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九十二节 互助

“打狗也要看主人,人刚走,茶还没凉,这么折腾有多大意思?”陆为民淡淡的丢下一句话。
魏宜康在地委行署的印象颇好,甚至比郭洪宝的印象更佳,而到了古庆之后又折腾出这么大动静来,无疑使得魏宜康的风头更劲,那么作为继任者的徐晓春如果在丰州市长位置上拿不出一番像样的成绩出来,肯定就有些尴尬了。
一千二百万?这对于丰州来说几乎就是一个难以想象的数目,也难怪徐晓春表情复杂。
这个项目从引入到发展都与他无关,一二三期的扩建工程都是在张天豪、郭洪宝、魏宜康任上,现在丰州水泥厂论产值已经仅次于丰登酒业,一个私营企业成为丰州市第二大企业,无疑是一个相当显赫的名头,一谈到丰州水泥厂,人们便会赞叹张天豪,对于徐晓春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刺激。
陆为民问了雷达什么时候回昌江,也询问了拓达在古庆那边的动作,雷达在电话中告诉陆为民拓达与古庆方面就两家煤矿收购的事宜已经进入了最后阶段,基本上已经没有太大问题,组建古达煤业有限公司,拓达集团控股百分之六十,古庆县政府控股百分之四十,后续工作是交给了他的一个负责投资方面的副手带着一个团队在负责。
“晓春市长,是不是有啥想法?”陆为民咂出一点儿味道来。
所以在后期魏宜康其实已经在丰州市这边打开了一片小天地http://www.hetushu.com,但是魏宜康未必避免在丰州市这边被压制,还是很果断的跳出了丰州市,主动出走古庆,这一手连陆为民都相当看好,这魏宜康是个相当有野心也有主见的人物,一旦羽翼丰满,便断然自立。
徐晓春笑了笑,这家伙现在也明白丰州的水深浅了,越是处于高位,就越是明白做有些事情的难度,有些事情甚至连地委书记也未必能真正做到一言而决,和稀泥,玩平衡,裱糊匠,这些手段从来不稀罕,唯有到了矛盾不可调和的地步,也许才会有真正激烈手段的到来,不到那一步,更多的都是调和。
“听说你们正在和岭南那边谈一个大项目?”徐晓春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这都马上年底了,有机会,你们得抓紧时间敲定。我听说魏宜康在古庆那边折腾得很厉害,引入了来自黎阳和青溪那边的大型企业,对中小矿山进行兼并重组,扩大生产规模,动作很猛,这一段时间李书记、孙专员以及常书记都在往那边跑,省经贸委的人也下来了。”
魏宜康在丰州担任市长期间,虽然和郭洪宝同属于苟系人马,但是郭洪宝论资历和在丰州的背景都要比他厚实得多,在丰州方面大家都认为他和郭洪宝搭档肯定是亦步亦趋的角色,他却很小心的和郭洪宝拉开距离,避免让自己成为郭洪宝的附庸,巧妙利用苟治良在丰州市的统治http://www.hetushu.com力不动声色的拓展自己的人脉。
陆为民在电话里询问了拓达在丰州市这边有没有投资计划,雷达似乎听出了一些什么,笑着告诉陆为民他会在两天后回昌江,到时候在具体详谈。
“嗯,我了解过水泥厂的情况,现在他们效益相当好,与丰登酒业并驾齐驱,是我们丰州的两大利税企业,不得不说张天豪当时相当有魄力,鼓捣着拓达水泥厂一下子就上了这么大的生产规模,到现在拓达水泥产能上来了,基本上垄断了整个丰州、洛门、曲阳地区,黎阳地区那边的小水泥厂在他们本地的市场占有率现在也是节节败退,预计今年利税可能达到创纪录的一千二百万。”
看见陆为民坐在沙发上,手指头轻轻敲击着沙发扶手,徐晓春暗自打量着这个自己亲眼见证成长起来的家伙。
刘三儿黑社会团伙不是一天两天养成的,牵扯到太多太复杂的关系网络,仅仅是一个苟延生就能牵动全地区的神经,苟治良在丰州经营数十年,现在虽然离开了丰州,并不代表他的潜势力就消退了,郭洪宝现在是地委委员,何重九现在是地委政法委副书记,现在又牵扯进一个秦海基的侄儿。
尤其是在面临一月份市长选举问题上,虽说这种等额选举不可能出什么问题,但是毕竟来几个月如果没有点儿像样的东西拿出手来,也很难向人民代表们有个交待的,到时www.hetushu.com候如果得票率偏低,那也很容易伤及自身威信。
“我马上给他打电话,看他什么时候有空。”陆为民也不废话,径直拿出电话打通了雷达的移动电话。
雷达移动电话是秘书接的,秘书和陆为民也很熟悉,告知陆为民雷总在开会,请陆为民稍等之后,电话就回到了雷达手中。
“晓春市长,我估计拓达在丰州应该是有一些规划,不过具体详情要等到他从津门回来,我和他约好三天后与您一起见面详谈。”
在经历了上一轮古庆、大垣、阜头三县班子大换血之后,秦海基现在算得上是丰州地区各县县委书记资历最老的,也是下一届副专员的人们候选人之一,这一个团伙突然牵扯到他的侄儿,自然会引发很多关注,但是同样也可能引来一些非议。
一晃就是五年多时间了,这家伙成长的速度让人吃惊,剪得很短的寸头,看上去很精神,一件很精神的夹克,擦得闪亮的皮鞋和休闲裤,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七十二万人的县委书记,更像是长风机器厂的技术干部,或者就是地委行署机关里的一个科室干部,除了那双有些深邃的眼眸和微带棱角的眉峰透露出来一点肃杀之意外,徐晓春真的看不出这个家伙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
陆为民的话终于让徐晓春放下了一颗心。
“你知道就好,不牵扯你们阜头那边,我觉得这也是好事儿,打一打,敲一敲,敲山震虎也好,m•hetushu.com杀鸡吓猴也好,这两年丰州各地基建工程量很大,这么一来,拾掇一帮人,也能让各地党委政府事儿少一点。”徐晓春摆摆手,“你就别去操心了,静观其变就行了,这起案件连老谢都不吭声,据说省公安厅也在关注。”
徐晓春这么说,陆为民立即就明白了。
“拓达集团听说本身在丰州这边也有一些发展规划,但是迟迟没有启动,他们雷总这一年来都很少在丰州,我想见一见这位雷总,但是这几个月好像都没有机会。”徐晓春沉吟了一下,“我想和这位雷总尽快见一见面。”
陆为民立即明白了徐晓春的意思,魏宜康在古庆搞得风生水起,不仅仅是给自己和邢国寿带来了巨大压力,同样也给徐晓春这个接任市长带来不小压力。
电话里陆为民也不废话,问了问雷达在哪里。
“光是关注没用,省公安厅不下来人亲自动手,本身就说明了一个态度,如果省公安厅能够绕过地区,直接下手,那才算是表明一个态度。这么瞎扑腾几下,照我说还不如养肥,直接送进屠宰场。”陆为民摇摇头,“算了,不关我们阜头的事儿,我懒得咸吃萝卜淡操心。”
雷达告知在津门开会,陆为民也知道拓达集团实际上是雷达在昌江投资建立起来的公司,他虽然是最大股东,但是也还有几个重要股东也是他长期合作伙伴,包括何铿,只不过何铿在拓达集团中所占股份很小,包括何铿在内和-图-书的那几个股东对于雷达在昌江这边的投资经营都没有怎么过问,具体投资和运营都基本上由雷达负责,但是在北方雷达和几个伙伴还有一些投资,所以雷达很多时候都在津门那边。
似乎是觉察到了陆为民古怪的神情,徐晓春摇摇头,“别多想,老谢他们其实早就在盯着这帮家伙,但是你也知道这类案件不好查,而且受限很多,稍不注意打草惊蛇,抓几个虾米,跑了大鱼,就是这一次我估计也未必就能真正折腾出一个什么像样的结果来。”
“哦?拓达集团也在古庆掘金?”陆为民眉毛一扬,丰州水泥厂现在效益相当好,产值效益连年攀升,已经成为丰州市举足轻重的扛鼎企业。
官场上的竞争无所不用极,也很难说这是不是某些人故意在这个时候抖落出来,就是为了打击秦海基,就算是秦海基本人牵扯不上,但是这个传言一出来,秦海基的气势立马就要委顿三分,哪怕最后查明与你无关,没准儿这一轮就没你的戏了。
似乎是顿了一顿,徐晓春又道:“据说来自青溪的青煤集团打算出资四千万并购古庆三家矿山,并在斥资八千万投入进行技术和产能改造,将古庆红旗煤矿、大岩煤矿、古胜煤矿兼并重组为古煤集团,由青煤集团控股百分之五十,古庆县政府持股百分之四十,古庆矿山机械厂持股百分之十,现在拓达集团也有意进入古庆的煤矿业发展,正在紧锣密鼓的和古庆方面谈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