”萧樱心中微微一动,脸上也浮起一抹红晕,淡然一笑。
正有些发怔,陆为民却走过来,拿过萧樱手上的茶盅,随手提起暖水壶,替萧樱把水倒上,慌得萧樱手忙脚乱要自己来,却被陆为民含笑拒绝,“你是客人,哪有客人自己倒水的?这个何明坤,一点眼水都没有,就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
梅坞鱼宴现在越发出名,尤其是随着台商们在梅坞吃了两顿之后更是赞不绝口,甚至连不少昌州、丰州人都知道阜头的梅坞鱼宴颇具特色,走阜头过时哪怕绕一段路都要到梅坞去品尝一下。
“不,是我让小何去忙他自己的事情,我喜欢一个人独坐。”萧樱有些不好意思。
陆为民把何明坤叫过来,让他去安排。
想到这里,萧樱突然觉得心里有些发慌,似乎自己心境一不好,就会想到以前陆为民和章明泉在的时候,自己可以如何如何,自己每每想到以前的顺心,就不得不都在刻m.hetushu.com意丢开这方面的想法,但是今天也许是受到了一些刺激,居然就跑到这里来,似乎还有点儿想倾诉内心苦闷的意思?
“陆书记,回来了?”
“地区经开区恐怕还是得自己找一找自身的原因,要说他们基础设施建设的力度很大,我听康明德说,他承建了好几段公路建设,现在经开区欠他的工程款至少都有接近七百万,好在都是地区财政来支付,每个月像挤牙膏吊命一样给点,三五十万这么润着,而且还得要继续修下去,这可真成了美国人——约翰?约森(越陷越深),但是经开区开发面积越来越大,投入也越来越大,道路越修越好,但是招商引资却始终没有太大起色,所以地区才会把主意打到鸿基的身上。也幸好我们拿下了,否则地区恐怕真的会倾尽全力也要把鸿基这几个项目拉到地区经开区去,就这样,地区那边还是有一些其他声音,不少人也有很大怨气,说如果地区早一点知道这个情况,完全可以先行介入,也许鸿基就会选择经开区了。”
“萧樱,这么久才来看我,看来我做人很失败啊,这一走大家都把我抛到脑后了啊。”陆为民把笔记本很随意的丢在办公桌上,挥手示意萧樱入座。
“老齐还是这个性格,恐怕要吃亏啊,他都是要当副县长的人了,还这么和迟革林这种人斤斤计较干啥?让你们招商局介入也无外乎就是让你们多几和_图_书分功劳罢了,还能少他洼崮一分钱投资不成?何苦来哉?”陆为民皱起眉头,摇了摇头,“迟革林也是一个蠢物,和齐元俊去较劲儿,齐元俊当了副县长,我看他怎么去处?”
何明坤走了之后,陆为民这才坐下,随口问道:“是不是那边工作不太顺利?”
似乎是感受到了来自陆为民的目光,从沉思中惊醒的萧樱有些羞涩的拂弄了一下额际的发丝,脸上恬美的笑容让萧樱身上那股沉静宜人的气息显得更吸引人。
听得陆为民话语里若有深意,萧樱心里一暖的同时脸也微微有些发烫,看样子对方是早就知道了自己的处境,却没有给自己打电话,或者是觉得不好过问,要不就是等着自己来倾诉?
谈起自己的工作萧樱略略有了一点兴致,但是眉宇间的忧郁并未消去。
“那能算么?大家伙儿一起来走个形式,一掠而过,我连那天究竟来了哪些人都记不清了。”陆为民笑了笑,“不用找借口,我没说啥,今天能来,我就挺高兴了,有这份心就好,我就怕我一走,大家伙儿就不把我当朋友了,有什么事儿也不愿意和我说了。”
稍稍想一想,陆为民也知道萧樱的心情大概和双峰的那边的情况有很大关系。
“也说不上,还是干原来的工作,只不过总觉得干得没有那么顺手顺心了。”在陆为民面前萧樱也没有什么掩饰,相当坦然,语气也有些平淡,“迟革林管事情管得www.hetushu.com挺细,事必躬亲,和章主任风格不一样,大概是新上任不放心吧,加上也许是前半年县里的成绩太好,下半年虽然也还算平稳,但是总觉得没有上半年那么有激情。”
不能不说群众眼睛是雪亮的,双峰三大美人的名号绝非浪得虚名,萧樱清丽脱俗,犹如空谷幽兰,杜笑眉妩媚惑人,似雪中海棠,隋立媛则是清妍中自有一份勾魂夺魄的冶艳,仿佛暗夜中一朵盛放的牡丹,每一个人都有她们各自独有的一番风韵,让人一见难忘。
“这样怪不得迟革林,这两个月,招商引资局没有太多像样的成果,他这个新官也不好受,曹书记和邓县长那里催得紧,年底大概县里要准备到江浙广东那边去跑一趟,看看有没有合适的项目。”萧樱倒是说得很公允。
仅仅一眼,陆为民就知道正如何明坤告诉他的一般,萧樱的情绪不是很好。
陆为民脚步很轻,以至于没有影响到站在窗户边,手捧茶盅望着窗外的萧樱。
“没太多亮点,但是开发区的机械产业还是有了一些气候,八月到现在有两家机械加工企业来落户,投资接近千万,倒是洼崮那边的动作不小,联合工业园区面积又扩大了一倍,丹凤生物制剂、龙泰制药正在和洼崮那边谈,迟革林也想掺和,但是齐书记没有给他面子,直接由洼崮和丹凤、龙泰两家接触谈判,弄得迟革林很气闷,在邓县长面前告状,不过邓县长好像也没有多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