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九十三节 遵守规则

徐晓春微微点头,陆为民一针见血的指出问题,他也想到了,但是如何来解决这个问题。
他清楚自己的能力,如果说让自己干市委书记,或者说干地委组织部长,他自认为自己也许勉强能胜任,但是这个丰州市长,的确不好当,尤其是在面临目前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压力下,经济工作摆在了头等重要的位置上。
要知道古庆东出就是邻省,而黎山的地质条件比大淮山要恶劣许多,即便是与大淮山交汇地段,依然相当复杂,要从这里穿越出去,固然可以一下子进入浙西重镇——柯州,柯州号称四省通衢,与柯州连为一体,足以让古庆的煤、磷资源进入浙西,但是要想打通这个通道投入可不会小,而且这条路出去就是浙西,要想实现直达柯州,还要和浙西方面进行沟通协调,可以说工作量相当大,但是魏宜康仍然很坚定的表示这条路必须要打通,而这条路一旦打通,整个古庆的位置就立马为之改观,古庆就会成为昌东与浙西连接的桥头堡。
古庆的风风火火把地委行署的主要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对陆为民来说他觉得倒是一件好事,也好让阜头可以安安心心按照自己的思路发展,不至于被来自地委行署的各种想法意见所干扰,魏宜康表现得越高调,固然为阜头带来压力,但是同样也吸引走很多火力,这也是有得有失了。
陆为民也不客气,从近中远三方面给http://m.hetushu.com徐晓春提了一些建议,近期免不了就是要拿一些短平快见效的项目出来,比如拓达集团这方面,又比如在乡镇企业改制上做一做文章,然后中期还是要确定主导产业……
引入青煤集团就是一个大手笔,青煤集团是全省第一大煤矿企业,它地进入古庆可以给古庆带来巨大投资用以扩大产能,而且通过这种方式实现产权转让,不但可以使古庆获得一大笔产权转让收入,而且也规避了像双峰那样搞乡镇企业产权量化改制带来的政治风险,毕竟青煤集团是国企,不存在国有或者集体资产流失问题。
除了古庆和阜头外,大垣也有起色,但是却无法和古庆相比,邢国寿行事沉稳,谋定而后动,当然大垣条件也无法和古庆比,但是大垣积极发展以家具制造为主打的产业,也取得了一些成绩,据说邢国寿已经在大垣县委常委会上明确提出要把大垣打造成为昌江家具生产第一县的目标。
张天豪走后,郭洪宝担任市委书记,魏宜康接任市长,郭洪宝在驭人弄权上还是有一套的,很好的处理好了与魏宜康的关系,魏宜康在担任市长期间基本不干预人事上的安排,但是在市政府这边的行政工作上却有很大的自主性,经济发展也还算平稳,现在魏宜康一到古庆之后便放开手脚大干,对于接任的徐晓春来说,如果不拿出一番www.hetushu.com像样的成绩来,肯定会让同样受到压力的郭洪宝很大的挤压。
事实上陆为民是清楚丰州的发展情况的。
对于徐晓春来说,这个丰州市长并不好当。
如果阜头没有拿下鸿基集团这个项目群,阜头边根本没有与古庆相提并论的资本,即便是阜头拿下了鸿基集团这个项目群,仅仅是青煤集团的投资就足以压倒鸿基集团多个项目的投资总和而绰绰有余,这还不算现在拓达甚至浙西方面都有企业正在积极联络古庆带来的巨大投资机遇。
今年无论是从经济增速还是招商引资成绩上来说,双峰依然一枝独秀,把其他县远远甩在了身后。
当然一旦资源开发完毕,那么这个地方也很容易陷入资源枯竭带来的巨大失落陷阱,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每一年都有那么几个因为资源枯竭而转型困难的城市被曝光,如果前几任党委政府没有一个长远的规划,更容易让这些消耗完资源的城市陷入绝望中,当然在现在,根本就没有多少人意识得到这一点。
陆为民原本还想客气两句,听得徐晓春这么一说,倒不好玩什么花样了,想了一想道:“丰州要说条件,肯定比阜头大垣这些好得多,古庆不一样,占着有资源,但是丰州市地理位置独特,京九铁路已经竣工了,明年9月就正式运营,丰州河港码头五百顿以下货船上下通达,加上省道国道纵横,在招商引资上没理由拿和*图*书不到好成绩,我觉得之所以现在这种不痛不痒的局面,一方面是因为地区对经开区的偏心,另一方面也还是有和经开区一样的毛病,那就是没有稳定精准的规划。”
凭借着从去年年底开始一直到今年上半年的高速增势,双峰今年GDP总量跃居全地区之冠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医药和机械制造加工成为双峰两大产业支柱,医药业产值占到了全县工业产值四成,而机械工业固定资产投资从二季度开始也进入加速期,可以预期今年双峰在这两项最重要的指标上毫无悬念的要蝉联冠军。
郭洪宝当市长时,正好赶上了丰州建地区,而且张天豪能力全面,丰州市发展比较快,郭洪宝基本上是属于一个隐身市长,如果没有苟治良在上边为郭洪宝摇旗呐喊,地委行署那边基本上要忘记了丰州市还有这个市长。
应该说三县班子换血都带来了相当改变,这就给徐晓春这个新来者也带来压力,丰州条件最好,从见地区之后就超越了古庆成为丰州地区龙头老大,但是却在他担任市长期间被双峰超过,虽然这不是他的责任,但是仍然会算到他的头上,而今年双峰的发展本来也就不尽人意,郭洪宝的冷眼旁观和掣肘让徐晓春也相当难受,再拿不出一些实打实的东西出来,只怕他明年工作就更难开展了。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连陆为民都相当佩服魏宜康的大手笔,这个家伙在丰州hetushu•com市担任市长时深藏不露,一旦解开束缚便马上展现出他的野心和魄力,陆为民甚至可以断言,魏宜康已经和浙西那边联系过,古庆丰富的煤磷资源对于资源贫乏的柯州来说绝对有相当大的吸引力。
古庆本来财政收入就不弱,加之这一大笔产权转让收益,可以让魏宜康更是有丰足的财力来进行基础设施建设,进一步提升古庆的投资环境,像丰古路才改造不久自然不需要改造,黎古路路况要说在全地区来说也不算差,南北两条路路况都不差,应该说对于古庆的交通条件来说是相当不错了,但是魏宜康提出了要打通古庆东出通道让古庆成为昌东门户这一口号。
古庆县的动作也很猛,魏宜康之前也是做足了工作,所以才会一到古庆就开始推动煤矿整合。
“晓春市长,丰州今年情况怎么样?”
华侨城集团考察阜头的消息在丰州传得很厉害,甚至压过了青煤集团与古庆县政府签订合作协议的风头,也幸好这只是一个考察消息,后来没有了声音,才算是慢慢平静下来。
但是徐晓春知道自己在搞经济工作上并没有多少突出的能力,他甚至有些羡慕陆为民这个家伙,每到一处总能够因地制宜地想出那么多路子来寻找发展的机遇,在双峰如此,在阜头同样如此。
有时候徐晓春也很想不耻下问一回,问一问陆为民对于一个地方经济发展究竟该从哪些方面来考虑,即便是在招商引资上是不和图书是也该有所侧重,但他也知道陆为民能给他的建议也不过是一些泛泛之谈,毕竟坐在这个位置上的是自己,只有自己才清楚丰州的具体详情,怎么来发展,还是得由自己的脑子来构思,其他人的建议也不过是一些方向性的,但即便这样,徐晓春还是希望听到陆为民给自己一些建议。
“不怎么样,我这是刚摸上道,丰州情况你清楚,外有经开区的逼抢竞争,内有七拱八翘的破事儿,你想要安安心心干点事情都不容易,遑论发展?”徐晓春淡淡地笑了笑,“安部长临走时把我推上了这个位置,虽然我心里没底,但是就是拼死咬牙也得要替他把面子撑起来啊,为民,你搞经济有一套,这种情形下,何以教我?别给我客套,也别给我废话,我要听实在的。”
没有太多一鸣惊人的东西,但是却是徐晓春最需要的,他现在需要的是从现在到明年初这段时间坐稳局面,那么拿下几个短平快项目,哪怕就是务虚作秀也得要玩一把,这一点陆为民和徐晓春都心知肚明,这就是国内官场的规则,谁都得遵守,就像陆为民在阜头所做的也是一样。
有资源就是好,这不是指一般资源,而是指煤磷铁铜以及石油天然气这一类的自然矿产资源,这些得天独厚的资源可以让地方政府不需要花多少力气就吸引来巨大的投资,而这些投资产出的产值和利税也是丰厚的,一个地方只要有这些资源,很容易凭借这一点就发展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