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八十一节 欢迎突然袭击

“哦?你这么有把握?我怕真有问题,老贺没这么好说话啊。”甘哲见陆为民如此笃定,心里也稍稍放下心来。
随后甘哲和陆为民都觉察到这位贺部长根本对阜城这边准备好的点不太重视,浮光掠影地看了看,轻描淡写的点评了一下,他们都意识到看样子这位贺部长早就打定主意把精力放在了那位蒋处长带的队伍上去了,他这是虚晃一枪把甘哲和自己以及县里主要精力吸引到他身上,结果却是要用那边的人来了解他们认为最真实的情况。
“哦,你真有这个想法?”甘哲目光闪烁,先前陆为民有针对性的对贺锦舟了解再来布置,已经让甘哲对陆为民刮目相看了,现在陆为民居然提出这样的想法,不能不让甘哲对此人再度有了一个全新认识,这个家伙的心思深沉程度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他觉得自己对陆为民的看法真的需要好好重新评估一下了。
看见甘哲有些气恼,陆为民心态倒是挺好,“甘书记,问题肯定有,我们其他几个区的乡镇工作肯定没有我们自己选的参观点扎实,之前也没有做多少准备,但是我们也给各区乡镇打过招呼,省里要来人考察,一点门脸功夫肯定要做,至于说会有多大问题,不好说,但我觉得就算是有问题,那也不是什么大事儿,贺部长应该能够理解像我们阜头这样的县份存在的问题,有很多问题不是三五天一两个月或者和*图*书一两项活动就能彻底解决的。”
“嘿嘿,甘书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省里边定下来是贺部长带队来时,我就了解了一下贺部长的情况,他到省委组织部时间也还不长,但听说董部长对他很信任,要来我们这里考察,我自然要好生准备一下,要不让贺部长眼里看到的全是问题肯定不行,但你说不让贺部长看到问题,肯定也不现实,所以我也想那就不如有好有坏,让贺部长看一个真实的阜头,当然,我们也要显现出我们‘三项活动’取得的显著成绩,这才是最重要的。”
甘哲的目光落在陆为民身上,行不行还得看他这个县委书记表态,但是这种情形下只怕是不行也得行,省里边的要求,难道县里能拒绝?怪只怪这个贺锦舟太过阴毒,之前明明说好了是听从地区安排,现在却来这一手,分明就是要给自己难堪。
贺锦舟这一次下来如此重视这项工作,多半也是肩负着省里边主要领导的嘱托,陆为民如果真的提出来欢迎省里边来人多住几天详细全面了解工作,弄不好这位作风相当务实的贺部长就真有可能留下来,只是这留下来不打紧,关键在于你阜头县能不能经受得起人家这帮人的仔细检验,别到处都给看出问题,那就弄巧成拙了。
他来阜头虽然次数不少,但是绝大多数时间也就是在县里边听报告,这阜城和梅坞两个www.hetushu.com镇倒是去看了两回,觉得还行,但是县里边其他乡镇的情况就不太清楚了。
“甘书记,这位贺部长我了解过,他也是县里边出来的,他最早好像是昌州市的哪个县的县委副书记吧,对,是宝德县的县委副书记,后来交流提拔到普明担任副市长,最后还到昌西州当了纪委书记,从普明市委副书记到省委组织部担任副部长的,他在基层工作时间很长,经验相当丰富,对我们下边的情况也非常了解,所以就这么找两个我们选好的点让他看,他肯定不会满意,他们这么做也在情理之中,毕竟他们回去也要给上边交待的。”
陆为民笑着道:“等到蒋处长他们那边看完了,我还要向贺部长建议,蒋处长看到的也不过是部分,建议他们在阜头多呆几天,真实全面了解一下阜头各方面的情况,了解我们阜头在开展‘三项活动’之后取得了那些明显的效果,尤其是在实际工作中有哪些受益。”
陆为民也向他汇报过说各乡镇都在推进“三项活动”,但是在力度和效果上肯定都不及阜城,这也在情理之中,各个乡镇领导素质能力和重视程度不一样,根基底子也不一样,干部职工的思想作风也千差万别,自然效果也就不一样,这是一个长期性的工作,要想收到实效,绝大多数地方没有半年以上的整肃推进是看不到明显效果的。
不过他接触了一m.hetushu.com下这位贺部长,觉得这位贺部长不是那种吹毛求疵的角色,而且对下边工作了解得很透彻,也很能理解基层工作的难处,也就是说像阜头这样的县份真实县情贺锦舟应该是清楚的,通过调查了解,他能够看得到“三项活动”对全县作风形象的改变,对于营造优佳投资环境的作用,而陆为民的目的就是想要利用这个机会也让省委办、组织部和纪委的同志对阜头的工作有一个综合性的评判,而回去汇报的时候,也可以把这个综合印象带回去。
“哦?是有这么一回事儿,老蒋他们觉得分成几个组比较好,我看一片比较典型的,他们在选择性的看一看其他,老甘,小陆,没有问题吧?”贺锦舟笑了笑,显得很随意。
甘哲一阵尴尬,心里也有些发虚。
“怎么了,小陆?”贺锦舟的目光落在陆为民身上,甘哲也意识到可能有什么意外。
把贺部长送进宾馆房间住下,甘哲气急败坏的与陆为民一道出来,“为民,问题大不大?这个贺锦舟纯粹就是来找茬儿的。”
听得陆为民回答得很干脆,甘哲稍稍放心,贺锦舟也有些惊讶,他没想到陆为民的态度这样鲜明坦荡,这倒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以往地方上对省里这种不打招呼的突然袭击都是满腹牢骚,而且结果也想象得到,今儿个这位年轻县委书记却如此大度,倒是很让人期待呢。
甘哲心中一惊,下意识http://m•hetushu•com的瞟了一眼贺锦舟一眼,见对方毫无意外表情,心里就知道肯定是这个贺部长安排或者是同意了的,这家伙居然给自己来搞突然袭击,显然不是那么好糊弄的,甘哲原本还想好好结交一下这个家伙的心思就有些淡了。
甘哲也通过省委那边的熟人了解,据说省委主要领导田书记、汪书记都对丰州的这个做法很关注,这位贺部长深得董部长看重,但是甘哲还知道,贺部长昔日还是省委汪书记的老下属,与汪书记关系也很不错,算是一个在部里边如鱼得水的人物,极有可能要担任常务副部长。
陆为民好整以暇的回答,让甘哲陷入了沉思,好一阵后,甘哲才点点头,“为民,看样子你对贺部长下的功夫不浅啊。”
“唔,我看可以,就让老蒋他们下去看一看,我赞同小陆说的观点,能全方位的看一看,更能真实的评估‘三项活动’的推进力度和由此取得的效果,也有助于我们对‘三项活动’的客观评价,为以后进一步推进工作打好基础。”贺锦舟若有深意地看了甘哲和陆为民一眼,“那种乖面子花架子工程我个人最为反感,劳民伤财,一阵风,最终是雷声大雨点小,一掠而过,毫无意义和价值。”
“哦,没什么,蒋处长他们几位想要自己下去看一看,可能地区和我们县里的人觉得有些意外,就过来向我报告,也顺便要向甘书记汇报一下。”陆为民仍然是那副云http://www.hetushu.com淡风轻波澜不惊的模样。
陆为民的话让甘哲的思路也打开来,的确省里边如此重视“三项活动”的确有些出乎丰州地委的意外,连李志远和孙震都觉得有些惊讶,所以才会要求甘哲全程跟进这项活动。
“嗯,这是我深思熟虑之后的想法,我觉得省里边既然给了我们丰州,给了我们阜头这样一个机会,那么我们就不能轻易舍弃,要把这个机会用足,‘三项活动’如果只单纯从活动本身来理解,很容易被视为一个阶段性或者务虚性的活动,但是我觉得如果‘三项活动’与我们正在全力抓的招商引资工作结合起来,就可以进一步深化为营造最佳投资创业环境这个高度上来,我感觉省里边是不是也有这方面的意图,否则不至于让贺部长专门来跑这一趟吧?”
“没问题啊,贺部长,甘书记,全县都在全力推进‘三项活动’,当然各乡镇条件不同,效果也就千差万别,有好有坏,让省里看一看我们阜头全方位的真实情况是好事,不过省里边同志下去不要陪同不太妥当,万一有个什么事情,他们不熟悉情况,怕有意外,我觉得还是县里派两个同志跟着,不安排不干预,一切听省里来同志的要求,就起一个带路陪同的作用,这样就没啥问题了,贺部长,甘书记,你们觉得如何?”陆为民朗声应道。
见甘哲沉吟不语,陆为民当然也知道甘哲担心什么。
这个机会相当难得,所以他要争取这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