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九十四节 昌B

进入宋州城区时刚好六点一刻,还有十五分钟时间,汽车速度才慢下来,三个人也才有闲暇来看这个号称昌江省的第二大城市。
当然在傲慢自尊背后却还是有着很多羡慕嫉妒恨,毕竟昆湖的GDP总量已经超过了宋州两倍,而青溪GDP也接近宋州的两倍,城市居民可支配收入和农村人口人均收入均已远远超过了宋州,无论是昆湖还是青溪,人口都只有宋州的三分之二多一点。
宋州的城区面积的确很大,但是三人都注意到宋州城区规划得却不太好,老旧房屋和新式建筑混杂,大量的城中村和那种苏式红砖楼交错混杂在一起,街道也是时而崭新宽敞的城市主干道,时而陡然收窄变成只能容纳三辆车并行的窄道,而且不时看得到破损的路段,污水横溢,垃圾遍地。
尤其是在汽车新牌照换发时,为谁来占这个昌B牌照据说也很是起了一番波澜。
五年多工作时间就走上县委书记岗位,就算他是大学入党,就算他能力本事绝才惊艳,就算是他踩上了领导秘书这个别人无法企及的台阶,但是总还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陆为民把车速基本上一直保持在九十到一百公里之间,略略有些快,只是在车流量较为密集的时候把速度略略降下来,但是还好基本顺畅。
还有一条路也可以到宋州,那就是走阜临公路,经宜山到宋州,二百八十公里,但是现在阜临公路还刚刚开始建设,这条路还只是一个设想,如果走洛门到和图书宋州,路程要增加不少不说,路况也不太好,并不划算,所以只能选择走昌州。
昆湖认为他们是全省当之无愧的老二,无论是GDP还是财政收入,抑或是居民人均收入都远远超出其他地市,他们理当获得昌B这个牌照,并举出了粤B深圳,川B重庆等例证。
但是笑完之后,几个人也都意识到了这背后的辛酸,宋州人素以好面子著称,混到这个份儿上,尤其是对南潭以往根本瞧不上眼的乡下亲戚低下头,也足见这边的经济发展的确遇到了很大的问题。
陆为民的话让张立本又叹了一口气,“晓春,为民,你们知道外边都说宋州最发达的产业是什么吗?哼,都说是娱乐产业,娱乐城、夜总会遍地都是,一个比一个高档,里边的陪侍小姐多如牛毛,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就是这些不景气企业的职工子弟,原来企业景气的时候,子弟就可以直接安排到企业里就业,现在呢?连他们的父母活儿都干不够,只能拿生活费,哪还可能招工?我去年还在当政法委书记时在省里开会,昆湖那边的人开玩笑相当恶毒,就说宋州为什么一直要争这个车牌昌B字头,因为他们那边没啥值得炫耀了,只剩下女人的屄,所以B字头就是宋州的招牌,叫昌B——娼屄,我不知道宋州这边的人听着如何着想。”
这位昔日的政法委书记对陆为民也一直相当看好,但是陆为民如此速度快速窜起,还是让他大出意和_图_书料。
四点五十准时穿过昌州走上了昌宋公路,昌宋公路车流量很大,但是路况极佳,很多地方虽然名义上是二级路面,其实已经扩展到了四车道,交通设施齐备,而且经过沿路县城都已经绕过了城区,所以一路行来都没有多少阻碍。
说宋州是昌江第二大城市并不仅仅是因为宋州人口在全省占第二位,仅次于昌州,而是因为宋州城区范围和城市人口数量也远远大于省内其他城市,也是国务院确定的十九座较大城市,92年7月获得国务院批准,与淄博、邯郸、本溪一起成为较大城市。
宋州还是昌江省自建国以来最早成立的地级市,城市人口、市区面积发展速度在八十年代中期以前也远远超出省内其他城市,一直要到八十年代后期,才逐渐被昆湖、青溪这些经济迅猛发展的城市赶上来,但是即便是现在宋州的城市人口和城区面积也还是超过昆湖、青溪,只不过在经济总量上已经与昆湖、青溪这些后起之秀甩到了后面,甚至也被桂平、宜山这些以前根本不值一提的小兄弟所超越。
一句话就把宋州的情况勾勒了出来,张立本语气里也是有一种说不出的落寞,“相当初我老婆找到我的时候我还在老家公社给革委会主任当通信员,老婆是供销社的,他们家里就坚决反对,尤其是她那两个姨非得要给她在宋州介绍对象,嫁到宋州去,说找我没出息,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南潭穷乡僻壤,以后一辈子都别和-图-书想混出头,去年她那两个姨来南潭,说起家里现在困难,我老丈母娘就在那里絮絮叨叨,我老婆一狠心给两个姨一人拿了六百元钱,两个姨眉开眼笑的回去了,据说逢人就说我的好话,却把我老丈母娘心疼得直怨自己女儿没有不会打算,是个败家女人。”
但是宋州人与生俱来的傲慢还是让他们不屑于桂平和宜山这些乡巴佬相提并论,甚至连昆湖和青溪这些经济总量把宋州远远甩下的城市,他们也一样看不上,似乎觉得在昌江,除了昌州和宋州敢说是大城市人,其他都是不值一提的乡巴佬。
“宋州一纺、二纺,宋州针织一厂、宋州针织四厂,宋州毛巾床单厂,宋州丝绸厂,宋州纺织器材厂,就凭这几家八十年代红极一时的大厂,奠定了宋州的昌江纺织工业基地的基础,这些厂那个厂职工不是上千人?光是纺织企业职工加家属就得有七八万人吧?”张立本对以前的宋州相当熟悉,“不过好像这些企业现在都不太景气了,面临巨大的经营困难,我老婆老家就是宋州商河县的,老丈母娘两个妹妹都在宋州,一个在针织四厂,一个在丝绸厂,现在效益都不好,拿基本生活费,家里几个子女都没法就业,有的在街上摆摊,有的在昌州帮人打工,日子过得都不好。”
几番波折之后,宋州还是如愿以偿的争到了昌B这个牌照号,但是无论是昆湖还是青溪人,都毫无例外的嘲笑宋州这个昌江病夫,外强中干,却又爱和*图*书慕虚荣,死皮赖脸的争到这个昌B牌照,却又没有与第二城市相匹配的经济实力,让昌江蒙羞,这种说法也一度甚嚣尘上,让宋州人对昆湖和青溪方面充满了怨恨。
陆为民对张立本的印象也相当好,他也知道自己在南潭时张立本一度想把自己要到政法委去,虽然自己并不愿意到政法委去工作,虽然这种想法并未变成现实,但是他还是很感激张立本对自己的看重。
这样巨大的反差使得宋州人在内心深处失落自卑的同时也让他们表面上却显得格外张扬自傲,对涉及到与昆湖和青溪等地相比时也是格外敏感。
虽然宋州争到了昌B这块牌照号,但是其他地市便在没有按照城市成立顺序来,而基本上是按照经济实力来排序,昆湖当之无愧拿下昌C,而青溪也拿下昌D。
张立本的话逗得陆为民和徐晓春都笑了起来,南潭这两年经济发展也还不错,以张立本作为县委副书记,每年收入少说也得有一两万,一千多元钱给出去却能一洗往日癞蛤蟆吃天鹅肉的“耻辱”,的确值得。
“看来尚书记和安书记在这边怕也是不那么好过啊,宋州这么大一个市,城市人口这么多,经济发展不起来,面临的压力不小,但像这种传统产业陷入困境的地方,面临的就不仅仅是经济发展问题,还得有社会稳定和就业方面的巨大压力,这几个问题交织起来,谁想要解决这些问题,都不那么简单。”
而宋州方面反应则更为激烈,他们强烈反对按照www•hetushu.com经济实力来安排牌照顺序,而提出了成立地级市的历史来排序,认为历史是永恒的,而经济发展水平只代表一时,要知道在七八十年代宋州经济实力毫无悬念的是全省第二,只不过是在八十年代后期才渐渐落下来,宋州以后一样可以重振雄风。
“老张,你有几年没来宋州了?”徐晓春目光在窗外的街道上逡巡,随口问道。
“嗯,要说繁华热闹,这里可比丰州强多了,你看看街上人流量,在丰州这种阴冷天气,街上早就没几个人了,你看看人家宋州,到处都是人,不愧是老城市。”徐晓春点点头,“宋州城市人口可比其他地市要多得多,市区常住人口就有六七十万吧?”
走宋州可以走两条路,一条是走昌州到宋州,距离在三百四十公里左右,昌宋公路是最早的二级路,一百二十公里,路况很好,一个半小时便可抵达,现在据说要改扩建为一级路面。
陆为民开车技术又快又稳,虽然现在他开车时间并不多了,但是手感还是很好,而且一路上三个人话题也很多,心情愉快,原本枯燥的行程也就一晃而过。
张立本终于到了,免不了一阵热情寒暄。
“有好几年了,90年来过,八几年的时候经常来,那时候觉得宋州就是真正的大城市,比起常州不遑多让,怎么现在看起来比丰州都还有些不如呢?”张立本皱起眉头,“这城市建设规划得很糟糕啊,宋城区是老市区,但是也不至于破烂到这个程度吧?市政建设就像是从来没有搞一般。”