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九十节 角色

糜建良对此早就有思想准备,事实上宋大成告诉他陆为民有意让他把阜城镇党委书记一职卸掉,他觉得也在情理之中,而且他觉得自己在担任县委常委之后这个阜城区委书记职务也没有必要保留了,专心致志抓工业园区的工作。
陆为民驾车到了丰州市政府门口时,才给徐晓春打的电话,但徐晓春在电话里却让陆为民进去在他办公室坐一会儿,因为还要等一个人,张立本。
陆为民一怔,展颜一笑,点了点头,“嗯,建良办事儿,我信得过,我考虑一下。”
“陆书记,那最好不过了,就像您刚才说的,工业园区的发展成败决定着我们阜头县经济发展的成败,也就是决定着我们阜头一届党委政府工作的成败,我也想把全部精力放在园区工作上来,我建议县委考虑免去我阜城区委书记和阜城镇党委书记职务。”
※※※※
糜建良知道自己这番话有些冒险,陆为民既然专门提出冯西辉来,肯定是看好冯西辉,他也知道这一段时间冯西辉一直如影随形地跟着陆为民,走得挺近,但是既然问及自己,要自己说真心话,那他糜建良就不会昧心附和谁。
糜建良的意见让陆为民放弃了让冯西辉过来的意图,但冯西辉在这几个月里表现出来的工作能力和干劲儿让陆为民很欣赏,蒲燕和龙飞也都对冯西辉相当赞许,陆为民也有http://www.hetushu.com意要让冯西辉挑更重的担子。
糜建良没想到自己这一推托招来陆为民这么大火气,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陆为民又开腔了,“糜建良,在我面前不要耍那么多心思,我是就事论事,既然我问你,肯定有我的想法,你只需要秉着公心说你自己看法想法,在意别人那么多干啥?难道我没有脑子没有思想,不会思考判断?”
虽然陆为民很年轻,但是糜建良在陆为民面前可没有丝毫敢小觑对方的心思,这位陆书记在阜头来不过短短几个月,但是已经表现出了超出他年龄太多的城府手段,而不仅仅是搞经济工作的能力。
陆为民也不知道徐晓春是从哪里知晓的,但是徐晓春路子多,耳朵灵,这么一说,陆为民自然也就要去。
陆为民点点头,“冯西辉你觉得如何?”
平时安德健鲜有请客的时候,也不喜欢去参加别人的酒局饭局,只喜欢在他自己家吃饭,陆为民也正好冲着这个机会去看看安德健,汇报一下自己的工作。
糜建良迟疑了一下,这个问题他不太好回答,阜城区委书记和阜城镇党委书记不比其他位置,而且他现在的身份也比较尴尬,这种人事上的安排根本还轮不到他来插嘴,退一万步说,如果是其他乡镇党委书记他还可以冒昧说一说和-图-书,但这阜城区委书记和阜城镇党委书记,的确太敏感了,不是他能置喙的。
这一次五十大寿安德健也没有通知任何人,陆为民也是徐晓春通知的,据说是正好遇上安德健填档案简历时被宋州市委办一个有些鸡婆的工作人员说了一句安书记还有几天就该满五十做大生了,这下子在市委办里一下子传开了,因为安德健去宋州时间也不长,熟人不算多,大家伙儿这么凑热闹,安德健也不好坏大家兴致,所以就同意就在市委办几个人里边办两桌,简单吃一顿,意思一下,但是都首先声明了,一律不得送情(礼)。
他清楚陆为民是不会为这些理由而真正生气的,作为一地主官,当然要对自己所处的位置负责,至于其他,下级服从上级,局部服从整体,这都是原则,但是如果还没有到那个程度时,自然就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自然就要为自己所代表的争取利益了。
陆为民瞪了糜建良一眼,见对方依然是那种不愠不火的笑容,倒也觉得这糜建良有点儿个性,当然对方也清楚自己不会为此事对他有什么不良看法,“建良,我看你的头衔也一大堆,我已经问过地委组织部,就这两天你的县委常委任命就要下来,上次我和大成县长也说起过,准备适当调整一下你的工作,让你主要精力放在抓工业园区的工作上来,你觉得怎m.hetushu.com么样?”
“呵呵,陆书记,我觉得没有必要,您忘了,既然您说我的县委常委马上任命下来,我想有县委常委这个职衔,加上我在阜城区工作这么多年的老脸,我想统筹协调工作还是拿得下来的,这点信心我还是有的,您说呢?”
张立本这位昔日的南潭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现在是南潭县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几年光景,升了半级,而且张立本的年龄也摆在那里了不太可能有再大的进步,好在张立本自己倒也乐天知命,并不怎么介意。
陆为民的确有点儿想让冯西辉来接任阜城区委书记的意图,但是并没有拿定主意,冯西辉来担任阜城区委书记的优点缺点都很明显,优点是有冲劲儿闯劲儿,敢于创新,精力也充沛,缺点就是熟悉情况需要一段时间,而且糜建良说得也没错,就目前形势,阜城需要求稳,以保证工业园区的发展,而日后如果华侨城真有可能在阜头投资扎根,那么在阜城区牵扯到的征地拆迁工作量还会更大,也的确需要一个在威信能力等各方面都能兼顾的领导。
“哦?”陆为民微微皱眉,“我考虑让你卸下阜城镇党委书记的职务,但是阜城区委书记你还需要兼任,毕竟工业园区规划发展日后涉及到阜城区几个乡镇,你兼任阜城区委书记更便于统筹协调。”
“建良,你觉得如果你离开,谁来接www•hetushu.com任阜城区委书记和阜城镇党委书记比较合适?”陆为民突然问道。
安德健去宋州之后他也只是去过一回,而且那时候安德健很忙,陆为民也只小坐了半个小时,甚至连饭都没捞着吃,就回来了。
“呃,陆书记,既然您这么说,我也就只能就我这个角度来谈谈我自己的看法了。老巫和老卢都没问题,他们俩对阜城区和阜城镇的情况都很熟悉,老巫原来是阜城党委副书记,到梅坞镇担任镇长,然后是区委副书记兼梅坞镇党委书记,资历经验能力都没得说,老卢原来是副镇长,担任镇长也有几年了,和我搭档几年,他的工作作风也有口皆碑,他们俩任何一个人都足以胜任。”
“陆书记,这个您最好征求宋县长、关书记以及赵部长……”糜建良话音未落,就被陆为民不耐烦的打断:“我会征求他们的意见,现在我是在征求你这个在任的区委书记意见!你马上就是县委常委,我作为县委书记征求常委意见也很正常,你不必有什么顾忌,我陆为民心中有数。”
安德健五十大寿的事情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在这方面安德健素来低调,平时小生从来忽略,据说他四十岁时还是副书记,但是就跑回南潭乡下老家办了几桌,把左邻右舍请来吃了一回坝坝宴了事,在家乡也是传为美谈。
陆为民已经很有些时间没有见着张立本了,记得上一次见到张和-图-书立本时还是他在双峰担任县长时,他也不怎么回南潭,因为现在南潭已经没有多少值得留恋的东西。
冯西辉?糜建良微一愣怔之后,略作思索,“老冯我也比较熟悉,他能力干劲儿都没问题,关键是阜城地位特殊,尤其是工业园区的发展涉及到大量拆迁征地方面的善后工作,就目前形势,也需要一个更熟悉阜城情况的人来接手,我觉得从这一个角度来考虑,老冯不合适。”
初冬的寒风已经有了几许冷意,两个人就这样一直沿着这条刚刚晾干的主干道往前走,前端已经是一片旷野,略略起伏的土丘有些显眼,一台推土机在泥地中怒吼着,不是喷出一股浓烟。
“陆书记,现在我还是阜城区委书记,阜城镇党委书记,工业园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主任,我的主要精力还是在这边,县里边的情况我也要考虑,但还是得有一个主次之分啊。”糜建良含笑解释道。
糜建良笑了起来,既然要卸任,那就要卸个干净,留一个区委书记职务挂着,又有多大意思,反而让人看扁了,他糜建良不是那种喜欢揽权的人。
走在二人后边十来米的几个人听得陆为民声音突然大了起来,都下了一大跳,面面相觑间,何明坤赶紧微笑摆手,示意没事儿,老板和糜建良之间的关系他还是清楚的,如果老板不欣赏糜建良,任凭他糜建良有天大本事也不可能拿到这个县委常委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