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八十六节 危机即机遇

绝大多数时候,绝大多数人都需要通过何明坤来联络安排与陆为民的见面时间,这也是作为县委书记秘书的一个隐性特权,而就凭这一点何明坤也知道自己隐隐被许多人叫做了何大秘,一个“大”字就把自己这个秘书和其他秘书区别开来。
而冯西辉则又是另外一种情况。
一干人都是心急如焚地站在山坳拐角处等待着已经垂下去的几条绳子那一端传来消息,这个时候他们无法催促下边,只能这样安静的等待,等待着下边的结果。
“哦,苞米熟了?张总他们那边……”陆为民看了看另一堆篝火那边。
二人正说间,何明坤看见那位张总与冯西辉一道走了过来,“陆书记,张总和冯书记过来了。”
而现在这种感觉却突然回到了自己身上,这让陆为民有一种说不出享受感,也许就凭这种感觉,就不虚此行,哪怕经历了今天的大悲大喜,也值得。
随着阜双公路的建成,他坚信青涧封闭贫困的局面可以得到极大改观,而要改变这一切,吸引外来的投资商来开发是最佳策略,而现在华侨城这种全国知名企业的到来无疑就是瞌睡来了就有人送上枕头,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
冯西辉也是面无人色,看见陆为民阴沉的脸色,冯西辉觉得自己的好运气似乎也到头了。
当崖下终于传来老李头苍劲的声音时,整个崖上都轰动了,连陆为和*图*书民都觉得自己的运气是不是太好了一点,两个人都找到了,都受了伤,但是幸运的是两个人都没有性命之忧,一两个人都被横荡在崖下的大量藤蔓给挡了几挡,结果下坠的力道被减小了许多,崖下三十米处还有一个长满了苔藓植物的突出土包,两个人落在了土包上又继续向下坠落,但是有了这个土包的受力,他们几乎就是沿着崖壁斜着滚落下去,撞断了不少细碎树枝,最终落在崖下树林中卡住,现在看来肋部受伤,一个手臂受伤,相对较重,当然还有一些表皮伤,但是按照下去的猎人们的判断,伤势都应该不算重。
但也许就是这种大悲大喜之后,才能让人真正感悟到这种特殊的感觉吧。
作为秘书,他是和陆为民呆的时间最多的人物,而同样各个区的区委书记们,各个乡镇的党委书记以及各个部门的一把手们,要想第一时间和陆为民取得联系,即可以通过官方的渠道那就是与章明泉联系,由章明泉来安排,也可以直接和陆为民联系。
似乎是太久沉湎于仕途上的奔行追逐,自己已经完全忘记了丢开一切放松自己是什么滋味了,除了和女人欢好时能够放松减压,陆为民记忆中似乎找不到第二种让自己放下身上的包袱专心致志的投入到放松自己的过程中去了。
甘哲也答应了,叮嘱陆为民如果华侨城真的对阜hetushu.com头有兴趣,那么阜头县委就必须要向地委汇报了,而现在他可以假作不知,没想到这个骨节眼儿上却出了这样的事情。
看着燃起的篝火映红了周围人的脸庞,携带来的腌腊野味被靠得滋滋流油,煮熟的苞米在铝锅里散发着阵阵清香,陆为民突然间觉得这样的日子竟然是如此让人心灵触动。
“冯书记正和李部长他们与华侨城那边几个客人一边吃,一边海吹神侃呢。那个李部长您别看一副老实模样,可讲起故事来,那嘴巴可真会说,一个多小时愣是没见他嘴巴歇过,把几个客人都听入迷了,那位朱小姐甚至说听着李部长讲故事,连伤口都没有那么疼了,那么能说的冯书记都在那里摇头自叹弗如。”何明坤笑了起来。
“都有,腊味都给他们送过去了,张总心情很好,两个伤员的情况都很稳定,不算重,我看精神也挺好,问题不大。”何明坤知道老板的心事,赶紧道:“刚才张总也问起了你,他可能待会儿要来找你。”
前者更多的见于特别正式的工作事项,一般都需要县委办主任在场汇报的工作才会通过这种方式,并不多见,而后者则有要求,一般说来要么就是身份不一般,要么必须是要和县委书记有着一定密切度的角色才能如此,比如像糜建良,又或者冯西辉。
这是一个意外事故,一方面要看华侨城方面的态度,出了事儿和-图-书现在就得要考虑各方的态度影响,尤其是其中有一个还是官宦子弟,会不会引发南粤那边的不满,华侨城也是国务院直接管理的大型央企,这会不会捅到昌江省里?如果省里知晓,必定会追问地区,地区又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好不容易引入了两家矿泉水厂,但是他还是不太满足,一直渴望着能有更大的投资机遇垂青青涧。
两个伤员从崖下被固定拉上来时已经是四个多小时后的事情了,两个人都是被木板夹起来固定好,再利用滑轮拉上来,这也是猎户药农们经常的活儿,有时候遇到诸如野猪这一类的大猎物,就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搬运。
天色已黑,这个时候要带着两个伤员下山危险更大,几番考虑之后,一行人不得不在山上寻找了一处露营地宿营,好在跟随着一行人上来的猎户和药农们都对在山中宿营习以为常,而预先准备的各种敞篷这个时候也可以派上用场。
“陆书记,出了这种事情……”冯西辉犹犹豫豫的刚打开话头,就被陆为民打断了,“行了,西辉,这种事情谁都预料不到,谁也不愿意发生,出都出了,那就得要面对,但现在还不是谈怎么善后的时候,只有等把两个人找到再说。”
“嗯,你去拿两个马扎过来,那里不是还有一罐甘蔗酒么,也带过来,正好一边吃一边聊。”陆为民点点头,今晚也许就是一个好机会。
“陆书记http://www.hetushu.com,苞米熟了。”一直到何明坤把煮熟的苞米抵到自己面前,陆为民才从那种恍惚中惊醒过来。
陆为民现在也的确没有多少心情来考虑其他,出了这种事情,他这个县委书记责无旁贷,他也不想把责任推给什么人,这既不符合他陆为民的为人风格,也毫无意义,出了就出了,就得要面对,陆为民就是这个态度,车到山前自有路,再大的事儿,再麻烦的问题,一样也得挺过去。
几根绳子都在晃荡着,上边的人都不敢太靠近崖边,只能小心地等待着,而那位李部长大概是对这一带的情况比较熟悉,于是往下边走了一些,利用崖边拐角伸出的一处凸起岩石来观察崖下的情况,但是由于云雾太大,只能看到崖下几米的情况,再往下,就不看不清楚了,只能看到几根麻索在崖边晃荡。
唯一麻烦的就是要把这两个人怎么给弄上来,这就需要担架固定,再用绳索提上来。
何明坤觉得老板对冯西辉印象很好。
甘哲是知道华侨城集团来考察的,但是陆为民告诉甘哲因为联系华侨城是自己的一个私人关系,成功的几率性实在太小,所以只能说是一个最基本的意向性考察,所以请甘哲暂时不要向地委汇报,等到华侨城方面经过这一轮初步了解能够确定有兴趣之后,阜头县委才向地委汇报。
糜建良是因为身份不同,作为阜城区委书记,他的地位和其他区委书记都不一样和*图*书,尤其是现在已经是县委常委候选人,他要见陆为民,自然不需要章明泉或者何明坤来安排。
“冯书记呢?”陆为民随口问道。
何明坤能够感觉得到冯西辉在老板心目中印象极佳,关系也在这几个月里迅速就密切起来,记忆中除了最开始那一个多两个月里他通过自己帮忙联系安排外,到后来,冯西辉都是直接和老板联系了,这其中的变化也让何明坤充分意识到冯西辉在老板心目中分量地位的变化。
陆为民此时已经开始考虑这件事情如何向地委那边交代了。
如果死了人,那么向地委汇报就是必须的了,现在需要考虑怎么来向地委汇报,这个说辞怎么来编排,怎么能让地委那边不至于大发雷霆。
想到这里陆为民心中也是心乱如麻,一个死人事件就可能让整个计划变得不可收拾,这就是对安全考虑不足带来的,只是这究竟算是意外还是安全事故,还得要有一个评定。
就着这个时间陆为民也问了问事情经过,那个叫小朱的女孩子想要方便,只好走到山坳僻静处,没想僻静处青苔湿滑,到脚下一滑歪倒在崖边上,但还没有落下去,这边在一旁帮小朱望风的大罗忙着去拉,结果两个人这一拉一扯之下,一起滑落崖下,这边才忙不迭的叫人来救人。
不过这一切对于陆为民和张登奎来说都不值一提了,真要性命无忧那边是天大的好消息,而且也还没有致残的情况,你还能苛求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