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七十六节 挖墙角

季婉茹最初并不清楚这两个女人是干什么的,但是能来吃西餐,到御庭园吃西餐,应该说还是要有些层次的。
“陆书记,您太客气了,您请。”范金河满面红光,他对陆为民的尊重也是发自内心,一个可以把他们带入双峰,让他们在双峰发展壮大,却又没有为自己谋取私利的干部,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值得尊重的。
没错,就死在双峰经开区落户的金河电子老板范金河,范家三兄弟,范金海,范金河,范金江,范金河排行第二,三兄弟在江浙那边都是以搞电子元件生产起家,其中大哥范金海做的规模最大,在台州那边小有名气。
季婉茹知道陆为民这个男人对女性的吸引力,就连自己这种曾经沧海难为水的女人都禁不住为之心动,像那个年轻一些的女人虽然在同伴面前矢口否认和陆为民有什么瓜葛,但是连季婉茹都能觉察得到那个叫冰绫的女子对陆为民有些不一样的感觉。
季婉茹也是无意间听到了那两个女人谈到了陆为民,所以她颇感好奇,就这么悄悄地坐在了蒲燕和江冰绫的旁边,正好一道隔断把她们分开,这样既可以听到她们的谈话,而对方却又无法发现她。
现在陆为民到了阜头担任县委书记,但是和双峰那边企业的联系却没有断,他只是和范金河打了一个电话,范金河便立即主动到了阜头与陆为民接洽,当陆为民提出想要与浙江那边电子产和*图*书品企业接洽一样时,范金河立即通知了他的兄长从浙江那边飞了过来。
两个女人应该是朋友,似乎一个在地直机关里边工作,一个就是在阜头工作了,在阜头工作那个女县长说起陆为民就是眉飞色舞,滔滔不绝,当然这都是和工作有关,季婉茹觉得那个女人大概是对陆为民佩服得五体投地了,每谈到一项工作那个女人都要说到陆为民如何如何,很有点儿言必称希腊的味道,季婉茹也很想知道陆为民怎么就让这个长得不错还有点儿风姿的女人这么俯首帖耳了。
所以当陆为民与其他几个客人一起走进来时,季婉茹都没有反应过来。
范金海也是一个爽快人,倒是和江浙那边商人的谨慎有些不一样,大概也是受到了范金河介绍的影响,知道陆为民在谈正事的时候喜欢开诚布公。
真没想到陆为民还有这样两个“红颜知己”,在两个不能称之为女孩,而更应该是少妇的女人隔壁,季婉茹就这样悄悄地坐在一旁,听着两个毫无防范的女子肆无忌惮的评论着陆为民。
这不是季婉茹的诅咒,而是现实,就像季婉茹就从未奢望过能够成为陆为民的女朋友一样,虽然她内心很渴望很向往这种结果,但是她知道那不可能,即便是自己没有和别的男人有过原来那一段,也不可能,这是现实决定了的。
“好了,我们都别客气了,金海先生虽然我是第一次见和_图_书面,但也是久闻大名了,听说范总在家乡企业经营得相当出色,在当地也是赫赫有名,现在金河先生到我们丰州这边来发展也走得很顺,真心希望两位范总的事业都能有成。”几个人一入座,陆为民就开门见山,“不瞒金海先生,我原来在双峰担任县长,和金河先生相处甚佳,金河先生的几个朋友我也很熟悉,他们在双峰的发展都非常好,我听金河先生说金海先生近年也有意来我们昌江发展,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到我们阜头来发展呢?”
御庭园的西餐馆开业时间不长,刚一个月,这也是御庭园新增设的服务项目,最初只是陆为民的一句无心之语,说丰州这地方什么川菜、粤菜、鲁菜、淮扬菜都能有拿得出手的店面,像御庭园的粤菜,巴蜀风情和川中小筑的川菜,淮扬楼的淮扬菜,丰州饭店的鲁菜,都还是小有名气,但是就这西餐厅还真没两家像样的。
“感谢陆书记的深情厚谊,我二弟在双峰发展也全赖陆书记支持,昨天金河和我说起阜头的情况我非常感兴趣,所以今天我就赶过来,就是想要见一见陆书记。我虽然不才,但是搞企业有些年成了,电子产业是一个以规模和产业链取胜的体系产业,规模越大,产业链越健全,那么无论是对产业链上的企业或者是一个地区的产业,它的竞争力就会越强,我听金河说台湾鸿基集团已经在阜头落户,不http://www.hetushu.com知道是否是真的?”
※※※※
没想到御庭园西餐厅一炮打响,居然成了丰州饮食行业的一个潮流标志,这一点连陆为民和季婉茹都是始料未及。
范金河到双峰落户之后,陆为民就一直希望能够通过范金河来打通和江浙那边电子产业的联系,虽然当时双峰并没有把电子产业确定为主导产业,但也是因为担心贪多嚼不烂的原因,对于电子产业要到双峰落户,双峰还是相当欢迎的,只不过还只来得及把金河电子引入双峰,陆为民却离开了双峰。
看见两个女人俏丽的背影扭动着的腰肢消失在门外,季婉茹笑过之后,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恨不相逢未嫁时啊,像陆为民这样的优秀男人既不是刚才那个对陆为民有些不一样感觉有过一段渊源的女人,也不是自己这样和她有些缘分瓜葛的女孩子能抓住的,这一点季婉茹内心比谁都清楚,这无关那个女人是不是离过婚,也无关自己是不是处女,陆为民需要的是门当户对的,能够给他的政治前途带来帮助的婚姻对象。
看着两个女人付完帐消失在门口,季婉茹真有点儿忍俊不禁。
那个年龄大一点的女人应该是陆为民的副手,嗯,好像是个副县长,说起陆为民来虽然都是指名道姓,但是季婉茹觉得这个女人似乎很佩服陆为民,而且还经常用陆为民来打趣另外一个年轻女人。
想到这里季婉茹心里有一种www•hetushu.com说不出酸涩泛起,连她自己都觉得奇怪,自己有什么资格的在那里吃醋,再怎么似乎也轮不到自己来吃醋才对。
人要有自知之明,季婉茹很理性,虽然她内心一样有渴望有幻想,但是一旦面对现实,她就会变得理性起来,而现在,她还可以幻想一下。
虽然天河饭店和丰州饭店也都兼营西餐,但是那两地方的西餐一看就知道是凑合蒙人的,稍微正宗的一点西餐厅一家都没有,而现在丰州好歹也是地区行署所在地,日后也就是地级市的架子,加上北方机械厂和长风机器厂搬迁过来,城市人口大增,对饮食的要求也就上了台阶了,所以陆为民建议季婉茹可以考虑增设西餐厅。
季婉茹也是经过一番考虑之后才增设的西餐厅,光是找厨师就花了不少精力和时间,拿陆为民的话来说,要做就一定要做好,别做个四不像,还不如不做。
听了这么久,季婉茹也听出这两个女人应该都是离了婚的单身女人,这让季婉茹也有些讶异,两个长得挺漂亮绝对称得上是美女的女人居然都是离了婚的单身女人,其中一个还和陆为民似乎当过邻居,有些渊源。
陆为民并不知道刚才有两个女人在那里嘀嘀咕咕地说了自己一个小时,也不知道另外一个女人就这么托腮坐在西餐厅的雅座一旁,神情恍惚的想着自己,他现在的心思都还放如何把让范金河帮自己打开江浙那边的电子企业的大门,让他们和*图*书来阜头落户。
季婉茹知道陆为民现在有女朋友,她听陆为民说起过,但是她不认为陆为民和他那个女朋友能够长久,虽然从表面现象看起来,陆为民和他那个女朋友已经交往多年了,感情一直很稳定,但是季婉茹却知道那不过是表面想象,就像北极冰原的春天已经来到,厚实的冰盖下边早已经有了深深的裂痕,一旦时机成熟,那么冰盖就会轰然裂开,来自内部的分裂力量不是其他外部表面因素能够弥合拉拢的。
“二位范总请。”陆为民笑意盈面,伸手示意范金海、范金河两兄弟先行。
“不瞒金海先生,鸿基集团旗下宝鸿电子、鸿泰电气、鸿鸣元器件三家企业均已落户阜头,另外和鸿基方面有配套生产关系的嘉和塑胶、伟业电子等四家配套企业也都同时在阜头工业园区落户,在这七家台资企业落户后,本月又有两家电子元器件企业到我们阜头落户,一家是来自昌州,一家来自江苏,另外还有一家江苏电子企业也真在和我们洽谈,预计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也会在近期签约落户。”陆为民显得气势很足,“可以说,我们阜头电子工业园的格局已经初步成型,正如金海先生所说,规模越大,产业链越完整,那么竞争力就会越强,所以我代表阜头县委县府热情邀请范总到我们阜头来共谋发展。”
另外一个年轻的女人大概是很希望听这个女人谈论陆为民的事情,只不过谈到的都是工作上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