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八十二节 这个县委书记很牛逼啊!

“那你觉得今天下午这几位是那种人么?”关恒说的倒也不是毫无道理,陆为民也理解关恒的担心,这方面是得考虑一下,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贺锦舟应该没什么,但是他下边这些人如何,却不敢说。
阜头情况参差不齐,也正是由于起点低,情况复杂,才使得“三项活动”在不同地域不同条件下取得不一样的效果,这种实际意义上的效果比起那种书面归纳起来的千篇一律的效果要真实得多,也有说服力得多,真正对基层工作了解的,或者在基层呆过的,都应该很清楚这一点。
阜头县委书记的建议让他颇为意动,他一时间还有些搞不明白对方的意图,他需要和自己带来的一行人探讨一下这个建议。
听完两组人的汇报,贺锦舟皱起眉头,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你们的看法是阜头推行‘三项活动’的时间并不算长,但是前期准备工作比较扎实,落实力度也很大,所以应该是取得了一定效果,不过也在不少地方存在这不足和缺陷,那我想问一句,你们认为这‘三项活动’在阜头县的实际工作尤其是当前全县中心工作中发挥出了突出作用么?”
贺锦舟点点头,“我明白了,我打算向董部长汇报一下,我的意见是我们再在阜头呆一段时间,嗯,三到五天吧,我也感觉阜头和我以前下去考察过的许多县市有些不一样,这里的工作怎么说http://www.hetushu.com呢,更加务实,比如我们分组下去调查,如果换了其他地方,恐怕县委县府会紧张不安,深怕被查出问题来,但是阜头县好像并不太在意,而且我和那位县委书记交换过看法,他说你们肯定会看到许多问题,这不奇怪,阜头是一个封闭落后的贫困县,无论是思想观念和素质作风都有很多不足,之所以要搞‘三项活动’,就是要彻底改进作风,改善环境,而且他认为掀起‘三项活动’之后,阜头情况已经得到明显改善,尤其是对经济工作发展起到了显著促进作用,所以他邀请我们在阜头多呆两天,更深刻详细的了解阜头客观情况和现实变化。”
“是不是大家都有些意外?”贺锦舟笑了起来,“我也很意外,看来阜头县委对他们自身的工作信心很足,正如他们那位县委书记所说,问题肯定有,而且还不少,毕竟阜头是一个落后封闭的贫困县,但是他说不怕有问题,就怕不敢正视问题,无力解决问题,而这恰恰是体现一个地方党委政府班子执政能力的标尺。”
这个构想的诱惑力不可谓不大。
“敢说这种话,这个县委书记很牛逼啊!”省委宣传部的小段忍不住嘀咕了一句,逗得整个调查组成员都笑了起来,连贺锦舟都忍俊不禁。
兄弟们看完之后,请在下边点一点赞一下,让俺也上好评m.hetushu.com榜,一直都在上边,现在又下来了,兄弟们拜托了,上上首页露露脸啊!
陆为民在甘哲向李志远汇报了这个想法获得李志远同意之后,终于寻找到了一个机会向贺锦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这让贺锦舟非常惊讶。
对于甘哲的担心,陆为民也作了解释。
陆为民提到贺锦舟也是这样的干部,与其遮遮掩掩只想给对方看最好的一面弄得对方半信半疑,还不如让对方看一个真实的阜头,陆为民信心相当足的表示他对贺锦舟认可阜头开展“三项活动”取得成绩很有把握。
听到贺锦舟这样问道,两个带队的组长都沉默下来,看到贺部长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蒋胜贵犹豫了一下才道:“我了解过,阜头目前的中心工作就是抓招商引资,抓经济发展,按照区乡这一级干部们的观点,政务公开是表现形式,效率提升是目的,作风转变是根本,这三者合为一体就是改善投资创业环境,这不仅仅是只针对外来投资,也包括本地各种微小企业和工商业者的创业,我觉得在这一点上,阜头的确和其他地方的观念意识有些不一样,但是如果要具体来了解,恐怕还需要一些时间。”
就在阜头宾馆的咖啡厅里,陆为民耐心的向甘哲阐述了自己的观点想法,同时也抛出了一个相当诱人的构想。
陆为民花了一个小时也只是让甘哲勉强同意和_图_书向李志远汇报一下这个情况,毕竟这有相当大的风险,这住下来实打实的仔细调查了解和这么走马观花的看一看可是两个性质完全不同的,很多工作那都是粗看花团锦簇,近看问题密布,就算是省里这帮人一下午马不停蹄看几个乡镇,那也只能浮光掠影,有什么漏洞,回来解释一下,他们也只能接受,但是真要住下来看几天,没准儿就真要看出不少问题来了。
“可是陆书记,地委恐怕不会这么想,他们只是想要给自己涂脂抹粉,我们这么做,有可能就会让脂粉脱落,现出原形啊。”
“我们不怕看出问题,哪个地方都有问题,没问题的地方找不到,发现问题可以解决问题,这就是党委政府的职责,那都双眼望天,觉得天下一片太平,那还用党委政府何用?”陆为民在和宋大成、关恒、赵立柱等人谈话时很坦然的表明态度。
这个考察组由省委组织部牵头,省委政研室、省纪委、省委宣传部都有人参加,目的很简单,就是了解丰州地委搞的这个“三项活动”在阜头试点情况和成效,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这个“三项活动”应该是源于阜头县委的想法意见,只不过是被丰州地委拿了过去加以适当完善,然后在阜头推行试点。
见关恒这样说,陆为民倒也不敢小觑,琢磨了一下才道:“这一次是以组织部牵头,纪委那边就算是找到一些问题我觉得和-图-书也很正常,本来也是我们客观存在的,要真没有一点儿问题也说不过去,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问题,我觉得还是可以接受的,我觉得这一个风险机遇并存的机会我们还是要把握住。”
“原形?老关,阜头是妖魔鬼怪么?在火眼金睛面前就要现原形?”陆为民没好气地道:“你们前期的工作难道没开展么?就这么怕人家较真儿?”
※※※※
“陆书记,我不是那个意思,关键是怕好心办了坏事儿,遇上个对基层工作不理解的,只顾着吹毛求疵,好向上边交差,他们那管你下边的难处苦处?”关恒摇摇头。
听得陆为民这样说,关恒也知道陆为民这是下了决心,自然也就不再多说,他倒不是担心其他,本来省里边来考察,肯定是有目的性的,明显是要总结成功经验,是好事儿,他就怕陆为民抱期望值太高,结果捅出点儿事情来,让陆为民难以接受,既然陆为民有思想准备,那自然就没问题了。
“啊?!”几乎所有人都被贺锦舟的话给弄迷惑了,哪个地方对于这种带有考究性质的调研都是既欢迎又带有些许惧怕的,欢迎自然是希望能够把成绩经验总结带上去,作为领导们表扬甚至是升迁的依据,惧怕自然是怕考察组四处捣腾翻底,结果找出一大堆问题出来,还从未有过谁欢迎考察组留下来了解更“真实的一面”。
关恒沉吟了一阵,才缓缓道:“蒋处长还是和*图*书比较务实一个人,看问题虽然尖刻,但是都能一针见血,而且他也对我们基层工作存在的困难有比较可观的认识,另外省委办公厅两位同志也还行,话也不多,主要是收集情况,倒是纪委那边的人有些不好说话,爱挑刺儿,我就怕那两位出幺蛾子,最后把好事儿给弄砸锅了。”
自己一行人来阜头调研考察原本计划就是一天半时间,真正的下去调查只有一天时间,在他看来除了能看一看县里边准备好的参观点,能够通过其他人自行选择考察点了解到一些更真实的情况就算不错了,事实上他也没有指望能够在这么短时间里获得更多的东西。
关恒也没想到陆为民竟然有这个意思,他觉得也有些棘手,就算是他自认为自己和赵立柱工作也做得很扎实,但是阜头毕竟是六个区二十多个乡镇,七十多万人,方方面面的工作,哪能做得十全十美?省里边来人要真沉下心来看问题,随便也能挑出不少,这不是故意给自己找不自在么?
如果省委这个调查组认可了“三项活动”在阜头取得的成效,认可了“三项活动”的确对改善阜头投资创业环境起到了巨大的作用,那么省委又有可能把“三项活动”作为“阜头经验”或者“丰州经验”来推广,这无论是对阜头县委还是丰州地委来说,都是一个莫大的荣耀,尤其是作为驻点阜头的地委副书记,他甘哲无疑会进入省里边主要领导的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